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母亲

更新: Dec 29, 2022  

母亲

作者:少年D

(部分灵感设定来源于游戏《沙耶之歌》)

我的父亲死了。在最后的那些日子里,躺在病床上的他早已神志不清,不停念叨着谁也无法解释的妄语。他睁着布满血丝的双眼,像一台无法对焦的破相机,只是将镜头对着洁白的天花板。从半张着的嘴里淌出口水,和一些夹杂着诸如“诅咒”、“外星球”之类词汇的胡言乱语。

这并不奇怪,父亲生前是著名的天文学家,痴迷于对地外文明的研究。他总是在夜晚的星空下,长久地凝视着东北方,眼中充满向往。

无论是在那时,还是在病床前,我都不知道他到底看见了什么。我也曾尝试像父亲一样远眺,可无边天空的东北方除了星辰,什么也没有。

等我被刺耳的监护器蜂鸣声吵醒的时候,我的父亲已经停止了呼吸,尽管如此,他仍然圆睁着双眼。

那时,夜晚的天空格外明亮,诸星散发出不寻常的光芒。

我最终也没有问出关于我母亲的任何事情。

在我的生活中,没有一丝母亲的痕迹。如果不是违背了生物学法则,我会认为自己是父亲生下来的。

直觉告诉我,这其中的秘密与婚姻中常见的背叛或者纠纷毫无关系,因为母亲的一切蛛丝马迹都被仔细地抹掉了,就仿佛这个世界上从未存在过这个女人。

他越是对我的母亲闭口不谈,我就越是好奇事情的真相。

在父亲死后,我翻阅了父亲大量的手稿和信件,但一无所获。父亲平日里几乎从不和女性打交道,手稿和信件,也几乎都是关于天文学研究的,冗长的专业文章看得我头昏脑胀。

在那些文本中,总是提到位于仙女星系的M3星团,他声称在那里有一颗星球存在地外文明。

奇怪的是,在那些文本中间,还夹杂着一些医学方面的剪报,其内容多与事故后出现的诡异认知障碍有关。

在1990年至2000年期间,总共有六名患者反映了这种症状,其中有一名患者尤为特殊——在此人眼中,一切正常的世界,变成了充斥着血管、肉块以及粘液的地狱般的景像。

我不知道这些情报究竟有什么用处,调查陷入了长久的停滞。

那天,在重复阅读父亲收集的这些医学剪报时,一个奇怪的共同点引起了我的注意。

由于父亲收集的这些都是专业性极强的剪报,其中多附有详细的问诊记录。在那六人中,有四人都声称是遇到某些怪异现象才导致的事故。

怪异现象?或许我能从这里找到突破口也说不定。

得益于网络的便利,查找相关的新闻并不难,但仍浪费了我大量的时间——那的确是外星人目击事件多发的十年,数量甚至超过了以往的全部。

其中许多人声称自己见到了不可名状的生物,陷入了不同程度的谵妄,“肉块”,是使用颇为频繁的形容词。

外星人目击、肉块、认知障碍。

这三者中间有着难以言喻的联系。就算愚钝如我,也能感觉得出。可是,这跟我的母亲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一切的谜题,在上个月出现了转机。

我收到了一封陌生人的来信,看起来是给父亲的。

我从未听父亲提起过此人,在调查父亲的交际圈时,也从未发现此人的身影。

信的内容如下:

“还活着吗?好长时间不来找我啦。不过对我们而言,互不见面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这个世界与三十年前完全不同了,令人作呕。写字这件事也变得越来越困难了。

望回信。”

信来自一个偏僻的山村,署名是一个拗口的名字。

我的心怦怦直跳,有种不知是好是坏的预感。不管怎样,这个人一定知道关于我父亲的事,事不宜迟,我决定立刻就去找他。

客车一路奔驰,最终拐进这个落后的村落。只有我一个人下车,客车司机逃也似的驾车扬长而去。

脏乱,是这个村落给人的第一印象。空气中混杂着一股臭味,随处可见垃圾与废墟。

顺着地址,我来到一栋房屋前。这栋房屋只有矮矮的一层,与其他低矮的建筑别无二致。

我敲了很长时间的门,才传来回应。

“谁?”传来粗犷的男声。

在我说明身份之后,屋内沉默许久。

“儿子?不可能,他怎么可能会有儿子。”

我再三确认之后,他居然干呕起来。随即门打开,一位邋遢的大叔出现在我面前。

“进来吧。一样令人恶心。”

在我说明来意之后,他露出一副诧异的表情:“你不知道你父亲的事?不知道你父亲的病?”

病?我猛地想起父亲收集的剪报中提到的认知障碍。

“认知障碍?”我试探着问。

“是啊。不过这件事他从没告诉过别人。”那男人又干呕了一阵子,“当年你父亲主动来找我调查,我们也就因此熟识了,成了同病相怜的朋友。”

“我父亲?认知障碍?!”

“所以他怎么会有孩子呢?太恶心了。”

“那么,我父亲的认知障碍也是因为事故?”

“是啊,很久以前的事故了,不提也罢。你父亲死了,我就是最后一个了,真希望能再看到一次正常人啊。”

“在您眼中,我是什么样子?”

“一团令人作呕的肉块,仅此而已。”他移开视线,“如果能在地狱中看见一朵鲜花,看见它的人一定会爱上它的。”

夜晚,我站在这个小村的山顶,眺望着无垠的夜空。

东北方的星辰并无异样,我长久地凝视着它们,回想着近来调查出的这些事情。

事故、认知障碍、外星人、肉块。

……

……

……

突然间,如醍醐灌顶,关于我的母亲,一个最最不可思议的想法出现在我脑海。

我浑身颤抖,干呕不止,茫然地盯着自己的双手。

那双手与正常人别无二致?

一切线索在我脑海中串连成一个最最难以置信的事实,尽管我不愿去相信,但事实就是如此让人无可辩驳。

因为,如果能在地狱中看见一朵鲜花,看见它的人一定会爱上它的。

是的,换做是我,一定也会爱上它的。

就像我的父亲爱上我的母亲一样。

5 11 投票数
文章评分
3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The Outliers
成员
20 天 前

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意思是他的父亲自恋了?还是什么其他情况

kslgs1403407337
成员
15 天 前
回复给  The Outliers

以前一部经典的GAL故事 就是作者提到的沙耶之歌 他父亲看到的东西都是肉团,包括所有人和事物,所以在他父亲的眼里 他就是生活在一堆肉块 肉壁的地狱里,他不可能对一团肉发情甚至xx,直到遇到他母亲,在他父亲的眼里 这个”母亲“是人类的形象 在一堆肉块与肉壁中父亲唯一能看到的人 所以父亲与她相爱并且有了主人公, 那么反过来说 拥有认知障碍的父亲在肉块世界看到的”人类母亲“ 在正常人的眼里 看到的不就是一团”肉块“吗

yemeng7
成员
29 天 前

啊,也有点异乡人的味道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