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山中之物

Oct 22, 2022  

山中之物

作者:终焉的足音

我是一名旅行者,我热衷探寻那潜藏的神秘。

我驾驶着一辆皮卡,在颠簸的路面上前行。我的计划是探访山里几个自然村,在欣赏山间这种还未被现代社会打乱的世界的同时,找一找附近一个传说中的藏兵洞。

这条山路在地图上未被标出,几个村落也一样。如果不是先前那个告诉我藏兵洞传说的早餐店老板给我标出了其中一个村落的位置,我还真不敢把车开到这样糟糕的山路上。

我把车停下,熄火。当引擎的声音彻底消失时,世界仿佛离我远去。没有风声,没有水声,没有鸟鸣。周围的树木沉默地伸开它们的枝桠,向路面上压来,吃掉每一丝声响。它们的树叶墨绿墨绿,像一只只眼睛在注视着周围的一切。

我咽了咽口水,从副驾驶座上抽出纸质地图,与车载导航系统终端比对。没错,就是这条路。还剩不到十公里的距离。在这条山路上掉头是不可能了,无论如何都只能硬着头皮开到村子里再做打算。

我发动车子,又是一路颠簸。这种路面根本开不快。十多分钟后,我到了村口。总算有些声音了。我松了口气。我带上背包下了车,村头的狗警惕地向我吠叫。村里居然通水电是我真没想到的。我拿出手机看看,有信号,还是满格。村头聚集着几个老汉,从我下车的那一瞬起就打住了话头,直勾勾地盯着我。而我看着手机,时不时瞄一眼他们。一时有些诡异。

终于,一个老汉开口,问我来做什么。太棒了。能对上话就是一大胜利。我连忙说明了来意,原以为他们会吃惊,可却是一副副意料之中的表情。

从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话中,我总算搞清,此前也有人来探险,不过都无功而返。还有很多人会来这边旅游,村里甚至还有一间民宿。

这下住的地方也搞定了。向几位大爷倒过谢,顺利入住民宿,费九牛二虎之力弄来一份周围的地图后,我把自己锁在房间里,研究明日如何行动。整整一个下午我都坐在那发霉的书桌前,查阅村志(交涉半天的宝贵成果),标出了几个可能的点位。我抬起头,窗外早已被暮色笼罩。我伸手关掉台灯,转身离开书桌。我拧动门把——嗯?我不是锁上了吗?

我着实吓了一跳。我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门锁。门锁完全正常。可我记得我锁上了啊?思来想去,最大的可能是、还是我太着急而忘了关上门吧。我来到楼下,老板热情地给我盛上一碗面条,打消了我所有的疑虑。我痛快地嗦了两碗面,和老板——一个中年大叔——聊了半天村子,顺便又搜集了一些情报。这个村子并没有看起来那么荒凉。和很多其他村子一样,不过是年轻人都出去了而已。旅游业发展只是最近几年,此前老板夫妻俩都是在种地。

至于藏兵洞,老板想了想,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具体位置。

“总之肯定有这么一个洞。”他信誓旦旦地讲。他说他小时候有次进山迷路就进了一个洞。“不知道是不是你说的那个藏兵洞。”

我向老板打了个招呼,上楼休息。临睡前我检查了一遍装备。水,干粮,工具,衣物,药品,无一落下都在包里。我躺上床,床发出吱呀的响声。这床怕不是许久之前就在使用了。

我昏昏沉沉地睡去,直到半夜我突然醒来。我不是浅睡者,一定有什么东西把我吵醒了。我侧耳倾听。什么都听不见。和上午一样,完全的寂静。

直到窗户玻璃上传来一阵抓挠声。我僵硬地躺在床上,头不敢往那边转一下。我闭上眼,试图让自己睡着。可直到那抓挠声停止我才入眠(也有可能是晕过去?)。

第二天天亮,我比计划晚一个小时起床。待我清醒时,发现全身的衣物包括身下的床单都被冷汗浸透。我起身走到窗边,惊恐地发现窗户上出现了一道道爪印。而真正使我窒息的是,那爪印在窗户内侧。

我浑浑噩噩地背上背包准备出门,可走到门前,又发现木板门上也有抓痕。我冲下楼,上气不接下气地问老板此前是否就有门窗上的爪印。老板当时正在拖地,似乎在擦去什么痕迹。

“嗯?爪痕吗……”他停下手中的活,拄着拖把,“那好像是上上个还是再上一个家伙的一条土狗乱挠留下的。那家伙还赔了好大一笔钱呢。”他笑了笑,“我嫌换一趟门窗还要进城太麻烦,就一直没换。吓着你了?”

我支支吾吾地解释了一通。老板不以为然地耸耸肩。“这村子是挺阴的,不过还没有到有不干净东西的程度。八成是你太累了,不如先休息一天?”

如果不是想尽早结束这个村庄的行程,我也许会同意老板的建议。但是我实在不想多呆一天。我总觉得这个村庄说不出的诡异。

明明通了电,可路上没一个路灯不说,可昨晚我到外边透气时,发现似乎除了这家民宿外,没有一家亮着灯。就像,只有这间民宿通了电,是为了住人而通的电。

但那些村民却又那么真实。我走出店门,他们从我身边经过,不时有人对我指指点点,还有人对我打招呼。这有可能是假的吗。我有些混乱。

不想那么多了,反正对方没对我表现出恶意。按照计划,我要先爬上村边的一座山,从山上能俯瞰周边的环境,以此我能确定周边的地形。山路很不好走,几乎不能称之为路。这可能就是前几批来探险的人开拓出的路吧,我从路边那个罐头盒推测。

山里没有什么值得一看的。我停下了脚步。当我踩断树枝的声音停下时,我知道了让我头皮发麻的原因——一片死寂。没有虫鸣,没有风声,没有鸟叫,没有水声,跟别提村里人的声音。我回过头去,从这可以清晰地望见村庄。幸好它还在那,还有人在村里和田间走着。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也许只是这边的特点罢了,昨天来的路上不也这么安静吗?我安慰着自己。

在山上跋涉了整整一天,我精疲力竭。没发现任何洞穴的踪影。也是,如果那么容易被找到,也轮不到我来发现。当我下山时,已是晚上七点了。天早已黑透,街上空无一人。民宿亮着灯,仿佛一座孤岛。我饥肠辘辘,推开民宿的门,刚想向老板点一碗面条时,我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

低下头,地面上是一道像脓液一般的东西组成的痕迹,似乎是什么黏糊糊的东西曾在地板上拖行过。痕迹一直延伸向前。我硬生生将惊叫咽下,着了魔似的沿着痕迹,蹑手蹑脚地走着。

痕迹通到了老板房间门前。门后好像有一股淡淡的类似于腐臭的味道。我不敢多想,却又鬼使神差地推开了门。

房间里没开灯。我打开手电,沿着痕迹照过去。臭味越来越重。手电掉落在地。我分明看见,房间中央,痕迹的末端,是一个大洞。洞中有几个眼睛正盯着我。

我夺路而逃,把自己丢进驾驶座,将油门轰到底。皮卡在夜里的山路上飞驰,我至今仍觉得那天晚上我没有坠入山谷或是被那玩意撵上真是个奇迹。

那村子,究竟是什么存在?还有在城里的那些从村子里出来的人,究竟还是不是人类?我不得而知,更不想知道。我逃脱后报警,警察差点将我送进了精神病院。

嗯,也许我真疯了。

 

4.7 3 投票数
文章评分
3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长风hpb
1 月 前

哇哦~

今天你掉san了吗?
成员

不错

sadness
成员
1 月 前

故事很好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