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独角兽

作者:Sincere. 更新: Oct 7, 2021  

独角兽

“艾丽娅,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日礼物?”
“噢,如果能有一幅那边的画就太好了。你知道的,爸爸,书房里的书我已经都看完了。”
“我也要,我也要!”
衣角被细白的手指不依不饶地拽住,奥斯特先生不得不俯下身子,把嘟着嘴的小女儿抱起来,用卷曲的胡子蹭着她的脸蛋。
“那你呢,小伊娜?我的小天使想要什么呢?”
“独角兽!”伊娜被胡须弄得发痒,咯咯直笑,躲避着扑倒在爸爸怀里。
“爸爸,我想要独角兽!”

不是那种有着毛茸茸尾巴的独角兽玩偶,是真的独角兽,奥斯特先生兜里装满了伊娜反复强调的叮嘱,登上开往东方的大船。
年过四十的奥斯特·罗切尔德无疑是位有勇有谋的商人,他乘着充满未知与希望的海风,在众人无法理解的时刻选择将贸易渠道拓展向遥远的东方。而他的确成功了,他为东方带去了美丽的宝石,也从那里带回几乎无尽的好处。
罗切尔德府上的两位小淑女,艾丽娅与伊娜,是奥斯特先生数不尽的财富中最被他所珍视的。十五岁的艾丽娅不像任何一个处于这年纪的少女那般甜美活跃、频繁出入社交舞会,反而对父亲书房中的古董与书本更感兴趣。而伊娜则完全像个从油画中走出的小天使,她有着跟姐姐一样继承自母亲的金发碧眼,但与轮廓更像父亲的姐姐相比,她的脸蛋显得更加娇俏柔嫩。七岁的小伊娜每天最喜欢的事就是抱着堆满了整张床的玩偶,被自己幻想中的美好童话逗得发笑。
恬静文雅的艾丽娅已经不知多少次试图告诉妹妹,这世界上没有什么独角兽,不要让爸爸为难。而一向乖巧娇憨的小伊娜总是一反常态地跺着脚,小脸气得通红,把床上的布偶一股脑地扔向姐姐。
“你又没有去过,你才不知道呢!就是有独角兽,就是有!”
伊娜捂着脸大哭,眼泪吧嗒吧嗒地从指缝里溢出,打湿了缀满蕾丝的小睡裙。
姐妹俩并不能经常与父亲团聚,出海的时间一贯要跨越一整个季节,甚至更长。因此,即便还是初秋,奥斯特先生也在临行前着手开始准备礼物清单,以便赶上春天时女儿们的生日。
故事书里,还有爸爸和姐姐都说过,很远很远的东方,太阳升起的地方,有神奇的人和事,还有梦一样的魔法。
所以一定会有独角兽的,爸爸一定会找到它,然后带回家里来。
伊娜掰着小小的手指,想数清楚爸爸还有多久才能回来。她已经决定好要给独角兽起名叫约瑟芬妮,还要给它搭一个漂亮的粉红色马厩,约瑟芬妮才不能跟脏脏臭臭的大马挤在一起呢。
艾丽娅叹了口气,软下声调用糖果哄着较真的妹妹,成功让她忘记了方才的小争吵。

实际上,艾丽娅在陪妹妹玩闹的时候,也悄悄祈祷着,希望爸爸不要为伊娜的任性太过烦恼,毕竟那是不存在的东西。艾丽娅合上故事书,有些头疼地思考着如果爸爸空着手回来,自己要怎么安抚失望的妹妹。
凛冽的寒风吹落枯叶,幼嫩的新芽破开积雪,当风尘仆仆的奥斯特先生推开厚重的雕花大门,真的带回一匹有着洁白鬃毛的小独角兽时,连一贯淡定的艾丽娅也愣住了。
艾丽娅还在组织语言,一时间忘记迎接父亲的时候,伊娜已经欢呼一声,抱住了奥斯特先生的裤腿,把兴奋得发烫的脸颊贴在上面。
在那一刻,爸爸在伊娜眼里简直是天神下凡,无所不能又金光闪闪,连被海风与马车弄皱的大衣也像英雄的披风一般。
“是约瑟芬妮,是约瑟芬妮!”伊娜挥舞着小手,围着独角兽不停地打转。
“生日快乐,还好我没有迟到,小伊娜,”奥斯特先生用手帕擦了擦手,从行李箱中取出一叠看起来十分脆弱的米色纸张,“还有你,我的小淑女艾丽娅,你会喜欢这些画儿的,我保证。”
还在看着独角兽愣神的艾丽娅接过父亲手中的水墨画,忘记了打开,好半天才讷讷地呢喃着。
“欢迎回来,爸爸,你竟然真的……我还以为独角兽都是哄小孩子的传说呢。”

约瑟芬妮被松开缰绳与马嚼后在宽阔的后院中小跑了几圈,很快就适应了新的环境,并且似乎喜欢上了这里。略微发钝的象牙色独角从细软柔顺的鬃毛中露出,有着一圈圈的可爱螺纹,长而下垂的白色睫毛半掩着漆黑的眼瞳,形状圆润的棕色蹄子上也覆盖着美丽的长毛,约瑟芬妮宛如画册中的精灵一般,看起来活泼温和又灵气十足。当它湿润的眼睛看着你的时候,你简直很难把它当成一只动物。它,或者说她很像是一个温柔而安静的孩子。
粉色的小马厩很快就建了起来,而她看上去也十分满意自己的新家。当涂着云朵的木门合上,约瑟芬妮在马厩里甩了甩尾巴,打了个可爱的响鼻,还十分亲人地低下头磨蹭了伊娜的脸颊。
约瑟芬妮几乎在她到来的一瞬间便赢得了所有人的喜爱,每个人提起她都不禁露出快乐的笑容。佣人们夸奖着她的安静,马童们称赞着她的乖巧,连并不那么热衷于马匹的罗切尔德夫人也对她爱护有加。
更不用提她的小主人伊娜,要不是马匹不能进入宅邸,伊娜一定会把她牵到房间里来,每晚拥抱着她入睡。
约瑟芬妮完全没有其他普通马匹骄矜的坏习惯,哪怕她已然成为罗切尔德府的新宠儿,她依旧对四周的一切都亲切友好。
她就像书里写的那样,是恬淡温顺地依偎在纯洁的少女身旁的白色精灵。

伊娜凭借她的独角兽,很是在自己的伙伴们中间出了一把风头,连平时总欺负她说她做白日梦的费里斯在见到约瑟芬妮的第一眼,都像被雷劈了一般呆立当场。
从此,费里斯再也不说伊娜是谎话精了,他成了伊娜忠实的跟班,每天都追在她身后,央求能允许他骑一骑约瑟芬妮,五分钟,不,哪怕一分钟也行。
可伊娜从来没有答应过,她可宝贝自己的小独角兽了,连她自己的姐姐都只能远远地看看约瑟芬妮呢。
每当人们用狂热而爱怜的目光注视着约瑟芬妮,独角兽总是像个羞怯的女孩那样垂下眼帘,静静地看着地面。
伊娜越来越喜欢跟独角兽相处,一有闲暇便与她说话,无论是什么样的事,约瑟芬妮总是安静地听着,低下头磨蹭着伊娜的脸颊。
故事里的独角兽和精灵们都能听懂人们说话,所以约瑟芬妮也一定能听懂,因为她是真正的独角兽。不仅如此,约瑟芬妮的样子比画册上的插图还要好看,所以,所以……伊娜这样坚信着。

在一天夜里,伊娜被耀眼的月光弄醒时,习惯性地往约瑟芬妮的马厩看去。
不知道是不是睡迷糊了的错觉,伊娜总觉得静静站在月光中的约瑟芬妮,像是对她微笑了一下。

没有人会相信马会微笑,就算那是独角兽,就算大家像喜欢小伊娜一样喜欢她。
艾丽娅又一次合上书,试图告诉伊娜,动物是不会微笑的。
伊娜又一次大哭起来。
这一次,两姐妹始终没能和好,谁也没能说服谁。虽然艾丽娅一向很爱护妹妹,但对于她来说,她实在是无法想象动物如何露出笑容,在她看来,八岁已经是要开始学习成为淑女的年纪了,伊娜应该要逐渐离开那些不切实际的童话故事才对。而伊娜在这件事上出乎意料地固执,她又长大了一岁,学会了更多语句,可她完全没有办法向姐姐描述约瑟芬妮那奇妙的微笑,也拒绝接受姐姐的说法。
事实上,约瑟芬妮真的会微笑,而且伊娜看见的次数越来越多。可惜约瑟芬妮只对她一个人微笑,每当她转头找来别人,试图向大家证明时,那奇异而美丽的微笑就消失了。约瑟芬妮永远是那副安静的样子,看起来很像人,但却不是。
伊娜尝试了很多很多次,很多很多种方法,但从没有成功过,约瑟芬妮只对她微笑,而且只在她们独处时微笑。
从那以后,伊娜渐渐放弃了。也许约瑟芬妮很怕生,那么自己就不该强迫她,可是之前已经强迫了那么多次。于是,伊娜出于内心的小小愧疚,花越来越多的时间与约瑟芬妮待在一起。
只是,小伊娜依旧偶尔会感到寂寞。
伊娜苦恼地在马厩前抹着眼泪,她又一次被说是撒谎精了,费里斯也不再和她一起玩了,可她没有做错什么。约瑟芬妮垂下头,磨蹭着伊娜湿漉漉的脸颊。
当伊娜习惯性地搂住约瑟芬妮修长的脖子抬起头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黄昏的雾气间,约瑟芬妮对她露出微笑。那笑容像花瓣舒展一般越绽越大,从微笑变为无声的大笑,嘴唇咧开直至将头颅几乎分成两半,袒露出沾着草叶的后槽牙,以及长而猩红的舌头,还有喷出滚烫气息的喉咙。
随后那厚实的嘴唇又缓缓地,缓缓地闭合,牙齿合拢时,轻轻切断了伊娜散在脸旁的一绺金发,掺杂在金发中的还有丝丝缕缕的血迹。约瑟芬妮就像往常那样,磨蹭着小主人的脸颊,口中叼着一只鲜血淋漓的耳朵。
而伊娜似乎完全没有感到疼痛,在她眼中约瑟芬妮的笑容越发动人了,她搂着独角兽的脖颈,学着她的样子与独角兽互相磨蹭着。
鲜血打湿了约瑟芬妮挺直鼻梁上的毛发,在她们的动作间被蹭开,直到逐渐与白色鬃毛融为一体,变成漂亮的粉红色,随后悄然消失。约瑟芬妮依旧在微笑,但那宛如将头颅横向劈开的笑容没再出现,她只是优雅地露出整齐的牙齿,微笑着。
像油画中的小天使一样可爱的脸蛋上布满齿痕,此刻就连最疼爱她的艾丽娅也不可能认出她的模样了。八岁的孩子连骨头也是幼嫩的,雪白的骨茬从参差不齐的截面中露了出来,那是她的颧骨、眼眶、牙齿……它们一点一点地被咀嚼吞噬,而伊娜愉快地笑着,抱紧了她的独角兽。

伊娜就这样失踪了,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按照佣人们的说法,伊娜在那天没有踏出过家门一步。可她就这样不见了。
心急如焚的管家指挥着整座庄园的仆人一遍又一遍地四处寻找,不管是屋内还是室外,哪怕只有一点伊娜小姐留下的踪迹也好。他们一无所获。
奥斯特先生又一次出海了,还没回来,在海上连信件也传达不了。罗切尔德夫人迅速地憔悴下来,不知道当丈夫回来时该如何解释这一切。
“你能帮帮大家吗,好孩子,你知道我的宝贝去哪儿了吗?”
萧瑟的秋风中,罗切尔德夫人干瘦的身躯裹在黑棕色的斗篷里,像是一截枯枝,抖抖索索地杵在约瑟芬妮的马厩前。她已然有些不正常了,用苍白的手指死死绞着手帕,伏在马厩粉色的小门上痛哭不止。失去幺女的母亲一遍又一遍地逼问着沉默的独角兽,而独角兽只是用那双清澈的、睫毛半遮的眸子注视着她。
匆匆赶来的艾丽娅将哭至虚脱的母亲半哄半劝地从地上拉起来,拍去她斗篷上的泥土,嘱咐贴身女佣带她去炉火前休息。当罗切尔德夫人期期艾艾的哭声远去,眼眶通红的艾丽娅才别过脸,小声地啜泣起来。
其实她并不是个很坚强的孩子,在妹妹面前她是可靠的姐姐,而在崩溃的母亲面前,她必须要扮演一个稳重的长女。她并不坚强,只是她明白,如果自己也表现出悲伤,母亲的身子只会垮得更快。
艾丽娅鼻尖哭得发红,她抽噎着,揉着脸颊,空洞的眼神漫无目的地飘散着。
随后她看见,约瑟芬妮的前蹄下似乎踩着什么东西。
艾丽娅推开马厩的小门,一边注意着约瑟芬妮的动静,一边小心翼翼地俯下身子。
约瑟芬妮出人意料地配合,她安静地抬起前蹄。于是艾丽娅看见了,那是一小撮金色的卷发,上面还别着一枚遍布方形齿痕的珐琅发卡。被踩得变形的金发渐渐从约瑟芬妮蹄下来到艾丽娅手中,末端连接着一小块沾染着血污与灰白色脑浆的头皮。
某种感觉如狂雷一般在艾丽娅脑中炸响,感觉到约瑟芬妮温暖的身躯似乎动了动,她怔怔抬起头来。

那是沉默羞涩,只会被纯洁的少女吸引的白色精灵,在她涂着云朵的粉色马厩中,静静地,静静地向艾丽娅露出微笑。

 

Sincere.作者头像

5 4 投票数
文章评分
1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YOG-SOTHOTH
管理员
13 天 前

这个赞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