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掠食者

作者:公社编辑 Apr 14, 2022  

Walter C. DeBill, Jr.著

第一眼瞥过时,你就应当分辨出掠食者。

美国古生物学公报,1968年1月3日刊:

……最引人注目的始新世早期哺乳纲肉齿目化石,显然与安德鲁斯于1925年在蒙古发现的34英寸头骨有关。此类生物的移动方式至今成谜;四肢退化萎缩到几乎与鲸鱼一致,而它又毫无疑问地生活在陆地。眼球也同样萎缩,形如巨大的痣。牙齿表明其肉食习性……

***

哈罗德·特立林日记,1971年2月4日:

……西尔维娅真是给她的“伊德海拉修道院”挑了个最妙的地界——两层小楼,一英尺厚的原生石墙,小窗格的平开窗——而且位置理想,就坐落在镇北的岩石山上。小楼建在主干道旁的一个小峡谷里,古橡树环绕而生。最近的邻居离这儿也有半英里远,所以我们应该不会收到任何关于仪式的投诉——其实“伊德海拉”也不喜欢什么嘈杂的仪式。我一直跟西尔维娅讲,“修道院”这个词多少有点不恰当,这意味着尼姑庵或和尚庙之类的,而不是她建立的那种邪教中心或是教堂。但她说南加州遍地都是“教堂”,真这么叫的话我们连让别人多看一眼都做不到。

我希望自己能像西尔维娅那样真心信仰着伊德海拉。这位美丽、了不起、令人畏惧的大地之母的确有着宏伟的形象,但长久以来操作隐藏投影仪或是将大麻榨得的麻醉剂倒进圣酒中之类的行径,恐怕已经把我的精神信念永远地削弱了。我也会被仪式深深地触动,但那不是因为我对伊德海拉的信仰,而是因为西尔维娅。当她在火炬的亮光下抛开头巾时,她的长发闪烁着金光,她的声音就像远处的银制小号——长袍柔化了身材的棱角,她的每一个动作都饱含纯粹又永恒的女性魅力。到白天她又回归普通,而声音几乎可以说是粗野的。我想她或许只活在火炬燃起、伊德海拉开始呼唤的时候吧。当她谈起曾经在新墨西哥和老挝的秘闻时会变得有点疯狂,但那也是美丽的疯狂。希望伊德海拉会允许总是有我这样的人在她身边打理事务!

即便我们得为娇生惯养的中年客户提前加热,地窖也称得上完美的仪式场所。西尔维娅希望我把祭坛后的墙壁打通形成一个“内部圣殿”,让她得以做出戏剧性的出场,但如果后面有坚固的岩石,工作量会大得离谱。我想我看到那边的沙浆有些裂缝,也许有些石头是松动的……

***

赫伯特-威尔克森夫人,1971年8月12日:

……在内堂见女祭司?真叫人激动!您一定对我的精神发展很有信心吧,特立林先生……

***

美国古生物学公报,1968年5月8日刊:

……进一步的发掘工作只是加深此巨大无肢肉齿目生物的神秘感。发掘结果证明该生物生存期间此处是深而窄的洞穴,当时洞穴地面散落着小型生物的骸骨。所有骸骨都留下了肉齿目的齿痕;大多数还留有更小体型捕食者的齿痕。如果它是纯粹的食腐动物,那这已经超出人们的理解了。而且就算是食腐动物也需要一定的移动方式来获取食物……

***

哈罗德·特立林日记,1971年4月4日:

……之前我不了解她的新规矩——她会一直呆在祭坛之后的内堂里,直到仪式进行到高潮才现身。这绝对够戏剧性,而且还能给为她最富有的信徒准备的特殊会面打好基础,但这就把推销宣传和舞台管理的全部负担抛给了我。我觉得她至少应该在信徒们到来前走出来帮帮我。若是没发现墙壁后的山洞,我还要更轻松一点。不过特殊会面真的很有效,心形祭坛后的沉重木门打开,显现出向下的石阶,当然还有那个醉醺醺的高级信徒。西尔维娅的隐居生活和“冥想”让她进入了更符合仪式的状态,苍白的面容和闪亮的双眸,幽灵一般的音色。“……黑暗之母必将统治,为奴仆者也享长命恩泽,沙漠之潜伏者,地面之吞噬者索斯拉,天空之巨翅伊哈斯……”

但我还是希望她偶尔出来走走。这些天我对她感到有点陌生——她在我心目中逐渐变成了遥远的,梦一般的模样……

***

《蒙古秘史》,原版,约公元1240年:

……Bodoncar-munqaq笑着责备Dorben,因为箭射中了雄鹿的侧腹。两人骑着马开始追踪雄鹿的血迹。过了一会儿,他们发现有一头狼也在跟着伤鹿,Dorben想要向狼射箭,但Bodoncar-munqaq发现狼的行为很奇怪,说:“你看,狼没想着杀死雄鹿,却像牧羊犬放牧羊群那样驱赶它。让我们跟上瞧瞧吧。”于是Bodoncar-munqaq和Dorben远远跟着,看到狼把鹿赶到了一个他们之前从未见过的狭窄峡谷里。他们下了马,悄悄地跟着走进峡谷,而后看到狼在把活生生的鹿往一个小洞穴里拖。没过多久狼就走出了洞穴,看起来还是饥肠辘辘……

***

赫伯特-威尔克森夫人,1971年8月12日:

……还要向下?我没想到这通道会有这么长——这是个天然洞穴,对吧?我不确定我是否……

***

哈罗德·特立林日记,1971年6月15日:

……除了累别无他感,不处理邪教事务或者照顾西尔维娅的所有时间我都用来补充睡眠了。她已经几个礼拜没外出,我觉得她现在相当病态,不过依然魅力十足。昨晚我把阿尔伯斯夫人带下去见她,西尔维娅很快就把她逗得哈哈大笑,开始低声说些陈词滥调。西尔维娅没告诉我在我独自离开之后她捐了多少钱,反正我当时已经头脑混沌,根本不关心钱。

***

《蒙古秘史》,原版,约公元1240年:

……之后Bodoncar-munqaq和Dorben多次归来,看狼带着动物进入洞穴又空腹而归,但每次都没能鼓起勇气进入洞穴检查,Bodoncar-munqaq说他有种恶神存在其中的感觉。

后来有一天,Dorben喝了很多阿拉齐(发酵的羊奶),一把推开Bodoncar-munqaq自己走了进去,说洞穴中住着一位美丽的神灵,她唱着甜美的歌,并许诺只要进去祭拜就会给他数不清的宝物。好几个小时过去了Dorben也不见踪影,Bodoncar-munqaq回到营地,召集了全副武装的战士们,并坚持让喝了阿拉齐的人离开。就这样,Bodoncar-munqaq和剩下的人走入洞穴,发现了……

***

美国古生物学公报,1968年6月3日刊:

……显示出迄今为止观察到的对长时间冬眠的最强大的适应能力……

***

Mloeng手稿中的圣歌:

饥饿的索斯拉!

潜藏的吞噬者索斯拉!

在泥土之中休憩,

于磐石之上伏据,

那呼唤着的

***

哈罗德·特立林日记,1971年6月15日:

……昨晚为了阿尔伯斯太太而来的警察一直充满敌意,直到西尔维娅施展魅力控制住了他。看起来A太太在面见西尔维娅的那个晚上失踪了。我挺不愿意把他带下去的,但我的身体被大麻麻痹,心中又生出恐慌,除了让西尔维娅处理之外我什么办法都没有。我还遇到了点麻烦。把他带下圣坛后的台阶时,有某种气氛让他非常困扰,而且有点疑神疑鬼。但西尔维娅一现身接待他就立刻放松了下来,也没再给我们带来什么麻烦。实际上我记得有那么一个时间点她让他放声大笑,而我连这笑是为何而发都不记得了——我的头脑太混沌了,只能站在一边咯咯陪笑。

今晚我会说服威尔克森夫人下来见她。W夫人是波士顿政治家的遗孀,她有点敏感多疑。要不是因为腰缠万贯,我也不会选她来秘密会面。西尔维娅这次得特别小心,因为我没能从旧袋子里抖出多少麻药——我感觉她在怀疑圣酒里下了药……

***

遗失的希罗多德之书,约公元前445年:

……在此区域的沙漠里游荡的人们会被警告小心所谓的索斯拉;传说衣衫褴褛的乞丐会出现在沙漠里,给旅行者们提供阿尔卡法草来咀嚼,如果他们吃了,快感和幻觉将欺瞒他们的心智;而后乞丐们会邀请旅行者到山谷里的一处地方做客,那里有美艳的女子、富丽堂皇的宫殿和其他数不尽的宝物。但嚼了草叶去到山谷里的人,后来一个也没能回来;还有些旅行者拒绝了草叶离开了,他们说其实有一位活着回来的旅行者,但这个故事里没有美女或是华美宫殿,有的只是让听故事的人也血液冰凉的场面……

***

赫伯特-威尔克森夫人,1971年8月12日:

……这味道太可怕了!你确定这下面没死什么东西吗?……

***

Richard Marbridge博士的私人信件,1971年8月3日:

……我想我已经找到了唯一可能的解释。它是捕猎者;他无法接近猎物;因此,得让猎物来找它。这要怎么做到呢?绝不能只靠碰运气,那对生存来说效率太低。用气味吸引?想象一下一生都在狭窄洞穴里一动不动的生物——积聚的恶臭肯定会把其他动物赶得远远的。唯一的解释就是心灵感应控制。

那么,这控制会以什么形式实现呢?它显然不只是把食物直接引诱入洞,而是要引导其他的捕食者为它奉上食物。它进化出如此复杂的能力绝不只是为了一“坐”就把献礼者与奉上的礼物一起吞食掉;它肯定用某种方奴役了其他的掠食者,让它们一次次地走出再带回猎物。但这就需要让奴仆们自由行动,很可能还要相隔遥远,在最充足的区域发挥它们各自的捕猎能力。我想这一定用到了非常特别的控制技巧,可能是用幻觉激发出它们渴望的东西。真想知道什么样的幻觉能让一头狼把熏肉带回家。一窝温暖、可爱又贪吃的狼崽?又或者是……

***

赫伯特-威尔克森夫人,1971年8月12日:

……西尔维娅!?让我离开这,你这疯子!上帝啊那东西!!……

***

哈罗德·特立林日记,1971年9月2日:

……看起来哈里斯夫人今晚不会出现了。西尔维娅肯定气得要抓狂——自从上个月的威尔克森夫人之后就再也没有“特别会面”(或是大笔捐赠)了。我几乎有点害怕要下去告诉她……

***

分类广告,1971年9月22日:

房屋出租,两层九室,原石结构,小镇附近……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