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无之接触

作者:公社编辑 更新: Jun 16, 2021  
作者: Lily-an
无之接触

 

Amerykalaz文明到处修建的移民区在近几十年成了新银联的大问题。这些花花绿绿的垃圾堆以体量庞大的固态污染物为基盘,覆盖在原住民的城市上空,没日没夜地排出废水和废气、改变整个行星的大气环流,废渣则用来扩建新的建筑物。Amerykalaz大财阀为这些垃圾按照房地产和领空租借来付费,标榜民主自由的新银联根本动不得它们。事实上,银联议会反过来巴结Amerykalaz的代表,因为他们实在是有钱。舆论已经出现了旧银联死于无知、新银联死于无脑的说法。
不过,就在一个平凡的日子里,情况发生了变化。全领域监视器观察到,一个体格很大的人类在路过银心的时候用鱼雷发射器射出了一根棒状物,这黑色的棒子垂直扎在了一大片Amerykalaz移民区上,被它扎烂的垃圾堆似乎烧了起来,喷出了滚滚的黑烟,还有黑色的液体涌流出来。很快便有几百家媒体派出了记者舰前去报导此事。

 

直播开始之后,新银联民众熟悉的日常也就到此为止了。黑暗突如其来,它笼罩了每一个有Amerykalaz移民区的行星。状似液体的黑暗从显示器里、扩音器里、中继塔里、全息投影里涌流而出,从看到、听到、嗅到、摸到、感觉到相关报导的民众的身体里涌流而出,从一切涉及那根黑棒的信息里涌流而出。这浓重的黑暗赶走了所有的光线,银联证交所使用的最大功率的嬗变灯在被它覆盖后都透不出一点光亮。起初,民众们感觉到的还只是停电般无形的黑暗,但陷入黑暗里几分钟之后,黑暗有了奇特的压迫感,民众纷纷发觉身体的移动变得困难了,肢体和机械都遇到了逐渐增大的阻力,声音也变得传不出去了,还能嗅到、尝到若有若无的铁锈味。从远距观测站上看,银河变暗了许多,银心附近的文明发达区域出现了连接在一起的大片大片的暗区。
笼罩在黑暗中的日子持续了两个平太阳日。当觉得已经到了世界末日的民众突然摆脱了束缚、看到光线的时候,他们大多仆倒在地上,神态颓然、有气无力、用各种语言在心中感谢自己信仰的神明。不过,当他们中的大部分发觉光线是真的变亮了而不是从黑暗到光明产生的错觉的时候,对神的赞颂停止了,民众几乎是同一时间走出居所,向天空望去--所有的Amerykalaz居住区都被摧毁了,它们解体的残迹正在蒸发,无形的力量拖着碎块在大气上部高速运动着、燃烧着,带出了环绕行星数圈的火焰尾迹。

 

在黑暗中一直没停止直播的新银联记者船把这景象直播了出去。舆论评论道:这是一场奇迹,它抹去了文明世界的癌症,让民众看到了希望之光;这也是一场浩劫,它再次动摇了文明世界对待一切的态度,让民众重新想起了宇宙的恐怖、文明的渺小、人类那不可理解的力量。

 

从烧成一团的Amerykalaz主信息库残骸里,新银联搜救队找到了一些零碎的信息,保存它的不是任何电磁的或量子的媒介,而是用断骨的棱角在精密电路的残片上划出来的字。它们包含至少6个不同个体的手迹,歪斜地叙述着这个曾经辉煌的文明最后的日子。“黑暗笼罩了一切,万物如死一般寂静。在黑暗纪第零天里,我们还有八千亿成员…我的第二个孩子出生了,她比第一个晚生了两年,因此不得不接受这样的命运。虽然知识还能传递,但对她来说,光和声音都是遥远的故事,世界就是无边的黑和母亲微弱的触感…直到这时,我才知道一天为什么是这样的长度,这是神的母星的时间,那颗星早已熄灭,但神从未离去,而且神将永在…知识之星在枯竭,注入其中的只有无。已经有七千九百亿成员失去了意识。讽刺的是网络球还在运转,都已经快没有使用者了…黑暗纪第一天。我们的一切都在消失。我的手在消失,我的孩子也在消失,我怀抱着他,他没有死,他直接化为了无…我们在失去智慧。在我们的肉体全部化为无之前,我们的精神已空无一物。这比死更让我害怕。网络球已经和基底世界一样静寂了。其实物体没有消失,我们只是感觉不到了,我们的感知、理解和思考能力都要消失了。我知道的最后一件事是,城市没有姿控,会自己烧毁…”

 

解说:无之接触——当人类成为支配者

无之接触是不使用旧元素的克苏鲁神话。其想表现的是:或早或迟,终末期星舰文明会走向支配者之路,他们将能够支配该宇宙。在这里展示了一种信息武器,是只凭任何程度的“知识”就能造成后果的对文明兵器,在其生成的写像黑域里会发生很多有趣的事。这种武器对各种文明的观测者的伤害尤大。在有这种后天成形的支配者的宇宙里,黑暗森林之类宇宙社会理论是无效的,因为对于文明来说,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可能出现支配者,来自支配者的打击是不可预知、不能理解、无法避免的,任何形式的作为或不作为之后都可能是毁灭,没有因果关系可言,宇宙事实上被笼罩在不可知的绝望中。
5 3 投票数
文章评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

密大周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