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左道录》

Feb 15, 2023  

作者:灵殇

宇宙本无玄黄道,彼岸亦为不归途。

三千大道化诸天,四九天衍归元墟。

仙道自是金丹道,魔书应为死灵书。

欲知阴阳祸福运,死灵之书须常读。

我看着摊开在哥哥书桌上的《左道录》,开篇就是这样一首诗。我继续往后翻看。

“俗世红尘之凡灵,命随天时所变而亡,寿如凡烟所散而消。故访名山,入寺观,求寻仙道;或隐于山野,观天地,悟大道;或取日月之精,开灵智,炼横骨,修功德,化形灵长;以得成金丹大道,不在五行中,不为生死束,命不由天。”

亦可寻魔道鬼魅之流,拜至尊,得馈赠。以期炼灵为魔,离三界之地,奉至尊;或炼身为祀,成眷庸之貌,长生久视。”

房门突然被推开,我身一颤,回头看去,门口站着我的哥哥。他穿一身黑色的道袍,他把那道袍称作玄衣,平日里只有需要祭祀或拜神时才会穿上。

他看到我在翻他的书,脸色有点不悦,但是看到桌上那本封面微微褪色,书边略泛卷的《左道录》,脸上便浮出几丝笑意,问道:”你知道你看这是谁写的吗?”

我看着这本手抄的书,上面的字迹就像我的养父母的。我会道:“不知道。”

哥哥听到我的回答,笑意加重了几分,缓缓说道:“明朝初年,有一个姓左的道人,他宣称自己是左慈的后人,这话真假现在不能分辨。他也是有道行在身,和危大有是挚友。有一日他读《老子》,突然就悟道了,然后他疯了。他最初只是说一些胡话,那些胡话一部分被道人孙阿川记载在《道门杂话》中,但是在流传过程中散佚。左道人后来把他悟到的学了下来,便去到了深山之中,不为后人所知。危大有把左道人留下的笔记整理为《左道录》。”

我着实不知道这本书的来历,哥哥带着一点诡异的笑,盯着我,让我感到一阵毛骨悚然。他又开口说:“你现在看到的这本是父母从残卷中整理抄录的,你看吧。对了,他们今天就要回来了。”哥哥说完便离开了房间,还把房门带上了。

那并不是我亲哥哥。我三岁时被人贩子拐走,后来人贩子在把我运走时被我现在的养父母察觉到,便又把我从人贩手里抢来。近一个月前他们便出门了,据我哥哥所说,他们是去准备祭祀用品了。我有一种病,需要在家静养,从我被收养到现在我都没有出过门。当时,我的养父母在知道我的病后,依旧选择收养我,我便见到了我的哥哥——那时他也不过六七岁。

我本来已经不想看下去了,但是那本书突然发出一抹奇异的光,我本能的又拿起来了。

“盖知仙神之流,身可横渡虚空无处不往,灵可破壁垒以达彼岸。凡修为高深者,可闻常人不可识之物。“

吾寻道半百,悟得天地至理者九,天衍者三,可由此成圣。”

我看到这段文字,恍惚又想起了当年我被救下后,因为年龄太小,记不清我是在哪里被拐走,连警方审讯那几个人贩子都只能得到一个大概的地址,离奇的是,那一带地区没有人定居,且人贩子一路来也只拐走了我。

“其一乃此界、彼岸、另世,过往、今朝、未来,诸天诸界诸宇宙,炁恒定。(注释,在当前宇宙中,可以用来修行的能量总量不变)”

我心底突然记起当时警方和养父母带我去到那片无人定居的深山中,以确定我到底是在哪里被拐走的,同时送我回家。当时还进行了空中探查。

“其二乃修行者,炼炁而登仙也。(注释:修行就是吸取能量进化生命层次)”

我突然记起当时警方和养父母带我去到那片无人定居的深山中,以确定我到底是在哪里被拐走的,同时送我回家。

“其三乃诸种族,所承因果依种族个体数及种族个体大小而论之。(注释:一个种族生命越多,占有的炁也越多,个体体型越大,占有的能量也越大)”

随着深入深山,我越来越不安,我依稀记得当时我是在恐惧着某些东西,但是我实在是想不起来了。

“其四乃诸天诸界诸宇宙,诸时诸灵皆于混沌也,因有万般果,世事无常。(注释:这里的混沌是指随机,概率,大意是讲万事万物诞生于随机,同时发展过程中一直是随机的,无法推测的。)”

我脑中没有征兆的浮现出了一段记忆,我以第三者视角,看到了当时我未来的养父母曾经离开过搜寻队伍,向另一个方向行进,但是并没有带上我。诡异的是,我的视角始终跟随着他们,知道走到深山的更深处……

“其五乃诸天诸界诸宇宙,有天道矣,可控道之流转。天道亦于混沌中。(注释:宇宙和时空具有收束性,会将宇宙的发展限定在一个大方向内,但是收束性亦被随机支配)”

我看着他们走向了深山的深处,走到了一处堆积着奇形怪状的石头的地方,那石头完全不符合几何原理,我仿佛看到了一部分石头重叠起来,一直在不明意义的闪着。旁边枯萎的草木与深山里的其他树木格格不入,我现在无法明白为什么警方没有探查到那片地方。石头间缠绕着一些黑绿色的藤条,但是那些藤条却在蠕动,我强迫自己不再关注,只是在心底把那些蠕动物归为了蛇一类的动物。

“其六乃混沌本源混沌,混沌既是混沌,混沌亦于混沌中。(注释:概率源自于宇宙在未被随机支配时,却因为概率,宇宙诞生了随机,自此宇宙变为概率性,被随机支配)”

我看到他们走上了那堆石头,瞬间那些石头重叠部分的闪烁便停止了,藤条也不再蠕动。我很离奇地意识到那是一个祭坛,一个用石头搭起的祭坛。石头再次开始闪烁,较之前更加频繁,更加明亮。

“其七乃善恶如炁,始末恒定。(注释:善和恶这类相反的业力,就如同炁一般是恒定的)”

我的意识开始崩塌,在恍惚间我看到闪烁的光中出现了一道人影,那些光拥簇着那道人影。我看到它融入了他们体内,过了一会,光从他们体内逸散出来,又组合在一起,慢慢化作一个赤裸的稚童,看上去不过六七岁大小。那是一个男童。它,不,是他,他脸上的光慢慢暗淡,显露出他的面容。他的眉眼容貌特别像一个人,但我一时想不起来。

“其八乃修行者道行愈大,其对宇宙之影响愈大。(注释:修为越高深,他对时空的影响越大,甚至可以突破时空的桎梏,与平行宇宙的自己接触)”

我看着那个男童,是啊,我对他是那么的熟悉,我知道他的名字,我知道他的未来,因为,他是我的哥哥,是我一直以来认为是养父母亲生的哥哥。我不敢相信这一幕,我本能的对自己产生了怀疑,这不过是我的意识显现,甚至于这都不是我所经历过的事——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其九乃混沌为一切始末,混沌生道,而道掌混沌。(注释:混沌,或者是概率与随机,是一切的本源和终末,概率因随机而孕育出了意识,混沌的意识控制着混沌)”

那个男孩往养父母身后看去,我觉得他的目光穿透了我的意识,我骤然睁开了眼,我看到《左道录》已经翻到最后一页。恐惧开始蔓延,一如曾经我在深山中感受到的那样,我想我明白了那股未知的恐惧的来源。

我听到了脚步声,我看向了门口,声音越来越清晰,听来应该是两三人在以相同步伐走路。声音如重锤敲在我心底,我把视线重新移回《左道录》,上面只记着三句话和养父母做的批注。

“炁恒定,而炼炁者欲近仙圣之位阶,惟屠戮以承因果。是故亦可称因果为气运。(注释:修行者需要更多的炁来修行,而炁总量恒定,所以只能让生命减少)”

“为因果平衡,生命体之善恶亦将随机分配(注释:为了维持因果平衡,即善恶业力的平衡,注定需要有人为善,有人为恶,但是对善恶业力的分配确是随机的)”

“一切皆不存,一切皆错误(注释:一切都受随机支配,一切都是混乱的,而随机也会被随机本身支配,一切都是不存在的,一切的存在都是错误的)”

门被突然推开,出乎意料的是那只有哥哥一个人。他开口了,传来三重回音:“我亲爱的妹妹啊,你是知道了吧,你是那个被概率选中的善,而我是那个被他们选择的恶,你我本源一体。”

我听到了哥哥,爸爸和妈妈的声音,称谓也是分开的“妹妹”和“灵儿”,只有我的养父母才会叫我灵儿。

我感到周围的空间被扭曲了,眼前的哥哥慢慢变得面目狰狞,他的皮肤裂开,从里面流出了黑色的黏液,那些黏液散发出令我意识模糊的臭味,我看到那些黏液慢慢凝固,变成了黑绿色的条状物——正如那石头祭坛上的藤条。我曾经的哥哥已经变为一团由许多蠕动的黑绿色条状物组成的怪物。条状物摩擦,发出来一种让人感到精神被撕碎的声音,那个声音是我所熟知的汉语:“亲爱的妹妹,你也知道修行的本质,我所做的,不就是道吗?”

那团怪物把我缠绕起来,一点点地把我吞噬,我的思想慢慢停滞,意识在一点点地被侵蚀。在精神恍惚间,我听到了由我,哥哥和父母的声音重叠起来的回音,那是一首诗。

修行自是不归途,前路生死不由吾。

虚实若是穷极悟,大道之路惟吾孤。

这篇作品出现的《左道录》,是我一位好朋友在他十四岁那年写的,原本有十二条,他知道我要创作这样一个题材的故事时,他把它改成了现在我所用的《左道录》。开头与结尾的两首诗也是他写的。哥哥这个角色是以他为基础写的。

4.3 9 投票数
文章评分
1 评论
最新
最旧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枉春
成员
9 月 前

真的很帅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