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May 9, 2022  

海

 

在古人的认知中,身体只是思维的一个载体;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当思维离去之时,身体也会同时死寂。

这是一个小人物的故事,他的名字已被人们所淡忘,不必再提。他那扭曲面容甚至连亲人也不愿再看一眼,只因上面凝固着痛苦是他们谁也无法忍受的。但笔者觉得,为了警示后人不要四处观望,还是有必要把他的故事记述下来。

 

他属于古书中的“心智敏锐”的那一类,自他孩提时代起,梦境的土地上就留下了他的足迹。但梦中的光辉终究还是敌不过生活的平淡无趣,自他十六岁起,家人的不理解与世人的评价迫使他压抑了自己的想象力:自此,他梦中的光芒不再跃动,曼妙的乐舞声也不再响起——他与梦境已然互相将彼此抛弃。

二十四岁时,他已被俗世荼毒深重。仅剩不多的童真使他决心改变这种现状。他开始利用前些年积蓄的钱财周游世界各地,试图寻回儿时的感觉。但无果,于是他回到了自己的家乡,一头钻进祖屋里那间古旧的藏书室中埋头翻找能让自己回到梦中世界的办法。

旧书中往往埋藏着许多秘密,但因为没有清单,我们不得而知他究竟取走了什么书籍进入到他的大学中——没人知道他究竟是拿走了什么饱经虫蚀的书籍。但那本书中必然有关药剂的部分,因为他此后又开始攻读医药学并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但事情,不如说是“事故”吧,就发生在第二年。

那天他偷偷对自己注射了数支麻醉试剂后趴在桌上,他的思维顺着书中学来的方式走下了七十级火焰阶梯,来到了沉眠洞窟前。这次的他与往常一样,不被允许继续向下走入梦境世界。于是他采取了一种极端的方法。他将自己的灵魂驱逐出了肉体,试图以这种方式陷入更深层次的睡眠之中。

但意外发生了,他的灵魂被允许进入的同时,精神却链接到了另一个世界并导致灵魂也进入了那里。那个世界迷雾厚重,似乎要将他压垮并缓缓吸吮着他的脑髓。片刻后浓雾突然消散,他的才发觉自己是在满是灰色粘液的海面上漫无目的地漂浮着。

视线回到现实世界,他的肉体开始颤抖,仿佛被在经历一场可怖的梦境。

他费劲千辛万苦利用古书中知识从那里离开之后,发觉守门人已允许他向下继续穿行了。时隔多年,他终于有机会再次回到多姿多彩的梦境之中。

就在这时,一股灰泥不知从何处而来,在他毫无防备中裹上并带走了他头部。他大叫一声,身体颤抖得从椅子上摔落。人们看到他面容扭曲,仿佛被凝固在巨大的痛苦中。

他被送往了医院,但医生们对此束手无策。他的面容令人厌恶,因为人们仿佛能够从中窥见了些许人世间最可怖的事物,他此时的面容狰狞得使人浑身颤抖。

最终,在灰色海洋中承受无休止痛苦的头颅之灵魂飘向了清醒世界,试图自我麻醉,告诉自己这痛苦不过只是一场梦罢了。但在病房里,人们满面愁容地看着那个编号为0597的植物人,彼此间交流着自己的遗憾。话语没有重复,却同样都从心底里厌恶他那张能够带来噩梦的扭曲的面孔。

4 6 投票数
文章评分
1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公子扶苏
6 月 前

好家伙,这是告诉我们不作不会死吗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