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The lover

作者:Sincere. 更新: Oct 31, 2021  

the lover

我趴在桌子上,和珊迪雅几乎头碰着头。她掺着酒气的呼吸随着涂满闪光唇彩的嘴唇开合喷在我脸上,而我只能越发凑近她,不然我根本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我的天哪,她差不多喝了能把整个太平洋灌满那么多的酒。
“我跟你说,艾薇,我跟你说,你听我说啊……”
“我在听,我在听……别喝了把杯子放下!”
她撅着嘴推倒了被我按住的酒杯,张了张嘴像是想骂我,最终打了个酒嗝,接着又絮絮叨叨地哭起来。
“我跟你说,戴维斯简直就是,简直就是,简直就是个混蛋!混蛋!你知道吧,混蛋!!”
珊迪雅扯着头发尖叫起来,而我急忙捂住她的嘴,连连向四周道歉。好在这家酒吧并不算清静,她的嚎啕没引起什么太大的骚动。

戴维斯,珊迪雅的男朋友——哦,应该是前男朋友了,他是个混蛋,我知道,珊迪雅今晚已经这么念叨了有一百万遍了。
而我也没法说什么。一个满脑子都是男朋友和漂亮衣服,连失恋后出来借酒消愁都要化上派对妆的姑娘,你能指望和她说点什么呢?她混乱得甚至都想不起来我的名字该怎么拼写以至于她找不到我的电话号码,却还能记住为了不让妆容弄花要使用三种不同的睫毛膏和防水眼线液。
珊迪雅揪出一长串纸巾,胡乱揩着鼻涕,即使她好像已经不太清醒了,但不得不说,她迷蒙中带着泪的弱小样子看起来还是很漂亮。
她又吸了吸鼻子,说话委屈而又含混不清,看上去可怜极了。
“艾薇,你都不知道,不知道我是怎么……”
“我当然知道,”我叹了口气,“就算你今天不来找我喝酒,就算我不是你最好的朋友也一样——你这半个月的样子是个正常人都能看出来——你看起来糟透了,就像是被什么人蒙在布袋里打了似的。”
我没说谎,珊迪雅的状态就是这么糟糕。我还记得她小时候的样子,活泼,漂亮,就像一颗金色的小星星,阳光洒在她耀眼的金发上,把她蔚蓝色的大眼睛衬托得更加闪烁。珊迪雅从小就是个很漂亮的姑娘,呃……或许她就是“美式甜心”最好的代言人?虽然她有些笨,或者说太过单纯,但那并不妨碍什么,漂亮女孩的生活总是会比其他人简单许多的。
我又叹了一口气,把她像小狗的耳朵一样耷拉在脸上的头发拨向两旁,习惯性地揉了揉她的脑袋。
她本不该是这个样子的。
我们从小就是邻居,也是一起长大的朋友,不论是上学还是放假,我们总是腻在一起。去年夏末,我们一起考上了想去的大学,还幸运地分到了同一间宿舍——虽然我们本就报考了同一个专业,但我们还是感到很开心。
珊迪雅就像每一部肥皂剧里的漂亮女主角一样,加入了社团,成为啦啦队的新宠儿,得益于她从小练习的舞蹈,她的空翻动作是所有新生中完成得最美的。她在一次春季友谊赛上被其他女孩高高举起,随后与赛场上的MVP对视,顺理成章地,爱情就那样发生了。

“我还以为戴维斯……他会,他会像他说的那样……”珊迪雅被我的动作弄得愣了一下,伏在我怀里大哭。谢天谢地,她的防水眼线液和气垫质量真的很好,否则我的T恤上就要多一张珊迪雅的哭脸了。
那个MVP就是戴维斯。
珊迪雅并不是个恋爱新手,她从小学就开始有男朋友了,但她并没有像某些龌龊小说里描写的那样长成一个公交车。我该说什么呢?得益于她的单纯,她总是对她的每一段感情都投入至极,我常常想,能被她喜欢上的男孩都很幸运。
戴维斯有一头像雄狮一般蓬松的金棕色头发,跟珊迪雅柔顺的金色长卷发不同,但很相配。他们很快就成为了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并肩走在枫树街上的样子看起来是那么般配——球场上的MVP和啦啦队新人王,就像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珊迪雅有了新男朋友之后,和我一起的时间理所当然地变少了,我理解这种热恋中的心情,其实即便她还想黏在我身边,我也会把她轰到男朋友身边去的。
她从宿舍里搬了出去,和戴维斯住在一起。
我甚至一度以为这一点我做得很好,很棒,很完美。
该死的。
抱着痛哭的珊迪雅,其实我心中满是愧疚。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傻姑娘,无论他对你好不好,你都应该告诉我的啊!”我忍不住摇晃着她的肩膀,试图把她变得清醒一点,“为什么只给我看你们相处甜蜜的部分啊?”
珊迪雅抽抽噎噎的,仿佛被训斥的小动物一般垂头丧气,我只好按捺住焦躁与懊悔,放软声调呵哄她。
如果早知道戴维斯是个那样的混蛋,我根本就不该把珊迪雅交出去。
五月,天气渐暖,许多爱美的姑娘都迫不及待地穿上了短裙和细带背心,珊迪雅也不例外。直到她脱下裹了一整个假期的外套,我看见她的手臂上有几块深浅不一的淤青。
她从小就经常莫名其妙地撞上什么东西,走在两米宽的自行车棚里都能把自己弄得满身是伤,我也没有多在意。
可恶,我为什么没有多在意!
珊迪雅把我瞒得很好,回过头来,我甚至为她单纯的小脑瓜里能想出这么完美的对策而震惊。面对我的疑惑,她没有一点惊慌失措,也没有任何反常的地方,她只是像以往一样吐吐舌头,有点不好意思地告诉我她又在食堂的柜台磕到了,然后拍拍自己的手臂,憨憨地对我笑。
但我心里依旧感到不安,虽然珊迪雅没有表现出来,但……
如果我当时多问问就好了。
我心疼地抱紧了珊迪雅,她好像被箍痛了伤口,在我怀里小幅度地挣扎起来。
我只好又放开她。

珊迪雅今天来找我的时候,整个人就像见了鬼一样。
虽然她还是一如既往地化了妆,穿得很漂亮,但和她一起长大的我还是感觉到,她的状态很糟。
珊迪雅又嚷嚷着要喝酒,并且推开了我递给她的橙汁,老天爷,她醉成这个样子竟然还能分得清鸡尾酒和掺水橙汁。于是我给了她一杯加了柠檬片的苏打水,告诉她这是酒保为她特意调的,因为她看起来像水晶一样剔透动人,就像这杯完全透明的烈酒。我强调了这是烈酒,她才悻悻地接了过去。
她一饮而尽,又趴回了桌子上,开始嘟嘟囔囔起来。
我费了对付论文那么大的劲儿才听明白她在说什么。
“戴维斯是混蛋……我也是……我比戴维斯还混蛋……”
我的上帝。
我想让她说明白,可她怎么也不肯开口了。无奈之下,我还是替她要了一杯酒。
她这样看起来太吓人了,我至少得搞明白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

……
我可能错得很离谱,我说不好是从哪儿开始出的问题,但我知道这一定已经完蛋了。
戴维斯会打她,她刚刚说了,我联想起之前看到过的她的伤,推断出那是从五月往前就有的事儿了。但我的直觉告诉我一定还发生了什么,不然她不会是这个样子。
我灌了珊迪雅三大杯深水炸弹。
然后我才听明白她到底做了什么。
半个月前,珊迪雅去看了巡回马戏团演出,谢幕过后,她的座位号被抽中成为了幸运号码,于是她来到了后台。
她运气一向很好,不对,不……我不该这么说的。
她的运气简直糟透了。
那个涂着死黑色眼影的吉普赛女人询问了她的烦恼,她想也没想地脱口而出,她和男朋友之间可能有了一些麻烦。
那个女人抽了几张塔罗牌,摩擦了几下水晶球,然后给了她一枚小护身符,和一小包香气扑鼻的草药。
“给那个男孩喝下,他就会变好的,孩子,愿这枚护符给予你力量。”
戴维斯的确变好了,他喝了由那包草药煮出的水,昏天黑地地呕了一整天,随后就变好了,如果那真的能说是变好了的话。他再也没有殴打过珊迪雅,因为他根本就变成了个什么都不会的白痴。
开始的时候他还能正常地生活,这一个星期以来,他渐渐变成了一块木头。对什么都没有反应,也不会说话,只有转动的眼睛和无意识咀嚼的嘴巴反映出他还活着。
而那枚护符也的确给了珊迪雅力量,就在刚刚,戴维斯突然抬起手的时候,她条件反射地以为他要揍她,于是她推了戴维斯一把。戴维斯一个踉跄而后栽倒,她急忙拽住他的手。
于是戴维斯的手臂就这么被她扯了下来。
现在她的家里有一具不知道疼痛的僵尸,一条还在动弹的手臂,还有一地的血。
珊迪雅在我怀里撕心裂肺地哭着,仿佛我是她唯一的依靠。
而为自己的无知付出代价的我抱着她,同样六神无主。

Sincere.作者头像

5 1 投票
文章评分
1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CMASO
1 月 前

大失败确实

最新文章

密大周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