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山德医生的小屋

作者:YOG-SOTHOTH 更新: Mar 9, 2021  

原著:Dr.Xander‘s Cottage

作者:Martin D.Brown 

《死灵之书》里的一个短篇故事。

Samuel/Caster

Samuel/Caster

译者

克苏鲁爱的战士,多篇文章翻译者。

“他已经脱离我们的视线了吗?”

“不,”我低声道:“你是笨蛋吗?他走的相当慢。”

的确是这样的,山德医生走的很慢。他并非是一个老人但却显得步履蹒跚。那畸形的姿势看起来相当不正常,并且暗含着某种不明显的凶兆。

“他离开了吗?”帕克再度问道。

“是的。”那弯着腰的人影已慢慢地消失在路边。帕克和我直起了身子。“该死的。”他边说着边举起手中的照相机:“我的腰都快麻木了。”

我也快麻木了。趴在草丛里看着一所随处可见的房子,这的确不是一个记者该做的。但故事就只是一个故事,所有的读者都在寻找着自己的感觉。

埃尔伍德的几所村镇突然之间变得出名,是由于它的村民近年来总是莫名其妙的失踪。这就好像是一场蔓延的、极端的瘟疫一般慢慢地吞噬着生命。人们消失了,并且再也没有出现过。当地的政府看起来毫无建树,报社便派我来做相关的调查。

最后,我的调查开始指向那个佝偻着的、神秘的人——山德医生。在这个乡下村子里,他是一个令人恐惧的存在。没有任何人敢于冒犯他,人们总是避开他那少有的对这个村子的造访,并且没有任何人敢在天黑以后前往他的房子花言巧语、油嘴滑舌。帕克和我并未找到那恐惧的真正来源——那些大多是些模棱两可的传说,更或只是一些他们所不能理解的黑暗中的低语罢了。

所以帕克和我事先确定好了地点,并且一直潜伏着直到他前往那个小镇。现在我们可以靠近那所屋子了,并且在那空气中我们嗅到了某种异样的东西。

我不喜欢这味道。出于某种未知的原因,那些阴影看起来离它们本应该倚靠的长廊更近,那些植物看起来似乎也茂盛的过了头。当我走上前开门时,一股寒气更是浸入骨髓。

门是微开着的,很明显的:山德医生对自己的住所十分放心。

在房间里面,那种古怪的气味格外的强烈,即使屋外任然是白昼,我却仍然需要用我的闪光灯来照明。这屋子空荡荡的,却怪异的给人以一种它经常被人使用的感觉。

地板和墙壁都有着一些若隐若现的奇怪图案。并且一直延伸到房间的尽头。在那儿还有着某种奇怪的痕迹,看起来就好像有什么沉重的东西被拖过一般。这场景让我想起了在数年前我在某个有着恶魔崇拜的地方所看见的景象。带着这种想法,我打开了灯,接着我注意到一些看起来就像是某种形式的奇怪的碗被堆放在墙角。就在我想要进一步辨认那东西时,房子深处传来了一阵阵奇怪的响动。

我拔出了手枪,这应该不是医生回来了,因为那声音是来自于里面的某扇门而不是我们的身后。联想到可能是一些失踪的被囚禁于此的村民,我握着冰冷的手枪打开了那扇门。

房间是空着的,我们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这看来就像是一个实验室或者手术室,一些化学仪器到处散落着。在不远处还有着另一道门。那就是声音的最终来源。

我跨过散乱的设备,向前走去,打开了那扇沉重的大门。帕克紧紧的跟在我的身后。在那短暂的瞬间,我所看见的那怪异、可怖的景象促使我立刻关上了门并疯狂的夺路而逃,那些诡异之物几乎摧毁了我全部的理智。

恐怕直到我死的那天,那令人恐惧的一幕我也仍然无法遗忘。那间可怕的屋子里充斥着一种诡异的怪物,它们表现出一种苍白的、可怖的面容,而且它们有着人类的形状,然而直到现在我也说不清那到底是人还是兽。它们呈现出一种死灰色的、无毛的、畸形的可怖外表,并伴随着某种令人窒息的恶臭。最最糟糕的还有那些声音,那就仿佛是某种不知名的野兽在污泥、粪潭中移动一般令人厌恶。

我们发了疯似的逃回了村子,向政府检具了这个发现。然而我们回去时却只看到了一所着火的房子。一个行人告诉我们在我们逃离之后,他看到山德医生很快的跑了回去。

虽然我们在那建筑之下找到了一些类似洞穴一般的痕迹。但是,在我那近乎疯狂的坚持之下,那洞穴还是被炸毁、埋葬了。即使他们表现的是那么想要前往探索、搜寻那些失踪的村民。

“山德医生一定对那些被劫持了的村民做了某种可怕的手术,才使得他们变成了那副鬼样子。”在那爆炸声响起时,帕克在我耳边如此说道。我却只默默摇了摇头。

“我曾经阅览过《死灵之书》。”我告诉他:“那些东西,居住在地底的洞穴和隧道里。并且,它们还居住在……..哈,我们还是不谈这个了吧!我从来不相信它们是真实存在的。但你也看见了。那些村民已经被杀死并从内到外的被献祭给了那可憎的邪神。”

“但是,山德医生是这些被献祭村民的代表吗?”

“不,并非如此!他正是那些可憎的存在之一啊!”

最新文章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