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交流会

作者:冥翎 更新: Jul 12, 2021  

呼,呼,呼。

尽管肺部犹如炸裂般的疼痛,全身所有肌肉骨骼都发出劳累的悲鸣,躲闪不急的树枝在我身上划出一道道伤口,然而娇生惯养的我此时却全然不顾,手脚并用没命地向密林深处逃去。因为稍有迟疑,前面的形容词’没命’便会变成陈述词。

身后传来的濒死惨叫,犹如利刺般戳入耳膜,让我不自觉再次提高逃跑速度。为什么会这样?明明只是一个三流小说家的交流会,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真是讽刺,此时的遭遇简直就是三流小说家的三流剧情!

一切都要从一天前说起,从我满怀期望拉开交流会所在处的大门开始……

那天傍晚,我站在沃伦唐(Warrendown)郊外,看着作为交流会会场的那座历史悠久的教堂。它的阴影在夕阳之下拉伸、扭曲得极其复杂,反而拥有了一种怪异的美感。但是,它叫什么来着,常年蜗居家中的我向那个神经质的同伴询问到。

“沃伦姆德大教堂(The Collegiate Church of St Peter at Wolumonde)。”对方回答道,布满血丝的双眼冷冷地直盯着我。

我不由得打了个寒碜,为这种毫无感情的语气与其中给我的不详之感所颤抖,也为这座建筑在落日下的巨大阴影所颤栗。

“走吧。”关闭着的木门被他推动,发出刺耳的尖叫声。

“看样子人都到齐了。”看到他们进来,一个身着红色外衣,看起来相当随意的男子走上布道台向下说道,“我是本次活动的发起人,弗兰克·威廉姆斯。”

于是交流会开始了,但我却对这一切完全提不起精神。在这座哥特风的古老教堂中,应有的熏香气味不知为何染上了一股奇异的霉味。我四下望去,看到的却只是内部典雅的装潢。可奇怪的是,教堂内部却有共十三根支撑柱——四根粗大的支持起穹顶,八根较细的分别支撑住其四个拱顶,多出的一根正立与布道台后方,遮蔽了正中央的那扇彩窗。

我的思维逐渐偏离了今天的话题,伴随着一阵阵的头痛,我的视线逐渐模糊起来,思维也开始迟钝……

突如其来的下落让我清醒了过来,周围的同行们放声大笑着。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睡着了,但清醒却让我开始对这所奇怪的教堂产生了厌恶之情。

“拉尔,看来你今天的话题真是无聊透顶啊。”弗兰克道,这又引发了一场大笑。

我低头看了看时间,此时已是深夜。窗外的风声雨声混合着乌鸦的叫声显得格外恐怖。但以往多数看上去在人们看来不含有任何神秘的启示与预兆,只不过是一块合适的布景,便都因经验不足而仅仅将那称作“不祥的预感”。

“我出去走走。”拉尔面色阴沉,从椅子上站起来便向大门的方向走去。

“你疯了吗,外面这么大的雨。”一个人问道,并试图拦住她。

“走开!”拉尔一把推开那人,对方却险些摔倒。

“F**k!”匆忙中,那人抓向拉尔的外衣,把拉尔拽的一个趔趄。“哐嘡”一声,一个精致的面具掉到了地上。霉味顿时浓重了许多。

“那……那是什么?”那人惊恐的问道,随即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尖叫。

教堂内的笑声停下了,几秒种后,巨大的阴影包裹住了原本欢乐的气氛。

那一刻,噩梦降临,所有人都立即夺路而逃。有几个人被喧嚣与恐惧摄入,然后被疯狂逃窜的同伴拖走;更多的人用双手挡住眼睛,像没头苍蝇般乱撞,踢翻座椅、打破花瓶、碰在墙上,直到撞出一扇门为止。只有少数人能够拥有少许的理智,径直冲向一切能够出去的方向。

我被人拉着从窗户里跳了出去,逃向了修道院后方的树林之中。

但尖叫声回荡在树林之中。

我的同伴跑了一会便在雨夜里被绊倒了,再次的急落使我恢复了些许的理智。我爬起来,身心依旧被恐惧所牢牢掌握。我抛下同伴,继续向密林深处狂奔。

突然间,我听到了几声野兽的嚎叫。在该死的好奇之下,我不由得回头看去。

正巧一道闪电划破夜空,我看到了那群“野兽”。它们有着人类一般的形态,但突出的眼球和鼠类一般的牙齿却明显表现出了它们异类的身份。

它们从后边一个巨大的洞穴中爬出,正把我那可怜的同伴拖拽回属于他们的幽深的黑暗之中。

我昏了过去。

 

等我醒来时,天依然黑着,但雨却停了下来。四周的萤火虫停息在树上或是地面上,微风拂过,不远处甚至还有滴水的声音。我爬了起来,却在手掌接触地面时再次陷入了巨大的恐慌之中。

我像疯了一样迎着风跑去,空气中却有一种奇怪的味道愈发浓烈。

前面有光!我不顾全身肌肉的疼痛,向着那希望跑去,却突然被什么东西绊倒。借着微弱的光芒,我向身后看去。

那是一条粗大的绿色藤蔓。

地面开始颤抖,我拼尽全力站了起来。光芒开始向我靠近。在生理性的泪水反射中,我看到了一个巨大的绿色影子向我缓慢的移动过来。

那……那是什么!

地面变得潮湿,空气开始颤抖,没有嘴的它对我发出了诱惑的低语。

来吧……我将带领着你。

它展开了自己黑暗的羽翼,在微弱的发光物中逐渐向我靠近。

不……不要过来!

我疯狂的从坚硬的岩石上爬起,向后方奔去。

我没有尖叫,但在那早已消逝的记忆如同雪崩一般将我的心灵完全掩埋的一瞬间,一切怪物全部替我尖叫起来。在那一瞬间,我弄清楚了地面坚硬无比的原因——不,应该说我早就知道,只是一直在否认这个想法罢了。

我被怪物们拖入了地下!

在那究极恐怖的瞬间,我忘记了使我惊骇的事物,心中反复回荡的怪物残影在混沌中消失殆尽。我在噩梦里逃离了一场理应被诅咒的交流会,却陷入了另一个更加恐怖的噩梦之中。

它们没有再度追赶,而我最终半蹦跳的回到了地面之上。清晨的薄雾正笼罩着这片诡异的丛林。

地面再次晃动。

我没命的向前奔去……

5 15 投票数
文章评分
4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猫与咖啡
19 天 前

疑,有点儿短

应苍苔
18 天 前
回复给  冥翎

短小精悍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