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Mar 20, 2024  

作者:文鱼仙

打开那本日记的时候,我知道我犯下了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两天前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来电人称他是我哥哥的律师,他告诉我我的哥哥在不久前去世,并把他的遗产留给了我,他唯一的亲人。他给我留下了一栋在茅斯黑贝街37号的别墅

我对我的哥哥记忆很模糊,因为在我四岁的时候,他就被过继给了我的舅舅。并且去了别的地方生活。之后我们断了联系。到现在已经二十多年了。

第二天我买了一张去茅斯的火车票。准备去那里生活一阵。因为律师说那里风景很好。我最近刚刚在经济危机大潮中失业,又患上严重的哮喘。哥哥的遗产也够我生活一辈子。我决定去那里享受生活。

在火车上买了一份报纸。看了几眼便睡着了。

梦里我梦见一大团蠕动的颜料。色彩斑斓炫目。我说不清是什么颜色。或者根本就不是地球上的颜色。让人沉醉其中,就像在夏日的晚上吃了某些安定药物后看天上的星空。我试着用手触碰一下。那团颜料却爬上了我的手,迅速的包裹了我的手、胳膊、肩膀、我拼命的甩动却爬的更近。直到被完全吞噬。

突然惊醒脑门上全是冷汗火车已经停了下来。我看向窗外,站牌上写着茅斯。下车后找了一个商店,买了一些芝士脆饼,并询问了一下这个别墅的具体位置,然而店员在听到那个地方后脸色变了。只告诉我那里是个诅咒的地方并劝告我不要去那里当我继续询问的时候他扭过身去整理架子上的货物不再和我说话。

走出商店的我只能向路人打听一下。所有人都像看见瘟疫一般看我。马上要天黑了。我坐在路边的长椅上,嚼着脆饼,要是今晚找不到的话我就只能睡在大街上了。

正当我烦恼时,一个老乞丐坐到了我的旁边。看四周无人神秘的凑近了我说。

“是你要去黑贝街37号?”

他的声音像是从破风箱里面吹出来的一般。但是看起来他知道那个地方,我递过去了一些脆饼,他没接,拜了拜手。我点了点头。

“是的,您老知道哪里?”

老乞丐笑了笑。对我说

“黑贝街已经不存在很久了。”

“怎么可能,我的哥哥在哪里居住。”

“你的哥哥?你是那个怪人的弟弟?”

“是的,他是我的哥哥,为什么叫他怪人,而且镇上的人都很害怕那个地方。”

老乞丐掏出一个破水壶,拧开之后,一股刺鼻的烈酒味道。他咕嘟咕嘟喝了几口。看着我说到

“哪里曾经是镇子上的富人区,一排排的别墅花园,无数的上流人士在哪里举行宴会。每天都是歌舞升平,知道那个人的到来。”

“那个人是我的哥哥吗?”我插嘴到

“年轻人,别这么急。这个故事很长。”

老乞丐又喝了一口酒。

“那个人确实是你的哥哥,他大概是十年前搬到了三楼那条街。37号是最里面的一栋别墅。刚开始是挺好的,他经常光顾着附近的花草店。让人运去一车车的花土。我见过他一次。修长的身体。穿一件黑色长风衣和灰色礼帽。这个人看起来…嗯阴沉的异常。后来他的花园里张开了一朵朵花。哪种花是不应该存在世界上的美丽。只是看上一眼就让人沉醉。那些富人也没有见过。你知道的那些富人小姐最喜欢这些东西了。那些人向他讨要。他也把花的种子给了他们。”

老乞丐又喝了一大口酒,打了一个酒嗝。

“一开始确实不错。他的花真的很美,但是那些富人在花园里种下去之后。那些花以很惊人的速度成长。本来只是几朵,后来竟一点点占据了所有的花园。富人区到处都是这种花。人们并没有管,因为这花比其他的花都美。而且还有一种奇异的香气。富人依旧每天开着宴会,但是你的哥哥始终没有参与。他整日待在自己的别墅里。除了给花浇水几乎不出门。后来花长得更加茂盛,而且始终没有枯萎的迹象。人们并没有意识到什么。直到有一天一个园丁决定去修剪一下花叶。当园艺剪碰到花叶的时候,一大只虫子从花丛中飞出扑在了园丁脸上。人们发现的时候。园丁躺在地上。虫子还在他的脸上。那虫子像是蝴蝶。翅膀上有这绚丽的花纹。有几个仆人用棍子挑开虫子。在虫子起来的时候,用棍子打死了。虫子的肚子破裂之后涌出一股与花香味道一样的液体。那园丁的脸只剩下了骨头。”

乞丐要了一块脆饼。就这酒吃了下去。他的眼睛有些发红。酒精可能已经开始影响了他。

“人们才发现事情的不对,有几个仆人想要拔一朵花。但是只要触碰到花叶就会飞出虫子。人们决定第二天去找一些除虫的人来解决一下。但是当天晚上。所有的花都彻底开放了花瓣。散发出一阵阵的意向。也从花丛里钻出更多的虫子。和花朵颜色一样的虫子。那天晚上。所有人都在花朵的香气中沉睡。连虫子吃了他们都一点反应也没有。万幸有一户别墅的烛台没有熄灭,被虫子碰到点燃了桌布,之后火势蔓延房子着了,后来火点燃了一座又一座,连同花一起,都在火焰中毁灭了。除了你哥哥那一座。”

我咽了一口吐沫,老乞丐的酒喝干净了,他开始说起醉话来

“你不知道年轻人,那个夜晚过后,所有的富人都死了。除了你的哥哥,镇上的消防队到的时候,发现虫子被烧死前都是飞向你哥哥房子的方向。你知道的,这不是诅咒会是什么 !听我的吧,不要去那里。你不知道,那天夜晚之后你哥哥院子里的花更加绚丽,你不知道!那花是从地狱里来的!我早就说过,那不是人间的美丽!那些是你哥哥从地狱召唤来的”

老乞丐彻底醉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也许他说的是真的。那我该不该去。

“那个恶魔半个月之前死了。这几年来没有人敢再去那条街。连施工队都不敢去重建。那种花也重新开满了哪里,真的是恐怖。”

老乞丐已经有些神智不清了。告诉了我在这条街直走之后向南边走,看到一大片荒草的小路就到了。就醉在了椅子上。天马上要黑了,我掏出怀表,指针指向六点。 我想了想,有点害怕,但是还是鼓起勇气。我没有必要去相信一个醉鬼的话,但是我还是向他说的方向走去。

大概有二十分钟左右的路,按他说的向南拐,不一会果真看见一条荒草。仔细看草下面是一条路。那个老乞丐并没有骗我。我踩着草走,大概几百米的距离。我看见了一个路牌,上面的字迹被锈腐蚀的严重,勉强辨认出这里就是茅斯街。确实和那个老乞丐说的一样。开满了花,可以看见几栋被花覆盖的房子。那个花瓣的颜色,很是眼熟,但是就是说不出来。我向前走着,闻着花的香味,让人有些飘然,像是书中描写那该死的阿拉伯疯巫师喝下神药的反应似的。回想起老乞丐的话。我突然打了个冷战。他说的话很多都是真的。

思考间,我已经来到了最后一栋别墅,这可能是这条富人区最后的见证。奢华的外饰,宽大的花园。雕花的黑铁栅栏门。花园里还是开满着花。我推开门,没有想象中铁门的摩擦声,反而很顺滑的打开,感觉经常被打开一样。

进去之后,沿着一条石板路到了别墅的门前。用手一推门就打开了。我才想起来我根本没有钥匙。万幸门没有上锁。可是为什么没有上锁。脑海里的恐怖思想涌出。但还是走了进去。

天色完全的黑了,我摸着墙上,找到了电灯开关。啪一声,屋子被白织灯照亮,这片地方竟然还有电力供应。说实话屋子里并没有外面看起来那么奢华,两把摇椅,一个书架。一张摆设烛台和电话的旧木桌。壁炉上挂着我不认识的神像。一张看不出本来颜色的地毯。我沿着楼梯上了二楼,打开电灯。两个房间。我打开看了,一个是我哥哥的卧室,另一个是储物间。我感觉有些不对,因为这房子外面看起来很大,可是进来之后却只有这些地方,我下楼出门再看了一眼,又回到屋子里。发现居然墙的厚度很离谱,这个房子就像是在一大块水泥块里扣出来的小窝一样。我走下楼。用火柴点燃了壁炉。靠在摇椅上。不再思考,打算明天去律师那里继承一下遗产,然后把这个房子卖掉去镇子上生活。我并不打算在这个鬼地方常驻。思考间我闭上了眼睛。

迷糊见我又看见了那团色彩。我想要起身却动弹不得,那团色彩慢慢凝成一颗巨大的眼珠,就凝视着我,我感受到了我的灵魂在颤抖,从内心所爆发出来的恐惧。色彩就那么看着我。我渐渐失去了意试。

碰的一声,我惊醒了。我还在摇椅上,刚才只是做梦那声巨响只是门没关好被风吹开又狠狠关上的声音。擦了一下满脸的汗。看了看怀表,已经十一点半了。我没有起身,还在那里坐着,我想起了我曾经看过的一本叫死灵之书的书籍。那个疯子作者洛夫克拉夫特所描写的那样,我刚刚经历了人类最原始也是最强烈的情绪,恐惧。我有点后悔看过那本书了,我想起那本书里写过的一章,那来自遥远的宇宙的外来客。一团不该存在于地球上的颜色。

坐在沙发上我发现壁炉上面好像有什么东西。起身看了一眼是一本老旧的日记本。封面上绘制一个古怪的五芒星。打开时候扑出的灰尘呛了我一下。上面的笔迹很凌乱开头的名字是我的哥哥,我开始不收控制的翻阅起来。里面画满了对一种神秘生物的介绍。

来自遥远外星的生物,穿越不知多久时间才到了地球。企图描述出这种生物的样子是毫无意义的,从简笔画一般的笔法透漏出难以言喻的恐怖,无法想象的可怕感觉就像是吸食过量毒品的瘾君子的堕落的幻像一般,完全的超出了语言描述的范围。

这种生物简直就是疯狂的畸形的化身。这种生物像是人类,也像是蝴蝶。只是从一个奇怪的角度与人类近似。是一种两足动物,但是身体往前倾,身后的大翅膀反射的鳞片呈现出令人不爽快的感觉。再往下翻能看到他们成群结队的画像,这个怪物蹲在一个窗户上,蹲在一个人的胸口上,用细长的手撕开他们的喉咙,文字一般的口器吸入了他们的头里。另一张画像他们围成一圈,身边开满绚丽的花朵。

下一张的画片仿佛有了生命,他们的口气里流出的口水斜眼看着我,我的哥哥绝对把来自地狱的噩梦掺入了墨水里。我能看出来是人类与怪物的令人憎恶的联系。描绘出那种病态的演变,犹如进化一般。仿佛人类是这种生物净化的。更恐怖的是可能是这种生物是人类进化的。

我终于看见了文字,上面的文字仿佛是尖刺沾着血画出来的一样。我舅舅通过某些神秘的仪式召唤出来的生物。带来了不属于世界的鲜花,也带来了无数的财富。凡是接触过这种鲜花的人都会受到诅咒。后面的纸被撕去了一大半。但是从残留的部分里面能看到几句但是都是疯狂的呓语。

我仿佛受到了极大的冲击瘫倒在了躺椅之上。还没等我缓过来我就发现整个屋子不对劲的地方。屋子的墙皮正在以一个很轻微的角度在起伏。我撞起了胆子走了过去。用手指触碰了一下。墙壁就像是纸一被捅破了。之后里面一股会喷了我一脸。我问到了香味。随后我不受控制的撕开了墙。后面的东西让我爆发出了尖叫。叫声在这个小空间反复回荡,吴安耐不住洪水一般随时冲破的恐惧。没有爆发更歇斯底里的尖叫。我已经分不清什么是真实的了。

墙后面是一个巨大的牢笼。那是笔记里面怪物的实物,他的样子并没有比画上好一点。他的身边开了许多鲜花。他的身后是无数人形的茧。上面趴着翅膀颜色绚烂的蝴蝶。此时蝴蝶已经扇动了翅膀,所有的花也扭动了茎。我脑海里一片空白猛地往后推了两步。他们马上要冲出来了。我看向了壁炉从里面抽出了一根冒火的柴火扔了进去。随后火焰迅速蔓延了整个牢笼。我紧紧的捂住耳朵,但是那畜生的惨叫依旧传入了我的耳膜。我是在受不了从屋子里跑了出来。咬着牙跑到了大路上。在路灯下昏了过去。

等到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被送往了医院。据说是当地的一个流浪汉发现了我。我看着窗外的阳光,喉咙上下的耸动。

我从医院出来,去律师那里得到了财产,马不停蹄的离开了茅斯镇。回到了我的家里。拉上厚厚的窗帘,我买了一把手枪,但是一些特殊的梦阻拦了我。我感受到我的手脚比之前按更加的细长。我的舌头更加敏感。我的心情逐渐放松,对梦中的颜色奇异的不在恐惧。我的心里不在恐惧而是充满了快了。我的后背开始发痒。我等不到彻底的变化了。我要是在等待下去也会被抓到精神病院。那个神奇的色彩在呼唤着我。我不会做啥,咿呀,咿呀,拉夫莱也。dh,yajde。咿呀!咿呀!

我穿上了紧身的黑色长风衣和灰色礼貌。我回到茅斯镇。回到了那片富人区。那个地方还在。我回到了那间屋子。再次把那一盆盆花摆放在了院子里。随后我也进去了那个牢笼。从嘴里吐出的东西把墙封好。

我要追随那片色彩,我要永远的活在奇迹的色彩中!

咿呀!咿呀!咿呀!!

4.3 3 投票数
文章评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