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月海?华尔兹!

作者:痴愚 更新: Nov 3, 2021  

轻灵的月华低声耳语,无形的唇蜜轻触脏乱的绒毛,略显吝啬,将月下的小巧生物轻描淡抹;把黑色的宽厚画布点洒墨青。那毛绒小鼠于是窜进了阴影,于孑然竖立于翠色涟漪上的断壁之下,不晓得如今的苔藓是如何攀上残垣的裂口,未目睹昔时的府邸是多么庄重华丽的居所。
似是远水推搡的绿潮与自然的呼吸合流,稍有起伏的广袤平原与万里无云的夜空相接,沉沦静谧的西欧古迹在小丘缓坡上孤身蹲伏。深蓝银河间斑驳辰星盈落荡漾——在不知何人编织的摇篮里长眠,从中又浅浅浮现喧嚣城市的压抑灯火,却又似前夜早早消逝的梦忆——既已是再不想、再不能回味和往复的无名残响。
是谁推开嘎吱作响的门板,莫非是轻柔夜风令门后之物侵蚀月光?匆匆藏身阴晦;悄悄沁入永夜?怠慢之中蒙蔽短浅的目光;勤勉之余驱向不归的旅途?好比从自认丑陋的天堂失足跌落自认美好的黑暗深渊;在阴霭笼罩的小岛不幸卷入幽深海底的汹涌洋流。
麻木眩晕、阴郁狂躁——已然是谵妄的僵偶。
慵懒疲倦、百无聊赖——延伸向虚幻的约会。
昏昏欲睡的少女衣裳褴褛,背对这边,候在鲜有人去往的的彼端。我手捧着一束枯萎多时的红色玫瑰,在人头攒动的岸边头,缓缓踩上朽蚀已久的桥板,悄声招呼那女士转过头来。
“请问先生你见过有人清醒起舞么?”优雅的女士轻挑眼前乌金的发丝,皱皱眉头、礼貌微笑,稍稍扫视,茅塞顿开“——哦!我疯狂的先生呀!请就此迈开生锈的腿脚,在万物归一者的怀里跳吧、跳吧!昏昏沉沉地与我共舞吧!步履随华尔兹的节奏——十指交合、轻歌曼舞,独属你我的混沌序曲;辗转反侧、漫漫子夜,长笛独奏的单调高潮;沉郁抽搐、声嘶力竭,败坏朽烂的狂乱谢幕——看吧!看吧!看那满溢而出的臃肿触手是如何缠绕交汇?看呀!看呀!看那喷涌而出的零星脏腑是如何飞溅堆叠!好似感恩节之夜独自灿烂的炙热火舌!你看!你看!你那飘飞喷溅的眼球如何在血花之中看见血花!”
不知何时到来的破晓,我正躺在人迹罕至的街角——啊,惬意之至,昨夜的火热意犹未尽,仿佛她还在我的怀中吟咏。果腹的渴望好不容易占据了我的身体,我蹒跚地过桥,挤进汹涌的人流,晃荡着畸形残缺的身体,又回想起那位少女,于是准备高声呼喊,欲图分享我昨日的余欢。可正当我刚扯开嘶哑的喉咙,人们便马上奔逃四散,直到他们听来再含糊不清的声音消弭。我意识到我已经被再熟悉不过的事物点燃地狱之火。

4.8 13 投票数
文章评分
3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乙木的源
1 月 前

都说了呀,诗化语言不可取!

最新文章

密大周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