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仙饮

Aug 7, 2022  

仙饮

它们悄然而来,从深土、深海、深空……它们终于临至凡间!

1

“梁君,只是正常地询问一些有关人员行踪的事宜,不要有什么压力”

张警官一边准备材料,一边看着坐在办公桌对过的中年男子。

眼前这位名字叫梁君的人颤颤巍巍地、心神不宁地抽着烟,他的背后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八个庄严肃穆的大字。

“再来一根?”

梁君没有拒绝,掐灭了手上的那一小点烟屁股,又接着抽起了新的一根,他每一口都抽得很急,很深。

“怎么样?想到了什么吗?”

“嘶(抽烟的声音)……呕……”梁君刚想说,又忍不住做出呕吐状,似乎他正在努力克制自己,尽量不要弄脏这间屋子的地板。

他又猛吸了一口烟,双手的颤抖稍稍平稳了些,“实在不好意思,人有点不舒服,可以让我再缓一下吗?就……一分钟。”

“没问题,在你身体不舒服的状态下让你过来,我到还有些不好意思了。”张警官拿出了几页材料,“梁君,水户市本地人,你可是有点来头啊,2018年浦杨区十佳青年企业家、2019年水户市商业先锋代表……”

“您……最近喝过我们厂里产的……饮料吗?”

“哦?就是你创立的那个牌子啊~我血糖高……”张警官一边说着一边摇摇手。

“哦……”梁君用一种安心的眼神看了一下他。

“嗯……这些人你知道去了哪里了吗?”张警官把几个人的照片放在了梁君眼前。

“我……有个想问的问题……算了,那是两个月前的事了,就是两个月前……我遇到了……”

2

【两个月前】

梁君正在质问他的销售总监与产品经理,前者是姓胡的中年男子、后者是年龄看上去略小的刘经理。

“这一年,我们的新品数据非常不理想!你们两个团队是怎么搞的?是销售团队没有战斗力?还是新品设计上就有问题?梁君略提高了嗓门,”说白了,我们都在吃老本!”

“砰”!梁君一把将手中的数据文件重重地摔在了办公桌上。

胡总与刘经理一言不发,默默地低着头。

“好了好了……回去工作吧。下季度的新品研发,给我好好弄!销售这块,把铺货方案给我尽快做好”

“好的梁总!”

关上办公室的门,梁君双肩的负担又觉得加重了一分—一年半的时间里,原本风光的“狂风茶饮”系列,市场呈现明显的萎缩迹象,原来具有优势的先发领域——中低端市场份额也随着竞品的不断发力和相继模仿被逐渐蚕食;节节败退的“前线”直接导致资金压力的增大,公司运营所需的支出与还贷的压力让梁君近些时日出现了较为严重的失眠症状。

他认为接下来的工作重心,要先放在下季度的新品研发、渠道铺货上,以借新品热度起一个2020年的“好头”。

梁君也反思了过往自己在工作上的一些问题,主要在于其对于原有研发队伍的管理松懈,再加之自己之前过多的社交活动,致使对前面几款新品的审核过于草率,所以他决定,将自己的办公地点进行转移——亲自监督坐落于水户市崇明区的生产基地中的产品研发中心,以保证新产品的口味调配的工作。

【崇明区】

“不行不行!这种口味一点创新也没有,除了甜还是甜!你们是不是嫌人家血糖低啊?”梁君暴躁地把试饮小样的罐子敲碎在了地上。

刘经理支支吾吾的,也不知道应该解释什么。

自从梁君来到了研发中心,脾气一天比一天暴躁,私底下,人们甚至给他取了“暴君”的绰号。要说,这刘经理可也不是什么行业菜鸟,他可是在半年前,梁君通过猎头公司从一家大型企业重金挖来的人才,可是这蜜月期简直也太短了一些。

“再不行,就滚蛋!”

随着梁君又粗暴地退回了方案,刘经理反倒有点释怀——反正面对这样的老板,他早已对这份工作失去了热情。

“随便吧,走就走了。”

不过他决定再试调一次口味,也是给自己这段职业生涯的一个交代。

下班时间,他难得的准时到点离开了办公室,避开了梁君的视线,离开了工厂,把手机调成了静音。他开始漫无目的地驱驶在崇明岛的一些支支弯弯的道路上,看着眼前不断变换的自然风景,心情到也畅快了很多。

斜阳总是有一种妖艳的深红,迷人而深醉。他把车停在了一条不知名的马路边,伸了一个懒腰,难得的静下心来感受着这久违的慢节奏,而那不远处的田地里,到有一对农户似乎正在好奇地观察着什么……

大学期间,农业专业毕业的刘经理,也饶有兴致地前去查探。

“哎哟,这东西长得挺巧妙啊?”刘经理略有惊讶地说。

两位农户见有人来了,也与他搭起了话来。

“是啊,可不,我种了这么久的蔬菜瓜果,诶~就从没见过这么个玩意儿!”一位胖胖的、皮肤有点黝黑的阿姨说着。

“您见过不?”阿姨旁边的小伙子问道。

“嗯……确实没有,说实在的,我啊!还是这方面的半个专家呢,这东西真的挺特别的。”

此时这3个人,都蹲在这片田地里,研究着眼前的这个“怪东西”。

黄昏将至,轻风微抚。

“诶?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香气?”刘经理醒了醒鼻子问。

“有!有!”另外两人异口同声地答道。

刘经理此时脑海中,开始出现了自己大学时候初次恋爱的回忆,那记忆的深处中,他回忆起了自己暗恋的女孩子身上那淡淡的、却又迷人的气味……

“咕噜噜……”,不知不觉,他嘴中生津,只感饥饿。那两位农户也忍不住笑了出来,说他们家种草莓,问他要不要买点来垫垫饥?

于是,刘经理便大口大口地吃着草莓,这些草莓味道简直无法用美味两字来形容,而且啊,这些草莓中,似乎藏匿着刚才闻到的那奇特的香气。

“莫非?”刘经理脑海中闪过一个奇特的猜想,与此同时,他也有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3

梁君抿着嘴,又再次开始他的“品尝”之旅。梁君在这次试饮前,心里早就有了要拿刘经理“开刀”的决定——他觉得,这位之前所谓的行业达人,其实也只是言过其实的庸才之辈——自己高看了他!

“嗯!这!应该是……草莓味吧……不过……”梁君一紧眉头,疑惑地看着眼前的刘经理和站在他身后两位农户打扮的人。

“梁总,这是用他们家草莓为原料制作的。”刘经理解释道。

梁君端详着眼前的新品小样,心中满是对口味的不解。

“不对啊……”梁君闭着眼,一边回味着口腔中的余味,一边问,“草莓的味道是底味,但一定加了什么添加剂,是吧?”

“您说得对,确实添加了一些独特的香料。”刘经理对站在身边的农户使了个眼色。

“啊!对的!这是咱家的秘方!香哩!”胖阿姨接过了刘经理的话说道。

“好!非常好!”梁君重重地拍了下桌子说道,“规矩我懂!这秘方的使用权,我们公司独家买断了!”

离开梁君的办公室,刘经理斜着嘴,脸颊向一边翘起,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他亲自开车送别了这对农户。

“两位,我的那份,到时候准备现金。”临行前,刘经理淡淡地说着。

“那是那是,老板您放心!”小伙子殷勤地递上了一根烟,手上做了一个点钱的手势说,“这香哩~”

新品的上市密鼓地展开着,梁君雄心满满地在会议上说着那些豪言壮语,似乎这次必定会再次掀起狂风席卷饮品市场,公司的大伙儿对新产品也是颇为认可,整个团队上下一副斗志昂扬的喜庆局面。市场部中有人还突发创意,给这款产品取了一个非常诗意的名字——“初恋的微风”。

“代言人请她!王心凌!形象很符合嘛!”梁君拍案叫绝,“花多少钱都可以!”

“好好!今年她还参加了一档新综艺呢!”会议上一片附和……

风风火火的日子里,刘经理却请了几天假,梁君倒是爽快批复了,他还连连说着这次刘经理是大功臣,承诺要给一次巨大的物质奖励。不过刘经理却早已经写好了辞职报告,奖励这种屁一样的承诺,他嗤之以鼻——他早就受够了这个喜怒无常、阴晴不定的、自以为是的上司。不过今天他要去次那对农户家,把属于他的“那份”给拿到手——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过了几天】

“梁总,小刘好几天没来了,他的假期是不是结束了?”胡总焦急地问着梁君。

“是啊!”梁君插着腰问,“怎么回事?后续香料的原液还要从那对农户家进呢!那对农户不是和小刘关系很好嘛,他们怎么说?”

“刚才联系过了,也联系不上!”胡总板着脸说道。

“小刘先不管他,把农户家农基地的地址调过来,你和我,现在就去一下!”

说罢,梁君与胡总便驱车赶往那对农户的基地。

天色还是那副怪异的妖红色,一路上,梁君与胡总并没有过多的交谈,有时候只听梁君嘴里骂骂咧咧的一副碎碎念的模样,似乎正在咒骂些着什么。

由于路途并不是很熟悉,加之当中还开错了道,因此当他们来到了“农基地”时,妖红的黄昏已近黑夜。

周遭安静得可怖,这种氛围竟然让梁君关上车门的动作也小心翼翼起来,但轿车产生的震动仿佛又能通过皮肤清楚地感应到……这寂静的环境居然没有一丝“生命”的气息……按道理说,农家应该都会养着一些鸡鸭鹅狗的活物,但为何自己始终未能听见哪怕一丝丝的风吹草动呢?

宅院门未锁,家中应该有人。梁君礼貌地敲了下大门,未见回应。于是他又提高了嗓门喊了几声。由于周围太过安静,这几声叫唤都像是一次轻型的地震般颤动着整个宅院的砖石。

“啧!什么情况!”梁君急躁了起来,他又忍不住骂了几句难堪的脏话。心急火燎的他决定直接冲进去找他们问个究竟。

猛地扎进进宅院,忽然看见几株半腰高的奇怪“植物”生长在一个露天的小棚子里,这几株怪草像是在扭动着身躯,如同几个小人一样奇怪地跳着舞,梁君好奇地蹲下仔细地观察和打量着这些生命体,它们根茎部位形成双足模样深深地插进了地底;其两边展开的枝叶又像是禽类的双翼发生了乖张的演化;而怪草的枝干顶部盛开出了一坨显眼的旋涡圆盘,这个圆盘像花又不是花,表皮的质地如蘑菇的菌伞或者是棘皮生物的表层。

正当梁君沉迷于观察这个生物的同时,胡总紧皱着眉头从旁边的屋中快速逃出!他艰难地吞咽着口水,极不情愿地向梁君汇报了屋子里的状况——饭后的碗筷像小山一样堆积在了水槽中,那些锅碗瓢盆之间尽是附着着绿黑相间、黏稠湿滑的脓水汁液,并散发着一股强烈如腐烂的胃酸般的臭味;床上的铺盖无序地堆叠着,一些排泄物样的污秽沾染在上面;卧室和客厅的地上凌乱地掉落着一些好似发霉的衣裤……但就是没有发现活人的踪迹。

胡总好心地劝阻梁君不要再进屋去感受那些不愉快的景象——因为刚才他强行压制了自己猛烈地呕吐欲望,此时他嘴中还忍受着难闻的酸味。

“报警!应该立即报警!”

两人此时不约而同地说出了同样的想法,但他们又犹豫了片刻,决定再往宅院后方的区域探明一下,因为刚才他俩都感觉到了那块未知区域里有生命活动的迹象。

稍作迟疑,梁君与胡总便迅速穿过宅院,映入眼帘的是一大片种植区,他们借着皎洁的月光,打着手机的电灯,在周围的白色暖棚中仔细寻觅。

拨开这些暖棚的垂帘,他们看到,这些暖棚中都种植着刚才在宅院中所发现的怪草,而在暖棚中的怪草长得更加肥壮,它们的姿态扭曲地更为夸张和怪诞,并且连绵成茫茫得一片,形成了壮观无比但又是一副令人作呕且充斥着密集诡谲的不详画面。

梁君与胡总逐渐开始闻到了与他们新产品一样的香气,这味道愈发的浓烈起来……

“哎哟,太香哩……”胡总不自觉地感叹起来。

“什么时候了!老胡!你还想着吃啊!”心烦意乱的梁君又忍不住骂骂咧咧道。

循着愈发浓郁的香味,他们走到了农田深处面积最大的暖棚,站在大棚外,梁君似乎产生了一种无可言语的感官体验——四散的气味仿佛具有了实体的触感,让周围的空气开始变得可以触摸、让周遭微风的流动变得“有迹可循”,那种黏在手上的棉絮感,简直像是被一群脱离了嘴巴的、大小不一的舌头舔舐着自己的肌肤——这是一种幻觉还是一种真实地感受呢?着实无以名状。

在如此浓烈的“香味”的刺激下,梁君居然产生了非常强烈得饥饿感。他口中的唾液不自觉地分泌起来,只能大口大口做吞咽状才能防止泛滥的口水从嘴中溢出。

踏进棚内,眼前的景象!大为震撼!这种强烈的震击感一把便将梁君“推”倒在了地上。

只见棚内有一株两米多高的生命体!定神一看,这分明!是一个从人体中爆出的巨大“植物”——要说从人体爆出,这种说法显然不够严谨!因为仔细观察,你会发现,这更像是一种融合或者杂交而产生的物种!

接下来,让梁君极度恐惧的场景就在此时活生生地割开了他的双眼——他看到这怪形的根部,就是人头的方向!是以人头部为根插入到地底,而它的顶部,是原来人的双腿——整个“人形株”呈现的是“倒立”的姿势!

这东西……正在吸吮吞咽着什么!是的,肯定是舌头!一定是舌头深深地戳进了地底!那根茎正在有力量地、有节奏地像是吮吸一样的活动着——这东西正在贪婪地吮饮大地下所有的营养……它还有一点人形的脖子处,有明显的原本应该是男人的喉结器官!这个喉结状的小球此时不停地上下抽动,像在做一个活塞运动一样……

忽然,人形株出现了骚动,只见已经演化成“树枝”的双手,不停地、疯狂地挥舞着!

那沿着尾椎骨长出的巨大旋涡状圆盘的“菌伞”,开始向周围“发射”更为浓郁的香味,而原来已经演化成分枝的双腿,呈现一种类似蝙蝠般“膜翼”式的翅膀正在有节奏地扇动着——梁君此刻已经无法控制住自己两腮的肌肉,只能任由口水流淌一地。而肚子中那饥饿感更为激烈地翻滚起来,肠胃蠕动的声音开始肆意地咕咕叫唤。

猛然间,角落一处传来一个奇怪声响,梁君沿着声音的轨迹看去……

那是两个似乎并未发育完全的个体!他们呈现的样貌,看起来似乎是一个人盘坐在地上,但双腿已经深深地戳进地底。头部呈直角向后背的方向扬起,双眼、双鼻、嘴部这些窍口肆意而无序地长出了扭曲的“枝芽”和“枝叶”,有的枝芽顶端开始逐渐形成旋涡形状的菌伞。

他们肯定还有一丝自我意识,又或许是感受到了活人的气息,大棚内忽然持续地开始震荡凄厉的奸笑声。

锯齿状的音符在空气中粗暴地划开一道裂痕——

“香~哩……香~哩……香~哩……”

梁君捂住双耳,恐惧地望向旁边的胡总并冲他大喊起来,但只见胡总呆呆地站在原地,嘴里也开始用一卡一卡的声调发出:

“香-哩……香-哩……”

4

“随后,我就连滚带爬地逃了。”梁君深深地吸了口烟,他说后来几天记忆很模糊,反正自己再也没有回过公司……之后么,就是张警官你们来找我问话了。

“嗯……我觉得,你应该去看一下医生。”张警官满脸愁容的用极为怜悯的神情看着眼前这个憔悴的男人说道。

“我可以走了吗?”梁君站起身说道,“这些人去哪里了我不知道。”

“行,你先走吧……嗯……香哩?”

“啊!您!别说了!”梁君快疯了,他大吼一声,留下张警官一副疑惑的神情后,便急速地离开了。

梁君离开了室内,眼前阳光明媚,微风轻拂,他自己也略带轻松地喘了口气,他见自己的母亲坐在车里等着他出来,便迅速前去……他麻利地打开了车门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

“妈,走吧。”

“儿子,没事吧?”母亲担忧地问着梁君。

“没事没事,赶快回家吧!”

“……儿子,你有没有……嘶……闻到?”

梁君醒了醒鼻子,顿时,一股熟悉而让人恐惧的香味慢慢地浓郁了起来。

“儿子,是不是……香~香~哩……”

【完】

5 4 投票数
文章评分
1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hh190801
成员
3 月 前

高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