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故事

克苏鲁元素原创故事

末囚

末囚

我十分清楚自己的处境,不过若你听完我的叙述,肯定会认为我疯了。 我向我的姐姐保证我没有疯,至少在此时,自己还是一个头脑清晰、神志健全的年轻人。 我没有所谓暴虐的血脉和冷漠的同伴,恰恰相反,自己的童年还算温馨。 这正是令我感到恐惧的地方。...

弥留的日常

弥留的日常

所谓日常啊,其实只不过是人的一厢情愿罢了,但其实,从察觉到了潜藏在日常中的一丝丝不正常开始,世界真相残酷又冰冷的一角就已经永远地向我敞开。...

星辰之舞

星辰之舞

我至今都没想明白我当时是抽了哪根筋才会申请去当这交换生,或许是出于对国外风光的向往,也或许只是为了给自己的简历沾点海水镀镀金,不管如何,我来到了这所名为密斯卡塔尼克大学的美国大学进行为期一年的学习。...

笔记

笔记

4月22日 那个遗迹的东西根本毫无意义,我从一开始就不该听信那帮家伙的胡言乱语! 真是浪费时间…… 4月23日 我厌倦了在那片遗迹里毫无目的的寻找,我提前离开了,准备在来时的村子住宿一晚,然后返回密大。...

狼爪

狼爪

这个故事有很多版本,科尔沁、喀喇沁、锡林郭勒、乌兰布统等,我看到的这个版本是来自贡格尔草原,一个鬼祟的羊倌。

寒

不知是空调的寒气亦或是入梅夜晚的降温,我只觉寒冷像是一条冷血的毒蛇攀附上我的后背,呼出的热气在空气中凝结成团,脑海又不自觉回忆起在喜马拉雅雪山群落中四周高耸的白色高山,寒风在我们的四周咆哮,恣意地撕扯着厚厚衣物,钻进每一个它可以找得到的缝隙,把队伍的每个人掀翻在地,感谢保险绳,链接着各位不至于大风让我们分散。

笛声

笛声

忽然一下,我惊醒了。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天花板。我看着自己的双手,仍然是人类的模样。正在我暗喜那只是一个梦境时,我的耳边,在无限遥远的地方,忽然传来阵阵单调细长的笛声。

病

第一次鼠疫大流行从6世纪中叶开始至8世纪消失,在欧亚夺走上亿条生命,西班牙流感1918年1月爆发,一直持续到1919年12月5000万至1亿人死亡,我看见过疯狂的病毒,他们不是病毒,他们比病毒更可怕,他们是另外一种我们不懂的东西。

斯科尔特 外传 1 《门禁》

斯科尔特 外传 1 《门禁》

为什么会有人会叫这个名字呢?一个奇怪的,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名字,起这名字的人估计是怕麻烦,因为它更像是某个代号,或者某个奇怪的暗示。

面具之下

面具之下

由于最近变幻莫测的天气,我十分不幸的患上了肺病,我的同事建议我去山中静养一段时间。在向老板请完假后,我一个人开车来到了这个叫枫树丘的小村庄,村庄里的人不知为何都很阴沉。在村里的旅馆住了几天后,我决定到山上转转。当地村民知道后,倒是十分热情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