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门域之禁

作者:乙木的源 更新: Aug 15, 2021  

(纯架空,不与原版世界任何主线相交)

“唔…唔”我艰难的呼着气,后脑勺隐隐刺痛,粗糙的布料摩擦着身体,带来阵阵不适。明明只是入职一个图书管理员,哪曾想会遇到这等杀身之祸,这让我不禁开始回忆起一切的开始,那个荒唐的下午…

自幼我便爱好诡秘怪诞之事,直至长大,我才拥有追寻自己梦想的权利。

这也是为什么我会加入克苏鲁公社,尽管在入社之前,社长为我举办了一场奇怪的入社仪式。但就自从加入这里,我便开始了没日没夜的阅读,扫荡了那号称爱好者天堂的公社藏书。

眼看公社的书籍已经无法满足我时,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社长找到了我说到:“如果你喜欢这种奇特书籍的话,不妨前往密斯卡托尼克大学,我听朋友说说,那里正在应聘图书管理员。”

闻言,我连忙道谢,欣喜的去准备应聘用的简介。却丝毫没有看见社长盯着我的背影,缓缓叹气道:“又一个送死的。”我回头问:“社长,你叫我吗?”,社长连忙摆手,“淦,差点就让他听见了。”

回到家中,我开始思索生平琐事,历经五个小时磨难,一份充满鸡毛蒜皮的个人简历就写好了。

作为一名神秘学爱好者,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在报纸上成立一个属于自己的神秘学专栏。尽管我已有不少投稿,大多都石沉大海。有了这次的知识积淀,我相信一定可以写出报社可以刊登的文章,尽早完成神秘学专栏。

第二天一早我便来到了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大门口,作为阿卡姆市远近闻名的高等学府,单从大门上就可以看出整座学院的宏伟壮观。顺着社长给我的指引,看着路上清新的绿化,来到人事部。

刚一进去,一位身穿破旧黄袍的老人,看向了我问道:“来应聘的?”我连忙点了点头。老人拿过我的简历,随意的看了两眼,原封不动的还了给我。

正当我一头雾水之际,老人又拉过我的胳膊,使劲的捏了捏,像是一把老虎钳狠狠地夹着你的整条胳膊,我顿时吃痛的叫了出来。这时老人说道“还行,勉强及格。今天下午就来报道吧。”

走出人事部,我长吐一口浊气。刚才的老人绝没有一丝和蔼可亲,反而给我一种命悬一线的感觉,还有这奇怪的应聘方式是闹哪出,稀奇古怪的就被应聘上了,好歹也应该有个录取标准啊!现在再来看那清新的绿化,就会发现整个绿化带竟没有任何声响,虽说是在晚夏,但也不至于不存在任何声响。

校园里也寂静的可怕,我连忙安慰自己,”可能是在上课吧”。整个校园都透露出不一样的诡异,处处透露着反常。虽说是大学,却没有任何积极向上的气氛,反而让我以为回到了黑死病纵横的中世纪。仿佛一切都隐藏在一个足以干掉我的秘密之下,希望我是在瞎想吧。

回到家中,整理了做笔记的本子。一想到即将入职的是久违的神秘学天堂,我的嘴角不禁微微上扬。但又一想到那诡异的氛围,笑容瞬间凝固在嘴边。我马上想到会不会社长在坑我呢?但这个想法很快被我否定掉,作为一名新人,加入公社之后,社长处处都很照顾。再说现在应聘也应聘上了,再怎么诡异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想了想,为了安全起见,我将柜子里的左轮手枪拿了出来,又把所有的子弹装在了身上,在这民风纯朴的阿卡姆市,自我防范的武器是必不可少的。看着身上的武装,我满意的点了点头。

将手枪别在腰间,跨上一个黑色背包,便开启了我的图书管理员生涯。回到校门口,再看看端庄威严的金色大门。不知是社长已给我透露了这里是神秘学高校这的原因,现在看来,简直就是这么诡异怎么来,象征着神圣的金色被四周的墙壁的阴影镀上一层怪异的色彩。

顺着记忆,再次回到了人事部,老人淡淡的瞥了一眼我别枪的腰间,吓得我以为老人识破了,由此引来了老人的不满,就在我要招供之时。却发现老人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的让我不要分心,随后便为我引起了路。

“那边是文学院,主要研究这个世界上的各种文学手法,那边是医学院,主要为阿卡姆市居民提供医疗保障…”老人一边走着一边为我讲解学院。

此时我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疑问:“在担任图书管理员的同时,可以写一些神秘学的专栏吗?”老人回头看了我一眼说:“你随意”,又用细不可闻的声音补了一句“只要你能活过今晚。”就是这简简单单的一句,却让我不寒而栗,只因老人的声音包含着某种肃杀之意。

一路战战兢兢地跟随着老人来到了图书馆,来到图书馆后,老人拍了拍我的肩膀,递给我一张工作证说了句“不要对一切都充满好奇。”便转身离开了。尽管我满头雾水,就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转身冲入了图书馆。

琳琅满目的书籍,有的仅仅是各类现代科学书籍,却远没有我想要的神秘学书籍。如果社长没有告诉我,这一切简直就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高等大学罢了,我暗叹一声:“果然神秘学的书籍也不可能摆在明面上呀,看来也只能从学生下手了。”

终于在一阵落寞的钟声后,学生们稀稀拉拉的来到图书馆,开始了借书还书。就在我以为今天就要无功而返时,正要关闭图书馆,一个人影狗狗祟祟闪进了图书馆,合着你把我这么大个人当空气了,我不要面子的吗?

我静步跟了上去,只见那个人影轻车熟路的走到一排书架前,翻出一本书,从书页中掏出一本小薄册子,之后又辗转去另一个书架。就这样,我一路尾随着他,陆续找到了五六本小薄册子。

见他有意离开,我知道该我上场了,随后掏出手枪,打开保险,抵在那人头上。有道是面对老者我唯唯诺诺,看到同学我重拳出击。我略有戏谑的说道:“现在,这位同学可以把书给我了吗?”那人明显懵了一下,没有想到会有人来截胡,颇为恭敬的将书籍递给了我。就在我举枪目送他离开时,就像是有人知道我的一举一动般。几道黑影冲破玻璃,直奔我的方向,像是要提前灭口。我暗叹一声:“我这是偷啊,你们这是强抢加杀人啊!”

看也被看到了,也被人看到了,无论如何作为双方都会想要杀人灭口的,没得办法,我也只能掏枪便射,尽管我枪法不怎么样,但在我庞大的开枪次数下,也总算是命中几人。可那几人先被冲击力击倒,然后又像没事人一样搜寻书籍,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简…简直就是怪物,我竟有些后悔没和那个学生一同离开。就在我岔神之际,有一道黑影注意到了我,一边向我靠近,一边躲避子弹。就在快要贴脸时,我终于一枪击中了他的脑门,正要换上子弹。一道巨大的爪子笼罩了的视野。

思绪回到现在,麻袋一颠一跛,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没过一会儿,我被重重的摔在地上,我拼命挣脱开麻袋,倒在一旁狂吐起来。吐完之后,虽然胃在不断的痉挛,但确实让我好受一些。抬起头环顾四周,周围坐满了人,眼神或多或少都带着迷茫。空气中飘散着一股股的血腥味,甚至刚刚我躺的地方还有少许的肉沫。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身披破旧黑色斗篷的人从阴影中走出。从麻袋里掏出一本本书籍,他环顾人群,似乎在寻找着什么。最终他来到了我身边,揭开斗篷,露出一张无比熟悉的面庞,是社长。他无言的笑了笑,拍了拍我的脸,转身离开。

此时我尚未从惊诧中脱离,就被一个人形怪物扔到了一边,似乎有意要让我与人群区分。恐慌也已经恐慌过,惊诧也已经惊诧过,我也逐渐习惯了这里糟糕的环境。闲来无事,我开始观察起那只怪物,人形,一双纯黑色的巨爪,脸上用红色颜料画满了怪异的纹路,除此之外与普通人别无他样。

观察着观察着,我渐渐睡去,在心理和生理上的双重疲劳下,哪里还管得了环境问题,简直就是倒头就睡啊。再次醒了耳边充满了求饶声,尖叫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扑鼻而来。环顾四周,周围只剩下很少一部分人。

再仔细一瞧,尸体胡乱堆放着,社长站在一个巨大的高台上,冷眼俯视着一切。平台遍布怪物,他们就像训练有素的屠宰场工人,熟练的开膛破肚,收集着血液。眼神冷漠,仿佛是天生的屠宰机器,手下不像是人类这种感性生灵,反而像低贱的牲畜。像周围也以用血液画出了奇怪的纹路,和那怪物脸上的纹路竟有几分相似。

闭上眼睛,捂住耳朵,难以去想象这人间炼狱。直到过了一会儿,古怪而又诡异的吟唱声响起,穿透耳膜,直击灵魂。背后隐隐发热,我知道,当初为了进入公社,社长专门为我举办了一场入门祭典。说是祭典,但在我看来,无非就是社员们的狂欢派对罢了。唯一有仪式感的,便是用笔在我的身上画些奇怪的图案,说是增进大家的友谊,见其他人早已纹上,我也别无他法。

现在想来,是提前已经把我预订为祭品了。背部不断发热,我竟想要随着这吟唱声胡乱的百度肢体,慢慢的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扭动。眼前的祭坛,四周密布刚才的怪物,怪物们放声吟唱,社长站在怪物之间,双手捧书,静静的看着,如同带来一切的神使,恭迎着自己的神明。怪物们的中心是一道恢宏而又精密的阵图。

伴随着我扭曲的舞姿,以及怪物们的卖力吟唱,阵图的中心竟缓缓生出一扇门。一扇惨白惨白的门,散发着幽冷的光芒。不,应该说是一片虚无,虚无到不由自主的让我产生臣服的欲望。我开始绕着阵图一圈一圈的舞蹈,但我发现越是靠近那扇门,我的感官似乎就会逐渐封闭。

直至最后,我感觉似乎有其他人在操控着我的身体,精确地舞着。感官不断的封闭,真正的“我”只剩下无尽的兴奋。慢步走到门前,我感觉感官逐渐的恢复,但身体似乎已不受我的控制,就像麻木的人偶。尽管意识不断的预警,身体却毫不领情,烙印之处隐隐透露出雀跃的情绪,仿佛拥有自我意识。

“我”打开门,没有丝毫犹豫,有的仅是疯癫的虔诚。“我”转身跳了下去,坠入无边深渊,融入了祂。在坠入的刹那,我回忆起了一句话:

“不要对一切都充满好奇”

 

 

4.2 11 投票数
文章评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

密大周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