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非日常生活

作者:长风hpb Jun 12, 2022  

 

燕长风冲出了4208号考场,不顾自己的答题卡是否摊开正面朝上。他挤尽浑身每一丝力气往前奔,希望能甩掉其它在烈日下发出腐臭的人肉团块。

呼……呼……

呼哈……呼哈……

不能停下来,因为他知道它们还在身后穷追不舍。但是,马上……马上就到了……

燕长风发疯般地纵身跳进餐厅,哈,这样就安全了。呵呵……

一份蒸面条,以及一杯翻腾着不详气泡的诡异液体。

五分钟后。

印斯茅斯人?可恶,我的面条还没吃完呢。燕长风在心中暗骂。

燕长风把面条倒掉,小心翼翼地绕道那人后面。那印斯茅斯人双目向外突出,前额凸大,头顶就像修格斯蠕行过的村庄。更令燕长风感到恶心的是他那笔挺的西装──不知道他用什么方法才把自己固定在这堂皇而脆弱的容器里面!

就是你们这群类人生物统治了校园!你们到底有什么企图!要把自己恶心而又污秽的风气传播到全世界吗!不,我无法容忍你们这么做!既然我知道这些,那么,为了汝南一高的百年历史辉煌,我将在这里阻止你们!

他就站在那只西装生物侧后方的柱子背面,展开了自己的福氏耐格里阿米巴匕首。呵呵呵……燕长风脸上扬起了代表胜利者的笑容。不要妄图占领世界了,先解决掉你这只先锋,早晚把印斯茅斯也端掉!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

这类红歌的响起代表午饭时间只剩二十分钟了,燕长风还打算回宿舍洗头。

啧,又让你逃脱了。但下次就不会这么走运了,恶心的生物!

回到宿舍,燕长风不得不和这些肉块共用一个水龙头。

但是啊,我们所有人,十天之后都得走向祭坛!哈哈哈,何等的勤勉!嘿嘿嘿哈哈哈哈……

他瞟了一眼室友困惑的表情。这不关他们的事,他们既无知又愚昧。燕长风只得独自在脑海中预演十天后的遭遇:

到那时,名为“教师”会很开心吗?他不敢再想象哪怕一秒那张扭曲得失去形状的面部。

汝南一高本部拥有超过一百五十个祭坛。一个祭坛放入三十只肉块,分两天陆续使用一百二十个诺曼高等招灵统一法器,每个法器带有一张空白羊皮纸以及一些其他工具。

献祭分为四场次,每场之间都有能量补充时段,用以让被压榨到极限的肉块尽快恢复。其中,第三场是最受煎熬的一场。燕长风想起自己曾在祭坛外听到的其内部传来的罪恶之音:

-“excuse i’,can ymg’ ai ya ahh much shirt ah? ”
-“yes,it’s yeeogngp fifteen. ”
price ot shirt ah yeeogngp pounds ng fifteen pences. L’, ymg’ choose item c.

(-“Excuse me,can you tell me how much the shirt is? ”
-“Yes,it’s nine fifteen.”
The price of the shirt is nine pounds and fifteen pences. So, you choose item c.)

呕——!

他强忍着把灼热的酸水咽回去。

其实,世间的一切都在向古老神秘且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神祇献祭自己,包括肉体和灵魂在内的一切,燕长风常常这样想。恐龙、智人、深潜者、帕弥什造物,亦或是无生命的丘陵、山峦、河海、岩浆……似乎一切都无法逃脱以“PROVIDENCE”为名编织的幻痛囚笼。一定是某种未知者布下的法则,变成了难以甚至无法触碰的界限。“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燕长风比周围的人都要接近世界的真实面貌,却也只能在疯狂中承受来自于未知者的恐惧。

于是,他常常沉溺于幻想。未知卡达斯里地球诸神在梦幻般的夕阳下欢唱,遥远的月球之夜是猫的海洋,犹格斯星上有真菌般的智慧生物的前哨基地……这种奇异欢愉的幻想与自己真切经历着的恐惧相互交织缠绕,折磨着他的神经,摧残着他所剩无几的意志,让他向着渺茫的星火苦苦挣扎却永远无法解脱。似乎是天命仅仅给他开了一个痛苦的玩笑,就让他在精神崩溃的深渊之上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燕长风一边像这样总结自己的人生,一边缓行在校园的大道上。虽然即将迟到,但燕长风不想跑。因为在这种怪异的天气,轻微的运动就意味着出汗,出汗就意味着发出酸腐的臭味,而那会更加使他感受到这个世界的无名之恶。更加糟糕的是,为了保证高考前所有人都不生病,教室里别说是空调,就是风扇也只能开到最低档,有气无力地在头顶扭动着自己残破的身躯,随时准备着让哪只可怜虫的脑浆迸裂──游弋着蛆虫的脑浆。

燕长风边想边走,不知走了多远,也不知走了多久。只觉得耳边没有了嘈杂的肉块蠕动声,脚下没有了路,头顶没有了天空又好像八方都是天空。他不知疲倦地行进在在混沌元初的无名之雾中。

后来,雾散开了,向他展开怀抱的是虚空和遥远的星星。他听见星星如云般聚合为一体又忽然炸裂开来;他也看见黑暗的巨大不定形团块重复着单调的笛声,以及不计其数的无形的吹奏者和笛欢鸣。单调的坠落几乎湮灭了他存在过的证据。

比这些更加奇异的,是无尽虚空中充斥着的规律性胎动。悲剧还未降临的时代,永夜在幸福的摇篮里沉睡。而如今,它在吞噬,在生长,在苏醒。它无需群星的指引,因为群星也被它吞入口中。永夜已经降临,永夜湮灭了残昼。永夜吞没了腐朽的远古城市,也弥漫了孕育它的虚空。在无法知晓的永夜中,只有虚无才是真实;在奇幻诡谲的永夜中,即便是天命亦会消逝……

 

燕长风从睡梦中醒来,看见鼻孔冒着热气的班主任děn着个脸站在他面前。

“去**的,天命都没了我还害怕个福氏耐格里阿米巴原虫,考个*的高考!「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燕长风大叫起来,对着班主任的老二上去就是一脚。

……

…………

………………

燕长风的处分现在还没有撤销。

5 2 投票数
文章评分
2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John Allende
成员
3 月 前

-“excuse i’,can ymg’ ai ya ahh much shirt ah? ”
-“yes,it’s yeeogngp fifteen. ”
price ot shirt ah yeeogngp pounds ng fifteen pences. L’, ymg’ choose item c.
(-“Excuse me,can you tell me how much the shirt is? ”
-“Yes,it’s nine fifteen.”
The price of the shirt is nine pounds and fifteen pences. So, you choose item c.)
经典的英语听力梗之9.15£的衣服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