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诛杀怪物

作者:YOG-SOTHOTH 更新: Mar 9, 2021  

原著:The Slaying of the Monster

作者: H. P. 洛夫克拉夫特 与 R. H. 巴洛

玖羽

本文译者

克苏鲁爱的战士,多篇文章翻译者。

诛杀怪物

The Slaying of the Monster

  由H. P. 洛夫克拉夫特与R. H. 巴洛合作,1933年

   莱恩(Laen)全城正陷入一片大乱。人们已经能看到从“龙之山”上冒出的烟雾了,那烟雾一定是怪物喷出来的——此怪口吐熔岩,在地下翻个身就会令大地 震颤。最后,莱恩人商议的结果是,必须诛杀那只怪物;否则,怪物吐出的火气定将烧毁他们这座光塔之都(minaret-studded city),那以雪花石膏所建的穹顶也必会倾倒颓坏。人们发誓,一定要阻止此等惨剧发生。

  于是,小小的人影便聚集在松明的火光下,准备与那潜藏在坚固巢穴中的魔神(Evil One)作战。夜幕降临时,人们组成散乱的队列,在皎洁的月光下,开始向“龙之山”的脚下前进。在他们前方,透过紫色的雾气,燃烧的云朵耀眼夺目,为他们指引方向。

  虽然我们必须如实记载,可事实是,远在见到敌人之前,他们的情绪就低沉下来了。当月色隐去、预示着黎明的艳云显现之际,他们开始发自内心地希望,不管龙在不在,还是赶紧回家为好——但随着太阳升起,他们又稍稍恢复了勇气,挥着长枪,走过最后一段征程。

   硫磺味的烟云如帐幕般覆盖了天地,连朝阳也被遮得黯淡无光。怪物每次呼吸,都要吐出妖风、补充烟雾,饥饿的火苗不住地往外舔着,使莱恩人只能在灼热的石 头上缓步前行。“可是,龙到底在哪儿啊?”有人小声说道——他的声音胆怯异常,生怕被龙听见。人们扫视天空:这里根本没有能让他们“诛杀”的任何实体存 在。

  人们把武器扛在肩上,沮丧地踏上归途。然后,他们树立了一块石碑,碑文是:“受凶恶的怪物所困,勇敢的莱恩市民前往征伐。他们在可怕的巢穴里诛杀怪物,将国土从恐怖的命运中予以拯救。”

  我们把石碑从太古地层的熔岩中挖出来的时候,好不容易才读懂了上述文字。


崩坏的宇宙

Collapsing Cosmoses

  由H. P. 洛夫克拉夫特与R. H. 巴洛合作,未完成,1935年

  文中加[]的部分为巴洛所写。

   达穆·柏尔(Dam bor)把他的六只眼睛全都凑到望远镜上,从他鼻子上伸出的触手因恐惧而变成了橙色;在他背后的通信员报告的时候,这些触手一直响着刺耳的噪音。“来 了!”他叫道:“那些模糊了以太(ether)的东西,不会是别的,定然是从我们所知的时空连续体之外而来的舰队呀。这样的事情还从未发生。不会错,那一 定是敌人。立即向内宇宙商会(Inter-Cosmic Chamber of Commerce)发出警报,没有时间了——照这个速度,再过六个世纪,它们就会到达我们这里。现在,哈克·尼(Hak Ni)大概已经在发动舰队了。”

   [我朝上瞥了一眼“风之城格拉伯·巴格”(Windy City Grab-Bag)的身姿。在怠惰的和平时日里,超银河警备队(Super-Galactic Patrol)曾在这里寻欢作乐;小时候曾跟我同吃一碗毛虫布丁的年轻漂亮的植物现在和我同处在卡斯托尔·雅(Kastor-Ya)的内次元城市的混乱 中,他那]淡紫色的脸上露出了担心的神情。刚一从他那里接到警报,我就马上骑上宇宙摩托,直奔卡斯托尔·雅的外行星,内宇宙商会正在那里召开会议。

   [在方圆二十八平方英尺(且天顶极高)的大会堂里,从周边宙域全部三十七个银河系派来的使节正齐聚一堂。商会会长——米利纳苏维埃 (Milliner’s Soviet)的代表奥尔·斯托夫(Oll Stof)扬起他那没有眼睛的鼻子,摆出严肃的架势,]准备向这许许多多的听众发言。他属于诺夫·科斯(Nov-Kos)的高度进化的原生动物,通过交替 放射热浪和寒浪来讲话。

  [“先生们”,他放射道,“恐怖的灾难已经临近。我认为诸位都应当把注意力集中到此事之上。”

  兴奋之情如波浪般在各种种族的听众间传播。所有人都在狂热地喝彩、鼓掌;那些没有手的代表也把触手拍来拍去。

  他继续放射,“哈克·尼,请到讲坛上来!”

  瞬间一片寂静。一时只能听到轻声引路的声音]从令人目眩的高高讲坛上传来。[哈克·尼——这位生着黄色毛皮的勇士使用各种器具,登上了矗立在地板上,足有数英寸之高的讲坛。

  “朋友们——”他用生在后部的肢体做着手势,开始发言。“这大堂中高贵的墙壁和立柱将不会为我的演说感到羞惭……”只有他的一个亲族鼓掌应和。“我还记得……”

  奥尔·斯托夫打断了他的话。]“你已经知道我的想法和命令了。出动吧,为我们亲爱的内宇宙世界赢得胜利。”

   [在两个段落之后,我们就开始上升,穿过无数的星辰。面前延伸达五十万光年之远的星空全都微微地模糊着,显示出可憎的敌人的存在,但我们现在还无法用肉 眼看到。虽然不知是何等丑恶的怪物正在无限的卫星中蠢动,但那覆满整个天穹、正逐渐变亮的光辉,却无疑充满了恶意的威胁。很快,就能从中分辨出一个个物体 了;在因恐惧而变得僵硬的我面前,从未见过的剪刀形宇宙船排开阵列,一眼望不到头。

  此时,从敌人的方向传来了恐怖的声音。马上就能听出,这是欢呼、以及挑战的声音;我的触角直立起来,身体兴奋得发抖,准备与这些从未知的外宇宙深渊而来、侵入我们这个清净的世界的怪物一战。]

  传来的声音[有点像缝纫机的响声,但比那要恐怖万倍。]哈克·尼仍然轻蔑地扬着鼻子,傲然地向全舰队的舰长们放射出指令。巨大的战舰立即进入战斗状态,只有一两百条战舰还落在战列的几光年之外。

  (原作未完)

 

译者注:

巴洛是HPL的至交好友,比他小28岁

他也是HPL指定的遗著管理人,因此为著作权问题和旺德莱(就是和德雷斯合办阿卡姆之屋的)产生过矛盾

有一个趣谈,据巴洛讲HPL亲自告诉他Cthulhu读Koot-u-lew,而Cthulhu读克苏鲁是德雷斯的主张

1951年自杀,仅32岁

In a Sequester’d Providence Churchyard
Where Once Poe Walk’d
于幽静的普罗维登斯教堂墓地
——过去坡曾在这里走过

H. P. 洛夫克拉夫特,1936年8月8日

阴影永恒地覆盖着全地
这乃是过去的世纪梦中的阴影
坟墓旁有巨榆庄严耸立
在藏着过去的世界上支起穹顶
记忆之光围绕一切摇曳
枯萎的树叶讲述着往昔的事情
渴望那不会再有的景象和声音

孤独与哀伤,亡灵在飘荡
飘荡在活着时印下足迹的路上
凡俗的眼睛看不到他们,而他们的歌唱
有神秘的魅力,可以超越时间鸣响
只有少数知晓这魔术奥秘的人
才能在坟墓中认出坡的幽影


译者注:
1936 年8月,洛夫克拉夫特、巴洛和Adolphe de Castro一起参访了普罗维登斯的圣约翰教堂墓地,当时洛夫克拉夫特写下了这首诗。这诗号称是“献给坡的十四行诗”,但只有十三行,因为原文是藏头的 “Edgar Allan Poe”(译文实在表现不出来了……)
当时巴洛也写了一首“St. John’s Churchyard”,但我没找到原文,只有日语译文……写得也不好(当时他才18岁),就不翻了
巴洛在普罗维登斯待了两个月,期间和洛夫克拉夫特合写(主要是巴洛写的)了“The Night Ocean”,这也是洛夫克拉夫特写的最后一篇小说。

 

最新文章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