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浅谈藏书——洛氏体系及其他(二)

作者:藏书狱 更新: Oct 11, 2021  

原作者:藏书狱/纪狱

真正所谓藏书的人,若是口中整天嚷嚷着传播文化,那方是滑天下之大稽。不排除一些学者和研究者为了研究而去淘弄一些早已绝版的善本,但至少对我来说,疯狂的收藏某一方面的书籍(这一点可以延伸至各艺术品领域)不外乎两点,一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和收藏癖,第二点听起来还颇为高尚一些,即在自己的目光所及范围之内尽可能的去为世人保存下一份份可以证实伟大艺术曾存于世间的珍贵的资料,以免沦落到其他人的手里或是丢失,或是损毁,从而不知所踪。我们会发现,藏书的人总是对自己充斥了盲目的自信,认为自己就有能力珍藏好这些人类智慧的结晶,所以第二点细想一层的话还是会往第一点上靠拢,直至让自己的躁动之心满足下来方才平衡。

洛老笔下的克苏鲁形象手稿

洛老笔下的克苏鲁形象手稿

事实上,我所收藏到的克系藏书不过寥寥数本,其他方面的书也说不上是数量巨大。把我手头真正有价值的书捆一块儿,甚至塞不满书柜一层常规大小的书格。因此我并不是什么资深的藏书者,毫无疑问现在是任重而道远的状态。不过这点也好,好就在于让你自己永远有奔劲儿,永远为了搞下一本书而疯狂的收集资料,资料进脑子里就是知识。真正搞到手的书,我是不大看内容的,常常搞书的原因在于知晓了这本书问世所带来的巨大意义,因此想要囊于怀中。很多文章虽然读了,但我的记忆力却拉了后腿,可以说克系中涉及的诸多远古神祗异形种族我能叫上来名的一共也没几个,纷杂的设定更是我无力涉足的领域。

仅仅想要去阅读书籍的人不会去花大价钱整那些老到掉牙的版本,只需要花点儿钱搞一搞现代的版本就足够满足自身对于阅读的需要。

当然,收藏到的书很多我都配备了中译本,可以不读,但不能没有;况且像是克系这方面的文学作品,如果正是因为其内容从而升起了狂热追求的,那是一定要有一本才安心。

之前跟某人谈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1895年的初版《黄衣王》和1939年初版《异乡人及其它》哪一本的价值高?像这样与克系关系匪浅但又不完全属于克系的书,还是有必要站在个人观点上提一嘴。

初版黄衣之王(1895)

初版黄衣之王(1895)

若是站且仅站在在克苏鲁文化爱好者立场上,那么很多人会选择《异乡人》,因为这预示着克苏鲁文化根据地的一次崛起,比起洛老以前诸多文章零散分布所在的各个杂志,那么毫无疑问《异乡人》这册合集单行本的出现是一次质的飞跃,为整个克苏鲁神话的进程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但是《黄衣王》的价值呢?我做了一个调研,虽然选择《黄衣王》的人比选择《异乡人》的人更多,但两者票差微小,且具有不确定性: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个现象,选择《异乡人》的人毫无疑问是克苏鲁的忠实信徒,选择的时候干脆果决,非常干脆。而最终选择《黄衣王》的人似乎下决定前多少要犹豫一阵子,最后才点下了《黄衣王》一栏的按钮。《黄衣王》的出现早于克苏鲁神话的形成,里面的黄衣王甚至出生的时候从未想到过几十年后自己会被拽到某一人造神话的文化领域的阵营之中。《黄衣王》启发了洛老,但它并不占功劳的全部,或许没有《黄衣王》,克苏鲁神话照样会形成,只是与现在所见到的相比会改换一番模样。所以《黄衣王》的价值凸显在了哪里?

若是我来选,我更倾向于《黄衣王》的价值比《异乡人》高。需要提一嘴的是,截止我敲下这行字前,全网我能找到至少五家出售仅仅印刷了1268本的初版《异乡人》,却找不到任何卖初版《黄衣王》的渠道。或许是年代原因让初版的《黄衣王》更难以寻觅,但是就以此结果看,《黄衣王》的珍稀性就更上了一层(不过刚刚了解到,由于两位作者的地位差距,似乎黄衣王的市场比异乡人小很多,因此异乡人的价格比黄衣王高出一些)。

说来洛老和钱伯斯俱是对后世影响深远的作家,但即便数量众多的作家为克苏鲁神话添砖加瓦,海量单纯的克苏鲁神话爱好者却大多只认洛夫克拉夫特,在研究者眼里或许再加上个德雷斯等人(即便是研究者也亦会有所衡量,这些作家哪些对克苏鲁神话的发展起了积极作用,那些是胡乱增添设定最后把好好一篇文毁成了毫无营养的流水账),但钱伯斯影响的却远不止洛夫克拉夫特一人。更兼考虑到钱伯斯虽著作颇多,时至今日能被人郑重对待的也不过《黄衣王》一本(他一生的精华都融进这本书里了),那么这本书的价值如何,便呼之欲出了。《黄衣王》我们不应当把它当做克系典籍来看,虽然每个克苏鲁爱好者大致都会想要收藏一本这样的开蒙之作,但我们同样要意识到它确确实实的是超乎克系之外的东西,若把它当成克系典籍来奉读,我个人是觉得不明智的。一味地想在这部作品中寻求“克味儿”,反倒失去了其本身的乐趣。

初版《异乡人》(1939)

初版《异乡人》(1939)

接下来谈谈诡丽幻谭等相关杂志。在上一篇文《浅谈藏书——洛氏体系及其他》中,我把诡丽幻谭列为了藏书珍稀的第二梯队,同时我们要意识到,诡丽幻谭并不是特别的,仅仅是名气比较大,他的特别之处在于洛老以及一众优秀作家将其作为了孕育自己作品的温床,但任何一刊曾刊登过被诡丽幻谭拒稿过后又在别处发表流传到现在被称为“名篇”的杂志,都要比诡丽幻谭把这篇文章重新发表的那一刊更具价值。举个例子,像是如《地窖中》这一篇文章,在被诡丽幻谭拒稿后发表在了1925年十一月刊的《试验》杂志上,这便是首发,而诡丽幻谭在1931年才接受了这篇文章并刊登在了1932年的四月刊上,那就不好使了,这一刊的价值就会比《试验》差上一截。

因而延伸诡丽幻谭每一刊本身的价值也是不均等的,基本上来说,没有洛老参与的诡丽幻谭在在克迷眼里大概不配被称之为诡丽幻谭,即便里头刊登了其他作家诸如罗伯特霍华德的作品也丝毫不会感兴趣(虽然在价值上,刊登了洛老和罗伯特霍华德作品的期刊基本可以画等号)。如果某一刊中收录了洛老某篇文章的“首发”,那么这一本的价格就一定要比第二遍第三遍重新发表出来的那一刊价值要高,而发表出来的若是现在所津津乐道的克系“重要名篇”,那么基本上就比其他刊登稍逊一筹的文章价值更高,譬如1928年二月刊登了《克苏鲁的呼唤》的那一刊,价值自然是比1933年七月刊登了《魔女屋中之梦》的那一刊价值更高。克苏鲁神话爱好者不等同于怪奇文学爱好者,那么从这一层来看,刊登了克苏鲁神话范畴内的篇章相比较其他洛老笔下单纯的怪谈小说,价值也会更高,比如1933年七月刊登了《魔女屋中之梦》的那一刊,价值也会大于1924年五月,六月,七月刊登了《金字塔下》的那一刊。而考虑到现实因素,像《金字塔下》这篇文章是分成三部分用了三刊出版的,那么三本刊合起来的经济价值也会超过《魔女屋中之梦》这一刊。

诡丽幻谭1928年六月刊

诡丽幻谭1928年六月刊

大概就是这样了,之后再有什么相关想法会后续补充。算不得真知灼见,只是个人的一点浅薄的见解,里头所提到的,不止于克系,亦是适用于所有题材的。希望这些划分在当他人有心踏入收集收藏书籍领域的时候,能起到一丝绵薄之力。

 

0条评论

最新文章

密大周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