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更新: Jan 16, 2023  

作者:龙傲天

(本人16岁,由于不清楚这种文章放在哪里比较合适,想投稿看看。对于恐怖,怪谈类文章比较感兴趣,从初中开始就总写,这篇算是比较完整的。文笔不是很好,请多见谅。)

我是一名学生党,一般都很通宵到很晚。假期到爷爷家里住,我本不想去,但是因为父母工作时间太忙没时间管我。

说来也奇怪,那个村子偏僻的很,本来父母想开车过去,结果车子到了一半,就停了,前面山路,车不好走。我们就下车背着东西步行进村。

一路上我总能在路上看见若隐若现的石像,时不时传来鸟鸣。途中路过一间寺庙,父亲说要按照村里的习俗,外来者必须要拜一拜祛除外界的污秽。

进庙之后,一名僧人正在院子里打扫落叶,面色苍白,身材瘦小。见我们来,从庙里拿出几个护身符,告诉我们要带在身上避免吸引不干净的东西.我倒是没怎么在意随手放进口袋。往前走进入大厅.立着一个雕像,那僧人说叫歪头娘娘。

当时正处于战争年代,军阀混乱,百姓民不聊生.许多人家家里孩子多,吃不饱饭,只能把年龄较小的孩子带到后山杀了吃掉.村民为了将这些孩子的怨气镇压,便建了歪头娘娘庙庇护村子。

我冷笑道“都什么年代了还信这些,封建迷信。”那僧人从里面拿出香给我们,让我们拜一拜以免发生事情。我走近仔细看了看那歪头娘娘,心里感觉毛毛的,总感觉她在看着我.

当等到我把香放在那里,抬头看了一眼 那歪头娘娘正在盯着我…嘴角咧开的更大.下一秒我觉得她马上要低下头时.一人拍了拍我,我缓过神,转头看了看身边的人,是爷爷!

我爸说“您老人家怎么来了,这山路不好走,您没伤着吧?”

爷爷道:“最近村里不太安稳,我接你们一趟安心些.”

我爸说:“村里发生什么了?”

爷爷道:“先出去吧,天要下雨.”

我们陆陆续续从庙里出来.

我看了眼天,乌云密布,似乎有一场暴雨要来临.

一路上大家都不怎么说话,我忍不住好奇便问道“爷爷,村里发生什么了?”

爷爷看了一眼我“你还记得你二叔家的鹿子吗?”

我想了想“记得,好像我们两个好久没见面了”

爷爷顿了顿“鹿子,那小伙子不错,但,前几天刚走了…”

我愣住了“真……真的吗,怎么走了??”

爷爷刚想说什么,又止住了.

我爸瞪了我一眼“小孩子别瞎问 。”

这之后,我们再没有怎么说话.

几分钟过后,到了爷爷家。刚一进门,里面就有只大黄狗冲我汪汪,我被吓了一激灵。

我爸问道“老爷子 我记得你以前不喜欢养狗?”

爷爷解释到:“邻居家给的狗,会看家就养着了。”

进到屋子里,大姨和三姨一家都在,爷爷让我和阿花去楼上待着。

阿花和鹿子都是我儿时的发小,原来在乡下老和他们一起玩但这次眼前的阿花让我觉得有些奇怪,小时候大大咧咧的她现在变得畏畏缩缩 ,看见我眼神躲闪。见我们不动,爷爷开口说让我们上去,大人要商讨事情。阿花慢慢的走上楼。来到房间和以前没什么变化,只不过多了个香台。阿花看着我,说:“到这里先要点香拜一拜歪头娘娘。”我有些奇怪的看着她“以前你不是最不信这个吗?”阿花没说话,给我点了一只香让我拜一拜。我照做。拜完之后,我问她“鹿子到底怎么了?”她起身往外面看了看,关上了门。颤抖的跟我说“鹿子被他后妈害死了!!”

我有些疑问“后妈?他不是有亲妈吗?”

阿花继续说“鹿子他妈两年前就病死了,后来他爹又娶了个后妈,最近生了个孩子,可不知道怎么了,鹿子自从那个婴儿出生之后,发了几天几夜的高烧,找了村里的医生,吃什么也不管用,最后…死了”

我愣住了,阿花又说“村里人都在传鹿子他后妈自从有了他儿子就开始虐待鹿子……”

我刚想说什么,门被拉开了,是爷爷,他叫我们吃饭去。晚饭过后,大姨和三姨回去了,阿花走之前给我个小人,木头刻的,让我带在身上…

深夜,我打开台灯,看着手里的木头人,神情惊恐,似乎看见了什么东西…

我思来想去还是不明白阿花给我这东西的理由,算了,不管了先睡觉吧。我把这东西随手放在枕头边,陷入沉睡…

迷迷糊糊的,我梦见我们儿时在村里一起玩的时候…

“一二三,木头人!”

阿花猛地转过头

“鹿子!你动了!!”

“你看错了!!!”

“哈哈,我忍不住,没站稳”

鹿子和我赶忙跑了,阿花在后面追我们。

直到走到村里的歪头娘娘庙前,阿花停下了

“你们说,里面的歪头娘娘长什么样?”

我摆了摆手“不知道,不过大人不让咱们进去…”

“怕什么?咱们悄悄进去,不让他们看见,就看一眼歪头娘娘”

临近下午,大人们都去忙村里的事,我和鹿子还有阿花趁准时机,进到了庙里…

迎面而来的是一阵冷风,大夏天冻的我有点抖,我搓了搓胳膊,看了看四周,没看见阿花,我小声叫了几声“阿花阿花,你在哪?”没声音,我壮着胆子,扒拉开杂草,往更深处找。走到一处走廊,看见鹿子蹲着身子 扒拉着一只死猫的尸体。我问他在干什么,他说那死猫嘴里叼着个东西,见状他伸手去拿,是条链子,隐隐带点绿。鹿子说没准能卖钱呢。我拉着他“啧,一天天就知道钱,走找阿花去。”

阿花从口袋里掏出几根香,用火柴一点小声到“歪头娘娘,歪头娘娘,如果你真的灵验的话,请帮我实现愿望吧…”

走到庙前,我看见阿花倒在地上,我和鹿子跑过去“阿花阿花,醒醒!”鹿子背起阿花,拉着我让我去找村里医生。我回过头看了一眼歪头娘娘…嘴角裂开似乎和以前有点不一样了…我扛着阿花准备离开,忽然她一转头,一双充血的眼睛死死盯着我,嘴里不知道念着什么奇怪的话语,我被她拽着手臂,不能动弹。恍惚间,阿花的身影越来越模糊,我隐约看见了爷爷,嘴里嘟囔着“唉,要是没有那挡子事,要是她没醒,你本能…”话没讲完,“砰!”我被摁在水里,死亡的声音在耳边回荡…

“叮铃铃叮铃铃”恍若大梦初醒,我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后背已经被汗水浸湿了,心脏疯狂的跳动。我喘着气,这个梦异常的真实。我揉了揉手,转过头捋了捋乱糟糟的头发,肩膀不知为什么印着红印,昨天除了吃饭就是跟屋子里什么也没做啊,这到底是为什么?就在我沉思时,门被推开了,是爷爷。

他的脸色和昨天差不多,仍旧板着:“洗漱一下,穿好你的衣服,一会就要去鹿子家了。”总有种不舒服的感觉,难道是我的错觉?

“你说鹿子这孩子多惨呀,爹不成样,娘还早死。”“就是就是 新来的后妈不知道对孩子做什么,好好的小伙子怎么就死了呢!”大婶和三婶的议论声异常尖锐,仿佛要穿透人心一样。我在不远处看着他们,又看了眼鹿子的灵堂,事情真的是这样吗?还是另有隐情?忽然不远处一个身材苗条,盘着头发,身穿黑衣的女人,从灵堂朝我们走过来,她没什么表情。看不出来她是传闻中的那样恶毒形象。林小娄“快请进吧,马上就要吃饭了,你们先稍做休息”不远处的阿花,红肿着双眼,跟烂掉的桃子一样,不停的扣手,在张望什么。我拍了拍她的肩,试图安慰她。她用嘶哑的声音说:“我们去看看鹿子吧”我道:“啊,都封住了,怎么看,还有那么多人”“等到晚上,我们偷偷去看一眼,就一眼!”看着她这样,我也不忍心。

深夜,我和阿花趁着人少,偷偷跑到灵堂前,守灵的早已熟睡。火盆刺啦作响,冒出火星。我和阿花合力将棺材拉开了一点。看到鹿子惨白的脸,阿花捂着嘴抽泣,我伸手抚摸他的脸,无意间看见他的衣服里,皮肤上,密密麻麻的黑色字符…“这到底是什么!”

“嘘,小点声小点声…”“鹿子绝对不是生病死的,一定另有原因,一定是这样…”“我要去问个清楚!”说罢她跑了出去。我刚想追上去,看见了鹿子胸口处的月牙印迹…“这怎么有点眼熟?”我下意识摸了摸脖子。

“你在干什么!!”守灵的人突然惊醒,我来不及解释,就跑了出去。阿花这家伙是怎么了,这么冲动!

鹿子他家这院子真大,我绕了一圈都没找到,她到底跑哪去了!我刚想离开,不知被什么吸引了。里面传来婴儿的啼哭,我走近,看见一张婴儿床,孩子在里面不断哭泣,越听越奇怪,像是两个人发出的……我拉开了裹着婴儿的被子…“砰!”我被吓的跌落在地,一直往后退…“他,怎么有两张脸!!”

我还回过神,鹿子的后妈已经进来了“你怎么在这里!?”此刻屋外响起众人的尖叫,我见状赶紧冲了出去,混乱中,我隐约听见有人死了!我的心中渐渐冒出不好的预感“不会是…”我向四处张望“阿花!!阿花!你在哪?”我挤进人群中,看见了浑身是水的尸体,那是阿花…

此刻我的大脑一片空白,“阿花居然死了,明明刚刚还跟我讲话的人,转眼间就成了一具冰凉的尸体…”人群中的父亲怒气冲冲朝我走来,扯着我的衣服质问我“你刚刚不好好跟我们一起,跟阿花去哪了?”“我…我和阿花只想见鹿子一面就去看他了,但是,但是谁知道,阿花接受不了跑了出去,我没追上去…”“你怎么胆子那么大了?”父亲说罢要在众人面前打我,爷爷拦了下来。众人散去,只剩下阿花的家人处理后事。爷爷拉我回了家,今天的事情如梦一样虚幻,不真实。

那天晚上,我梦见了…阿花,我梦见她死前的样子,湿漉漉的头发,掐着我的肩,跟我讲鹿子的死一定不简单,不管我问什么她都在重复这句话。我在角落里看见了浑身画满黑色符文的鹿子,他没有往日的神色,一脸阴沉的看着我…梦,惊醒了,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我还没有完全接受。我看着屋里供奉的歪头娘娘,以及阿花给我的木头人,真相到底是什么?

父亲把我反锁在房间,不允许我出去,但是如今发生的种种,都太奇怪了,我必须要搞清楚。房间里面只有一扇破旧的窗户,锁已经生锈了,我趁着傍晚,他们陷入熟睡,用棒子把锁敲掉,从窗户溜了出去。今日的月亮格外皎洁,繁星都被云遮住了,都不用打开手电筒。我攥着木头人从小道去往歪头娘娘的寺庙。

烛火摇曳,窗纸透出微微的暖黄灯光。周围杂草丛生,时不时有夜莺啼哭,风一吹,我抖了个机灵,搓了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石子路有些跛脚,我摸索着墙壁,来到了一处老旧的门前,那里面没有歪头娘娘,应该是偏殿。确定没有人之后,我悄悄的进去关上了门。中间立着一个孩童的雕像,周围是散乱的泛黄纸张,其中最重的文字就是这“囍童”,中间的石桌上记录着“囍童”的由来,因为常年没有保存好,只能看见其中的一行,祭以得天赐之子。

旁边还有一个人名单,不知是做什么的。大致浏览之下,我看见了“林小娄”这个名字,好像是鹿子的后妈。我心中一惊,怎么她会出现在上面?“砰砰”门外传来僧人打更的声音,我没想太多,将那张人名单拿走,从窗户跑了出去。恰巧门开了,那个僧人提着灯四处看了看嘴里嘟囔着“奇怪,难道是我听错了?”临走前他说了句“再过几天就要来了。”

“这一切到底与什么有关?”,我敲了敲混乱的大脑,没在此多停留。我快步离开,直到看见了一扇朱红色大门,“这应该就是主殿吧。”我推门而入,一股阴冷的气息,红色的烛光一晃一晃,想起梦中的歪头娘娘,心里还是有点毛毛的。不过为了鹿子和阿花,还有真相,我深吸口气走了进去。主殿不同于偏殿,歪头娘娘的石像在不远处,看不清。两侧是供奉的婴灵,之前说歪头娘娘的意义是安抚惨死的婴儿,想来应该是这样的。我往前走,石像前是正在燃烧的香,还有一张字条,外面忽然传来乌鸦的叫声,吓得我往后一退,手扶着墙,好像出发了什么机关,歪头娘娘的后面开启一道石门。

提灯的僧人走近了,我顾不上别的先拿起字条就进去,铺面而来的是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里面的场景,我此生难以忘怀。是婴儿的尸体,腐烂发臭。周围贴着符纸“这也是安抚婴灵吗?”角落的另一边是一幅幅皮囊,和鹿子的体型应该差不多,同意涂满黑色符文。这歪头娘娘庙,是爷爷说的这样吗?不,这是假的。我必须阻止这场葬礼的发生,要不然一定有不好的东西回来。我快速离开这里,从小道跑出来寺庙。角落里的符纸被风轻轻吹了下来,歪头娘娘的脸又扭曲了几分,好像在笑。

离开寺庙,我的世界是一片混沌,有些迷茫又有些清醒。我现在应该怎么办?事到如此,我不能再多想什么了,如果这一切是假的,我也愿意接受惩罚。趁着清晨,我回到了房间,找出之前在学校自制的玩具,和烟雾弹差不多原理,之前为了逃避学校的管制,和好朋友自制的。还有七八个,里面安放着操控操控器,只要我一按,就会自动爆炸,放出浓烟。我拿着这些东西,将它们放在寺庙周围的草丛里面。一切都准备就绪之后,我若无其事的回到房间,躺在被子里,就这样一直到了天亮。

第二天,一切都正常,没什么变化。父亲放我出来了,因为母亲向他为我求了情。饭桌上,只有碗筷敲击的声音,我观察着众人的神情。面无表情,只有爷爷,总有什么顾虑一样,眉头紧锁。过后我们就去往鹿子家参加葬礼。在场的每个人都神色平静,没有什么悲伤的情感,林小娄脸上更是没有多余的表情。我冷笑,按下开关,不一会,寺庙的方向冒出浓烈的黑烟。人群中,有个妇女喊:“寺庙那边是不是着火了!!”

本来压抑的气氛瞬间被打破,众人纷纷朝寺庙那边望去,人声嘈杂,人群混乱,都纷纷抱着自家的盆,桶去接水。爷爷和父亲抱着仅有消防栓朝寺庙方向跑去。葬礼上的人基本上都去“救火了”我溜进房间,用尽全力将棺材开出一条空隙。我拉着鹿子从封闭的空间出来了。看着他消瘦的样子,我心里难受。尽管身上布满黑色符文,我用床单将他裹起来,背着他,将他藏在了井里。时间马上就要来不及了, 外面传来众人的谩骂声。

门被用力打开,我回到了刚刚自己所在的地方,假装看着手机。父亲冲上来就给我一巴掌,“混蛋玩意,你怎么那么不省心,你知道你今天干出这样的事情,毁了多少事情吗?”我抬头怒视他“哦,是吗,我想鹿子也不是生病死的吧?”又回头看向林小娄,她被我的目光吓得打了个寒颤。我缓缓说道“请林小娄,林阿姨解释一下,什么叫囍童吧?”她微微一怔,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我。父亲拉着我“你就是添乱,跟我回家,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出来!”我挣脱了他的束缚,跑到林小娄面前“你给我说,是不是你害死的鹿子”我拽着她的衣领,她被我恐怖的神情吓得微微颤抖斥责道“你胡说什么!”

众人在后面议论纷纷“我就说嘛,这个林小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接着我从怀里掏出那份人名单,指着上面红字“那你解释解释这是什么!!”我大声呵斥她,她被我吓哭了,面色铁青,我看着旁边婴儿车里面的孩子,就抱着她,威胁道“快点说!”林小娄被吓得一惊“我说…那是我做的交易,我只是太渴望有自己的孩子了…”她顿了顿,继续说“我刚嫁过来的时候,我看着鹿子天真活泼的样子确实很喜欢,但是我想有自己的孩子,可是过去了三年,一点动静也没有,我听村里人说去歪头娘娘庙求一求,就会显灵,特别神奇。于是我就趁着人少去了,可我错了,我走错了路,去了别的殿,那是囍童的殿,我郑重的祈求能怀上自己的孩子,冥冥之中好像有神灵在和我对话,我说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然后就签了那份人名单。”

“不久之后就怀上了孩子,一家人都很欢喜,我对鹿子关心少了一些,但生出来的时候,这个孩子…这个孩子…居然是个畸形!”在场的所有人都惊了,林小娄声音逐渐激烈“我又去了歪头娘娘庙,她给我的指引,如果你想要你自己的孩子正常,必须清除家里的污秽,我问她,哪有污秽,她说是孩子。”“歪头娘娘是不会出问题的,看着我的孩子,我下定决心要将鹿子弄死…哈哈哈哈哈…为了我的孩子”林小娄说到这里,扯了扯自己凌乱的头发,大声笑了起来 。她疯了。

爷爷赶紧让人把林小娄拉了出去,此时有人从井里面找到了鹿子,我知道一切都是徒劳的。突然,怀里的婴儿动了动,,我感觉手腕一阵刺痛,它…居然咬我了,我下意识松开手,它掉在了地上。原本安详的婴儿脸,只听见咔嚓一声扭转了过来,那张脸,我再熟悉不过了,是歪头娘娘…它的牙齿上还粘着鲜血和肉丝,朝着我笑。紧接着众人纷纷喊“快跪下,这是歪头娘娘!”然后齐刷刷的下跪。原本被人拉走的林小娄,突然疯了一样冲过来掐住我的脖子,嘴里嘟囔着“杀了鹿子,我的孩子就活了,杀了你…”

我无声的喊着“你清醒点,我不是鹿子!”在紧要关头,我口袋里的小木偶突然嘣出一把刺刀,扎了林小娄一刀,她痛的一叫松开了手。我喘着粗气,看着面前的场景。歪头娘娘用极其尖锐的声音喊“默家老头,你还在犹豫吗,别忘了和我的交易!”听到这里,我愣了“爷爷,你怎么也…”我还没说完,就被捅了一刀…“赫赫…”在我震惊的神情中,爷爷,捅了我…

“孩子,对不起,是我欠你的。”然后将我后脖子上的月牙,和鹿子后脖子上的月牙重合在一起,要献祭给歪头娘娘。我已经绝望了,闭上眼睛等待死亡…

周围没有迎来别的声音,只是安静了许多。接着传来了歪头娘娘刺耳的尖叫,我瞬间睁开眼,原来是鹿子,我以为你死了…消瘦的他,用尽最后的力气将献祭的东西吞了下去,撕咬歪头娘娘的脸皮…爷爷原本想要阻止,但最终,跟鹿子一起把歪头娘娘彻底解决。

鹿子倒了下去,静静的合上眼,也许是他知道我有危险,救了我。我看着远处的黑猫,不语。爷爷掩面垂泪,“孩子是我对不起你…我不应该跟她做交易,害了你们。”“八年前,日军侵华,在我们村落大肆屠杀,每个家庭都逃不过,我为了保全我们家,迫不得已与这邪祟做了交易,换到了一份安宁。但必须用血肉供奉,这邪祟的欲望越来越大,我快供养不起

的时候,你母亲怀孕了,是双生胎…也就是鹿子和你,歪头娘娘只需要你们就能成功的挣脱束缚,我为了拖延时间,把你们俩人分开了…过了几年,林小娄嫁过来,一切都变了,她跟以前不一样了。”爷爷沙哑的声音道:“没想到她也和这东西做了交易,那个邪祟控制的东西越来越多,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才这样的…孩子,你别怪我…”

说到这里,周围的人瞬间慌了神,他们一直信仰的神是个邪祟,太可笑了。场面一片混乱,他们疯狂的,焦急的,逼问爷爷,把他们的神怎么了…爷爷让我赶紧走,再也不要回来…我本想做点什么,但,都是徒劳的。我跑出了村子,再也没有回来过。

后来我去当地的警方报了案,讲述了这一切的经历,他们自然是不相信的。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去看了这个村子,但已经被烧毁了。没有一点之前的痕迹,只是焦黑的废墟。好像爷爷,鹿子,阿花,歪头娘娘都是不存在的。

成年之后,我常常会想起他们,偶尔怀念以前的乡下时光。我做了个梦,梦里是阿花和鹿子,他们朝我微微一笑。

 

4.8 5 投票数
文章评分
2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2018218247jx
成员
12 天 前

很棒,加油鸭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