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雨夜的泥泞之物

May 20, 2024  

作者:刘狗蛋·琼·阿尔方斯

在那一夜之后,我再也无法直视任何昆虫了。

克勒斯下着暴雨,闷热的气息像是从地下被挤了出来,渗透进了房屋之中。陈旧铁门被混杂着泥土腥味雨水的大风拍打,发出了沉闷厚实的响声,像我们这种几乎被遗忘的郊外,下雨过后会变得泥泞潮湿,如同动物园的爬虫馆或是喧闹的热带雨林一样。散发着恶心,腐烂,腥臊混杂着爬虫动物的味道。不远处阿尔方斯山的半山腰有棵该死的树被拦腰斩断,挡住了去路。想要出门也没有办法。在这荒郊野岭,想要找人员帮忙几乎可以说是敲冰求火。并且泥泞的地面很容易让人失足,顺着山坡滑下去。因此只能等次日雨停后,与为数不多的几个近邻抬起。就在等待漫长的雨夜过去时,家里的洗手间传来了某种翻腾声,如同用吸管插进杯子底部剩余的液体吹气一样。由于我所居住的房屋已经相对陈旧了,并且像这种古老的别墅在下雨天经常会出现下水道的液体与沼气混杂,翻腾的情况,因此我并不在意。但是那阴森古怪的声音让独居的我仍然感到不适,便换了个房间进行休整。

在睡下后,朦朦胧胧的,我似乎还有一点对现实世界的感知,感到了周围有令人不快的压力感,他们从四周压向我,并带着某种频率,传达着过去,未来和现在的信息。脑中似乎有某个地方与这种频率产生了共鸣,使我在某个不确定的时刻醒了过来。周围没有任何能够确定时间的工具,窗外没有任何灯光,身上都是冷汗,如果在这个时候下床必然会感冒。我就只能躺在床上干等着,这种孤独感是很难体会到的。在漫长的度过了近几十分钟后,我离开了床,去上了个厕所。进入厕所之后,空气中弥漫着令人近乎昏厥的气味,就像是晒干的辣椒,洞穴,发霉,也像是甲醛。不管怎么形容,就是极其有害的,危险的气味。就像是地下墓穴或者爬虫馆,强忍着恶心,我上完了厕所。不知道为什么,脚下一直是软绵绵,有几分潮热的。一种不安感顺着脚下直冲神经,令我的两个眼球感到肿胀。我颤颤巍巍的打开了灯,就是这个举动近乎毁了我的一生。

昏暗的,闪烁的黄色灯光照在了地上,陈旧开裂的泛黄地砖近乎被鼻涕一般的粘液整个包裹起来,散发着阵阵腥臭;墙上,洗手台上,包括天花板上全部都是蛞蝓状的生物!它们长着许多黑黑亮亮的,闪烁的小眼睛……多到我数不过来!!它们正死死盯着我!并不断从天花板上落下,我刚才所站的地方有一块巨大的组织块,还在不断地颤动!周围粘腻带着馊味的粘液包裹着大量的米黄色的卵,就像米粒,不,就像胡乱从奶酪擦上擦下来的奶酪一样,其中可以看到白色幼虫那黑黑亮亮的小眼睛。我嚎叫着,我颤抖着,那丑陋的景象颠覆了一切概念感!我从厕所快速跑了出去,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在这里待下去了。但是,顺着厕所微微的灯光我看到了,那是整场噩梦中最关键的一环:

我所睡的床正上方的天花板被腐蚀出了许多黑黑的小洞,似乎通往了暗黑的,古神的躯体之内。其中,交替探出一些无法形容的,类似眼睛的器官,它是白色的,环节状如同蚕一般的,带有些许绿色线条的恶心长条,带着粘液不断落下。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在这个屋子里再待一秒。我几乎是翻过了楼梯扶手,从三楼垂直落到了一楼,打开陈旧的木质大门,推开厚重的生锈铁门,向外跑了出去。一直到了白天雨停,我浑身是泥的,从泥堆里醒了过来。邻居家准备在自家院子里玩土的小孩惊悚的看着我。要不是邻居家的夫妇叫醒了我的话,我可能会在这里一直睡到中午,被当作死人活埋。

在这之后,我卖了这栋老房子,逃向了欧洲的寒冷城市。在这之后我再也没有回到过这片东方的大陆,然而,在欧洲可怕的事仍然很多……·

4.2 6 投票数
文章评分
5 评论
最新
最旧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wenyicuanxinan
成员
1 月 前

我还以为过不了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过审怎么这么慢

wenyicuanxinan
成员
1 月 前
回复给  公社编辑

还真是🤔

wenyicuanxinan
成员
1 月 前
回复给  公社编辑

所以审核是你们自己一个个看吗🤔

最后由wenyicuanxinan编辑于1 月 前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