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活动】走蛟湾诡事

更新: Sep 10, 2023  

走蛟湾诡事

作者:创世

雨越下越大了,浓墨般的夜色使周围的能见度不到五米。诡异的是,四周充斥着一种可怕的安静,除了雨滴落在泥地上的声音之外再无一丝别的动静,仿佛附近除了杨悉之外,再也没有任何活着的生物。

杨悉一言不发地埋头赶路,那粘稠的黑暗让他觉得毛骨悚然,只能默默地加快脚步。幸运的是,借着手机微弱的灯光和天空中时不时的闪电,他还不至于迷失方向。

“要再快点,不然……”

杨悉正这么想着,身旁的树丛突然发出了“沙沙”的异响,让四周那单调的雨声变得更加诡异。杨悉吓了一跳,紧紧盯着那个树丛,全身紧绷的肌肉和额头上冒出的汗珠都在表达着他的紧张。

过了几秒,一只巴掌大的田鼠探出了头,然后立刻消失在杨悉的视线里。

“呼,吓死我了。”杨悉长出一口气,抹了抹头上的汗。

可就在这一瞬,异变骤临!

一个黑影从杨悉背后的树林中猛地窜出,将他狠狠扑倒在地。尖牙刺进皮肉的疼痛让杨悉惨叫出声,他努力想要站起来,将那个东西从自己背后甩下来。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在做无用功,那东西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了,自己根本挣脱不了。

杨悉的意识渐渐模糊,他拼尽全力扭过头,想要看清那东西究竟是什么。

仿佛是命运最后的怜悯,一道闪电从天边划过,白光映在了那个东西的脸上,它的相貌让杨悉无比震惊。

墨绿色带有鳞片的皮肤,无比尖利冒着寒光的两排牙齿,向外凸出的眼球。虽然面前的东西有着令人作呕的气味,有着亵神的面孔,但杨悉还是一眼就认出,这正是曾经让自己借宿过一晚的村民。

怪物发出进食地愉悦嘶吼,下一秒,黑暗笼罩了杨悉的所有感官。

“不!”

骇人的声音从杨悉的嘴里喊出,让人觉得毛骨悚然。他挣扎着从睡袋里钻了出来,立刻在黑暗中勉强的环顾着四周。

他看了两眼,表情越来越沉重,最后整个人无力地靠在帐篷边上,仿佛失去了灵魂。

“第三次了。”

杨悉此时终于意识到,自己可能被彻底困在这里了。
———————————————————————————————————————
“石家村有大大小小五十一间屋子,其中大部分都处于闲置状态。”杨悉靠在一棵矮树下,整理着目前已知的情报。

毒辣的阳光均匀地洒在地上,杨悉只有躲在树荫里才觉得舒服些。在燥热的温度里,昨晚的情形仿佛是一场梦,让人很难相信几个小时前这里还是倾盆大雨。

但杨悉知道,这不是“明天”,这对于他来说,是“昨天”。

“只要我死了,或者时间过了十二点,我就会自动回到之前的营地。而这个村子里的所有人也都会失去记忆,好像从来没有见过我。”杨悉拿着自己那印着公社学院徽章的笔记本,在上面画着思维导图,“目前暂时不知道这种异常现象的原因和影响范围,看来,只能先往林子深处走一走了。”

深吸了几口气,杨悉立刻就动身走进了东边的林子里,连帐篷里的行李都没来得及收拾。

石家村是个无比偏僻的村子。它依山而建,西面是走蛟湾,东面是一大片无边无际的原始丛林,背后则是连绵不断的凌云山。可以说,若是没有附近的几个小镇子,外界很可能永远不会知道在如此偏远的地方还有人烟。杨悉曾为自己找到石家村的“壮举”沾沾自喜,可现在,他只想狠狠的抽当初的自己一耳光。

阳光的毒辣程度在正午达到顶峰,随后慢慢西斜。林间的风开始变大了些,空气中的水汽也变多了。杨悉沉默不语,只是脚下的步伐快了许多。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等到天彻底黑下来,雨声大作的时候,那东西就会成群结队的出来,自己必须尽快在天黑前逃离这里。

可就在杨悉走过一棵无比粗壮的大树边时,他突然眼前一黑。下一秒,自己已然出现在帐篷的睡袋里。

“看来离开村子附近十公里左右就会被强制开启循环。”杨悉这么想道,心中的焦虑之火愈发旺盛。以自己的速度,想要在一天之内走完几十公里的山路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杨悉觉得,自己可能出不去了。
——————————————————————————————————————
第六次循环。

杨悉气喘吁吁地站在村子的中心,不停地用手扇着风。

“该死,所有的地方都调查完了,该问的村民也都问了,他们根本什么都不知道!”杨悉转过头,看向村子的侧门,那里正对着走蛟湾,自己便是从对面坐渡船来到石家村的。

“只有那个地方没有调查过了。”

杨悉缓缓朝着侧门走去,可一只脚刚刚踏过侧门,就被一只枯瘦的手臂拦住了去路。

杨悉看向那只手臂的主人,发现是个佝偻着背的老头,他正是当初将自己送过来的摆渡老人。

“老人家,麻烦让我过去一下行吗?”

“不行。”

“为什么不行?”

“外乡人,前面正在举行赛龙舟呢,闲杂人等可不能入内啊。”

摆渡老人一脸的皱纹,苍老的面孔死死盯着杨悉。

“那老人家,我现在想出村子,您可以载我一程吗?”杨悉问道。

“不成不成。”摆渡老人另一只手拿着蒲扇漫不经心地扇着风,“明天再说吧,赛龙舟的日子没法出村,要是打扰了祭神典礼可就麻烦了。”

明天?要是有明天就好了,杨悉在心里苦笑。可他见状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无奈地转身离去。

前几次循环让杨悉验证了穿过林子和翻山这两个出去的途径,一天的时间根本不足以让杨悉在循环开始前离开。再说了,他也不能保证离开石家村后循环就一定会停止。

回头看了看坐在板凳上的摆渡老人,杨悉隐约觉得破局的关键似乎就在那里。看来下一次循环开始后自己要想办法避开那个老人,自己撑船离开。这里离对岸并没有多远,也就是说,自己完全有可能在时间结束前离开村子。

就在杨悉构建着逃离计划时,夜幕悄然降临。

“糟糕,忘记时间了。”杨悉环顾四周,已经能隐隐约约看见一些游走着的身影了。思考片刻,附近唯一的庇护所就只有摆渡老人的那间屋子了。杨悉从包里掏出匕首,小心翼翼地朝着小屋的方向前进。

明明白天看着石家村没有多少人,可到了晚上,怪物的数量似乎明显和村民的数量对不上号,这让杨悉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在击杀了两只企图伏击自己的怪物后,杨悉走到了摆渡小屋的门口。

正当他准备敲门时,门却突然“吱呀”一声自己开了一条缝。从门缝里看去,是有一双手将门缓缓推开的。

“谁?”

杨悉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就挥了一下手中的匕首。锋利的匕首划伤了那只手臂,门背后传来一声很熟悉的痛呼。

这声音是摆渡老人的。

杨悉退后两步,然后将门完全打开。在确定了门后的是神智正常的老人后,杨悉这才松了一口气。

“对不起啊老人家,我刚才是被突然吓到了,才……”

“你这外乡人,好不稳重,我好心给你开门,你却袭击我一个手无寸铁的老头子。哼!”摆渡老人捂着伤口,语气不善地说道。

见老人想要关门,杨悉连忙上前拦住。

“别,老人家,外面那些东西马上要追上来了。您肯定也知晓它们的存在,不如让我进去躲一躲吧。”

杨悉哀求了许久,老人这才同意让杨悉借宿一晚。

“老人家,外面那群怪物……”

摆渡老人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不知道那群东西是怎么回事,但可以肯定的是,它们正是村子里的村民变成的。到了白天,它们又会恢复原状,忘掉自己晚上做过的事情。”

“那您怎么没有……”

“这你让我一个老头子怎么知道?好了,快睡吧,明天一早,我就送你离开这里。”摆渡老人没好气的说道。

又是明天,哪来的明天啊。杨悉苦笑着,翻了个身,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疲惫让他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
第七次循环。

杨悉醒来后便直奔侧门,想抢在摆渡老人发现前离开。港口处有很多石家村的年轻人,他们聚在一起聊着什么,再加上那几条鲜红色的龙舟,不难猜出那就是老人口中所说的赛龙舟。杨悉没有管他们,悄悄来到了另一侧的港口。

渡船整齐地停在港口处,杨悉目测了一下对岸的距离,估计最多几个小时就能划到对岸。杨悉解开拴住渡船的麻绳,刚想坐上去,右手却突然被一只手死死地拉住了。

“外乡人,你在干什么?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快滚!”

熟悉的沙哑嗓音,杨悉不用回头就知道是摆渡老人。眼看着人赃并获,自己再解释什么也没用了,他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右手一甩用力挣脱了老人的束缚。

“哎呦!”

老人惨叫出声,杨悉有些诧异,自己似乎没有用多大力气啊?他转过头盯着老人看了几眼,突然意识到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老人的手腕上,赫然有着一处刀伤!

这是怎么回事?杨悉的大脑飞速的运转着,自己确实在“昨晚”划伤了老人,可在循环过后,这伤口怎么还存在?

“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杨悉开口问道。

摆渡老人也发觉自己暴露了,死死盯着杨悉,一时间气氛变得死一般的沉默。

“怎么了怎么了?”

两人刚才的争执引起了那一群正准备赛龙舟的年轻人的注意,纷纷围了过来。杨悉一看事情闹大了,灵机一动,对着那几个人说道。

“几位大哥,我是来旅游的。刚才知道这里在赛龙舟,想来试一试,谁知道这位大爷说不让我参加。”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老杨头,你就让他参加呗,又没什么大不了的。”为首的那人听了笑着说道。不知为何,摆渡老人并没有开口揭穿他,而是就站在原地默默的看着杨悉加入到那群赛龙舟的人群中,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喏,规则很简单,我们七条船,哪队先过了浮漂就算哪队赢。”刚才拉着杨悉过来的那人热情地向杨悉介绍着规则,杨悉看向远处的浮漂,似乎离对岸并不远。

虽然刚才是情急之下说自己要参加赛龙舟,但这似乎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大不了到了过了浮标后自己游到对岸也行。

“我明白了,你怎么称呼,这位兄弟。”

“叫我石楠就行了。”那人爽朗地笑着。

奇怪,这人怎么有些眼熟?杨悉仔细着打量着石楠的相貌,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在心底涌现。忽然,杨悉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石楠。

什么石楠,这人明明是陈发,公社大学的教授,自己私下里还和他关系不错。

可他却在三年前的一次外出探索中,音讯全无。

———————————————————————————————————————
“发哥,是我啊,你不记得我了吗?”杨悉坐在陈发的身后,悄悄的问道。

“外乡人,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既然你参加了这个比赛,还请认真点。”陈发默默地说道,显然,他的记忆肯定出了问题。

随着一阵铜锣声响起,赛龙舟正式开始。杨悉一开始并不习惯划桨的用力方式,这导致他所在的龙舟逐渐开始落后。

比赛是在黄昏的时候开始的,此时天开始逐渐阴沉了起来,很快便下起了大雨。杨悉感觉到有些冷,可一想到马上可以逃离循环,全身又开始充满力量,便加速划了起来。

雷声像是一头巨兽的嚎叫,从远方不断地传来。七条龙舟上都配有一名鼓手,鼓声和雷声混合着,让气氛变得莫名压抑起来。

“喂,没事吧?你……啊啊啊啊,你干嘛?”

身后突然传来骚乱,杨悉心里咯噔一下。完了,自己怎么将这件事给忘了。到了晚上,这些参加赛龙舟的村民自然也不能幸免,自己现在分明是和六只怪物处在同一条船上!

随着肩膀上传来的一阵剧痛,杨悉知道这次循环又是以失败告终了。

算了,正好自己有一肚子的问题要去质问那个神秘的摆渡老人。

很快,整个世界再次陷入黑暗。
———————————————————————————————————————
“这是怎么回事?”杨悉脸色阴沉地问道,显然,他发现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看来你发现了。”摆渡老人抽了一口旱烟,笑道“应该是那群人里有你认识的人吧。”

“没错,那些人根本就不是什么石家村的村民,只是在这里呆的太久了,迷失了自我。真正的他们,早就永远留在了当初他们进来的那一天。”

摆渡老人放下烟杆,用被皱纹挤压得快看不见的眼睛看向杨悉。

“这一切都是因为神的旨意,而你,外乡人,你的结局……”

杨悉愤怒地站起来,一把拉住老人的衣领。

“老不死的东西,那你怎么没有被同化?你肯定知道些什么对不对?”

“在神的力量下,没有凡人能够幸免。只是我这把老骨头,还碰巧记得些以前的事罢了。”摆渡老人神色如常,仿佛根本没有把愤怒的杨悉放在眼里。

杨悉气得想冲摆渡老人的脸上狠狠来一拳,可转念一想,这并不会起到什么实质性的作用,还是强忍怒气放下了拳头。

“我就不信了,我肯定能在被那个什么狗屁神影响之前离开这里。”杨悉说道,“我们两个之间并没有什么恩怨,先提前说好,之后的每一次循环我都会来参加赛龙舟,如果你再试图阻止我,可别怪我和你翻脸。”

老人叹了一口气,扭头向自己的摆渡小屋走去。

“我阻止你是为了让你少受点罪,既然这样,你自便吧。”

杨悉望向西方,太阳又快要落山了,那群村民又要异变成可怖的怪物了。与其浪费体力在击杀怪物这种无意义的事情上,不如节省下来为下一次的赛龙舟做准备。

杨悉这么想着,从背包里拿出了一把匕首。

手起刀落。

黑暗中,下一次循环开始。

———————————————————————————————————————
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循环了,杨悉在一次次的摸索中,划龙舟的技术已经和其他人不相上下。

铜锣声再次响起,七条龙舟同时出发。

“发哥,咱们加把劲,冠军肯定是我们的。”

杨悉一边用力划着龙舟,一边鼓励着面前的陈发。

“虽然我不是你口中的什么发哥,但还是谢谢你。”陈发笑嘻嘻的说道,“年轻人啊,就是有活力。”

一个小时过去了,除了两条龙舟被拉在后面之外,剩余五条龙舟几乎是齐头并进,速度基本一致。杨悉看了看逐渐阴沉的天,心里的弦紧紧地绷了起来。

他早就发现了,这场比赛中重点根本不是划的快慢,而是如何在队友们纷纷失去理智之后还能继续保持龙舟的移动。至少,自己的存在是唯一的优势。

细密的雨点开始缓缓落下,杨悉发现眼前的陈发动作开始变得不协调。在经历了前几次的尝试后,杨悉明白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他踢了踢陈发的后背“发哥,坚持住,马上就到终点了。”

“嗯,我没事,就是有点头晕。”陈发努力挤出一个笑容。看了看其他队员的状态也都好不到哪里去,杨悉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加快了划桨的速度。

“吼……”

很快,船头的一个队员率先丧失了神智,躺在地上不停的抽搐起来。旁边的人想去帮忙,可自己也很快倒在了地上。

“陈发,坚持住,咱们马上就赢了。”杨悉制止了想要去帮忙的陈发,让他继续划船。此时其他龙舟上也开始出现同样的状况。体质差的人直接瘫在地上扭动,而体质好的人则还能再坚持一会。

“还差一点,就差最后一点。”

杨悉看见浮标已经近在咫尺,可突然,一名本来还在划桨的队员突然嘶吼起来,扑倒了另一名队员。顿时,没有了动力的龙舟速度慢了下来。杨悉刚准备提醒陈发不要管这些事,可自己却被后面失去神智的队员缠住,扭打中不慎向后滑倒,脑袋重重地撞到了龙舟尾部的鼓上。

“咚!”

杨悉的脑袋一阵阵地发晕,可他敏锐的注意到最先倒地的队员的剧烈抽搐停了片刻,然后又恢复了。

杨悉眼前一亮,这鼓声有问题!

对啊,本来负责敲鼓的队员是因为力气最小才被分配了这么一个职位,所以在前几次循环中自己一直都没有发现这一点。杨悉顾不上别的,拿起掉落在地上的鼓槌开始重重的擂鼓,轰鸣的鼓声让几个受影响相对较小的队员恢复了神智,龙舟开始渐渐恢复速度。

十米,五米,一米!

就在杨悉所在的龙舟快要越过浮标时,一道闪电劈在了距离龙舟不远的水面上,不知为何掀起了巨大的水浪。

浪头猛地击打在龙舟的侧面,让重心不稳的杨悉落入水中。

冰凉刺骨的水让杨悉不由得打了个哆嗦,他挣扎着浮出水面,随后赶紧冲着龙舟的方向游过去。突然,一股更大更迅速的浪打到他的脸上,水面上顿时失去了杨悉的身影。

“不……不行,我还没来得及….换气。”在狂风的推动下,被浪花击中无异于被一只迎头冲锋的野兽撞倒。杨悉估算着肺里所剩无几的氧气,决定一股脑游上去。可就在他转过头的时候,整个人顿时愣住了。

不,不是愣住。与其说愣住,还不如说是直接在原地吓傻了。

一条像是水蛇一样无比巨大的黑影静静的趴在走蛟湾的底部,体表呈黑色,不知道是因为昏暗的光线还是其本来的颜色,光是杨悉凭肉眼看到的部分就估计有几千米长。杨悉在公社学院的时候没怎么学过生物,但他知道人类从未发现过如此庞大的生物。或许是距离太过于遥远的缘故,杨悉只能看清那东西的头部在哪里,却没法看清具体细节。

“不好,氧气不够了。”

杨悉猛地缓过神来,缺氧的肺部传来一阵阵的疼痛。他拼尽全力向上游去,想要在氧气全部耗尽前到达海面。

据说人在被其他视线盯着的时候会有感觉。现在看来,这不仅仅适用于人类。杨悉还没有游出去几米,就感觉到身后有一道像刀子般锐利的眼神盯着自己,那种感觉让他近乎窒息。不是来自于水下氧气不足的窒息,而是在你直面自己最恐惧的事物时,不敢呼吸的那种窒息。那道视线就如同被加热过的餐刀,轻而易举地切开了杨悉仅存的胆量。

那东西盯上他了。

杨悉知道自己不该回头,可在他骨子里那种对未知事物的好奇很快战胜了理智。他飞快地扭过头去,想看一眼后便接着向上游去。

有时候,恐惧代表着安全,好奇却会招来不幸。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海底,杨悉却轻松地看见了有一双黄色的巨型眼球死死地盯住了自己。那是它的眼睛,杨悉感觉自己的脑子仿佛在一瞬间爆炸了,海量的信息像开了闸的水库一样疯狂涌入脑海。他愣了愣,突然开始无声的大笑,任由海水涌入身体。现在只需几秒,杨悉就会溺死在走蛟湾中。

在杨悉眼里,他变得能看到时间,那种覆盖自己全身软软的物质,像是软泥,时不时又像彩虹一样闪耀。海底东西的头部开始以和其体积不符的速度移动,发出巨大的响声,直到叼住了自己的尾巴。杨悉感觉意识越来越模糊,渐渐地,他的视野中什么也没剩下,只有那两抹诡异的黄色,一闪,一闪……
———————————————————————————————————————
“咳,咳咳,呕……”

随着剧烈的咳嗽声响起,杨悉靠在船帮上大口大口地吐着海水。

“身体不错,这么快就醒了。”熟悉的沙哑嗓音在背后响起,是摆渡老人。

“我记得我好像要死了……是你救了我?”杨悉说道,他开始回想自己在昏迷前发生的事,随着那两抹黄色被想起,一阵剧烈的恐惧感和绝望瞬间充满了杨悉的内心。这时,他好像想起了什么,急忙扭过头去询问正在撑船的摆渡老人。

“老人家,这湾底的东西就是你说的神……”

“闭嘴!”

老人夹杂着几声咳嗽的呵斥让杨悉知趣的闭上了嘴。

“你的龙舟坚持到了最后,按理说你是魁首,而魁首嘛,得活着才能当,这是我救你的原因之一。”摆渡老人说道。

“第二嘛,是因为你被神注视了,收获了神的馈赠。”

摆渡老人指向前方,“你可以离开这里了,外乡人。”

杨悉看着远方逐渐清晰的陆地,虚弱的身体很快又失去了意识。
———————————————————————————————————————
“总有一天,你会回到这里。”

摆渡老人将杨悉放在岸上,缓缓说道。

“你会发现,神赐予的并不是诅咒,而是馈赠。”

老人撑着船向村子里划去。他划得很慢,像是在回忆着什么事情。

自己当年,似乎就是在这里上的船吧。

在他那条小破船的角落里,放着一块生锈的废铁。仔细看的话,似乎是一块徽章。

公社学院的徽章。

4.3 3 投票数
文章评分
2 评论
最新
最旧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xzh444
成员
5 月 前

有点东西

hawkwood
成员
5 月 前

写得很不错啊,文笔挺好,字里行间有克系风了,
为啥没人回复讨论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