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日记

作者:无苦 更新: Aug 16, 2021  

1927年4月1日

我重新回来了,那个我毕业的大学——密堪卡托尼克。

而我做的第一件事是冒充图书管馆长亨利·阿米蒂奇,以他的名义向所有保存那本邪恶典籍的地方发了一份警告。

其中有哈佛大学的怀德纳图书馆、巴黎的法国国家图书馆、大英博物馆、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

“我知道,我知道。”

最近我时常用这样的办法回答脑子里的声音。

它不断地警告我,我不应该出现在这里,这样做所引起的悖论和后果很可能毁灭世界。

但是,我必须如此!

我试图换一种想法来说服自己放下心中的负担,或许在ጀ᐀ᔀᘀᄀ和ᜀ᠀ᤀᨀᬀ的ጀ011101ᬀ眼中这件事并没有那么的严重。

从它们的角度出发去看的话,可能根本就不存在什么悖论之类的鬼事情。

1927年8月3日

距离上次写日记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这里熟悉的氛围让我放松不少。

大学里的教授和博士们看起来都很友好,食堂阿姨的手一如既往。

距离那件事还有一年的时间准备,听起来也不是那么的糟糕。

但是,一旦我联想到一年后的今天会发生什么,心情就如过山车般滑落,变得焦虑和惶恐不安。

我已经连续一个星期都是在后半夜睡着的。

这件事就是缠在我脖子上的水草,死死的勒住了我的脖子,将我往下拉。

我必须要阻止它!

还有,我认识了一个叫做菲利普的新学生,他看起来很喜欢我,这不是什么好的迹象。

不要多做无意义的事情!

1927年12月15日

最近雪下得很大,门口那只看门犬习惯性的扑了过来,我给它起名字叫做企鹅,因为他真的很白,包括那硕大的牙齿。

但是和之前不同,企鹅想要告诉我什么,眼神十分警惕似乎有什么东西威胁到了它的安全一样。

我意识到那个可能已经来了。

当我赶到图书馆的时候我看到了,却还是装作不在意的路人,来掩饰我内心的慌乱。

它看起来更具有人类的特征,但是我知道它不是人,而是于一场邪恶的仪式下,携带着某种使命所诞生的不可名状存在。

我就那么的,从它的身边走过,然后与阿米蒂奇博士交谈,我自认为很自然,没有引起对方的注意和不适。

阿米蒂奇博士那眼神我看过太多次再熟悉不过,那是窥视了世界点点真相的眼神,抱有好奇但又害怕。

想必他也已经知道,那个有名的怪人是多么危险的存在了——

威尔伯·沃特雷!

1928年3月18日

我从未发现围绕着大学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

在两个星期前,印斯茅斯那边的几位教授有了新的发现。

马奴赛特河流的入海口有座大岩礁也被称作魔鬼礁,再往外去的海域有几座无名小岛。

据说前往卡特伦斯海湾的货船在经过那里的时候被什么巨物给扯住了,甚至还在船锚上留下恐龙的咬痕。

我没有多余的时间去调查,而且根据后世的结果来看应该没有掀起多大风浪。

我在心里为他们祈祷,自求多福。

1928年8月1日

一个月前我就开始失眠了,有太多太多的事情发生,就好像是临近春季时河面上冰盖发出的割裂声音一般。

有什么在苏醒了,是因为我这个不该存在于这里的人在机缘巧合下触发了什么连锁反应的机关吗?

距离事情发生日子越来越近,我必须抓紧时间,咒语的最后一部分应该能在典籍上面找到。

我对那个阿拉伯诗人的感情真是又爱又恨,他的作品帮了我很多忙,但我宁愿这些书籍从未问世过。

1928年8月4日

既然我已经动笔写下这篇日记,那就代表我成功了。

昨天凌晨的时候,我接触那个子嗣了——威尔伯·沃特雷!

他直接从两米高的围墙跳了进来,然后我开始疯狂的念动咒语,我的嘴巴就像是一挺火力全开的马克沁机枪。

一个又一个普通人难以理解和发声的词汇从我口中说出。

在等待这一刻发生的每一个夜晚里,我都把这段咒语当做噩梦中的救命稻草,是我生命线的最后一丝挣扎和起伏。

他注意到了我然后发动反攻,他所念出的咒语已经完全超越了人类所能触及到的范畴。

那一个个生涩的音节才是他的母语,他拥有血脉上的优势。

当时我就快要死了,魔咒在与我身上的本世界法则战斗。

我的内脏开始反转,眼前出现万道霞光,长虹从东方升起笼罩苍穹幻月。

粉红色星星拖着彗星的尾巴旋转。

除去月亮,影子这些能够简单表述的,至于另外一些……

……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情况,只看到企鹅一边狂叫一边咬住威尔伯的……触手?

如果不是我早已经习惯且刻意对自己进行了训练的话,一定会被斗篷下的身躯所吸引,思考那种藏匿着“真相”的纹路和排列,然后因此错过完成咒语的最佳时机。

难以想象他到底是抱着多大的执念,竟在临死前跑到了阅读室并掏出一把破旧的左轮,不过企鹅先一步把他扑倒在了地上。

我把他的帆布袋子丢在了窗户下营造出一种假象,并在所有人赶到前离开。

至于企鹅,只要人们相信是它杀死了威尔伯,那他就是继史上最强船之后的最强犬。

1928年8月17日

我混入调查员中,保证威尔伯的笔记和手稿将会被送到大学,里面记载有如何善后的办法。

并顺手拿走了一枚古老的金币。

1928年8月30日

对于那些无避免的伤亡我无法出手干预和制止,抱歉。

经过观察,我断定接下来的事情会轻松许多。

威尔伯的兄弟只是在体形上接近他的父亲,至于脑子估计都给威尔伯了。

你要知道,按照人类的年龄来算的话,威尔伯是个连十六岁都不到孩子,但却是异常的难以应对。

如果他学会融入和了解人类社会以及如何利用人心的话,可能会成为比希特勒更加恐怖的存在,但幸好没人交他这些知识。

再次感谢企鹅救了我一命。

1928年9月22日

事情已经结束了,但是不可避免的,一个名讳被少部分智者所知晓——犹格·索托斯!

我不能告诉你们这个名讳的意义和其所代表的事物。

我相信他们知道如何运用自己知识所带来的力量,以及如何保护秘密。

……

孩子们偷偷溜进废弃的校舍内探险,在挪动床位的过程中一本日记从墙角砖缝中掉了出来。

他们好奇的围在一起,盯着眼前老久的物品如获至宝。

突然传来的犬吠在走廊之中回荡,惊得孩子们精神紧绷手掌僵硬,日记掉落在了地上。

紧接着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企鹅,你吓到孩子们了。”

随着脚步声渐行渐远,孩子们觉得那只不过是个躲在这里的流浪汉和他的狗而已,注意力重新回到了掉落在地的日记上。

一阵风吹过翻开来了一页,上面赫然写着这本日记主人的名字——伦道夫卡特!

……

未完不一定有续´・ᴗ・`

4.5 13 投票数
文章评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