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故事

克苏鲁元素原创故事

无之接触

无之接触

所有的Amerykalaz居住区都被摧毁了,它们解体的残迹正在蒸发,无形的力量拖着碎块在大气上部高速运动着、燃烧着,带出了环绕行星数圈的火焰尾迹。

红月

红月

在红色光芒的包围中,废墟活动了起来,一座接一座古建筑的外壳滑开,露出连结着不知何种距离之外的宇宙的空间裂口,从裂口里浮现了巨大的旗舰级炮塔编组。

石板

石板

愿上帝能宽恕我的罪过,如果一切能重来,我愿为我那渎神的举动承受一切的罪过。但是一切都已经晚了,赞颂阿撒托斯的圣歌已经唱起,那从恐惧的源头所传来的歌声已经贯彻我的耳中,我那具已经开始异化的身躯也想要不由自主的加入那唱响圣歌的队伍。

22号公路

22号公路

“下次打到车了麻烦您早点取消订单好么!”海对电话那头的乘客说到。海很想发飙,破口大骂,但最终他还是忍住了,克苏鲁公社网约车平台就是这么坑爹,乘客取消订单,没任何补偿就算了,还要降低司机的成交率

凭依

凭依

长长的黑发垂到腰际,脸被头发挡着,身上穿着带暗花的白色和服,身体轻轻地左右摇摆着。一点声音都没有。

Sisivata arisk skrte ——《苍蝇》-2-

Sisivata arisk skrte ——《苍蝇》-2-

-2- 后知后觉,在我看完了这封信件后,我深刻的认为自己在打开这封信件的那一瞬间,无异于是打开了禁忌的大门,门中的尸鬼魑魅们在门后掩面浅笑,以嘲笑我的无知。...

北落师门像—弥生的新生

北落师门像—弥生的新生

良久,弥生喘着粗气站起来,伸手擦去石像脸上的露水。随后,她捡起地上的破烂衣服,露出混杂着庆幸、恶毒、依赖、解脱、爱恋的扭曲笑容,犹如新生般向林外走去……

Sisivata arisk skrte——《农场》

Sisivata arisk skrte——《农场》

在我讲述这件事开始之前,我觉得我有必要声明以下几点,以保证自己仍能怀着一颗热枕的心,热爱着自己的造物主,因为接下来的我要诉说的事情,连我也无法分辨这些事情是我亲身经历的,或者还是我在极端混乱下的臆想产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