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群星—焰

作者:座山客 更新: Jun 19, 2021  

群星—焰

“这见鬼的地方怎么这么热,该死。这帮杂碎想干什么?跑到这种鬼地方来”地下漆黑的隧道里,不停擦汗的警官冲另一位骂骂咧咧的说道。

“好了,瓦特安静些吧,前些日子纵火案时间那么大,上次都疯了,咱们好不容易抓到点线索,不跟下去,怎么回去交差。

”身材魁梧日耳曼人穿着警服向刚才抱怨的警官安抚道。

“我们应该庆幸,这帮杂碎被火焰冲昏了头脑,竟然跑到这种洞穴里来,不过瓦特,伦敦郊区附近有这么明显的洞穴吗,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昆汀,不要说你这个外乡人不知道,连我也不清楚。难不成像那些学者说了出现什么地壳塌陷?”

瓦特儿说到这厚嘴唇呵呵的笑了出来。

“总不可能是这帮杂碎挖出来的吧。”

昆汀摇了摇头,不再想这个问题。他们继续在这个隧道里走。这条隧道狭窄但很长,旁边岩石层上有一些颜色和化石之类的,就像天然装饰上的花纹一样。就像那些贵族老爷城堡里的走廊一样,昆汀暗暗的想。

“嗨,昆汀,你快看前面有光,我想我们快找到这帮杂碎的藏身地了。”

瓦特兴奋的拔出枪,打开了保险,对昆汀说道。

“好,注意安全,瓦特”。

昆汀点点头和瓦特弯下腰,慢慢的向前面亮光处走去。

一片开阔的空地,安置了各种巨石和人造的物品以及密集的火盆火把火炬, 远处顶上有一片洞口,透落下来一些星光。无序但又有让人森严,诡异的感觉。

“哦,上帝,怎么会有这些东西?”瓦特低声惊呼道。

“这些东西好像……”

“祭祀场”昆汀接道并低声暗骂“警察厅里的那些人都是吃白饭的吗,这么大的事居然没有一点察觉,这帮杂碎都已经开始有组织了,他们绝不是纵火犯那么简单。”

“瓦特这事不对劲,你我不要贸然行动,我感觉我们可能有些危险了。”

瓦特点点头后摇摇头说“但我们不能这么回去,你有我在侦察一下,不然回去的话好交差。”

随后瓦特不等昆汀回话,慢慢向前方挪过去。昆汀看了眼瓦特的背影,然后开始跟上。

昆汀和瓦特慢慢侦查着,突然瓦特对昆汀回头做了个手势,昆汀连忙挪过去朝瓦特示意的方向看去,昆汀瞪大了眼睛。远处一位犹如火焰妖精般的和服女子和一个男子正在舞蹈,周围有些飞舞的小光点,中间是一个高台摆放着祭品并在大声咏唱些什么,但他们无法听清到底讲出了什么,好像是一种少数民族的语言,又像是一种祷语。昆汀听了,感觉有些烦躁像是被火炉烘烤一样,让他回想起之前视察一家钢炉厂,站在炉子旁的感觉。

回头一看,瓦特面部狰狞,脸上开始流汗,目光无神,同时嘴角蠕动。昆汀觉得不对就拍了几下瓦特。

瓦特回神,脸色有些发青。“这帮杂碎念的鸟语有问题,这帮家伙是异教徒。”

“不,他们是梅尔卡斯的人”昆汀面色凝重的说道。“梅尔卡斯,那是什么玩意儿?”

“一种,一种邪恶信仰的教派,他们信仰的那个神叫克图格亚。瓦特,我们现在该干什么?” 昆汀犹豫的解释了下,并转移了话题。

瓦特并没有注意这细节,“这帮杂碎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现在只有两个人,到了咱俩立大功的时候了,逮住这俩咱俩回去升官的指望就有了,警察厅有通告,凡是异教徒,生死无论!”瓦特脸色涨红兴奋的说道,擦了擦汗,拿着枪就冲了上去。昆汀伸手没有抓住瓦特,站了片刻脸上阴晴不定,不动声色的开始朝回来的路上走。

当瓦特冲上去,拿枪朝上开了两枪,并喊到“警察厅办案,不许动,趴在地上。”时,合服女子和男人还在咏唱,并没有理睬瓦特。

瓦特看了看周围冷汗流了下来。他骇然发现祭坛上摆放的竟是一个被扒了皮的正在不停蠕动的活物,丑陋的样子有一些像猴子,但也可能是……瓦特不寒而栗;那些飞舞的小光点竟是一团团火焰,恍惚间竟有一张人脸,每张人脸都有不同的表情。那高台是用稻草,树木搭积而成。

这时,女人转头与瓦特的视线对上,女人对着瓦特妩媚一笑,瓦特看着面前绝色尤物听着那初始感觉恶心现在越听越美妙的祷词,不知不觉沉浸于其中。枪从手中掉落了来。

“还担心祭品不够,临上来又送了两个,呵呵,还有一只小爬虫准备逃跑,我亲爱的丈夫,请你去把他抓回来吧”女子笑了笑对男人说道。魁梧的男人停下了咏唱,面色僵硬,眼眶里的火焰动了动,朝远处奔跑。

过了一会儿,魁梧的男人独自回来,和服女子眼眉一挑。

“弥生大人,那家伙跑的太快了,我没有追上。”男子低头对女子说到。

“嗷,是吗,那算他运气不好,无法朝见神是他最大的不幸。”女子笑了笑转过身,魁梧男子低着头,洞穴里的星光和火焰投影出来的阴影在他脸上,看不清他的表情。

突然周围飞舞的火焰嚎叫的穿过男子的躯体,男子痛苦的低吼出来“不过你办事不利,算是给你一些小教训。”

“是,弥生大人”男子咬牙说道。回想起当他追上那个警官对他说的一番话,摸了摸手中的那个牌子。“昆汀,昆汀·海因里希!”

祭祀既仍在继续。这时,黑暗突然消失,琥珀色的光芒将洞穴照得如同白昼一般,树木、地面、房子上出现无数起火的光点。在上方的洞口处。不再洒落星光,而是宛如正午的太阳一样流下炽热的光芒。这时那个祭坛上的活物开始嘶吼起来,连带祭坛本身一块开始燃烧。和服女子脸色激动的跪了下来朝祭坛看去,男子一并跪下将脸庞埋在泥土里。

“吾主你终于降临了,温暖您的信徒吧。”女子呻吟起来。瓦特这时候被燃烧的稍微回了回神,发现自己已经跪在地上,集中起模糊的精神,木木的朝祭坛看去。瓦特发出仿佛将死之人垂死挣扎时最后的声音,也如草原上的乌鸦见到生命消失时所发出的叫声一样。

神,降临了:黑暗的欲望和恶意的原始力量的大量固态物质聚合在一起。难以想象的大量肌肉从其无形的表面上的暴起与流动之处延伸过去。这肌肉卷起如同火焰般围绕在其略微类似公牛的身体上,但其高热则是来自体内。七个犄角位于一个巨大黑暗无眼而具有血肉的骷髅之上,无序地击打着——角如磐石,平如钢铁,锐如水晶。

“昆廷,抱歉连累了你,不,这不是连累,这是荣幸,我们见到了神,我们将与神一起……”瓦特开始焚烧起来,在意识挽留之际最后的想法。 …………

 

“震惊!伦敦纵火案私有隐情,警察厅两名庭员牺牲,市政府及警察厅对此表示哀悼”一男子在即将航行的船上,抖了抖身上的报纸。他低头抽了根烟,露出了一张日耳曼人的脸。

3 2 投票数
文章评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