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有田死了

作者:无苦 更新: Apr 21, 2022  

猫头鹰恶魔

噩梦生物活动作品。

 

有田死了。

昨天山里传来了两声猫头鹰叫,一声接着一声挨得很近,有田今天就死了。

村里人老是让他敬谢山神,他也总是不听,照样子趿拉着一双大号的鞋,站在村头逗野狗玩儿。

狗原本是老屠夫家的,他死了以后儿子就不管这只眼睛黑亮的大黑狗了。

老屠夫死的前一天,山里也传来了猫头鹰的叫声。

村里所有人都来了,有田的黑漆棺材方方正正摆在祠堂中央,亲戚们有的哭。

他母亲哭得瞎啦,现在再也哭不出来了。

现在他就葬在他病死的父亲坟边,儿子找父亲去了。

原本是要娶媳妇的,可现在就剩下他母亲一个瞎子了。

大家都可怜呀,屠夫今天提去了一两多的肉。

心里怕她想不开,我们商量好了轮着去看她。

懂点哪方面事情的老人私下说,有田是该。

我们低着头想了一下,对,是该。

消沉了好些日子,有田的母亲眼睛忽的看得见了,想来之前是太伤心了。

过几天我在外面撒料,看到她在外面。

和她打招呼好像没听见,嘴里面一直叨叨什么。

村里面都说夜里听到有田趿拉鞋的声音,我们都有点害怕,合计着去庙里拜拜神。

今个天还没亮,就听到屠夫剁骨头的声音,他以前没这么早过。

说是梦到了老屠夫,想喂喂黑狗,可是怎么也找不到,就把骨头全丢村头了。

最近天气不太好,本来是太阳正好的时候,雷声却在山谷里回荡,好似个村子里面游荡的没事人一样。

这样也好,鸟都不敢叫了,或者是叫了却被雷声盖住。

不管叫没叫,反正是没听到。

可是连续了半个月,打猎的老陈坐不住了。

他们一家子都指望着他吃饭,只能冒着雨进山去。

结果两天没回来,全村人都去找了。

后来是关系最好的屠夫找到他了,因为俩人聊天的时候老陈曾经说过自己喜欢去哪里。

腿摔断了,原地躺了两天,屠夫背他出来的时候还发着高烧。

据他说好像有人从他背后推了一把,可谁会进山呢?

没人敢说什么,又到庙里拜了拜。

村西头的神婆也不好过,连续这么多天,她风湿犯了,整天疼的只哎呦。

后来和有田她母亲一样,总是看到没人的时候嘴巴好像在说些什么。

虽然现在还没长成,可地里的菜再不收怕是要涝死了,到时候是一点吃的都没有。

屠夫说要找黑狗杀了给大家吃肉,大家都盼着他能够找到。

夜都有意无意的出来转转,穿着蓑衣,水漫到脚脖子。

可是别说狗了,连声狗叫都听不到,全是哗哗啦啦的流水声,震耳欲聋的雷声。

也好,听不到鸟叫,也没听到有人趿拉鞋的声音。

眼看着缸里面空了,实在没办法只有进山去找吃的。

成群结队的,白天去晚上回来。

雨还是照常的下,偶尔小,可是转眼又大了。

烂果子,野菜,蛤蟆,虫,蛇,能吃的全不放过。

又过了七天,附近真没啥了,大家都跑去问神婆,这雨下到啥时候。

她捶捶老腰说快了快了,这两天骨头没有那么痛了,雨快停了。

本来就没有好完,这一进山老陈的发烧又严重了,躺在床上眼睛都睁不开,话也说不出口。

他老婆用自己的血和着菜团子给老陈吃,也不知道有没有用。

再一次进山,赵大兴不见了。

大家伙一连着找了好几天,可还是没找到。

进山那天,他说附近没啥了,要往深了去,大家劝他也不听。

这是没办法,也不知道鸟叫了没有。

过两天天晴了,大家赶去找神婆,她说得真准。

老远就看到她坐在门口,靠着墙,可是走近了一看,人已经断气了。

睁着眼看着天,别的没啥,就是身子骨硬得和棍子一样,好不容易把她放棺材里。

刚一放进去,她踢了一脚棺材盖,大家吓了一跳,打开却还是那样子。

鸟肯定是叫了,要不然老陈怎么会摔断腿发烧,神婆又怎么会死呢。

大家都觉得老陈日子不多了,可他老婆还是照常做血菜团子,人肉眼可见的瘦了下去。

太阳一好鸟就又多了起来,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只要不是那种鸟叫就好。

屠夫喊大家伙去吃肉,说是找到了黑狗。

骨头在地上堆了一地,支起了大锅,一掀盖子彭香彭香的,肉在里面翻滚。

好久没吃过这么饱了,肉又香又烂,屠夫他老父亲可把这条狗养的不错。

等可以种菜了,大家才下地去。

经历了这么多一个个的都瘦了,一锅狗肉可补不回来。

老陈果然还是死了,他老婆也死了。

屠夫找他的时候吓了一跳,老陈死前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他老婆手放在他嘴边,血都把被子泡红了。

大家把他俩埋在房子后面,然后把东西分了,房子扒了,铺上了土当耕地用。

还是要有人去打猎的,屠夫收了个徒弟,自己便经常去山里。

这几天他老是带些鸟回来,说是捡的。

我们跟着他去,看到遍地的死鸟。

怪不得,怪不得最近鸟叫少了,还以为都飞走了。

天还没亮,有田母亲就把认都叫起来了,说看到了有田。

有田和他父亲的两座坟,全被刨开了,棺材也破了,可是却看不见尸体。

奇了怪了。

村长让大家去找,却在有田母亲床底下找到了。

那尸体上已经长出蛆虫来了,可是怪的很,居然没有什么臭味。

有田的母亲一抽晕过去了,好久才醒过来,可是浑身没有力气。

大家刚把尸体重新埋好就各自回家了。

夜里,有田家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哭声,也不知道啥时候停下来的。

她又开始在村头找黑狗了。

一切都已经恢复如常,屠夫去打猎,他徒弟干了他的活,大家还是种田种菜。

偶尔还是能够听到趿拉鞋的声音。

昨天,山里传来了两声猫头鹰叫,一声接着一声挨得很近。

只是不知道,又是谁死了。

5 4 投票数
文章评分
3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geheimnisvoll
成员
3 月 前

虽然看不太明白但是觉得好厉害

冻结
3 月 前

鲁迅风格的文章么

长风hpb
3 月 前

哦哦哦,不得了!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