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昨夜,世界毁灭了

作者:无苦 更新: Feb 3, 2022  

世界末日

昨夜,世界毁灭了。

我觉醒来,走出门,看到了废墟。

所有的一切,都和往常,和昨天不一样了。

云上传来打雷的轰隆隆的声音,像是石碾从苞谷上面压过。

以前父母压苞谷的时候我把耳朵贴在地上,简直和这声音一模一样。

当我把耳朵贴近树皮,听他的血液流动,和我讲说那段岁月。

又好像,那条历史的河流在我眼前出现,多么澎湃啊!

但是他要把我心里面的热血也一起抽走!

哪怕世界毁灭,那条河依然在无所谓的运动着。

我有点害怕了,便不回头的离开。

昨夜,世界毁灭了。

我没有听他们说,而是眼睛看到的。

毁灭的彩光炸裂穹苍,月亮上的影子在宇宙空旷黑暗的背景下起舞。

又看到人类呜咽抽泣,然后毁灭。

他们匍匐在地上,用划桨一样的方式使用双臂,在岩浆里面游泳,然后沉没。

因为恐惧而扭曲的面孔,像是花蕊一样绽放。

从他们身边经过,废墟好像是划破了我的脚掌,留下了红色的印记。

我进入到了一个山洞,或者是屋子里面。

这里没有我希望见到的人,只有藏匿的黑影,在双手合十低声乞求。

他们头颅裂开,长出牙齿,两只手把地面上的土塞入“口”中。

发出荧光的卵在他们的身体里面成长,破茧而出。

尖锐刺耳的声音击碎最先发出光亮的星星,尘埃飘了很久才能够来到地上。

昨夜世界毁灭了,或许是后半夜,我没有听也没有看,就是这么感觉的。

我的感觉越来越不准了,有可能是脚上的口子流血太多了。

但我不准备回头去看一眼自己经过的地方流下了多少血,我得继续下去。

太累了,真想能有个人背着我就好了。

以前奶奶总是背我走。

……

我看不到也听不到,但是能够感觉得到。

有人在背着我,虽然感觉不到颠簸和温暖,但我应该是在什么的背上。

……

月亮上,跳舞的影子旁边,有一个在重复着死亡的人。

他总是拿着一把银色的钥匙,告诉我说他是超越了万古的伦道夫卡特。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开启了轮回,为我和你取得了残喘了机会。

这次又多了一条叫企鹅的狗,钥匙也变成了红色的,上面的血还很新鲜。

银色的钥匙打开真理之门,红色的钥匙会打开什么样的门?

他说:“这是真理之上,打破一切循环的钥匙,真理为了藏起它来而存在。”

“它存在的意义,不止是让所有的人类都到达更高的层次,而是从虚妄之中拯救一切的一切。”

有多高?我问,我又说法老不会让你这么做的。假的事物,是无法成真的。

“我已经取得它了。”

他沉醉的看着自己手中的红之匙,像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银河交融。

“我们生活在一场梦里面,我要把它变成真的。”

“如果它不同意的话,我无法做到这一步。”

梦的主人?天道?我试图理解伦道夫卡特话中的含义,但我注定无法做到。

我醒来的时间越久,记起来的事情就越多。

三百六十五这个数字对我来说具有十分特殊的含义,我会醒来,会和你见面。

他看着我摇头:“我并不特殊,我和他们一样。”

他指向那些体内孕育着卵,在熔岩中游泳,吞下废墟的人们。

“年,新之年!”

“奏响恐惧的歌喉!”

“让破裂的穹苍完整,让云中的唇唇欲动停止!”

“最后,为我们!从格赫罗斯的世界中,隐藏我们的星标!”

哦,原来是我。

……

三百六十五对我有独特的含义,那是我醒来的日子。

时间与我而言毫无意义,我更喜欢用与他所见的次数来计算。

还有多少次,我的感觉越来越不好了。

好像是与这个世界脱离,从黑洞的奇点沉入空间之间的缝隙。

我漂流在世界之始,相反的事物聚拢而来,湮灭。

曾对这个世界多次猜想,可它并不如想象中的那样美好和漂亮。

只有根本之根本的存在,于机械一样的,一切都是如此。

“就要快了,星星已经亮了。”

我也感觉到了,越来越多。

……

宇宙之始梦,漂流之醒钟。

真理纳其隐,虚妄隐其真。

 

4.4 5 投票数
文章评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