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故事

克苏鲁元素原创故事

响

一声金属管道的回响吵醒了这个憔悴苍白消瘦的男人,他住在一个狭小的公寓阁楼上……

犬饲

犬饲

他挥手,犬群蜂拥而至,饥渴的扑向新鲜的肉食;他离去,留下一个血色的背影,只剩下漫地犬饲…

狂欢

狂欢

写在回学校之前,学校里太忙了,办了走读回家写了纸质版,发在半期考试那一天早上,积累一点人品,祝我考试考好吧!
我讨厌狂欢……

寒窟

寒窟

  1910年,8月24日。   我正在看艾玛戈德曼的《无政府主义以及其它》,助手康纳德耶鲁斯手里拿着一封信件兴奋地冲进办公室。   当得知信件来自圣路易斯的地质学家钱伯康宁的时候我有了浓厚的兴趣,并放下了手中的书。...

月海?华尔兹!

月海?华尔兹!

轻灵的月华低声耳语,无形的唇蜜轻触脏乱的绒毛,略显吝啬,将月下的小巧生物轻描淡抹;把黑色的宽厚画布点洒墨青。那毛绒小鼠于是窜进了阴影,于孑然竖立于翠色涟漪上的断壁之下,不晓得如今的苔藓是如何攀上残垣的裂口,未目睹昔时的府邸是多么庄重华丽的居...

克苏鲁放弃了思考

克苏鲁放弃了思考

工业革命以来,人类对地球资源的开发和滥用近乎疯狂地加速,包括海洋在内的地球生态环境持续恶化:每年大概有830万吨塑料入侵海洋;球上最大的垃圾场——太平洋垃圾带,面积已是德克萨斯州的两倍;每年有约一亿只海洋动物死于塑料垃圾……...

The lover

The lover

我趴在桌子上,和珊迪雅几乎头碰着头。她掺着酒气的呼吸随着涂满闪光唇彩的嘴唇开合喷在我脸上,而我只能越发凑近她,不然我根本听不清她在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