原创故事

克苏鲁元素原创故事

香屋

香屋

随着我的年纪越来越大,梦中对我显露的东西也越发可怖、清晰!尸骸之物!神之香!

无望之人

无望之人

思绪戛然而止,我坠入了一片湖,一片透明的湖;甚至隐隐可以看到湖边的高塔。湖上,身穿黄袍之人站在水面;无喜无悲,已然麻木。

月之城

月之城

人们总是对于未知的事物抱有极大的恐惧,但是对于所有未知的事物又充满了好奇心,在没有满足自己那罪恶的求知欲之前,他们总是对所探求的”物”抱着毁灭的想法,去索取求知。所以总有一天,在目光所及的彼端,一切东西都将被他们消耗殆尽,就算“神祇”也不例...

盲视

盲视

角膜移植手术进行得异常顺利,当外部世界重新出现在视网膜上,我激动得掩面痛哭——望着病房窗外明净的蓝天,心中百感交集。

瞳

那是一只金色的眼睛,正中竖直的针状瞳孔中燃烧着熊熊烈火。

响

一声金属管道的回响吵醒了这个憔悴苍白消瘦的男人,他住在一个狭小的公寓阁楼上……

犬饲

犬饲

他挥手,犬群蜂拥而至,饥渴的扑向新鲜的肉食;他离去,留下一个血色的背影,只剩下漫地犬饲…

狂欢

狂欢

写在回学校之前,学校里太忙了,办了走读回家写了纸质版,发在半期考试那一天早上,积累一点人品,祝我考试考好吧!
我讨厌狂欢……

寒窟

寒窟

  1910年,8月24日。   我正在看艾玛戈德曼的《无政府主义以及其它》,助手康纳德耶鲁斯手里拿着一封信件兴奋地冲进办公室。   当得知信件来自圣路易斯的地质学家钱伯康宁的时候我有了浓厚的兴趣,并放下了手中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