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月亮

Jan 21, 2022  

月亮

天上有月亮吗?

此刻,乌云密布,暴雨积蓄在云端,阵风吹得玻璃嘎吱作响,伴随树枝扭动的怪声,凉风肆无忌惮地从门底缝中吹来。尽管他穿着一双厚实的鹿皮靴,但那股凉意还是在脚趾间乱窜。

男人裹紧大衣,熟练地拧开灯管,一道微弱火苗升腾而起后,橘黄灯光并没有给这间冰冷的房间带来一点暖意。

房间很老旧,墙皮都是青色的,一面有卷边发黄的白色墙纸,另一边青色石膏破破烂烂,刮得也极为不平,仿佛伸手摸去,会抓着一把落灰。

要下雨了。

男人用复杂的眼光看着窗外的树,树刚好二层楼高,枝叶胡乱生长,没人修剪,秋冬季节,叶子也落得差不多,枝条随着风摆动,颇有些狰狞。

敞篷马车的车夫清理好车子,眼神鄙夷和愤懑地回望着这边,他没看到男人在二楼注视着他。车夫啐了口唾沫,摔手挥起皮鞭,架着马车走了,中间有个人招手示意车夫停下,他提着行李箱,穿着整洁的人,按时下班,他应该是个公务员。不过车夫也回以摆手,谁都不愿意在一个说不清楚什么时候就要暴雨倾盆的傍晚浪费时间。

男人掏出怀表,银色的怀表,表面满是划痕,挂蹭,但是擦得很亮,齿轮带动的指针转动声也异常清脆。

一秒,两秒,三秒。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漫无目的地竖着怀表指针,时而慌张看向天空。

那边云雾压低,灰蒙蒙一片,在这个总是大雾弥漫的城市里,来上一场暴雨也不失为一件坏事。

男人看得到,街道对面,那排装潢老旧,拿红砖砌起来的公寓,迟迟回家的妇女正收起晾起来的湿衣,斜上方的厨房,烧起来的灶台上蹲着一口大锅,煮的应该是什么浓汤,还有一个灯亮起来的窗户,一个男人也依靠在窗户上,拿着怀表,忧心忡忡地望着天空。

很小的雨点拍打在玻璃上,很小的雨点,没有什么规律可言。

天上有月亮吗?

他又在自己心里问了一遍。

一秒,两秒,三秒。

指针稳步前行,男人却躁动不安,他无法静下来,嘴里嘟囔着什么,转身打开抽屉,看到一把冰冷的手枪后,他眼神突然飘忽,迟疑很短暂,他撇开左轮,从里面拿出断掉的画笔。

揉皱的白纸,再往发干的颜料里掺杂一点含有杂质的水,没有画板,只好拿钉子硬生生摁在墙上。

在处理完这一切后,男人又看向窗外。

天上有月亮吗。

他又想掏出怀表,但这一次,一个微小的光点在云层后闪烁,发青的光线照到云层,透出一种不一样的色彩,仿佛另一个世界,不同于现实的世界,那里在一片灰雾之中,月亮是唯一的光,每到下雨,风声会演奏出异样动人的旋律。

风刮得更紧了。

男人瞪大了瞳孔,眼里闪出不一样的狂热与兴奋,他颤抖着涂抹着颜料,手里一刻也没听,眼睛一刻也不曾转过方向,死死盯着天际线旁边的月亮。

玻璃传来噼啪响声,雨点愈来愈大,窗框随着剧烈狂风不断摇晃,仿佛随时都要从墙里被扯出来,雨幕在玻璃外形成一道道细流,这并没有阻止男人的狂热,他依然兴奋地手舞足蹈,一刻也不曾停下来。

玻璃上映出的画面却真如一幅油画那般,一切事物都被模糊成色块,远处可怜而微弱的光线直直打下来,城市被模糊成剪影,剪影又被雨水冲散,剩下无边无际的线条,只勾勒得出来一个变形的轮廓,如果仔细观察,也能看出画面内容是一个暴雨中的城市,只是歪歪扭扭,很难说具体参考的什么地方。

男人对眼前事物的狂热随着画作完成不断上升,画完最后一笔,他颤抖着蹲了下来,某种情绪无法被发泄,他大喊着,使劲全身力气锤击着地板,每一下都砸出敦厚沉闷的声响,终于,在感到疼痛无法再忍耐后,男人抬起头,嘴角漏出一种难以言说的怪异笑容,他盯着遥远彼方的月亮,张了张嘴,没能说出什么来。

夜晚很快又重新淹没在暴雨声中。

一夜的暴雨并没有阻碍太阳升起,在每个街边水坑上照耀出那宏伟身影的一瞥,这就是太阳。

那个男人盯着怀表看了一整晚,过程虽然煎熬,乏味,只能看着表针一刻度一刻度转动,要么数着雨水打发时间,他原以为这个夜晚非常难熬。

看到太阳升起来后,他终于长舒了口气,一下子靠在窗户后面的什么地方。

报纸上说得没错,昨天毫无疑问是这个月最糟糕的一天,从早刮到晚的风,少见的大雨,以至于早早就听见楼上抱怨砖墙太薄,一定会渗进不少雨,以及楼下夫妻糟糕的争吵声,似乎仅仅是因为一罐胡椒粉。

这个夜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切又回到正轨。

温暖的光茫照射进屋内,墙上一片橙黄,房间很安静,只剩下怀表的滴答声。

他想去吃点东西,牛排或者一份味道加重的炖鸡都是不错的选择,途中他还可以乘坐马车转道西维利街,那里有家新开的冷饮店,每样产品都有喜人的折扣,在之后,他应该找个比起出租公寓更舒适的旅店,舒舒服服洗上一个热水澡,然后睡上一天。

手肘很娴熟地翻动,表盖顺势扣了回去,塞回了大衣口袋。

滴答,滴答,滴答。

不知为何,男人颤抖起来,大口大口吐息着寒意,他立刻从抽屉里拿出手枪,看向窗外,一切都按部就班。

滴答,滴答,滴答。

滴答,滴答,滴答。

那声音像极了怀表指针转动的声音,每一次都比前一次更大,更近,找不到源头,也不知道方向。

男人又打开怀表后,绝望地靠在玻璃上,握枪的手没了力气,由于重心偏后,左轮在他指尖绕了半圈,再直直砸落到地面。

那个夜晚还没有过去,他只不过晃了一下神。

昨晚没有月亮。

今晚也没有月亮。

那升起来的是什么。

 

5 5 投票数
文章评分
3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dreamsans
成员
10 月 前

我直接武器A

长风hpb
10 月 前

这篇文章很棒啦!

亚弗戈蒙的追随者
成员

夜里升起的……….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