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世界之癌

作者:Ymnar 更新: Jun 9, 2021  

“我病了。”

作为一个克苏鲁公社医院神经内科医生, 我非常确认自己生病了,而且是精神类的疾病。根据多年的行医经验和曾经在学校学习的知识,我可以准确地推断出自己应该患了精神分裂症,而且正处于病情的活跃期——产生幻觉和妄想。

三天前,脑海中突然有一个声音和我说话。开始的时候只是一些意义不明的音节,如今却已经变成我可以理解的语言。这个感觉很奇特,当一个神经内科医生,明确知道自己患有平时接触最多的病症时,首先感到的不是恐惧,而是好奇与兴奋。尽管治疗过很多这种病人,但都是从医生角度去了解,从来没有从患者角度确实地感受过。

世界之癌

精神分裂症的活跃期一般为一个月左右,在反复权衡后,我决定暂时不进行药物治疗,而是记录我的病情发展情况。幻觉和妄想,每个病人都不相同,而我又会遇到怎样的情况呢?此时,我竟然隐约感到一丝期待。

我的幻觉很有趣,通常病人的幻觉都是不定型的,随刺激而改变。而我的幻觉似乎产生了一个人物,他自称伊姆纳尔(‘Ymnar)。更有趣的是,似乎我还可以和他在脑海中对话。不得不佩服自己的想象力。伊姆纳尔反复向我重复一件事,他说这个世界病了,正徘徊在毁灭的边缘。没想到我的幻觉竟然还是个悲天悯人的圣人,看来我也是个善良的人啊。

……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病情应该加重了,我开始看到更多的幻觉。尽管我对此感到期待,但是幻觉的内容实在引起不适。自从昨天伊姆纳尔提议让我看看世界患病情况开始,我便能看到一些奇怪的东西。不管是老人、孩子、男性、女性,甚至我自己,每个人的身上突然多出了一些缠绕其上的黑色泥状物质。它们不停翻滚聚合着,形成一些奇怪的形状。这些幻觉真恶心。

开始的时候我不明所以,直到伊姆纳尔告诉我,这是每个人背负的罪,是每个人为了活着,为了享乐所犯下的罪。那些黑泥偶尔组成的形状,就是因此被夺去的生命。在我静心观察下,黑泥展现出诸如狗,猪,牛,飞鸟等作为人类食物的动物形象,它们眼中充满憎恨与眷恋,更可怕的是很多人身上甚至缠绕着人类的面孔!这些面孔有老有少,有的面容扭曲,有的却满脸爱慕。尽管我知道这是自己的幻觉和妄想,但是过于真实的视觉冲击仍然引起身体强烈不适,最直观的症状就是我很难再吃下食物,每当想起那些动物的脸,我就感到一股呕意。

……

我感觉我快疯了,尽管从医学层面上来说我已经疯了。今天伊姆纳尔问我要不要听听世界的声音。在我回答同意后,一股巨大而吵杂的噪音瞬间塞满了我的脑袋。这些无序而杂乱的声音似乎是由很多歇斯底里的惨叫组成,充满了疯狂与悲伤。在稍微适应后,我勉强可以分辨出一些声音,我知道那是动物的叫声,但是却可以明白它们的意思——“疼,想活着,为什么?!”。诸如此类冲击灵魂的质问伴随着似乎永不停歇的惨叫,缠绕盘旋在我的脑海。所有声音渐渐混在一起,沉淀而下。最终在昏厥之前,我听到了从脚下,从这星球内部传出的呼喊——“好痛苦!”

……

我的身体基本已经垮掉了,但我的精神却亢奋得无以复加。作为医生我确定自己的病情应该进入了晚期,但我已经对此毫不在乎。这不是普通的疾病,也许我不是产生了幻觉,而是听到了神的声音,受到了这颗星球的启迪,接到了它的呼救。

从人类进化到直立行走开始,区区几万年就对星球造成了何其严重的伤害!人类作为区区灵长类生物,究竟从何时开始傲慢地认为自己是世界的主人?我们贪婪地攫取眼前的一切,毫无休止地破坏生态平衡,灭绝其他物种,污染海洋和天空,为了享乐浪费资源。在成为金字塔顶端后,我们甚至开始了自相残杀。

一切就如伊姆纳尔所说“世界开始变得疯狂,一切生命都被裹挟其中;星球开始变得暗淡,末日即将降临!”。人类就和癌细胞一样,掠夺母体养分,疯狂且无节制地扩张、破坏一切。现今“癌细胞”已经覆盖全球,星球母亲只能发出无助痛苦的呼喊。

作为医生,我的职责是治病救人。何其幸运,我能接到星球母亲的求助。治疗疾病,最重要的就是药,能够大量杀死“癌细胞”的药。我开始理解那些顶尖的科学家最后为何都投入了神学的怀抱,也许他们在走到科学领域的尽头后,接触到了这残酷的世界真相。然而他们的“药”还不够有效。原子弹,毒气这些毕竟需要人类自己来使用。我们需要一种可以自己生效,自己传播的更有效的“药”。非常幸运,伊姆纳尔回应了我的诉求,他将一个仪式刻录在我的脑海中,一个召唤哈斯陶吕克(Hastalyk)的仪式。

……

仪式很成功,我能感受到祂的降临,毕竟我自己就是祭品。也许我很快就会死去,但心中却无比平静,我做到了一个医生的本职工作。即使我失败了也无所谓,我相信会有更多人获得和我一样的觉悟,了解到这残酷的真相:

“世界病了。”


描述了一个正常医生被旧日支配者腐化成毁灭世界帮凶的过程,笔者相信每个教徒都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是“正义”的……

伊姆纳尔(‘Ymnar)是旧日支配者之一,别称“黑暗追踪者(The Dark Stalker or Seducer of Earthly intelligences)”。它能够进入人类的思想和心灵,通过自己的力量影响他们,使其成为自己的信徒。它会赐予任何选择为它服务的人巨大的力量,但它的目的是毁灭多元宇宙中一切有知觉的生命。他把一切能引起种族自我毁灭的诱因都带入到社会结构中,比如大规模杀伤,种族灭绝等。

哈斯陶吕克(Hastalyk)是旧日支配者之一,别称“瘟疫之神”。与大多数旧日支配者不同,哈斯陶吕克以微生物的形式存在,他的形体非常微小,以至于只有通过显微镜才能看到他。然而哈斯陶吕克是一个令人无法忽视的存在,作为最阴险而强大的旧日支配者之一,哈斯陶吕克是疾病的具现化.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