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群星—和服

作者:座山客 更新: Jun 19, 2021  

本篇由克苏鲁公社原创接力活动第三期参与者—坐山客,看空不写,《伦道夫卡特》,安息之主, paraphraser)共同创作。

和服

妻子想必不会回来了,而这些和服也难以修改成其他衣服,原本没有必要犹豫。但我害怕的是打开衣柜这件事。在开启衣柜的那一瞬间,我竟然因过于恐惧而手指无力,手中的金属把手在颤抖下喀答作响。喀答喀答的声音,更加深了我的恐惧感。——真是愚蠢。我觉得自己真是愚蠢,我使劲地拉出抽屉。整齐摺叠好的和服外头包上厚纸,褶角干净俐落,收藏得非常细心。如今回想起来,妻子是个一丝不苟的人,我完全忘记这件事了。总之——多亏妻子的细心,和服并没有直接暴露在我的眼前,我毫无来由的恐惧此刻才总算稍微减轻。我轻轻掀开厚纸。见到从缝隙中露出熟悉的和服花纹……(此段改编自京极夏彦作品《百鬼夜行·阴》)


我和我的妻子是在8年前认识的,那是在一个美丽的地方——上海滩。在那灯红酒绿的夜晚,我受朋友的邀请去一家隐蔽不为人知但客人都赞不绝口的夜总会。
呕,天哪。店里的风格不似常人能够想象出来的瑰美,有一种古老而又神秘的韵味。看着那狰狞而又不失威严的怪物或者说神明雕像、让人血脉膨胀的风景画像,我忍不住想去占有,去膜拜。这就是陶瓷之国的魅力吧。
但这些还不是让人津津乐道的关键。友人带着古怪的笑容告诉我,这里的舞姬非常诱人,容貌好似天神,舞技出神入化,如同天女但也有一种让人堕落的快感。我对此表示怀疑,我曾经见过最漂亮的女人是在美国海边一个小村庄里,我不相信还有比她更漂亮的,可惜有一天她不见了,并说回来找我。我摇摇头,思绪回到舞庭。
她,出场了……(坐山客)


她微笑着,仿佛是从天空中掉下来的仙女,又宛如是人间未曾出现的尤物,似乎是在我眼前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不过最吸引我的是她身上的和服,上面刻画着一种奇怪的花纹,让我感到一丝丝熟悉,可仔细回想起来,脑海中又空空如也。她开始跳起舞蹈,是我一种从未见过的舞蹈,偶尔会展现出高难度的动作,看上去不太像是人类能做来的动作。可惜当时的我,注意力都在她的笑容上,没有仔细想想这些。这让我不由得跟美国村庄里那个女人做了一下对比,虽然眼前的她美貌或许不如对方,可和服却使她有一种奇怪的魅力。当演出结束时,我还傻傻的待在位子上,直到朋友拍拍我,我才从这舞蹈中回过神来。我不顾朋友的阻拦,无视前方的人潮,向后台冲去,一种奇妙的感觉从心中涌出。当我好不容易来到后台,我发现她正和方才与她一同在我脑中出现的那个女人一起朝门外走去。(看空不写)


本就美得虚幻的她们走进了宛若梦境般的迷雾之中,我站在那里没有勇气再踏前一步,同时心中不断地自问。

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吗?

我真的有资格,能够拥有这种幸运吗?

或许她们只能存在于我的大脑回忆之中,所以我转身准备离开。

那时候,迷雾内似乎有阴影在眼角一闪而过,当时我并没有注意到。

三天后,我竟离奇的得看到她们一同站在我的屋外,面无表情的表演着那绝伦的舞艺。那绝不是简简单单一句大师或者是完美就可以诠释和形容的。

我觉得,要做到那种程度必须要拥有无人能够比拟的天赋,和出生至今的努力训练,但没有人能够同时做到这两点。

换而言之……你知道我要说什么。

我被再一次被深深的吸引,一点,一点的靠近她们,我的幻想之物啊!(《伦道夫卡特》)


那舞蹈突然戛然而止。

我看到有一支箭矢射了过来——时间突然变得缓慢,慢到我可以看清楚箭矢上的花纹——那种不可名状的丑恶图形,仿佛就是为了打破我的美梦成真而存在——紧接着是第二支。

噗呲,噗呲···

那两朵花变得更加鲜艳了,红色···诡异美绝的红色顿时将世界染红了······她们倒下了······

不要······

我冲过去,但一时间又疯狂地犹豫起来,该将谁抱入怀中?天哪······

这个时候,让我目瞪口呆···不···让我疯狂的事情发生了——我所认识的最美的女人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腐烂,皮肉爆发出如同万具尸体的恐怖恶臭,皮肉之下却没有骨头,而是一条条纠缠在一起的细长蛆虫……

我双腿发软,冷汗如雨。这时候,一个让我的心酥软了的声音响起。

“带我走···”

那和服美人没有死,尽管从伤口流出的鲜血让那件和服的花纹更加诡异,但我欣喜若狂!!!

我不顾一切地抱起她,狂奔着躲避着暗杀者···直到我身后的城市消失在了迷雾中……(安息之主)


我仿佛被剥夺了思考的能力,无视过分诡异的氛围停下脚步。她站在我面前,却好像无比遥远—远到似乎从未进入我的怀抱。美丽演化为怪诞的伟大,她没入海底那高耸而无际的漆黑森林,我只能在岸边对她顶礼膜拜。不,不是她,是那片黑暗,是黑暗中的存在,是涌动的疯狂与超越认知的至高神性,是梦魇中的深红,是无论如何不应存在于陆地上的救主。

她为什么会在这里?她何以脱离那黑暗而又必须归去?在我恢复足够的理智以思考前,我便已获知了答案—

和服仍在我怀中,而其上的鲜血与纹路交织为扭曲的符号。我仍能将其辨认,并理解它的意义。

“Y’ Y’ mgep’ai would nog back, mgng Y’ mgep l’ nogephaii hai”

“Fhtagn ya llll ehyeahog yeeogngk y’or’nahh, ng ng nilgh’ri yogfm’ll ephaillll ehye line”

(paraphraser)


回忆戛然而止,我望着衣柜中的和服,满目眷恋,8年了,我已经等了8年了,约定的日子是不是就要到来了呢?也许一切只是一个梦?一个做了8年的梦?是时候放开这一切了。想到这里,我伸手拿出那件和服向屋外走去。路过电视隐约听到新闻中似乎在说着什么:

“千年一见的天文奇观……群星……位置……”

5 1 投票
文章评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