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赤色贡物

作者:YOG-SOTHOTH 更新: Mar 9, 2021  

原著:The Red Offering

作者: 林·卡特(Lin Carter)

Charnel方糖

Charnel方糖

译者

克苏鲁爱的战士,多篇文章翻译者。

 

注:接下来的叙述摘录自1916年由已故教授哈罗德·哈德利·库普兰德在旧金山出版的一本关于令人不安且饱受争议的《赞苏石板》的小册子,其中包括了他从原始的纳卡尔语得到的令人震惊的推测性翻译,而这些翻译是源自命运多舛的库普兰德-艾林顿远征中亚探险队(1916年)的幸存者在一位史前萨满的坟墓中发现的一些刻有文字的石头记录。

叙述摘自第七石板,第一面,第12至148行。

 


 

在我还年轻的时候,我,赞苏,就认为自己是强大的伊索格达(深渊中令人憎恶之物)的虔诚信徒,甚至敢于在余下的暗神崇拜的残余中追求最高的地位,在祂的帮助下,我的家族的缔造者们兴旺发达,在姆大陆分裂的九个领域中最北端的格苏的土地上享有盛誉。即使是在后来那些令人遗憾的日子里,当伊索格达的祭礼悲哀地堕落到不受崇拜的地步,而可憎的加塔诺托亚的祭礼却在这片土地上变得强大的时候,我仍坚持着我的决心——获得圣教的王座本身。

那野心是由我在无月之夜入睡后看见的某些幻影或幻觉所促成,而搅扰人类的梦境是伊索格达的惯用手段。不可名状的东西是不能用文字记载下来的,因此我可以这么说,在我年轻的时候,不止一次,一个黑暗的形体从我沉睡的大脑内升起,随后我听到一个巨大的回音,但那声音那却比耳语还要微弱,那声音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这些危险而神秘的字眼,而我多年都未解其意:

你必须献上赤色贡物。
你必须献上赤色贡物。
你必须献上赤色贡物。

但更多关于这个困扰着我年轻时的梦的谜,我随后会讲。

现在,我教的最后一位大祭司在数个世纪前就已经死了,他成了那些崇拜”山上怪物”的,那些自以为其对他们神学至高无上地位发起了挑战的敌对邪教无情迫害的牺牲品。圣教的王座就这样空着,没有任何竞争者敢提出他的主张,我的道路似乎非常畅通:但是在如此的忽视与混乱中,伊索格达的崇拜衰弱了,而我却不知道有什么明确的权威能用来支持我的主张。

目前,姆大陆最珍贵、最神圣的奇术宝藏是那被人们称之为黑印的古老且消失已久的护身符。它曾经是老巫师伊兰最珍贵的财产,因为在那个神秘而疯狂的黑印上刻着“恐怖的七个失落印记”,它有着能支配在宇宙中或在任何未知与无名的地区中任何住民的权力。如果我获得了伊兰之黑印,那么圣教王座将会是我的,因为我可以召唤“神之存在”亲自来批准我的主张。

 


 

于是,我在智者赫莫格的指导下站了出来,和我的弟弟库斯一起离开了生我养我的土地,来到那些曾经被强大的巫师频繁光顾的南方区域。事实上,我的兄弟和我是一对古怪而不般配的人,库斯身材高挑,容貌姣好,惹女人喜欢,而我则不然,我相貌平平。我们也不是最好的朋友,因为库斯已经赢得了少女叶娜的芳心,而我对她的欲望超过了我对格苏所有年轻女子的欲望;尽管如此,我仍然需要我那兄弟库斯的力量和勇气来帮助我们度过漫长的旅途中无数的坎坷与危险,但他却只希望沉浸在南方城市的酒馆里,享受女人的拥抱。

我们小心翼翼地经过了科奥的红玛瑙海蚀崖,伊拉格的沙荒,时时提防着那些可怕的角落。进入中东部的省份古阿后,我们绕过了基亚戈夫的黑暗山湖,避开了那些隐藏着尤古贡无底井的谣言丛生的山脉。在充足的时间里,我们穿过了黑色树林,在绿色雾气歌唱的时刻来到了宁荷山丘,站在山顶上,向下凝视了一会儿阿格拉德-多奥那矮胖庞大的炮塔。

东南部的土地就是由这座古城统治,其中包含有伊什和克南,在这座古老的大都市里矗立着地球上最古老的神殿——“大能之大母神”莎布-尼古拉斯的神殿。是啊,多年前,鲁莽的提尤格正是从这座神殿出发,踏上了他那徒劳无功冒险的第一步,试图永远限制加塔诺托亚的恐惧力量。

我们就这样下到了古城,在旅馆里订了房间,而当我那高个兄弟大摇大摆地走出来,用酒来满足他的渴意,用舞女们的肉体来满足他那不太值得一提的食欲时,我尝试寻找神殿的档案。在纳格与耶布的神殿里,我发现了许多珍贵的典籍和专著,但却没有发现任何关于巫师伊兰或黑印的历史记载。但我最终在莎布-尼古拉斯神殿的铜顶下发现了一本《伊哥斯记录》,那位著名的巫师,伊兰的门徒,揭露了许多我以前不知道的关于他大师生前最后几天的事情,甚至还描述了他被埋葬的秘密地点,那是一座坐落在沃勒荒芜之地的坟墓。当我细读着那揭示了我长久以来寻求的秘密的字句时,一种可怕的兴奋攫住了我的心:

在沃勒荒芜之地中,在伊什的土地上,坐落着一座由七道花岗岩怪兽守卫着的黑色大理石坟墓,智者伊兰的木乃伊一直守护着外来者在第一支人类行遍大地之前就从边缘的尤格斯星带下的黑印;其上记录着“恐怖的七个失落印记”和“恐惧之词句”。

 


 

我用颤抖的双手虔诚地合上了《伊哥斯记录》的封皮,封皮夹在两块板条木板上,这两块板条是“大能之大母神”的圣物。我起身与我的兄弟库斯和一些蹒跚的盖艾-华(我们在姆大陆用作仆人与奴隶的凶残低能人种)一起前往伊什的旷野,并最终找到了坟墓。在最后的旅程中,我们面临着许多可怕的危险,但终究还是解决了它们。

我们的奴隶们畏缩着、呜咽着、怯生生地撬开了遮住了白日光线的巨大的黑色大理石板,在那之下是巫师伊兰最后的安息地,而我则试图让我的眼神避开长死之手刻在石头上的那些可怕迹象和警告。一段时间后,我的兄弟不耐烦了,他将哀号的盖艾-华推开,试图用他那强壮的手臂和肩膀来打开那沉重的大理石板。没过多久,石板就掉在地上撞碎成了七块巨大的碎片,木乃伊展现在了我们眼前。

那是一种憔悴而干瘪之物,自伊兰的面貌最后一次见到白天已经过去了好几个世纪,但我一点也不在乎,因为我看到了古代巫师用瘦骨嶙峋的爪子紧抓着它那光秃秃的肋骨,于它的胸膛之上紧紧地攥着那块在地球刚形成时就从群星上降下来的,由未知金属制成的黑印。

我们的奴隶们聚集在远处,发出一声尖利的哀嚎,事实上巫师伊格斯确实警告过他死去的大师无时无刻都在守护着黑印。就在库斯和我弯腰从它的手中夺取黑印时,伊斯干涸的眼睑突然张开,红色火焰般的眼睛瞪向我们。那些爪子似的手飞到了库斯的喉咙边,库斯发出了一声难以形容的恐怖的叫喊,用他那粗壮的手紧紧地抓住伊斯那已经骨瘦如柴的手腕,想挣脱它们那无情的束缚。

虽然我那高个兄弟既强壮又年轻,但坟墓里那枯萎的恐怖却有着超乎寻常的活力;他的眼睛瞪得仿佛要爆开,舌头耷拉着,脸色发黑。从他那恐怖的眼神中我看到了他向我投出了祈求的目光。但这具木乃伊为了与扰乱它休息的亵渎者战斗而松开了黑印,因此我小心翼翼地抓起了那枚黑印,把它放在远处行李中一个安全的地方,那些低能人种正在那里匍匐呻吟。我在那里逗留了一会儿,竭力克制自己的恐惧,使我那跳动的心平静下来。

当我小心地再次靠近坟墓时,库斯已经死了,在木乃伊的肋骨上被压得血肉模糊,在无情的阳光下,木乃伊那被深红色浸透了的遗骸也已经开始碎裂成尘土,那种不自然的活力再也不能维持了。

我们匆忙地把我弟弟的尸体埋在了沃勒的沙土下,从那被诅咒的地方逃回了城里;我的心里充满了残忍而苦涩的快乐:因为我已经献上了赤色贡物,现在圣教的王座就属于我了。

少女叶娜也一样……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