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昌格纳·方庚

作者:YOG-SOTHOTH 更新: Mar 7, 2021  
昌格纳·方庚

昌格纳·方庚

Chaugnar Faugn

“高山上的恐怖” “饲食者” “象之神”,由小说家弗兰克. 贝克纳普.朗创作的旧日支配者的一员,于小说《群山中的恐怖》出场。昌格纳·方庚同时也在洛夫克拉夫特的《博物馆之恐怖》里也被提及过,并将其称为长鼻的昌格纳·方庚,和其他一些禁忌的书籍描绘成,谣传中的渎神之物,考虑到洛夫克拉夫特向来有把别人的造物魔改得更加不定形且扭曲的习惯,他所写的“长鼻”是否就是象鼻的模样,则无法弄清。但是大部分描述中,昌格纳·方庚形象被肯定为丑恶并拥有一定人类和大象的特征,而被人们所熟知。

设定

“那一对巨大的蹼状耳多生长着触手,大象一般的长鼻末端有一张一英尺宽,喇叭状的吸盘……前臂僵硬地于肘部弯曲着,它的手——一双人类的手——半张着,手心朝上平放于腿上。它的肩膀矮且宽,袒胸露脐,向前伸出巨大臃肿的腹部,上方歇着那长蛇般的鼻子。”

——弗兰克.贝纳普.朗《来自群山的恐怖》

昌格纳·方庚栖居于亚洲的山岭中,由它创造的类似于人类的奴隶Miri Nigri/米里·尼格利守护着,日夜举行着无法言喻,极度罪恶的仪式。通常昌格纳·方庚会如一尊雕像一般静坐于自己的基座上。传说则称有朝一日“白色侍僧”们会接其前往新的土地。
小说的故事就由此开始——一支探险队从最为危险与原始的地方带回了一尊难以用语言来准确形容的诡异雕像,探险队也损失惨重,两名队员被以难以理解的方式被肢解了,带着雕像回来的那位队员,克拉克.乌尔曼则反常地一直带着面罩…
乌尔曼可能就是预言中的“白色僧侣”,他活着回到文明世界,实际上已经被昌格纳·方庚施以了“圣礼”,他被异化成了与昌格纳·方庚相似的、有着象鼻与耳蹼的面容,带着“将雕像带到新大陆”的命令被放了回来,若是雕像遗失或是被破坏,他也会瞬间腐烂。
而雕像同时也是昌格纳·方庚本身,当他苏醒,就会消灭所有它所触及的活物,用他类似七鳃鳗结构的“象鼻”吸干他们的血液,被它吸食而没有死亡的人呢,身上也会留下狰狞的伤口,且永远无法自然愈合,仿佛一种恐怖的烙印一般铭刻在他们的肉体上。
在小说中,还提及了它有五个兄弟,但朗同时也在故事里提到这五个兄弟也可能只是昌格纳·方庚是在三维世界的5种不同化身而已,而非五个独立的个体,当罗马的军团抵达阿尔卑斯山附近的时候,昌格纳·方庚召集仆从将自己迁移到了亚洲的的缯原,但它的兄弟们却不愿离去,因此它们就此分道扬镳。
昌格纳·方庚是极少数通过一篇小说就定型的旧日支配者,虽然小说论述了许多诸如物种的改造进化、高维存在的投影、时间与时空等等“科学”假设,但是作为被描述的实体的昌格纳·方庚…九成像是吸血大象版的石像鬼,但朗的想法与构思,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洛夫克拉夫特创作出属于他的“科学神话”,在神话化与去神话化之间找到独有的道路。
眷族和崇拜者
昌格纳·方庚拥有自己非常忠诚的教团,他在中亚的人类里也有零散的邪教。也有人推测当初朗创造这一形象是参考了印度教的象神—这种形象上的联想是可以理解的。但为了国际关系的长久和平稳定,往这个方向发展的设定或是故事,已经不太被人提及了,也就不必追究下去了。朗在故事中还表达了一种“辩证神观”即信徒与非信徒间对昌格纳·方庚其神格的不同理解,与不同态度。崇拜昌格纳·方庚的祭司认为它就是神明,是神在过去、现在与未来投下的具现;而作为犯罪调查人员与神秘主义学者的小罗杰则认为昌格纳·方庚并非真正的神明,只不过是某个来自遥远世界与邪恶维度的存在而已。一些异教,如十八世纪位于加拿大蒙特利尔的血教(The Blood),也是他忠实的信奉者,并乐此不疲的在全世界范围内传播自己扭曲的教义并企图扩大自己的教团。
而在这些信徒当中,缯之高原上的丘丘人则是他最为忠实的仆从,并且地球上丘丘人绝大部分都是他的信徒,根据这些怪异生物的历史追溯来看,他们的创造者也正是昌格纳·方庚本人,传说昌格纳·方庚从另一空间降临地球时地球上只有简单的古两栖动物,于是他就以这些生物为原型,创造出了类人两栖类仆从——米里·尼格利(Miri Nigri),这些生物后来与原始人类交配,产生了一类杂交后代,这些后代逐渐进化,最终成为今天的丘丘人。 
相关作品

弗兰克.贝纳普.朗,《来自群山的恐怖》

H.P. Lovecraft and Hazel Heald,《蜡像馆惊魂》

August Derleth,《哈斯塔的归来》

林·卡特,《The Fishers from Outside》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