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异风

作者:跨步者 更新: Sep 8, 2021  

风怪

 

我不知道世界上到底存不存在那些神话中的事物,只是我发现,或许人类知道的还是太少了。我开始畏惧一些我曾经熟知的事物,以至于我被迫在精神病院写下这份绝笔。

我叫程昱,一个普普通通的人,1971年,我和我的同乡一道成为了当时最令人感到自豪的职业,军人。我们一路朝着西北,到达了祖国的西北部。

我依稀记得当时我们一共有5个人同行,但是我又对这份记忆开始怀疑,毕竟我把这最重要的线索搞丢了,唯一一份证明我绝不是一个满嘴疯话的精神病人的证据,竟然被我搞丢了!

我和我的同乡刘云天总是在一起行动,“破四旧”时,他搞到了一本所谓的“封建迷信”《玄君七章经秘》,由于每日的生活都很无聊,所以刘云天就把他偷偷地藏了下来,我们总是私下里看这本书的“笑话”。

但是在没有经历那一天,或者说那数年的恐怖,我仍然会把这本已经被我们遗失的书当做笑话,可是现如今,我明白了那本书存在着的意义。

1972年4月,我们按照最高指示,到达一处名叫阿格的村庄开展教化活动,起初一切进展的很顺利,直到两个维族小孩的出现,打破了原本的平静。

“旋风旋风你是鬼,我用马刀砍你的腿。”那两个小孩操着不正宗的汉语唱着,他俩正对着一个十分平常的小旋风

这本是维吾尔族的一个普通的童谣,但刘云天为了立功,率先跳出来说这两个小孩的父母失职,并且要和他们的父母做斗争。

我仍然记得那个小孩父母的惊恐的眼神和刘云天那高高在上的目光。

斗争一直进行到晚上,刘云天却偷偷找上了我,他非常的激动,随后拿出了一张极其粗糙的地图,上面标注了几句维语和一些难懂的符号。

“程昱,这是我在早上那家人那里找到的,他们祈求我们不要处罚他们,并且拿出这张他们平时捕猎的地图作为补偿,反正也是玩,不如我们趁着天黑,偷偷去他们平时抓兔子狐狸的地方溜溜?放心,不会都有狼的,这上面的标记点都是专门挑着避开那些东西的。”

我不好推辞,只得和他一起去看看有没有漏网的野味。

我仍然记得那个夜晚,原本寂静的森林变得诡异起来,天山南侧一带的山脉都是连绵不断呈直线状,所以我们认为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迷路,可是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已经记不清楚,总而言之,我们在一片不该迷路的鬼地方迷路了。

刘云天和我当时都是气血方刚的青年人,我们商量着如果实在找不到路就在山下的河边凑合着对付一晚上,这里虽然算是荒郊野岭,但是平日里总有人类活动,所以野兽什么的都非常少。

然而当我们真正到了河边,内心才有了一丝丝的后悔:可怖月光将周围照的一片惨白,像是殡仪馆里展示的死者照片,四月份天山的气候仍然寒冷,加上是河边,我们感到周围总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们。

刘云天率先受不了,他带着我一道沿着河流走着,他的想法是,阿格村在这条河流的上游这一点不容置疑,所以我们只需要沿着河流往上游走就好。我非常认可他的想法,所以我们就开始行进。

可是越走越不对劲,随着我们脚部的行进,周围慢慢起风了,河谷地带风多本来是件很平常的事,可是那晚的风让人感觉无比憎恶,好像是有人背地里对着无辜的你狠狠的谩骂,原本巍峨的群山越来越矮,以至于让我们走到了一处闻所未闻的湖泊。

刘云天和我此时已经开始感到不对劲了,南疆地区缺少水源,如果有大型湖泊的话就算没有当地人居住,也应该被记录在册,并且我发誓,那个湖泊是我见过的最辽阔,最可怖的湖泊,群山并没有消失,只是随着湖泊的轮廓一直延伸到视觉的边缘,月亮把他的影子投到湖泊正中心,让他看起来像一个瞳孔,整个湖泊就像是窥探星空的眼睛。

风越来越多,不错,我敢确定那些东西是风,而且不止一个,就是他们对着我们谩骂,他们虽然无形,但是你可以在他们所在的地方看见湖泊的涟漪,现在他们正在朝着我们靠近。

我们开始逃跑,之后的事一点都记不清了,依稀能想起来的事是我在清醒后看见了留有自己笔迹的《玄君七章经秘》,他的封面上写着:

可憎之物必有可怖之处,可怖之物必有可怜之处。

我不能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试图回忆起发生的一切,但是一想到这一天我就有种止不住的恶心,和一种来着心底的恐慌,我本来相信那些神话传说都是虚无缥缈的东西,可是我现在才明白,有些东西并不是封建迷信,而是由于种种原因让他看起来像个神话。

但是我很快发现了更加可怕的事,刘云天不见了,我十分焦急的寻找着,但是没有任何发现,我仍然在一片让人没有好感的森林中,我不知道自己找了多久,知道我感觉到饥渴交加,我忍不住到河流旁边喝水,然后我感到自己瞬间浑身发凉,那是一种何等的绝望感。

在河流的映照下,我发现我要寻找的人,就在他的倒影中。

我变成了刘云天!

我不能接受这一切,我开始发疯的跑,一直跑,直到我见到了那个有些熟悉的村庄。

我用尽毕生所学给村长讲述自己的奇遇,然而对方确是一脸鄙夷和疑惑的看着我,那种眼神仿佛是在看着一个傻子。

那天我忽然发现眼前的村长好像不是我认识的村长,他虽然是个老年人的样子,但是我发誓我认识这个人,他就是当年被抄家的那两个小孩中的一个。

我对着错乱的世界失去了希望,然后我好像发了疯,然后醒来我就在这个鬼地方了。

我不相信我的记忆出错了,我想拿出那本《玄君七章经秘》为我自己证明,但是令人发疯的是,那群混蛋居然把他弄丢了,我又试图用我知道的首长的名字来为我辩护,但是得到的答案是,那些首长是上个世纪的人,现在的时间是2019年,和我的年代相差了整整将近半个世纪!

因为我没有家属,所以我被安排一直待在这个该死的地方。我变成了自己的好友还被安排在这个该死的地方!我已经感受到那种坠入深渊的感觉了。

更加让我绝望的是,我在封闭的房间里面感受到了风声。

他们没走,这群亵神之物跨越时间来折磨我了。

我不想在这么活着了,我要赶紧逃离这里,那些东西无处不在,空间与时间好像不存在一般,他们会折磨你,让你生不如死。

写完这段话,我就要解脱了,我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已经没必要存在了,最重要的一点,我是程昱。

2019年4月8日

程昱作

5 4 投票数
文章评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

密大周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