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克苏鲁世界年表:19世纪上叶

作者:YOG-SOTHOTH 更新: Apr 24, 2021  

19世纪:金斯波特(Kingsport)的海上交易开始衰退,渔业开始成为主要工业。尽管如此,该城的经济状况在这个世纪每况愈下。

19世纪早期:一个匿名的“X牧师”出版了一本大量删节的英文小册子,对《蠕虫的秘密》最有名的章节内容做详细描述,书名为《撒拉逊祭仪》。阿卡姆的海上交易濒临破产,但是密斯卡托尼克河上的水力磨坊纷纷涌现。在极北地区,基本上大部分崇拜旧日支配者伊塔库亚(Ithaqua)的秘密教派都已经消亡。在英国圣殿山出现了一个实行死灵崇拜的教派,这个教派不久就瓦解了。原版的《格拉基启示录》据说就是此时写定的。

1800年:一个“非正统”的科学家詹姆斯·菲普斯搬到通河(塞文河的支流)边克洛顿镇河畔巷的一座空房子里居住。(《桥上的恐怖(The Horror from the Bridge)》, Campbell )

克苏鲁世界年表:19世纪上叶

1801年:这一年,阿里亚·比灵顿住在他殖民时代的祖先购置的敦威治附近的地方。有删节的《新英语迦南的骇人奇术》第二版发行,阿里亚对该书对其祖先罗伯特·比灵顿不堪的形象描写表示抗议,和作者沃德·菲利浦牧师展开了一场短暂而毫无结果的争论。敦威治原先的磨粉式磨坊被一场大火烧得精光。(《门槛上的潜伏者(The Lurker at the Threshold)》, Lovecraft and Derleth)

1802年:阿卡姆的实业家以利户·贝克福特在布洛顿村旧址兴建了爱斯伯里镇。

1804年:雅各·维特利的后代以斯拉·维特利要求乔治·维特利归还一件农民在维特利农场发现的珍宝,乔治表示拒绝,以斯拉发誓报复。(《重返敦威治(Return to Dunwich)》, Herber (G))

1805年:沃德·菲利浦牧师成为密斯卡托尼克大学图书馆长。根据一些资料,原阿卡姆学院在这一年正式升格为密斯卡托尼克大学。春季的一个夜晚,詹姆斯·菲普斯离开了克洛顿,有一段时间没有回来。11上旬,詹姆斯·菲普斯回到了克洛顿,原来前面几个月他一直耗在圣殿山。他带回了在那里相识的新妻子。(《桥上的恐怖(The Horror from the Bridge)》, Campbell )

1806年:一个更大、更先进的锯木工厂由乔治·维特利建成,他承诺工厂会给敦威治带来新的繁荣。在开业时一场悲剧性的事故使四个男孩丧生,维特利家族的阿文·维特利受到强烈指责,以至于被一个愤怒的暴民吊死。这场悲剧使得乔治·维特利精神崩溃,当他的家人试图维持锯木厂的运行时,那里的人们不情愿地勉强工作。11月,詹姆斯·菲普斯和菲普斯夫人的孩子——莱昂内尔·菲普斯诞生。(《敦威治恐怖》&《重返敦威治》)

1807年:围绕着金斯波特、敦威治和阿卡姆一带附近发生了大量难以解释的失踪和死亡事件,直到约拿单·比肖普失踪为止。(《门槛上的潜伏者(The Lurker at the Threshold)》, Lovecraft and Derleth)

1808年:在一系列奇异事件和与当地居民的冲突之后,阿里亚·比灵顿带着他的儿子拉班离开美国,移居英国。在此之后,沃德·菲利浦牧师可能是出于后悔,试图收集自己所作的《新英语迦南的骇人奇术》所有版本并销毁。维特利家族的锯木厂最终还是倒闭了,这使得敦威治的经济开始急剧下降。特雷瑟·比肖普去世,把家宅交付于敦威治公共财产。旧的市镇会议厅被弃用,比肖普宅邸开始作为新会议中心使用,城镇的档案也搬到了那里。(《重返敦威治(Return to Dunwich)》, Herber (G))

1809年:布拉格出版了《蠕虫的秘密》的一个版本。多斯特曼的《失落帝国的遗民》由德拉申豪斯出版社在柏林出版。比纳沃伦特·皮克曼把皮克曼家族的一部分遗产捐献给密大图书馆,条件是这笔遗产必须用来购买神秘学书籍。比纳沃伦特自己的藏书也于死后捐给密大。

1811年:一个神秘的外国人在国际书局留下了一个拉丁文版本的《死灵之书》,第二天人们发现他在公寓中毒。

1812至1814年:在1812年的战争中,印斯茅斯的船长们再一次组成武装民船队,攻击英国舰队。至少一半印斯茅斯海员战死,城镇也失去了以前的繁荣。在此之后,印斯茅斯的经济很大程度上依赖马努塞特河上的磨坊和奥贝德·马什船长与印度人的远洋交易。(《印斯茅斯阴霾(The Shadow Over Innsmouth)》,Lovecraft)

克苏鲁世界年表:19世纪上叶

1814年:弗雷德里希·冯·云兹特(罗伯特·欧文·霍华德的角色 – Friedrich von Junzt)进入柏林大学学习。雅克·德加斯克神父失踪。

1815年:高特弗里德·缪德尔和弗雷德里希·冯·云兹特可能在柏林大学相识,成为好友。菲利浦·杰尔明之子罗伯特·杰尔明爵士迎娶布莱特霍尔摩子爵的女儿,生了三个孩子,但是其中两个是畸形,从来没有公诸于众。(《关于已故亚瑟·杰尔敏及其家系的事实(Arthur Jermyn)》,Lovecraft)

1818年:高特弗里德·缪德尔和弗雷德里希·冯·云兹特开始他们的亚洲之旅。随着乔纳森·达克的被捕,政府摧毁了阿卡姆许多老屋周围的地穴,甚至掘起了一部分墓穴。(《墓穴爬行者(The Creeper in the Crypt)》, Bloch)

1819年:著名的建筑师查尔斯·布尔芬奇受聘请设计卡波特考古博物馆的西翼,这个博物馆专注于收集神秘藏品。高特弗里德·缪德尔和弗雷德里希·冯·云兹特从亚洲回来之后,两人分道扬镳。弗雷德里希·冯·云兹特撰写了他的博士论文《语义学魔法文本的起源和影响》,毕业之后,他来到符腾堡大学教书。

1820年:印斯茅斯本地出身的加德纳·阿弗里尔船长从一个缅甸贤人那里学到一种危险的恶魔召唤仪式,记录在他的航海日志里。奥贝德·马什船长开始在太平洋交易。一个名叫斯考斯比的捕鲸人在极圈观察到奇异的海市蜃楼,不久之后他凭记忆绘制了下来。(《印斯茅斯阴霾(The Shadow Over Innsmouth)》,Lovecraft)

1821年:查尔斯·莱格特将德文版《蠕虫的秘密》译为英文版。限量出版。

1822年:根据谣传,莱昂内尔·菲普斯在他父亲的特别方式下开始学习科学。

1823年:弗雷德里希·冯·云兹特辞去他在符腾堡的教职,游历欧、美、非三大洲,混入并研究无数个秘密教派,学习他们的巫术实践。年底,据传莱昂内尔·菲普斯的教育结束,他和他的父亲在他家周围进行了一系列奇怪的发掘。奥贝德·马什船长与卡纳基人结识,开始与他们做交易,换取他们奇特的金制珠宝。

克苏鲁世界年表:19世纪上叶

1824年:霍尔学校在金斯波特成立。属于厄本·霍尔的许多文件储存在那里。(《金斯波特: 雾中的城市(Kingsport: City in the Mist)》, Ross (G))

19世纪中叶:奥贝德·马什船长在魔鬼礁探险。据说他是想搜寻海盗的财宝。

1825年:一个名叫埃夏的法国人与几个休伦族美国原住民组成一支探险队进入加拿大的大森林中探险。他不久后写了一部手稿详述这次探险,提到了史前的诸神和一尊被称作“全眼”的怪物的雕像。

1826年:波纳佩岛上的南-玛塔尔遗迹和麦塔拉尼姆遗迹被一个名叫奥康奈尔或奥康诺尔的爱尔兰水手发现。(《画廊里的恐怖(The Horror in the Gallery)》, Carter)

1827年:阿列西·拉都和弗雷德里希·冯·云兹特前往美国,在纽约住了一段时间。弗雷德里希·冯·云兹特出版了他的短篇专论《吸血鬼》。

1828年:弗雷德里希·冯·云兹特出版了他的另一篇专论《狼人》。

1829年:一个诺登斯崇拜者的具象化生物经历又一次时间跳跃后降临,采用了马克·索维特博士的身份。他与阿曼德·萨迪会面,阿曼德·萨迪成了他的学徒,帮助他适应新的时代。 年初,阿列西·拉都在他与弗雷德里希·冯·云兹特在佛罗里达湿地探险时染上了疟疾,被迫返回。《金斯波特编年报》创办。

克苏鲁世界年表:19世纪上叶

1831年;印斯茅斯的扎多克·艾伦出生。印斯茅斯的威廉·亨利·帕克船长结识了一个名叫郎福的中国贤人,郎福将一份奥贝德·马什船长想要的文献托付给他。这份文献是《拉莱耶文本》的一个英文译本,它把帕克船长吓得不轻,被船长藏到书房里。

1832年:亚伯尼歌·梅萨奇·阿克利出生于佛蒙特州的温得哈姆县。

19世纪30年代中期:弗雷德里希·冯·云兹特与在杜塞尔多夫开出版社的高特弗里德·缪德尔联系,与他商讨出版自己的作品《无名祭祀书》之事宜。

1833年:原敦威治移民在堪萨斯州的弗林特山兴建了第二个敦威治,他们由以西结·奥沙利文牧师带领,据说这位牧师得到一个西方黄金城的幻象的指示。《印斯茅斯快报》创办,由“约翰·劳伦斯”任编辑。

1834年:5月3日,乔治·加梅尔·安杰尔出生。

1835年:弗雷德里希·冯·云兹特回到他的家族领地,和特地赶来的阿列西·拉都在一起生活了一年,直到云兹特完成他的巨著。

1836年:弗雷德里希·冯·云兹特完成了《无名祭祀书》。他完成这部巨著的第二天乘坐火车前往圣彼得堡,这是阿列西·拉都最后一次看见活着的云兹特。山居维特利家族的奥利弗·维特利离开敦威治,到美国西部做了一名传教士。

1837年至1843年之间:奥利弗·维特利在加利福尼亚州的霍特瑟克原住民部落传教。

1837年:高特弗里德·缪德尔从弗雷德里希·冯·云兹特处收到了《无名祭祀书》的手稿,但他出于未知的原因决定暂时不出版这部作品。他还和昔时同窗云兹特签订了第二本著作的协议,云兹特表示同意。

1838年:奥贝德·马什船长在太平洋的贸易伙伴被岛上的另一个部落杀害,这使得马什丧失了收入来源,连整个印斯茅斯的经济都陷入了萧条状态。不久之后,奥贝德·马什建立了大衮秘令教,在当地流行开来。

克苏鲁世界年表:19世纪上叶

1839年:民族主义者伊莱·达文波特(Eli Davenport)的专著《新英格兰的传说》发行了。

1840年:弗里德里希·冯·云兹特在蒙古访问考察六个月后回到德国,却被阿列西·拉都和当地市民发现死在杜塞尔多夫的旅馆房间里。阿列西取走了他遗留下来的一些手稿,但当他把集中在一起的手稿仔细阅读之后,却把手稿销毁,割喉自杀。(据说有少数几页手稿和拉都一起埋葬)在云兹特之死的流言蜚语之中,高特弗里德·缪德尔的出版社破产了。很多拥有云兹特《无名祭祀书》手稿的人在得知云兹特的命运之后,纷纷将手稿焚毁。奥贝德·马什开始与恶魔礁附近伊哈-恩斯雷的深潜者进行接触,它们成为整个大衮秘令教仪式的一部分,向教派提供海底的黄金,以此代替奥贝德丧失掉的太平洋交易来源。

1840年至1846年之间:大衮秘令教在印斯茅斯所有的教堂活动,基本上成为因斯茅斯镇唯一的信仰。

1841年:从印斯茅斯到罗利的支线铁路修筑完毕。

1842年至1860年之间:在奈亚拉提托普(以黑色人形象出现)的指示下,很多比肖普家族的男性成员被放进密封的、灌满酒精的棺木中下葬。

1842年:加德纳·阿弗里尔的儿子道格拉斯被奥贝德·马什的追随者杀害。凶手由于教主马什的影响力而被释放,但阿弗里尔家庭使用了那个从缅甸僧侣那里学来的恶魔召唤法,召唤出来一个怪物残忍地杀死了杀害道格拉斯的凶手。在此之后相当长的时间,没有人再敢惊扰阿弗里尔家族。金斯波特的一群渔民在印斯茅斯水域迷失,只有年轻的丹尼·特劳顿生还。原因被归结为一场风暴,但是有人怀疑这些渔民是被印斯茅斯当地人为了保护他们的渔场而杀死。9卷本的《格拉基启示录》在此时被编辑。6月24日,小说家安布罗斯·比尔斯出生。

1843年:来自罗德岛州普罗维登斯的神秘学家和考古学家伊诺克·博文教授发掘了内弗伦-卡的墓穴。《无名祭祀书》的法语译本由热苏·皮埃尔·森斯莱尔翻译完成,在圣马罗出版。这个译本没有一个已知的版本幸存到今天。奥利弗•维特利离开了霍特瑟克部落,在他离开之后,整个部落全部失踪。

1844年:伊诺克·博文教授可能在发现“闪耀的偏方三八面体”之后停止了对内弗伦-卡墓穴的发掘,回到了普罗维登斯。在那里,他建立了“群星智慧”教派。

克苏鲁世界年表:19世纪上叶

1845年:M.A.G.布莱德沃——一个臭名昭著的书商在伦敦的一家旧书店里发现了《无名祭祀书》的一个法文译本,将它翻译成英文(但是翻译得很糟糕),并把这个错误百出的英文译本出版。

1846年:奥贝德·马什娶了一个看不见的妻子,大衮秘令教的其他成员也如法炮制。他和他的一些村民因涉嫌诱拐而被拘捕,两周以后,一场“瘟疫”袭击了印斯茅斯。半数镇民因病死去,其中包括《印斯茅斯快报》的编辑约翰·劳伦斯和市镇官员列纳德·莫利。幸存下来的镇民几乎全部受到奥贝德·马什和大衮秘令教的控制和安抚。扎多克·艾伦的父亲也是死者之一,而且死状极惨。阿列西·拉都生前留下的《关于弗雷德里希·威廉·冯·云兹特的回忆》由书商布莱德沃编辑出版。普罗维登斯开始出现失踪事件,谣传与群星智慧派有关。

1847年:高特弗里德·缪德尔的《亚洲的神秘:及对“Ghorl Nigral”之解说》一书在莱比锡付印。此书的内容源于他与弗雷德里希·冯·云兹特在亚洲旅行时的交谈——这是他在催眠状态下回想起来的。此书的大部分版本被德国政府查封并销毁。

1848年:根据谣言,希腊文《死灵之书》的云兹特德文译本在这一年出版。托马斯·德拉坡尔的堂兄弟兰道尔夫·德拉坡尔在墨西哥内战中生还之后,成为一名伏都教祭司。

1849年:罗伯特·杰尔明爵士的次子内维尔·杰尔明与一个“下流的舞女”私奔出走。

最新文章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