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狼爪

作者:燕人张直方 更新: Aug 9, 2021  

昨晚看了一个故事,流传在内蒙边境的诡异故事。

这个故事有很多版本,科尔沁、喀喇沁、锡林郭勒、乌兰布统等,我看到的这个版本是来自贡格尔草原,一个鬼祟的羊倌。

他畏避地给我讲道,尽管有些语无伦次。故事开头模糊地先讲了一种草原上捕狼的方法,叫作坑赤那。我大概的理解是,把狼坑一顿——当然也有字面意思,就是先在草原上挖个坑,深度能容纳一个半蹲着的人,再准备一块门板,大小刚好能把坑盖住,板上挖两个洞,比拳头大两圈,间隔两尺左右。入夜之前,让一个人躺进坑里去,并带着一只小羊羔,身上还得裹一层刚宰杀的新鲜羊皮。最后盖上门板,待入夜之后,羊羔思念母羊,就会咩咩地叫,叫声引来徘徊着的可憎的孤狼,人在木板之下,因为身裹腥膻的羊皮,狼闻不见人的气味。为了吃到羊羔,那可憎的狼会急不可耐地将两只前爪伸进那门板上的洞里,去掏开羊羔柔软的腹部,这时人便抓住两只前爪,将门板掀起,狼与人之间隔着一道门板,而恶臭的狼口自然无从下口,就这样被人抓着前爪,一路背着回了营地,最后被营地的人打死,剥去皮毛。干这种活疯狂也不容易,一是得胆大,二是得身强力壮,不然抓不住狼的前爪,被狼挣脱了,那就大大的不妙。

时间回到刚解放的时候,贡格尔草原上徘徊着鬼魅般的孤狼,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可恐的嚎叫总是萦绕在这片巨大的天空之下,牧民与驻军围猎许久都没捉到。最后便有一个牧民小伙儿提出了坑赤那的建议,于是大家行动起来,挖坑,出羊羔,出门板,由于孤狼十分狡猾鬼祟,坑周围十里以内不可留人,待一切准备就绪,众人都返回了营地,只留那小伙子抱着羊羔裹着羊皮钻进坑里。按照约定,如果入夜了还不见狼来,小伙子便要返回营地,营地里准备了辣椒汤和羊肉,可以暖暖身子。​草原的夜阴冷无比,久远的风中参杂着恶臭的遗骸。

​牧民们回去之后,左等右等,一直等到天亮都没见小伙子回来,到了中午,牧民们终于决定去看看。十几个汉子骑着马来到草原上,行至半路,忽然看到那块门板孤零零地扔在草原上,门板上血迹斑斑,散发着腐烂的恶臭,遍布着可恐的咬痕,在门板洞里的是两只狼的前爪,青色令人憎恶,它齐根而断,断处四周全是咬痕。有经验的牧民认出了这是“孛儿帖赤那”,也就是《蒙古秘史》等蒙古史籍里提到的苍狼。

眼前这头苍狼有着恶魔般的疯狂,为了挣脱,不惜牺牲一对爪子,如此看来,那小伙子只怕凶多吉少。果不其然​,牧民最后在一座敖包附近发现了小伙子的遗骸。他的肚子被剖开,反常地向外敞着,内脏被掏得一干二净,只有一颗心脏挂在肋骨上,手也被齐根咬断,不知去向了哪里,这似乎亵渎人类的藏骸处令人难以理解。

牧民们从经棚的庆宁寺请了喇嘛来给小伙子做法事。前来超度的老嘛嘛一见小伙子那诡异的死状,面色大变,盖因草原上的狼吃人吃羊,都是先把肚子啃开掏食内脏,尤其心脏最是美味,哪有只吃光内脏,却独独留下心脏的道理?且狼吃完了内脏,便会找大腿肉下嘴,牧民常年骑马,大腿肉自然十分健硕,肉质最好,现如今这大腿肉完好无损,两只人手倒不翼而飞了,可说是蹊跷至极。

后来老嘛嘛检查​了一圈,在丘陵附近的蒺藜灌木上找到了几缕青色的狼毛。

草原上自成吉思汗时代​,或是从更早的时代便传下一个习俗,就是人死时,旁人——也可能是萨满,要把一片牲畜的绒毛放在鼻孔处。绒毛极轻,可以感受到轻微呼吸,绒毛动,说明人还有气,绒毛静,说明人彻底死了。牧民认为,人死前的最后一口气代表灵魂,当生命之气从体内呼出,便附着在绒毛上,此时这绒毛便成了魂器一类的东西,被妥善保管,可以保佑家人平安。当年成吉思汗去世,最后一口气就是寄寓在一缕白骆驼的顶鬃毛里,供奉在伊金霍洛的衣冠冢之中。后来文革涌入草原,红卫兵强行打开银棺,这一缕驼绒才再度现世——当然,这是后话。

老嘛嘛认为,​小伙子死前怨念太深,最后一口气咽不下去,把灵魂喷到了苍狼的毛上。而苍狼失去两只前爪,受伤极重,也很快死去。偏偏旁边还有个祭天的敖包,那从古老蛮荒之地的万物有灵论信仰而来的建筑物常被用作沟通我们与他者、此地与外域的桥梁,古老传说中的萨满可以沿着世界之树的枝干行走于诸界,野兽和人类无心的献祭,就像不经意间惊醒了长生天的爱驹,然后一扇看不见的大门被打开了,它是万古的满月下疯狂信仰的孑遗,是失落仪式的失败产物。那已死之兽的躯体正颤巍巍地站起,眼睛里闪着火光——谁若是凝视那双眼睛,就会发现那燃烧如炬的莹莹火焰中闪烁着邪恶的智慧:死去的狼有了人的灵魂。而那两只滴血的扭曲断肢,此刻已被残忍地接续到了前爪上。但它终究离转瞬即逝的前世人生相去甚远,因为它拒绝了人的心脏,那畜类的可怖精神害怕这个灵魂有了人心。时间诡异地倒流,回到那狂风呼啸的年代,在萨满的隆隆作响的鼓声里,如烟雾般缥缈的经咒声正喃喃不断地诉说着这个亵渎之物的名字:孛儿帖阿达——苍色的恶魔。人们还未走出阴郁的额尔古涅昆,它便已经在草原上行走了。

狼爪

​从那以后,贡格尔草原上总会看到一条苍色的孤狼,前面是两只人手,后面是两条狼腿。它像狼一样凶残,又和人一样狡黠,变得更难捕捉。更可怕的是,它心里怀着对人的怨恨。不吃别的,专门吃人。但凡有落单的牧民,它就悄悄接近,从背后把双手搭在路人的肩膀上。路人一看是人手,放松警惕,回头想打招呼,被它一口咬断喉咙。有时候,它还会来到蒙古帐子外,从哈那和羊皮毡子之间的空隙伸手进去,把小孩拽出来,拖走吃掉。

​那段时间,克旗失踪的人很多,传说也像奶酪一样在奇怪地发酵,每一个身处草原的星空之下的人,不管是牧区还是市镇,都人心惶惶,旗里组织了几次大规模打狼围捕,狼打了不少,孛儿帖阿达却始终没捉到。牧民们私下里又找喇嘛,他们也没办法,只能把小伙子的名字绣在素达哈达上,发放给牧民,叮嘱说如果碰到孛儿帖阿达,就双手举起哈达,大声念小伙子的名字,希望能唤醒他的灵魂,放过同类的性命。至于效果如何,只有天晓得。

不过,也的确没人再见到孛儿帖阿达了。

5 2 投票数
文章评分
3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公社编辑
管理员
3 月 前

很棒的内蒙背景~

公社编辑
管理员
3 月 前
回复给  燕人张直方

蛮不错的~

最新文章

密大周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