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哭叹之墙

作者:公社编辑 Apr 13, 2022  

wailing-wall

噩梦生物活动作品。

作者:kl的可乐

 

今天晚上的月亮是如此的明亮,那冷艳的月光将群星遮掩,把那包裹在黑暗中的世界给照亮。树影随风而动,在这皎洁之晕下,荡漾婆娑。不过,我却无暇欣赏这大自然的罕见美景,我现在低着头在这树影之中不停地穿梭着,寻找着我今夜的猎物。

终于,我在树林里摸索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一座孤坟。在我的面前有一个不是很起眼的石碑,那块石碑还剩下一半,那一半我猜早已被历史的风沙所吹散了石碑上面雕刻了无数的奇怪花纹,像一个个蠕动的虫子,可能这是那个民族的语言吧。虽然不知道这块孤坟是为何坐落在此荒凉之地,不过,我敢确定,在这孤坟之下,一定藏有无数的金银秘宝,他们正等待着我去发掘,以此契机来重见天日。我拿起铁锹,奋力地向下挖掘着,凉风吹拂树影之音,与这金属泥土的摩擦之声,在这个深秋的夜里,构成了一曲和谐之乐。

差不多过了有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我的力量也逐渐被时间所消磨殆尽,我现在很是怀疑,在这断碑之下,到底有没有我想象中的被秘宝充斥着的孤坟,难不成它就是一块毫无任何意义的石碑罢了?就在我准备停手之时,铁锹触碰到了一块坚硬的东西发出了清脆的撞击声,这个声音传入我的大脑让我神经一阵,顿时我就欣喜若狂地跳了起来,我的猜想果然没有错,在这块断碑之下果然就有一个墓室,想必我已然触碰到了坟墓主人的棺椁了。我迅速地将周围的泥土清理开来,一个完整的散发着黑色光泽的巨大金属板赫然出现在我的面前,黑色金属板显露出来的一瞬间,风停、云止、树静、月隐,整个天地都为之暗淡下来,那群被月光所遮盖的星辰们,此刻也在那无尽的天穹之上,展耀着独属于他们的微薄光亮。

我惊讶地看着那个被深埋于土里的黑色金属板,在那壁板的中间有一个巨大的可怖的头像,我看不出它是现世中那种生物的原型,可能它就是来异界镇守墓穴的凶兽吧。那凶兽嘴巴大张,尖锐锋利的牙齿向外翻卷着,在那毫无感情的双眼之中却流露着令人发寒的凶光。在那凶兽的四周,整齐地雕刻着无数奇怪的符文,它们千奇百怪,各有姿态。雕刻这些符文的作者到底是何用意,将那些本就丑陋的文字,显现得如此癫狂。

我死死地盯着眼前的凶兽,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在向外散发着热气,我不知道是我剧烈运动后所散发的热量,还是我被凶兽直视后内心的胆颤呢。我忽然发现,在那凶兽的大嘴之中,隐约有着气流通过。我一时感到疑惑,于是乎我就小心地向前挪步,俯下身去侧耳旁听,果然,从那凶兽的嘴巴深处,有着微微轻鸣的风声。难不成,这凶兽嘴巴后面才是那主人的墓穴?我好奇地蹲了下去,将我的铁锹反过来从那大嘴之中伸了进去,我感觉到了铁锹一直在向里面前进着,感觉前方就像一个无底深洞,没有尽头可言。正当我思索之际,铁锹已经全然没入进去,我将铁锹抽了出来,并没有发现被损坏的痕迹。看着那张大嘴巴的凶兽,我两腿绷直双手撑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我不知道在那大嘴之后是什么世界,我也不知道我进去之后会不会活着出来,可是我又不停地在想念着这坟墓之下的无尽宝藏,我在焦虑的心境中苦苦挣扎着,一时间不知道何去何从。可最终,我还是向金钱低了头,向欲望认了罪,向好奇谈了白。

我做出了一个平生我这一生中最为恐怖且大胆的决定,我要钻进那头凶兽的嘴巴里,我要探寻在这断碑之下的世界模样。

我俯身靠近了那头凶兽,颤抖着将手放在了它的鼻子上,我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那股入髓的阴冷气息,我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扶着那凶兽嘴巴里的尖牙钻了进去。我的眼前漆黑一片,我已然分不清楚我是否睁着双眼,前方毫无光明,那幽深的黑暗不停地侵蚀着我的理智,当我准备转身离开时却发现,我早就在黑暗之中迷失了方向。

我继续向前走着,只感觉到周围的空气越发的潮湿且黏稠,并且还混杂着一股无名的酸臭味道。难道,这墓穴里的尸体不止一个?这难道是一个乱葬岗?就在我稍加思索之际,我一脚踏空,整个身体失去平衡,任由自己摔落了下去。我在黑暗之中坠落着,我不知道过了有多久,可能是几秒钟,也可能是几小时。终于,在经过漫长而又短暂的折磨之后,我重重地摔在了水里,我是真的没有想到在这漆黑不见天日的地底世界,竟然还有平缓如镜的地下水湖。

幸好我跌落在了水里,要是摔在地上,那可真的要是粉身碎骨了吧。

我心里暗自庆幸着,不过身上的剧痛却将我拉回到了现实。我艰难地从水里浮了上来,微弱的光亮缓进了我的双眼,我俯看周身,却发现在这幽静的湖水里,无数散发着蓝紫色幽光的半透明蠕虫在缓缓漂游。我不知道我现在身处何地,唯一能够搞明白的就是我还死死握着那个刨坟掘墓时用的铁锹。

我将头抬起来,想借着那些半透明虫子所散发出来的光亮看看我失足跌落的地方,可是我什么也没看到,只有无穷无尽、层层套叠的黑暗黏稠在一起。看这样子我恐怕是无法原路回去了,现在的我也只能另觅他路,我可不能单纯地活下去,我冒这么大的风险来到此地也绝不能空手而归。我拖着那柄铁锹向前游去,散发着微热的湖水也再次开始晃动,那群被惊到的半透明虫子们也随着我的游动而四散奔逃。而我,却不会去搭理它们,也可以说我看都不看它们一眼,它们不过是一群生活在水里的虫子罢了,而谁有会闲着没事去管控一个虫子的生死问题呢。

我漫无目的的在这片蓝紫色的水里游动,看着周围那一望无垠的黑暗,我一时间不知何去何从,水面毫无波澜,仿佛时间在此地就像是一个摆设,没有一点实用价值。正在我迷惘之际,我听到了从身下传来一阵无以言表的声音,这个声音,好似跨越亘古长河的歌声,宛如横过浩瀚星河的赞叹。忽然,我见到徘徊在水里的半透明虫子们四散而逃,一股无名气流拖着那万吨湖水从我身下涌了上来。此时此刻我才看清楚那声音的主人,那是一群白色的海鲸,它们体态壮硕修长,全身上下都散发着淡银色的光亮。它们浮出了水面看到了我,一个个不知好奇还是警惕,全都围着我打转,正在我惊愕之余,我感到我的身体正在上升,一头白色海鲸冲出水面将我高高顶起。我看着身下的巨兽,心中不免恐慌起来,我怕的不是这些海鲸,我所恐慌的是我此时正身处地下深海之中。我万万没有想到,在这地底世界之中,在那可怖凶兽的嘴巴下面,竟然有如此浩瀚的汪洋大海,这是何等的不可思议啊。

那群白色的海兽围着我嬉闹了一会儿,就都散去了,不过它们游了一段之后又回首看了我一眼,我先是愣了一愣,旋即就想明白了,它们难不成是要带领我去什么地方么?我顿时激动不已,想着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就有重见天日的时刻了。想到这里,我便面带笑容奋力地向着它们游去。倘若真的是我所想的那样,这群白色的海兽真的可以将我带出去的话,那我还真是感激不尽啊。不过,也是还蛮有失望的,毕竟费了这么大的功夫,一个宝贝都没有捞着,那也太说不过去了,想到这里,我心里也是有了一些失望。

我跟着海鲸们不停地向着远方游着,一路上除了看不见尽头的幽深海水之外,便什么也没有见到,我那本已平复的心情,此时此刻也变得焦躁不安起来。这群家伙到底要把我引向何处?它们为什么要帮助我呢?我又为什么会去相信它们呢?一连串的问题在我脑子里回荡起来。我停了下来,对着那群海兽施加怒吼和咆哮,我疯狂的质问着它们,暴怒地拍击着身下的海水。那群白色的海鲸也停了下来,它们齐齐地望着我,在那些漆黑的眸子里闪烁着不解的光芒。

过了好一会儿,我那暴躁的心情逐渐平缓了下来,失去的理智随之渐渐恢复,我来这里可不是为了游泳啊,我可是为了钱,为了宝藏,我可不能在这里放弃啊。我向着那群海兽们咧嘴笑了笑,便一个猛子扎进水里游到了它们的前面,它们见到我游得如此之快也纷纷跟了过来,并且又以奇快无比的速度超越了我。我们就这样在这茫茫大海之上,无穷黑暗之下,不停地游动着。

游了有那么一段时间,我发现周围的海水全都暗淡了下来,那些原本在海水里浮动的蠕虫们也越来越少,最后直至消失殆尽。终于,我在游过最后一个蠕虫之后,那原本梦幻的海水已悄然和上方的黑暗融为一体,就连我前面的白色海兽的身影,此时我也看不见了。黑暗从天而落,融于汪洋,最后化为汹涌之潮,将我的双目染成一片墨色。我的双眼什么也看不到了,唯一能够辨别方向的就是去听那些海兽们轻微的鸣叫声。

忽然,听到了一丝轻叹,声音十分的微弱,但我却听的是那么的清晰。那声轻叹绝不是那群白色海兽们发出来的,那是人类才能发出的声音,孤寂之中带着些许悲伤,悲伤之后则有充斥无尽孤独。

我越向前游动就越发觉得吃力,总感觉身后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拉扯着我一般,身体也不住地颤抖起来,这个机器,它不听我的使唤了。但是由于周围一片黑暗,我也搞不清楚身后是不是有什么东西,不过,应该不是什么大型的海兽之类的,毕竟它们身形庞大,在水里游动必然会发出声音的,那大概就是我身子疲惫罢了。

我摇了摇头继续拖着不住颤抖的身躯向前游去,大概奋力游动了一个小时左右,此时我的双脚触到了地面,我的皮肤已经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下方湿沙传来的温暖来。终于随着海兽们的消失我重新站在了地面上,我猛然间发现,不知何时我身上的衣物全都消失不见了,我此时正赤身裸体地站在漆黑的海岸边上。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我现在已经上岸了,至于何时才能离开这黑暗的地下世界,那也只是个时间问题了。

我抬头看向四周,发现在那浓稠的黑暗之中竟然有一丝微弱的光亮,它们在那玄色之中若隐若现,光芒之轻微就好似一抹薄雾,若不是仔细观瞧还发现不了。光芒的出现给了我无穷的信心,既然有亮光那必然就有出口,我暗暗记下了光亮的位置,迈开步子冲进了那无穷的黑暗之中。

跑了有一会儿,我再次听到了那一声轻叹,不过此时的声音相比于之前在海里听到的却清晰了不少。不一会儿,又是一声,就在我诧异之际,那一声声轻叹之音便从远方的黑暗中传了出来。随着声音不绝地传进我的耳朵里,我的心头也渐渐升起了一丝恐惧来,在这黑暗的地底世界中,难道还有其他的人被困在此处么,他们难道没有找到出口么,我是不是也会像他们一样被永远的困在这里……

随着一连串的疑惑升起,我的心也如坠冰窟之中,身上汗毛倒竖,每个毛孔之中都向外散发着冰凉的寒气。但是此时恐惧又能如何呢,既然那群白色海兽将我带到了这里,那必然就是有它们的目的,难道是那微光,若是如此,那我必定要去那光源之地一探究竟。至于那不绝于耳的叹息声,我就姑且认定那是海风吹啸的声音吧。

我不知道我光着身子在这黑暗中跑了有多久,只晓得越跑身体就越发的轻盈,甚至最后我一个跨步能跃出三米多的距离来,要是这么一直跑下去,我觉得不超过一个小时的时间,我就能跑到那散发光源之地。不过,那阵阵叹息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了,其中甚至还夹杂着啼哭声。我认为的海风吹啸的理论在这亲身实践之中不攻自破了,随着啼哭和叹息的声音越来越大,我就越发的恐慌和发寒,我不晓得这些声音从什么地方发出来的,我现在甚至有点害怕,对那薄雾般的轻微柔光感到恐慌。

恍惚之中我又看到了那处光芒闪耀,先于之前的闪烁,此时的光芒更为闪亮,只不过它的闪烁并没能缓解我逐渐冰冷的内心。光芒此刻也不在黑暗之中忽隐忽现,反而随着我的渐进,它的光芒更加盛大,而那哭叹的不谐声音也更加响亮。

当我冲破最后一股黑暗之幕后,我顿时感到心中一落,好像有什么东西消失了一般。万般闪烁的光芒从四面八方向我涌来,我伏在地上大喘着粗气,不知道是不是在黑暗中待得时间太久了缘故,我竟然不敢直面那我梦寐以求的光芒。当我起身看向那圣洁的光芒,一股无名的恐惧和绝望充斥了我的灵魂,让我那冰凉的心再度撒上一层微霜。

那是一面高墙,是一堵看不见尽头、望不见边际的黑色高墙!无数的光芒和杂乱的哭叹之声从那面墙中散发而来,而它漆黑壮硕的身姿自脚拔地而起,直至没入上方的无尽黑暗之中,它好似穿越深渊,在这混沌和破碎的现实之间直挺的耸立着;它好似远古而来,在那真实和虚无的幻梦之中巍峨地平躺着,它诞生于荒芜,成长于虚空,闭目于终焉!我,已然分不清楚身下的世界是否破碎,知晓的一切的物理规则在此地,在这无妄的黑墙之前,全都沦为痴笑的虚假定论。

哭叹和悲鸣穿过我的耳膜,进入我的大脑,直抵我的灵魂,它们充斥在我的骨髓之中,那声音跨过时间和空间,化为千万溪流,在我的精神之中汇聚成一片汪洋深海。光芒慢慢地盘旋在我的周围,犹如幻雾般的爬上我的身体,将我紧紧包裹起来。光芒裹挟着我,将我缓缓推向那堵黑色的、散发着无尽悲哭哀嚎的高墙。随着我离那堵高墙越来越近,我透过光芒看清了那高墙的模样,一瞬间,我那颗早已滴落于冰点心,在这盲目痴愚的黑墙面前,悄无声息地破碎支离。

那面黑色的高墙并非死物,我看到了那漆黑如墨的墙面如同流体一般不住地扭动着,像是一条条被困于囚笼之中的怪蛇,为了挣脱这可悲的束缚,为了离开这肮脏的桎梏。它们在这堵高墙之中漫无目的地肆虐着,蠕动的墙面上不时地迸发出一个个的融着黑色黏液的大液泡,液泡炸裂,发出骇人的惨叫和悲鸣的痛哭声来。这根本就不是一面高墙,而是一堵厚厚的肉墙,是一堵散发着令人作呕、让人发怵的可憎之物!

就在我诧异之际,那黑色的墙面猛然间开始剧烈抖动起来,无数的扭曲腐败之物从那肉壁之中向外探了出来,它们张牙舞爪,它们嚎啕大哭,它们撕裂了墙面,冲开了牢笼,用那丑恶不堪的身躯,来迎接这得之不易的自由。它们状似人形但又不似人形,一个个形如枯骨,全身上下滴落着殷黑黏液。在它们在挣脱漆黑肉壁的一瞬间,就手脚并用地向我爬伏而来,那股恶臭的味道杂糅着悲哭、哀叹和呐喊,一时间我仿佛置于炼狱之中。我顿时慌了神,双手抱头蜷缩在地上,身体好似受到电击不停地颤抖着,我的精神早已在这虚妄的现实之中分崩离析了。它们好像没有看见我,只是一味的疯狂地我的身后前行,将我这个毫无遮拦之人留在肉壁之前。

那群黑色的人形还没攀爬多远,一群群粗壮如牛的巨型触手裹挟着来自太古时代的虚无之音,从哪肉壁之中喷涌而出。触手蠕动,翻转腾挪,将那些可怜之物们再次卷入了那面不停散发着惨叫的黑暗之中。顷刻间,风卷残云,那黑墙之前,再次仅剩我一人。

我不知道这堵黑墙从何而来,又为何屹立于此,它是为了预防某物,还是为了囚禁某物,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它是这个世界最为混乱肮脏的化身,它是这个世界最为不纯无洁的造物!

我呆呆地立在原地,神智崩坏,精神紊乱,盲目痴愚地望着眼前不停蠕动、不停扭曲的哭叹之墙。我环顾四周,发现在我的身后竟然飘荡着一些细微的碎块,它们在半空悬浮,相互吸引,彼此连接,一同构成了一条蜿蜒曲折的线条。那是什么?是尘埃,是泡沫,还是……我伸出手指,向那漂浮在半空中的碎块触了一下,顿时一股熟悉的感觉涌了上了,我想哭,但是没有泪水,我想叫,但是毫无声音。那并非外界的浮尘泡沫,那是我身上的东西,那是我支离破碎的皮肉筋骨。

我瞬间明白了,我明白在那接近岸边时身体为何颤抖起来,那不是疲惫,而是肉体本能的抗拒,它不是不听使唤,它是在保我性命安全。但可惜,一切都已经太晚了。我的肉体破碎,只剩下这漂泊无定的残魂,这即使找到逃出去的道路,那又能如何呢?

我回过头,发现身后的黑色肉壁上不知何时伸出了一群奇瘦无比怪手,它们缓慢地向外张扬着,手臂慢慢张开,干枯细长的手指上滴落着黏液,在那打开手臂的尽头,有着一个不停蠕动的裂缝渐渐张开。

我看不清在那裂缝后的模样,再怎么去想我也没能想明白,在那之后会是怎样的一个世界呢?是虚无、是黑暗、是深渊、是荒蛮。我不知道,我现在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脑子里的那奇妙的声音,由无数悲哭惨叫所构成的曼妙之声。那是来自天堂的赞歌么?全知全能的伟大父亲是来拯救我的么?我这破败的灵魂终于可以得到解脱了么?

伴着脑中的天域赞歌,随着周围地狱哭叹,我张开双臂,缓步上前,接受了那堵漆黑之墙的拥抱和亲吻……

4.8 4 投票数
文章评分
1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长风hpb
4 月 前

不得不说,文中有非常多的描写都特别地厉害,比如:

哭叹和悲鸣穿过我的耳膜,进入我的大脑,直抵我的灵魂,它们充斥在我的骨髓之中,那声音跨过时间和空间,化为千万溪流,在我的精神之中汇聚成一片汪洋深海。光芒慢慢地盘旋在我的周围,犹如幻雾般的爬上我的身体,将我紧紧包裹起来。光芒裹挟着我,将我缓缓推向那堵黑色的、散发着无尽悲哭哀嚎的高墙

这一段读来特别有感觉。但是一连在一起,从整体的视角来看,嗯,稍微不够完美
当然,个人观点,总体还是很棒的!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