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被遗弃的录像带(1):07号

Mar 7, 2022  

被遗弃的录像带(1):07号

嘿伙计们,最近我在垃圾场捡到了一袋子录像带!满满一大袋啊,看起来很新的样子——除了一些大概是在袋子里磕碰造成的划痕。我听了其中一两盘感觉还挺有意思的,我决定在卖出它们之前先把内容放到网络上。
接下来我要播放的录像带上刻着“07”,它是我翻到的编号最靠前的一盘。

(一个干净的男声)
“阿布拉先生,请您详细叙述您的经历。哦哦,请您不要试图啃食桌子——它们都已经经过特殊处理了。”
(声音低沉而沙哑,同时伴随一种像是沾满黏的液物体在蠕动的声音)
“闭嘴!你这个狂妄无知的小子!我是布隆国的国王,叫我阿布拉陛下!”
“好好好,阿布拉陛下,您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才导致您变成这个样子的吗?”
“哼,算你识相。接下来——把你那愚蠢的驴耳朵拉长点,我,尊贵的阿布拉陛下,只会说一遍。”
“洗耳恭听。”
“我来自南非一个贫穷又混乱的小王国,但我从小就有个远大的理想——我想当上国王,我要摆脱现在这种一贫如洗的生活状态。事实上我也确实做到了,我从小就崇尚武力。最瞧不起的就是那些整天纸上谈兵的文人,他们迂腐懦弱,简直比那些每天觊觎我家食物的野狗还不如。我进了部队,并且很快就积累了赫赫功勋。不到三年我就从一名小小的士兵一路晋升到了将军,那些新兵瞧着我的眼神都是带着崇敬与畏惧的,他们将我视为标杆般膜拜……”
“呃……原谅我打断一下,您可以直入正题吗?我们不需要那么多铺垫。”
“你个臭小子懂什么?!竟敢对阿布拉陛下下命令?!小心我把你那对驴耳朵割下来烤咯!你只是个记录员,只要好好听着然后做记录就好了!”
“……”
“成为将军后我以铁血手腕著称,我对待那些该死的敌人从来都是一个不留,战俘也是——那些投降的懦夫们比死在我枪下的敌人还要让我不耻,我会把他们集体活埋作为国家的肥料。为此国际人道主义组织经常公开批判我的行为,甚至还有些胆子大的敢跑来我的地盘游行示威,所以他们就一起成了我后院那些鸢尾花的养料。因为这些事情我手底下的士兵也越发敬重我,他们变得比以前更懂得服从与效忠的重要性。
“后来我的职位越做越高,直到五年后我成为了最高将军,这个国家除了国王的警卫队以外几乎全部听命于我——此时那个昏聩的君王终于开始感到害怕。
“我记得那是个圣诞节的夜里,我和妻子孩子们坐在壁炉边享用烤火鸡大餐。一些穿着黑衣的人破门而入,他们不管三七二十一举枪就开始扫射——乱飞的子弹把来不及反应的家人们打成了筛子,他们还未发出尖叫便全部倒地。还好我反应及时,出于运气和实力,我躲过了几乎全部的子弹,只在左臂上中了一枪。
“我凭着多年的战斗经验解决了他们所有人,在仔细查看后我发现他们全部都是国王警卫队的成员——从那天起,我就发誓一定要杀死那个昏庸无能的老混蛋,为我可怜的妻子和孩子们报仇。
“我特地挑选了一个老昏君和他那些年轻貌美的妃子们外出游玩的日子,趁他放松警惕时从背后扭断了他的脖子——你真该看看他当时的样子,即使脖子软塌塌地耷拉着,脸上却还带着轻浮的笑容呢。
“我没有处决那些妃子们,我把她们全部放走了,她们全是些穷苦人家被掠夺来的可怜姑娘。而由于拥有强大的军事实力,我毫无疑问地当上了新一任国王——在那些反对的大臣被我虐杀后,国内的声音就全部变为了祝贺我登基。
“我开始按照我自己的方式治理国家,起初有些人对这种方式颇有微词,但当我们的国际地位有了显著提高后他们就闭上了嘴巴。我喜欢战争,因此每年里三分之二的时间我都在率领军队四处征战——你知道,战争是促进发展的最好方法。
“我们布隆国通过长年的战争终于成为了南非最大的国家,到了最后一些实力孱弱的小国军队甚至听到我的名字就会丢盔弃甲。在我的统治下,布隆就像一只野兽,疯狂吞食着那些土地。
“后来由于频繁的战争,我们的国库有些入不敷出了——不过我很快想出了一个好办法,我开始在其他国家间挑起战争,然后通过卖给他们武器以获取利润。最后在战局逐渐明朗时选择支持弱的那一方打赢战争吞并土地,作为报酬再把那个弱国获得的地方据为己有,这样我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
“还有,我从来不会把战场设在自己的国家,我只会在敌方国开战——毕竟不管这场战斗有多快结束,都会对当地的经济和建设产生一定影响,但设在敌国就不一样了。
“布隆国很快霸占了整个南非,舆论和媒体不断歌颂我的成就,说我是’超级大帝”布隆国的英雄’。我开始在权力与掌声中变得飘飘然起来,我变得贪图享乐,我提高了人民要交的税款。同时为了更好地享受,我开始大肆新建娱乐设施。我为这个国家操劳了这么久,得到点回报也是应该的嘛。
“当然,我同时也有了一个奇怪的癖好——吃人肉。真的,人肉煮熟的味道就像是鸡肉和猪肉的混合体,除了口感偏咸外其他都很不错。我最喜欢的是碳烤人腿,尤其是那种精壮的、肥瘦比例匀称的人腿,经过精心烘焙后撒上孜然,简直棒极了!
(呕吐的声音)
“你小子最好管好自己的喉咙,不要再用这些奇怪的声音打断我!”
“抱歉……但真的太恶心了……”
“我对于人肉的渴望越来越强烈,有的时候我一天甚至要吃一整只呢,它们实在太美味了(吞口水的声音)。同时由于一些严苛的政策,人民们的微词变成了沸腾,他们抱怨我收的税实在太多了,他们说我是布隆王国的附骨之蛆,可笑!是我带领这个落后的南非小国走向辉煌的,他们凭什么这么说!
“出于惩戒我亲自杀死了几只散布这种言论的混蛋,然后当着全国人民的面煮熟并吃掉了它们。但局势开始急转直下,更多的社会言论开始批判我的行为,他们说我是’不讲人道的混蛋’是’撒旦的转世’。当然,你可不要以为我会害怕这些,我决定对欧美的布克兰共和国宣战。那曾经是一个能源大国,但如今不行了,他们太依赖自己的能源而对于其他不甚在意,因此我很有信心可以打赢他们。
“我失算了,真的。虽然承认失败很难,但我真的失算了。我真的没料到惹急了他们会招来一颗直冲本土的核弹,它炸毁了我们的首都,不过幸好我当时在其他城市指挥战局而躲过一难。
“国内的舆论开始一边倒地辱骂我,他们说我就是一只吸附在布隆国上的蛆虫,他们说我在吸食这个年轻国家的生命。最最让人无法容忍的是——他们还说我以前吞并其他国家的行为是不道德的,他们说我破坏了和平,罔顾人道主义和法律,就是一只暴食的蛆虫……*的,那些杂碎怎么会懂得我的良苦用心!如果不是我,现在布隆国还是那个任人欺凌的落后小国!
“在那段艰难的日子里,我刚好又确诊出了脑癌晚期。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得这种病,医生告诉我可能是我食用了过多人肉导致的,他说什么人肉里含有一种特殊的蛋白质,让我的脑部发生了病变。
“当时我感到无比的恐惧,而吃人肉的欲望也开始与日俱增。某天,一位身着印着奇怪图案衣服的神秘人找到了我——他给了我一种神秘的药丸,他告诉我只要服用它我就不用再受脑癌的痛苦。现在想来服用下那颗药丸真是个正确的选择,吃完它之后我感到每一个细胞都充盈着力量,无穷无尽的生命之力在我的体内奔腾着……”
“看来一号天使干的不错……”(小声咕哝)
“你说什么?我告诉过你不要打断我说话了吧?!”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会了。”
“切,没勇气的懦夫!我开始迷恋上食用体重超标的人,尤其是暴食症患者——她们的肉真的好鲜美啊……随着我吃掉的人肉越多,我发现自己的体表慢慢覆盖上了一层黏液,然后我的四肢渐渐朝着虫足的方向发展。感恩节的早晨,我醒来时看到自己被运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我被包裹在一个浸满某种液体的虫茧里……大概是虫茧吧。呐,醒来之后我就变成这副样子咯,这叫什么来着?人形虫吗?
“随便你怎么称呼我的这种状态,反正我现在感觉挺好的,而且现在我每天都可以出去觅食患有暴食症的人类——脂肪的味道真的很香甜啊!不过至于布隆国嘛,我已经不在乎了,随他们去吧,反正不管怎样我都是他们的国王。”

录音到此戛然而止,我觉得这大概是什么猎奇制品吧。后续还有很多盘,我会给大家一一播放。

5 15 投票数
文章评分
2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harrier
成员
8 月 前

好家伙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