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更新: Dec 7, 2021  

瞳孔

10月19日,阴,今天的门依旧被积雪堵住,无法推开。

卡贝洛放下笔,将手稿收拾整齐,然后拨弄了一下壁炉中的木炭,让火焰明亮了少许。闪烁的火光沿着墙缝跳动,照亮了一块不大的空间。卡贝洛的桌子就摆在壁炉旁不远的地上,离火舌最近的那一块桌角已经被烘烤得有些发黑,中间裂开一道干涩的小缝。

在闲暇的时候,卡贝洛有时会望着这条小小的缝隙发呆,他会幻想这条裂缝是某种怪物的眼睛,如果那只怪物从沉睡中醒来,这裂缝里也许会出现一只明亮的眼睛。

卡贝洛时常想象着这只不存在的怪物会拥有什么样的眼睛,他没有见过龙,只在很小的时候从童话书上看到过描绘龙的图画。他猜想,也许这道裂缝中的眼睛会是金灿灿的,细线一般的瞳孔中燃烧着火焰。

门依旧无法推开,这样说并不准确,它可以推开少许,大约十公分左右,可以从中伸出去一只拳头。然而卡贝洛记录了太多次这种距离的细微变化,已经有些疲惫了,他毕竟只是个十五岁的少年。

这是他在木屋中度过的第三个年头,是世界进入大冰冻时代的第五年。

灾难并不是一瞬间产生的,实际上,在卡贝洛出生前就已经有所征兆。太阳开始变得黯淡,潮汐涨落变得频繁而汹涌,狂风卷起沉浸在湖底的泥沙向四周泼洒……诸如此类。在一开始,只是一场毫无预兆的暴雨加冰雹,后来演变成一次从未被生物学家观测到的生物逆迁徙,事情逐渐失控,变得无法收场。

然后,大冰冻时代来临了。

一阵猫叫和翅膀扑扇的声音打乱了卡贝洛的回忆,他从炉火中抬起头,看见自己的黑猫与白色鹦鹉各自停在木桌的两头,像是决斗前的武士一般彼此瞪视。他伸出手,把两只动物拂开,分别抱在身体两侧,用手臂紧紧压着它们躁动的脑袋。

他记不太清以前的事,从他记录日记之前的事,刚刚的那些回忆是由强烈的恐惧烙印在他脑海里的,在他的噩梦中反复冲刷着他的意识。卡贝洛在搬进这里前注射了“歌尔明血清”,那是人类在大冰冻时代初期用尽手段研制出来的药物,它能改造生物的内部结构,使身体停止生长与代谢,只保留最后一批鲜活的细胞与组织,因此不再需要进食。严格地来说,人类变得连呼吸也不再必需了。

卡贝洛的父母的身体状况检测均显示普通,因而他们的血清注射申请并没有通过。作为补偿,卡贝洛得到了一只试验产物的黑猫,还有一只合成品鹦鹉,它们作为未成年人类的陪伴物被一同送到这间木屋中。

所有的生理需求都不再重要,因此在木屋中的生活非常单调。卡贝洛极力想在这间五十平方米的屋子中找些什么事情做,他开始发现屋外的积雪越来越厚,他的木门逐渐无法顺畅地推开,于是他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他能做什么呢?

他的身体永远停留在十二岁,每日清扫门前的积雪也无济于事,更遑论离开木屋独自跋涉寻找他这个年龄段最需要的“朋友”。

这座小屋以前被人使用过,留下了一些能用的东西。他只能在从木屋中找到的纸上写下自己每天做的事,看到的事,想到的事,梦到的事。他已经不再写自己的父母了,因为无论时隔多久,想到他们已经永远睡在冰雪下,卡贝洛也依旧会流下眼泪。被眼泪打湿的纸张会皱起来,然后在干燥的空气中变得发脆,使用期限会因此降低。

十五岁的卡贝洛学会了精打细算。这批纸张已经快要用完,如果找不到新的替代品,也许他只能在地板和墙壁上写字了。

当地板和墙壁也写满日记后,又该去哪里记录呢?

卡贝洛望向自己的身体,他觉得在身体上写字,有些部位也许会有点痛。

他抱紧了怀中动物们温暖的身体,悄悄地叹了口气。

屋子随之震动了起来,幅度和频率有些惊人,以至于屋顶上严实的积雪扑簌簌地抖落。

卡贝洛抬起头,他不认为自己方才发出的声音足以撼动这间称得上牢固的木屋,他得做好准备,以防有什么灾祸发生。他四下看了看,发现屋子里充斥着一种奇异的光芒。

那些光芒越发明亮,不像炉火那样发红,照亮的范围也比火光更为广阔,掺杂着金色的耀眼光芒是如此夺目,他不得不把眼睛眯起少许才能够接着打量屋里的状况。

光源来自他的木桌,当视线触及那张平平无奇的桌子时,卡贝洛只觉得仿佛直视了正午的太阳,眼角一阵刺痛,几乎流出眼泪。

他不由得屏住呼吸,又等待了片刻,直到光芒稍微柔和了一些,他的眼睛也适应了强光,才能把捂住脸的手指放下来。

那道因被炉火炙烤而日渐扩大的裂缝中,出现了一只硕大的眼瞳。

似乎有薄膜般的东西在缝隙中翕动,遮住那只眼瞳又移开,屋内的光亮也随之忽明忽暗。

那是一只金色的眼睛,正中竖直的针状瞳孔中燃烧着熊熊烈火。

苏醒的#¥%&*与卡贝洛沉默地对视着,谁也没有移动或是开口。

 

10月20日,阴,积雪开始融化了。

4.5 4 投票数
文章评分
1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亚弗戈蒙的追随者
成员

苏醒的#¥%&*说道:“#¥#%@#¥%……¥#¥%……¥#¥%……%¥#@#¥%……¥##¥%¥#……%¥#¥%¥#¥%…………%¥¥%¥¥%……¥##¥#¥#¥#¥#@#%……%&……%……&*&……%*……%*&……%¥#@#%……&……%¥¥……%¥#……%¥%……&……%……%¥%&……%¥&……%”.卡贝洛:“???????????????????????????????????????????”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