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群星—祭

作者:座山客 更新: Jun 28, 2021  

本篇由克苏鲁公社原创接力活动第五期参与者—克苏鲁公社 坐山客 应苍苔 猫与咖啡 黄衣王 诗人共同创作。

(克苏鲁公社)我叫黄二狗,本来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奈何地主周扒皮勾结官府,不光抢了我家的地,还糟蹋了我的闺女。闺女不堪受辱跳井自尽。我也被打断了一条腿扔在山谷自生自灭。

多亏了道长,不光救了快死的我,还治好了我的腿,杀了周扒皮和贪官替我报仇。道长说了,老天爷已经死了,不会替我们做主,我们要自己替自己做主。

今天,道长让和我一样遭遇的大家聚集起来,据说要开坛做法。说是要替天行道还是啥的,我是粗人听不懂,但是道长救了我,这条命就是他的。

终于,在大家的簇拥下,道长走上祭坛,拔出长剑,仰天大喊苍天已死……

——————————————————

(座山客)“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太平!”道长呐喊完后,一边手中掐着手势,一边向四方走动,嘴里不停的念涌着。我不禁有些颤抖,我虽然不知道发生些什么但我同祭词中感觉有些不对,可经历如此多的事情,我有些麻木了。这时我呆滞的眼光看到远处有两个身影,穿着我平常没有见过,我看到其中一个人拿起一个我没见过的物件对准道长,但那个人把他拽下。这时道长一声震“诺”,把我吓了一跳,等我再转出一看已经没有人影了。道长面对我们开口了:“诸位乡亲,你们都是经历过苦难的人,被那些官老爷和土地老爷所欺压,所侮辱,你们一年到头能吃饱过几次饭,你们的妻女受没受到过侮辱,你们心中有没有过不满,有没有过愤怒。”我麻木的看着他,手指动了动,我听到旁边有人呢喃道“那咋办嘛,俺的爷都这么过下来的,俺就想活下来”可道长仿佛听到了,大声喊道“你们就想活下来,可那些老爷们给你们活下来的道路了吗?难道你们一辈子就想过这样的日子,你想让你们的后辈也这样吗!”“不,我不想!”我下意识说了一句,旁边的人仿佛是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我。“那些老爷们也不是祖祖辈辈就那么上等,他们也是跟我们一样,跟我们一样从土地里出来的,他们能怎么过?我们为什么不能那么过?”我听到旁边人开始喘粗气的声音,我咽了一下唾沫,开始急切的听着道长的喊话,道长的声音越来越大,犹如雷鸣一般,可是我却没有感觉到害怕,我急切的听着,身边的人与我一起开始慢慢的簇拥到道长的面前。“如果你们想每天都有肉吃,每天都有大馒头啃,你们能有老婆,你们的妻女不会受到骚扰,你们也不会再有人强占你们的土地,就跟我一起喊。”我狂热的喊了起来与身边的人的呐喊声汇成一道强烈的吼声:“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太平!”

——————————————————

(应苍苔 )见那狂热呼喊的中心,道长面容肃穆,以剑指天,二指夹住刃部。

“天地之间,六合之内,其气九州!”浩浩荡荡,声威势重,真的像是在世神仙。

我双腿一麻,内心震颤,那道长的话太对了啊。道长替天行道,那剑斩狗官,狗娘养的周扒皮。“扑!”的一声,村口住的黄癞子跪了下来“黄天当立!黄天当立!”,磕的血溅到了我那条废腿上。

啊,我的腿也一软,跪了下去。狂热中,我听不清道长喊得是什么了,只知道那声音无比宏大,那声音所说一切都是我所要的。

剑刃划进了道长的手,没人注意到,那流出的血竟是青黑色。

村人全部跪着呼喊。“嘭!”巨大的响声在我身旁炸起。“不教化的蠢材们!”官兵!是官兵来了!……啊!黄癞子半边脑袋飞到了我手上,我害怕极了。几个村民吓到逃跑,又是嘭嘭嘭几声炸响,死了。“道长!道长救命啊!”道长面色从容,只是继续喊着:“魂升于天,魄入于地,三尸游走……”“三尸游走,名之曰鬼!”

——————————————————

(猫与咖啡)在道长念完那段话后,只听得天上雷鸣惊起,然后,整个天空都变成了黄色。

一阵低语在我耳畔响起,让我头晕眼花,但现在是火烧眉毛的时候,我也顾不得那么多,和村民们一起抱头鼠窜。

“嗖!嗖!嗖!”,我身边的村民都倒下了。我回过头来,看见道长也倒下了,身前一片血红,脸上却一片安逸。

接着,官兵拿着弓箭,又对准了我。然后…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那阵在我脑中如同蚁噬般的低语声,突然清晰了起来。我眼中的世界也开始变化、扭曲,最后只剩下一片混沌的黄色。

不知何时,我竟停下了脚步,面对着官兵。我的感觉不再灵敏,就好像要从这个世界抽离出来一样。我感觉—这个世界不是真实的…

“嗖!嗖!嗖!”这次,箭簇再一次向猎鹰般扑出,转瞬即逝,但就像时间静止般停止我面前半寸处,不得寸进。”红尘浊世,万户升天。”这是我对那句话的回应,但不是出于我的意志说的。准确的说,我现在都控制不了我的身体,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把我当提线木偶般玩弄。

我张大了嘴,感觉有什么东西要从我身体里钻出来!一双手从里面撑开了我的嘴,那触感滑腻、恶心,无法说明到底是什么感觉,而从中钻出的东西也如那触感般滑腻、恶心。再然后,我就失去了意识,眼前最后的景象是破裂扭曲的人体,和浸在鲜血里的箭簇。

——————————————————

(黄衣王)在梦境之中,我来到了一个洞穴前,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弥漫在心头,身体本能阻止着我前进,但我的意识却感觉一股与道长相同的气息,暗黄色的气旋充斥在洞穴前方,我向前走去,发现洞穴内弥漫着一种暗黄色的植物,仿佛进入了一层屏障,我继续走去,在洞穴最底部,我看到了一层披着,暗黄色扭曲,变形,植物的斗篷,似乎察觉到我的到来,黄衣面部稍稍朝我偏斜,袖口迅速生长出一种暗黄色触须,将我裹住,暗黄色斗篷缓缓披在我肩头,我仿佛感觉到,斗篷有了满意的情绪,伴随着一阵触须侵入我的大脑,我迅速昏迷伴随着一阵头疼,我从梦境中醒来,一样的植物,一样的洞穴,不同的是脚下画满了奇怪的阵法,阵图向四处弥漫,弥漫处放着一个个刚才官兵的尸体,但是他们仿佛呼吸般律动,伴随着律动,尸体逐渐干瘪,在我的头顶构建出刚才的黄色斗篷,我这才发现,我似乎处在阵法的中央,黄衣微微摆动,似乎在告诉我,现在还不是醒来的时候,袖口再次生长出触须,盖在我的脑袋上,我再一次陷入昏迷…

——————————————————

(诗人)无边黑暗,无言无视,黄二狗意识好似化作一小舟,在无垠的苦海中飘荡。

这种感觉无法用语言去描述,黄二狗感觉自己处于梦中,真实与虚幻交错,似醒似眠。

不知过了多久,亦或者无垠苦海中根本没有时间流逝,两副截然不同的图画被黄二狗的意识接收。

一是一个村庄,许多死人躺在周围,有村民也有官兵,还有一个道士。一些古怪如饿鬼般的生物在啃食这些尸体。

二是一处仙山,一个仙门走落于山顶,可当意识进入仙门,却见一幕幕修罗之景,这是无穷无尽的邪恶,也是堆满了血肉的孕场:有人享受哀嚎,有人撕扯血肉,有人满嘴鲜血,它的各不相同,为一同的便是,他们都是妖魔。黄二狗还在一个洞窟里面看到了几个官兵的尸体。

“这是真相。”一套声音响起,在无垠的苦海之上出现一位道士,黄二狗认出他是那个救了自己的人。

突然道士改变了自己模样,成为一只巨大的妖魔,那妖魔舞动扭曲的肢体,冰冷的双眼压抑着疯狂,庞大的身躯盘旋而上。

森然白骨挂在躯体,腹下长满人类的手,干扁的宛如烧焦的树枝。它们撑起了巨蛇的身体,将血肉从底下搬运入蛇口之中

“世界就是如此,冰冷疯狂。而我将发动灾乱,吞噬众生,成为真龙。”突然,苦海改变了模样。乌云笼罩在天之中,吹起了血色的风,落下了血色的雨。猩红的闪电劈过天际,静蝶间如妖魔之爪张开。风在交错,在狂啸,涌成朦白之幕,将闪电撕扯破碎血色风雨激荡而起,如深渊之间的深沉恶意,实质的恶意在低语,念诵着衷渎之名。在耳边响起,在心底响起。

“皇天……后土”黄二狗仅仅听到了几个词,便永远沉沦入了无尽的疯狂。

——————————————————

(座山客)许久,在犹如修罗场一般血腥寂静的祭祀场出现了一阵脚步声。两名身穿精美华服的男子面对尸体横覆,血流成河的场景熟视无睹的交谈,当他们走到尸堆中央时,其中一名男子脚踩尸体,双手插进不断翻找着写什么?。“昆汀,你注意一下形象呀,好歹也是个天赐贵冑”另一个站在一旁揶揄道,“别废话,这又不是我们的身躯,反正待会你也得处理”昆汀一边翻找一边回应。“昆汀你不想留在这吗?在这里你妻妾成群,身份高等……”“闭嘴!在这黄皮猴子身体里我一刻也待不下去,如果不是为了元首的嘱咐,哼!”这时昆汀面露喜色,从一具道士的尸体里掏出了一块肿胀血污的肉块,这肉块的仿佛还有生命一般在不断的蠕动。“很好,这是最后一块了,等我们找个隐秘的地方,待我们回去后,元首的部队会将它取出来献给元首,元首会很高兴的。”昆汀这时转头对男子说:“感谢伊斯族的帮助,雅利安人会记住你们的,待我们伟大胜利后,会给予一个丰厚的回报”“哈哈,时间会证明你们的确会给我们一个丰富的回报”男子大笑回应道,转身离开,脸上流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昆汀跟上去。只留下一片重归寂静的血腥祭场,暮色暗淡,残阳如血。

5 2 投票数
文章评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