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渊底之物

更新: Feb 3, 2023  

渊底之物

作者:Coje

我很久没有接近过任何的大河、湖泊,和海。

2022年12月10日,上午十点零七分,我开始独自一人骑车环绕滇池。中午十二点零九分,我到了海埂大坝。当时我停下来小憩,顺便看一下滇池的海鸥。我走到栏边,滇池碧蓝的水连接天际,“其可谓碧水接天,水天一色”。湖面上浮游着极多红嘴鸥,我看到在它们白色羽躯之下,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蠕动,那一片的湖底殇残至黯,似乎就是一团蠕动的黑洞将其附近的一切光线都吸收了去。我感觉自己的意识也被吸去,如同一把枷锁限制住了我的意志,即使当时的我意志十分清醒,也无法无法挣脱这枷锁。我的身体脱离了我的控制,爬上了护栏,然后一跃而下。

是的,你可能记得新闻的报道,那天中午十二点十一分,有人跳进了滇池。消防队十二点二十四分到达,十二点三十二分将我救上岸。当时我已经停止心跳,没有了呼吸和脉搏。急救人员抢救了十七分钟将我救了回来。我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因为我的意识一直保持着清醒,意识如灵魂出窍般一直在旁旁观。

我被救回来后,转入ICU一天一夜就醒了,或者说意识可以控制身体了。醒后由护士做了详细检查便转入了普通病房。这个过程中我一直保持缄默,不出一言。自从醒来后,每当我闭上眼睛,我所能”看到”的就变成了无法付诸言表的纯粹的黑暗,完全不同于以往闭上眼后感受到的黑白混入其它色彩的黑,完全无法描述出那种纯粹的黑,也描述不出那种古老的孤寂的诡异感觉。

我被转入的病房有四张床位,但是只有我和另一个病友,两天后他出院了。

唯一的病友出院那晚,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我游荡到翠湖公园,我很清楚我在做梦,却没有感到梦境与现实的任何差别,我的思维和记忆没有受到限制,与我从前体验过的清明梦都不同。我看着翠湖,总觉得湖底有一团蠕动的纯粹的黯物体(正如我闭上眼所看到的,即使在梦境中看到的依旧是纯粹的黑)。我忽然想起了我在滇池看到的,我一度以为那是幻觉。我就坐在公园的木椅上,看着一群工人将翠湖春晓广场至翠湖西门段区域的湖水抽干。我突然想起来四月翠湖进行清淤,这个梦境应该就是对应着那段时期。我一直在看着工人们将水抽干,我一直看着那团无可名状之物,随着湖水的抽空,我看到了湖底的淤泥和腐烂的荷花,我甚至没有注意到那团黑色物体是什么时候消失的。我把视线转向没有被抽空的湖水,里面的黑色物体在不断的蠕动。

然后我醒了,我的意识在某一刻冲破了梦境中的黑色物体对我的限制。我醒后便没有再睡下去,我把床头摇高,闭着眼睛,感受着纯粹的黑暗。我突然感觉到病房的角落有东西在蠕动,然后发出一种无法形容的声音。我拿手机照了一下,距离稍远光线分散了,于是我下病床拿着手机走向了角落,当光线照到角落时,我见到某种东西突然消失了。我总疑心那东西就是那无可名状之物。我又回到了病床,闭上眼睛回想我落入滇池的经历,不知是在梦境还是如何,我忆起了落入滇池所看到的东西,那是一个无边无际的黑色条状物,盘旋在滇池之下。

第二天我就申请出院,当天上午就出院了。我查询了有关滇池的传说,无非就那几种,但是每一种都涉及到了一个关键角色:黑龙。我无法确定滇池底的是不是中国的龙图腾,那就像一条黑泥鳅,将周围的光线吸去,我模糊间看到的轮廓只能说那是条状的东西。

我把我的推论和父母说了,但他们明显不相信,可能是医生在我出院前和他们说过什么,当天下午就要把我送去▇▇▇精神病院了(这里我不想透露)。我知道,那精神病院里的一个医生是我爸的初中同学,但是我依旧认为云大医院的精神科要好,呸,我就没病,他们那是对我的不信任。我还是去了精神病院,见到了我爸的初中同学。那医生姓罗,和我爸小时候玩得很好。

罗叔当时问我的情况,我如实把我所看到的,所梦到的都说了。罗叔一直没有插话,等我说完后,他看着我,慢慢得把字一字一顿地吐出来:“古叶,我不确定这是不是你的幻想,但是我可以去验证,明天我休假,我去滇池看一看。我希望你不要说谎。”罗叔有资格说这话,他算是看着我长大的,他也愿意去验证我说的话,或者作为一个医生附和他的病人。罗叔走出去和我爸妈谈话,谈了什么我也听不清。与罗叔告别离开精神病院之后,我爸告诉我后天要带我复查。很好啊,罗叔明天去验证,后天就复检,很不错,很不错,就是不希望罗叔他会不会遇到和我一样的情况。

翌日,我没有听闻到滇池有什么落水者,大概率罗叔没有看到我所看到的。我那时闭上眼睛看到的依旧是纯粹的黑。我又查阅了有关滇池的古籍记载和传说,我发现之前被我忽略掉的一点,那就是睡美人山。大部分传说都认为滇池之下有一条龙,顶多在颜色上有差异,而睡美人山就是龙所爱的人或是爱上龙的人(这里说明一下,在传说中是存在将人变成龙的情节的)。倒是在《滇彝书》中记载的是有一条黑龙在滇国地域上肆意妄为,致使旱灾和洪灾频发,那时一个少女(书上也没说是哪来的)就舍身而出与黑龙搏斗,将黑龙锁在了滇池中,她自己因为伤重便倒在了滇池边,尸体化作睡美人山,面朝滇池,死也监视着黑龙。至此,故事就完了,后续自然是滇国从此风调雨顺,极少有灾害出现。《滇彝书》已经快被湮没在时间之中,被我找到的不过是残本。

距我出院第三天,我父母带我去找罗叔复检。当时我父母在诊室外等候,罗叔就看着我,说“古叶,我看到了,我的确看到了。那绝对是龙,这个消息你就不要外传了,我会和你父母说明的,你自己注意一点,不要再探究了。”说完罗叔拍了拍我肩膀,我闻到他身上有一股腥味,应该是下水了。罗叔走出去和我父母交代事情,这次我听了,大意就是我这是落水后的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没有什么大碍,注意休息。

我本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我顶多就是有这一段离奇的记忆,闭上眼睛就看到纯粹黑色而已。但是,十二月十九日,即罗叔帮我复检后的第三天,罗叔死了。当天我就知道了他的死讯,还知道他是淹死的,在滇池湖心处,跳船被水淹死的!罗叔在滇池禁渔期租了一艘小渔船,独自一人前往湖心,后来是那个租船的渔民觉察到不对,就上了另一艘船,到湖心看到了空的渔船就报了警。后来是消防队员捞了六个小时才找到他的遗体。我能说什么,我什么都不能说,我什么都不知道,哪怕我觉得罗叔是被我害死的。

罗叔是彝族人,葬礼也是按彝族风俗,当天就下葬。我去参加了他的入殓仪式,我看着他的尸体,突然就感觉到哪里不对,但是又说不上来。十二月二十一日,依彝族风俗,罗叔下葬了,没有经过火葬。罗叔的下葬仪式我和父母没有参加,那天我就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看着那纯粹的黑,我就在刹那间我就明白上来哪里不对,我猛的从床上起来,冲出去问正在做饭的妈妈。

“妈,那天我出院下午你和我爸为什么把我带去精神病院?!”问这话时我整个人神经都紧绷着。

“当时你出院,医生建议我和你爸多关注你的精神状况,我和你爸就商量把你送去你罗叔那里检查一下,你罗叔还让你复检,可惜了你罗叔,英年早逝。”我妈说这话时我已经证明了我的部分推测,但是我不敢相信。

“妈,那罗叔是怎么死的?”我那时候整个人都在颤抖。

“你罗叔,哎,你罗叔可能是精神压力真的太大了,在他的诊室系了一根绳子,上吊自杀的。你问这个干什么?”我那是已经十分紧张,那时的我浑身颤抖,汗也流了出来。我妈见状刚想说什么,我就跑回自己的房间,把钥匙自己拿住,把门反锁。我打开电脑上网搜索十二月十日有关滇池的新闻。十号的关于滇池的新闻只有一个,一女子跳入滇池,被救上岸时无呼吸无心跳无脉搏。被救的过程和我经历的一样,可是,我,才是跳滇池的那个人……

那时候,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一个结果,但是,还有最关键的一点,我像失魂一样打开了门,我就问了我妈一个问题。

“妈,十号我是在哪个医院住院?”

“你在说什么,这个月你都没离开过小区。”

我已经明白了,彻底明白了。我又去电脑上调出古籍,奇怪的是,《滇彝书》变成了《滇彝古史》。里面的黑龙与睡美人山也变成了黑龙与一个女子相爱,女子向黑龙求一场大雨,拯救正逢大旱灾的滇国,黑龙当即便兴云布雨,放了一场大雨,救了滇国子民,却因为触犯天条被锁于滇池,那个女子直到死也在陪伴着黑龙,就是睡美人山。

我不确定这些事是不是真的发生在我身上,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我也没办法证明,我以后或许会再研究,但不是现在。我已经不想知道罗叔在这里面干了什么。除了闭上眼睛可以看到的纯粹黑色,就没有什么了。

我所能做的不过是把它记录下来,这段离奇的诡异的经历,在你们眼里也许只是故事,对我来说似乎也是故事。我排斥接近任何的大河、湖泊,和海。我也没有去看过医生,我自认为我没病,我也没疯,因为我依旧可以保持理性的思考,依旧可以把这段经历复述出来。

滇池之下,必有灾祸之物,我亦可入渊而窥,然此于我何加焉?

4.7 3 投票数
文章评分
1 评论
最新
最旧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abyesser
成员
7 月 前

地点竟然是我的家乡,不错,代入感很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