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恶风

作者:zfcjh 更新: Aug 17, 2021  

推门声响起,一道身影走入房间,他并没有开灯,而是向前走去,他手中抓着自拍杆,手机屏幕还亮着,似乎是在录像。走到房间一头的落地窗前,他举起手机,摄像头对着窗外,透过手机可以看见外面沙滩上微弱灯光和幽暗深邃的大海。

伫立半响,男子转头又走回门口,他关上房门,打开灯,然后将自拍杆固定在了客厅电视机前的一个凳子上面。

略带疲惫的脸出现在手机屏幕当中,他背靠在沙发上,抬手看了看手表,然后露出一个微笑说道:“现在是21年的12月5号。在毛里求斯的警局呆了两天后,我终于出来啦。”说着,他转身在一旁的小冰箱中拿出了一罐冰啤酒,打开猛灌了几口下去。

伸手擦了擦嘴,他继续说道:“这次的旅行你没来真的可惜了,我们之前定的旅行计划,我差不多走完了,我先前在警局里面的时候,拿出那本计划书看了看,这里应该是我们的最后一站了,那么,欢迎来到天堂岛。”

他一边对着镜头说着话,一边解开身上衬衫的扣子,12月的天堂岛已经进入夏天,脱下衬衫,露出还算匀称的身材,男子又起身打开了正对着沙滩的推拉门,海风吹进房间,微微带走了房间中了燥热。

然后他又坐到了沙发上,从小冰箱中拿出一个小蛋糕,狼吞虎咽的吃了几口后,他看着摄像头又说道:“对了,你还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进警局吧。”擦了擦嘴“这个故事就有点长了,就五六天前,我准备从塞舌尔出发到这里,本来我是打算坐飞机过来的,因为快,然后在退房的时候,酒店前台的服务员跟我说这几天是他们的一个节日,听说是要在海上祭拜什么神明,很多从他们港口出发的本地游轮都会举行这个仪式。

我听着感觉有点意思,于是退了机票找了一家当地的游轮,他们是那天下午五六点出发去天堂岛的,因为行程有点紧,我退完房,赶忙往港口赶去,当时网上订票的时候就剩下一张了,还好我手速快。”

男子两三口将剩下的蛋糕吃完,然后继续讲道:“赶到港口的时候已经快五点了,我刚上游轮,它就出发了。这艘船虽然不大,但是宴会厅酒吧之类的基本齐全。船上大部分都跟我一样,就是对这个祭祀好奇的游客,不过我倒是看见几个鬼鬼祟祟的人影,他们坐在餐厅的角落低声碎碎念的讲着什么,脸上的表情也很怪异。

我点了份晚饭找了个角落吃,凑巧旁边就坐着这么几个人,他们一开始还用英语讲话,但是大多都是扯一些家常,但是后面其中一人突然冒出一句带着怪异腔调的话语后,那几人就瞬间切换成了那种语言,然后面色严肃的低声讲着什么。我没听几句,因为我发现当我集中注意力听他们说话的时候,就感觉脑袋一阵眩晕,连手都微微有点颤抖,我都不知道为什么,所以我就匆忙吃了饭离开了餐厅。

来到甲板上后,我就瞬间感觉自己神清气爽,头也不晕了,当时还以为是因为餐厅太闷了导致的。在外面吹了会风后,我就叫了服务员带我去了我订的房间。房间不是很大,但是该有的东西都有,放下行李,我就准备去船头逛逛,听服务生说那边还有泳池,我就打算去游泳。因为晚上十二点的时候,船上的一些土著船员跟一些也去天堂岛游玩的土著会在那个时候开始祭拜。

刚走出房门,我就看见那几个鬼鬼祟祟的人,他们从我身旁走过,然后走进我旁边的房间,看他们的肤色应该是当地的土著吧,当然,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因为这里的人都是一个色,谁分得清是不是当地的土著呢,不过那个开门的家伙手上的文身很有特色,好像是一直章鱼,不过灯光太暗我也没看清。

我当时就晃晃脑袋,就去了泳池,靠在泳池的躺椅上面,我小眯了一会儿,差不多十一点多点,我就被尿憋醒了,唉,刚上船的时候就不应该喝这么多饮料。起身找厕所,结果老半天也没找到,问了服务员才知道泳池这边没有厕所,上厕所只能去餐厅那头,于是我就往宴会厅走去。

走到半路的时候我又看到那几个家伙了,这么热的天,他们竟然套上黑斗篷还把帽子戴上,要不是我认得那个文身,我还以为船里来了什么强盗。

我看他们往下层甲板走,也没在意,结果等我上完厕所出来,又来了好几个人,也往里面走去,我就有点好奇,所以左右看看没人,我就偷偷跟了下去。

他们走下楼梯,穿过客房后继续向下走去,一直走到堆放着不少杂物的水手居住区他们才停下来,我看他们围着一个东西,透过缝隙才看到是一个五星光芒阵,我当时还猜想这帮人会不会是等下要搞祭祀活动的当地土著,然后…然后……..”

说道这里,那个男子咽了口口水,脸上露出了一个恐惧的表情,他抓起放在茶几上的那罐啤酒准备喝几口压压惊,当放到嘴边时才发现这罐早就被他喝完,他略带烦躁的将它丢进垃圾桶然后转身又从小冰箱中拿出了一罐,直到他喝完了这一罐,脸上那惶恐的神色才略微平静下来。

他对着摄像头继续说道:“我看见他们将两个年轻的女孩子拖了进来,那些围在五星光芒阵旁的人给那些人让开了路,那两个女子像是被下了药,拖她们的人动作非常粗暴,但是她们两人都没有反应。

一直到她们两人被拖进光芒阵里面,我看到为首的人拿出了一个布满藓的海螺,他把海螺放到嘴边轻轻吹响,那两个女孩子竟然清醒了过来,她们先是茫然的看了看周围,似乎是发现围着她们的人身上充满恶意,被吓的尖叫起来。

为首的黑袍人跟站在他左手边的一人拿出了匕首,他们抓着那两个女孩子的头发往下一拽,然后匕首刺进了她们的胸口,他们用匕首把两个女孩子的胸口剖开,然后..然后他们把手伸进去,把那两个女孩子的心脏掏了出来。”说道这里,男子的呼吸明显的急促起来,他深吸了两口气,定了定神继续说道:“那围着光芒阵的人全都跪了下来,嘴巴里面还念叨着什么,我一开始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只是感觉整个船舱突然弥漫着一阵充满令人恶心的气味,他们的声音越来越大,似乎在说什么‘Cthulhu………………. fhtagn………..’,那种恶心的气味越来越浓郁,我的大脑已经有眩晕感传来,我只听到了这两个词,便感到头痛欲裂,我尖叫了一声,发现自己发出的声音也已经扭曲变形,让我无法分辨这竟然是自己叫出来的声音。

这时,他们停止了吟诵,齐齐转身看向我,为首的那人抬起了手指向我,嘴中发出莫名的吼叫声,这时我才发现,他…..他并没有手,或者说,他的手更像是某种海洋生物的鳍也可能是什么触手,那时候的我因为脑袋的眩晕已经无法看清这些。

我慌张的转身向甲板跑去,几个穿着黑袍的人也冲了过来,我一边跑,一边把那些杂物推到在地去阻拦他们,跑到客舱,我看见几个服务生正靠在门边说笑,我跌跌撞撞的跑了过去,一把抓住了其中一人,然后指着后面的黑袍人嘴中发出莫名的吼叫声,这声音根本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声音。

那几个服务生就静静的站着,被我抓着的那人低头看着我,当我带着恐惧的眼神看向他的时候,我…..他……..他竟然是那个带头的长着奇怪手臂的那个人。这时,大脑的眩晕感更重了,我感觉眼前一黑,便瘫软在地上。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毛里求斯的中心医院了,后来几个警官来找我,他们跟我说船上发生了谋杀案,有两个女孩子被一个服务生杀死,说我是目击者,希望跟我谈这些事情,我把我看到都跟他们说了一遍,他们竟然说我出现了幻觉,我再三的确定这件事情,被他们当成了神经病,还把我送去精神鉴定。

我跟你说玲玲,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种恶心的、带着恶臭的气味。”说话间,他突然转头看向阳台外,海边的微风吹过,他的鼻子微微抽动了两下,旋即,整张脸变得惨白,他嘴唇微动,正想起来,但是转头看了看窗外后,便又坐了回去。

他看向正在录像的手机,脸色慢慢的恢复正常,然后,他露出微笑说道:“我以为这只是我们两人的终点,没想到,这也是我的终点,我….”话未说完,灯光闪烁,咣当一声,大吊灯从顶上脱落将他砸倒在地。

电视机前,两个男子坐在那个平静的看完了一切。沉默了许久后,其中一人说道:“那个玲玲…”话还未说完,另一个声音响起。

“查过了,他的未婚妻,三年前死于癌症,然后他就辞职按这个玲玲当时写的愿望清单去她想去的地方并拍摄视频。”

“那件凶杀案呢?”

“死者是两个来观光旅游的游客,杀了她们的是塞舌尔当地的土著,据毛里求斯警方的调查,他是伪装服务员上的船,但是为什么杀她们两个,现在还没有结论。只是凶器上面只有他的指纹,所以抓了他。”

两人中一人用下巴指指视频中的那人问道:“那他呢。”

“被房顶的吊灯砸死的,根据检测报告应该是吊灯上面的紧固螺丝生锈老化了,才掉了下来,房间中也没有检测到他说的什么恶臭的气体,现在只能当成这是他的幻觉。”

“既然查过了是意外,那就把档案封存起来吧。”

“好的。”

5 2 投票数
文章评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