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笛声

更新: Aug 1, 2021  

笛声

当我从梦中醒来,睁开双眼,我看见了一片诡异而绮丽的星空。巨大的行星在我眼前缓慢运行着,漆黑的星空吞噬了数千年来的全部秘密和希望,投下大片漫长的阴影。阴影之下,一切过往历史都是那么遥远而模糊、扭曲无法辨别的幻象。遥远的天际线,九颗星球并列成一线,好似我母亲的珍珠项链一般。

我长叹一口气,坐起身来,却发现自己睡在一片漂浮在水中的水生植物上。盛开莲花的香气、不知名植物的芬芳向我扑来,我贪婪地嗅闻,将之全部纳入我的肺中。在我身下,水生植物随波逐流,川流不息的波浪、此起彼伏的漩涡将我向前推进,而我并不知道这些扭曲着形体、不安地扭动着的漩涡要把我带向何处。

我看见两岸的风景急速变化,连绵起伏的黑色群山在黑暗中、在阴影中蠢蠢欲动,仿佛恐怖而凶残的野兽,又或者是别的未知生物,仿佛要将我撕碎一般铺天盖地袭来。我深吸一口气,低头朝水中看去。水中并不浑浊,反而在我目光所及的一瞬间清澈无比。我因此得以看见水下那令人震撼的破碎城堡。巨大的废墟就那样沉睡在水中,但那里隐约透露出一种邪恶的、让人为之恐惧而震撼的气息,只有一些发着不详荧光的小鱼在残垣断壁间穿梭自如。我看见了城堡还未破败之前的模样,那绝非尘世所能创造的城堡,却也没有任何一个我已知的神明能拥有与这城堡相匹配的力量。从残存的墙上可以看出一些浮雕,那浮雕的风格更让我坚信这城堡的原主人是域外而来的神。只有他们才能创造出如此惊世骇俗却又恐怖异常的艺术品。

抬起头来,我忽然看见远方有几座奇怪的中式建筑。在这失落的地界,本来不应该有人类的建筑。我又是好奇,又是惊惧。接下来,我发现身下漂浮的水生植物也在把我带向那几座建筑。这让我更加奇怪。是何人在召唤我呢?

逐渐近了。水生植物将我带来的这处地方,竟然矗立于水中。这里红瓦白墙,房屋的飞檐上刻着一些我无法辨别的神秘怪兽。然而建筑和建筑之间,张灯结彩,挂着彩色丝绸,看起来像是一座戏台,又或者是庙会或者祭典……这里的灯火明亮,仿佛要照亮天空,和周围的黑色群山、水下怪异的古遗迹完全不像是在同一个世界。然而只有一栋建筑里面传来丝竹声,其他的建筑只是亮着灯,却安静地出奇。说来奇怪,在水生植物带着我漂流进这里的一瞬间,一阵单调、细长而又混乱的笛音替代了原本的丝竹声。我忽然感到有点头晕目眩,想要随着这笛音起舞。难道是这笛音在召唤我前来吗?

我在一处石梯前停下。这栋建筑便是之前传来丝竹和笛声的地方。仔细观察,这栋建筑墙根泡在水里,但却没有生出青苔。木扶手也还是崭新如初的模样。随着我的脚踏上石梯,笛声也越来越响亮,足以穿透我的鼓膜,在我的脑中盘旋。当我踏上第二层平台,笛声愈发响亮,到了完全可以被称为噪音的地步。我感到耳朵有些受不了,连忙捂住耳朵。但我的内心,有什么东西在鼓动我继续向上迈进。我感到有什么人,在我的耳边、在我的大脑中喃喃低语。

不!我不该再走进去了……我试着在笛声的折磨中强迫自己停下。但是,内心中那种强烈的呼唤和渴望却操控了我的理智。我想要随着笛声起舞。我想要走进楼梯最顶层的房间。

一时间,我浑浑噩噩,几乎是在半梦半醒中才能感受到自己的存在。直到笛声再次变得更高昂响亮,我才忽然惊醒,这才发现我已经爬完了楼梯,站在一处红木雕刻的房门前。

笛音忽然停止了,仿佛知道我就在门外。站在门外,我却忽然呼吸急促起来。像是被人扼住了喉咙,连同我的脑子都快变成一团浆糊。我只能在许多的混乱声音中,听见、辨认出一句话:

“他正在等待你。”

极度的痛苦中,我看见自己缓缓伸出手,推向那扇红木门。推开的一瞬间,眼前闪烁着异样的色彩,伴随着不明的光芒。我仿佛随着这些光芒,穿越了无数的时间和空间。在途中,我看见了缓慢运行的宇宙和一切混沌的中心。混沌的中心是一片翻滚涌动着的黑暗,但我却不敢直视那片黑暗混沌。也所幸我离他距离甚远。我还能看见,在这片混沌的四周有一些相貌狰狞、手执长笛的怪物。他们吹奏的正是我之前一直能听见的,单调细长的笛声。有的在起舞,有的在奏乐,仿佛一场混乱又邪恶的酒神狂欢宴会。

有什么东西拉着我向下坠落。光芒闪过,一瞬间,我回过神来。

这里正在举办宴会。宴会杯盘狼藉,觥筹交错。似乎已经临近尾声。在宴会的中心,我瞥见了戏台上正在吹奏乐曲的乐师团——只一眼便叫我头晕目眩。那些家伙,和我之前在黑暗混沌的中心看见的怪物一模一样。可是仔细一想,我冷汗直下:刚才我看见的场景,和现在的场景,究竟哪个是真的?究竟这里就是宇宙混沌的中心,还是我在推开门的一瞬间,只是看见了那里的景象?

乐师团停止了演奏,似乎在直直地看着我。我这才发现,在戏台正对的方向,拉着一块帘子。帘中的人影晃动,我看不清他的模样,甚至不知道他是喜是怒。在帘子的下方,正坐着一个白衣的公子。公子玩味地看着我,站起身来询问我要不要来加入这场即将结束的宴席。

我愣在原地,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公子见状,也只是哂笑一声,兀自从袖中掏出一支笛子,然而他吹出的笛音,和那单调细长的笛声一模一样。

在听见笛声的一瞬间我突然痛苦万分,还有未知的恐惧。我的脑中一片混沌,我感到自己在嘶吼,但我却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不知来由的愤怒冲入我的脑海,我感觉到自己忽然起身,冲向白衣公子,想要夺下他手中的笛子。然而我的愤怒换来的,只是把公子面前的矮桌推翻,杯盘掉了一地,他却已经不知踪影。

公子出现在那个帘子前,看着我像只野兽一样撞翻了矮桌。他就立在那里,轻蔑地看着我:“你认为你在推门那一瞬间看到的,是假的吗?”

“你被召唤来此,因为你正是乐师的一员。那是你曾经演奏过的笛音,难道你已经在长久的岁月中忘记了?”

此时我完全发不出一点人类的声音了,我只知道自己像是野兽一样嘶吼着,喉咙中发出未知的语言,想要夺走笛子。

“看来你还没认识到自己。照照镜子吧,看清自己的模样。“公子说着,两名诡异的乐师搬来了一面大镜子,我只朝镜中看了一眼,就被击碎了全部的理智。因为镜中的我,模样和我所见到的乐师完全一样;而搬来镜子的乐师,在镜子中映出的却是人类的模样。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哀嚎着敲碎了镜子,发疯地扑向公子,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我就把他手中的笛子折断。可是折断笛子之后,我仅存的意识能看见的,就是他诡异的脸色——似笑非笑,仿佛在惊讶于我的行动,却又在嘲笑我的行为。折断笛子的一瞬间,周围的一切像流沙一样迅速消失了。我陷入了黑暗之中,直直地往下坠落。

忽然一下,我惊醒了。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天花板。我看着自己的双手,仍然是人类的模样。正在我暗喜那只是一个梦境时,我的耳边,在无限遥远的地方,忽然传来阵阵单调细长的笛声。

4.3 4 投票数
文章评分
1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公社编辑
管理员
1 年 前

又是非常棒,非常喜欢的一篇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