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线偶

作者:Charles Lovecroft Jun 15, 2022  

提线木偶

 

人啊!就好像傀儡戏中的木偶,被命运的悬丝控制,从而在不足寸许的舞台上,上演了一出又一出荒诞可笑的剧目。起初,人们不以为这些都是被安排好的滑稽桥段,只以为是历史的进程、人心的欲念所造成的悲剧!但是真的是这样吗?有智者翻阅古籍、行访四海想要探索出真相,他背上行囊,从日落走到日出,从极南走到极北、从平原走到荒漠……他一直走哇一直走,旅途中经过了许多国家,也结识了不少人,经历了不少事。

他听到了一些传闻,传闻中人们发现了一座神山,山上有神明的踪影,他们看见每天早晨,都会有云雾缭绕在那座山的山顶,那是神明乘着云雾来此间嬉戏;而到了傍晚,山顶则会下一场朦胧细雨,那是神明对时光仓促、快乐消失的悲伤泣鸣。

智者相信了这些传闻,他认为操纵人们命运的丝线,一定是神明在操纵指引,不然仅凭丝线又如何能操纵木偶呢?

智者一路向神山的方向走,路途中他又见证了许多荒诞的历史,一个王国发生了兵变,原因是王室间的手足相残、伦常乖舛,王国的人民也因此蒙难,于是一些戏剧家把这段荒唐的历史编做傀儡戏在王国各地不断上演。智者也看过这段戏目,但他却和民众有不同看法,民众们以为王国的灾难都是因为王室仁德沦丧,但聪慧的智者却在剧目里看见命运的牵引。是什么让原本仁慈的王者变得暴虐,让亲昵的母子败坏伦常,让友爱的兄弟刀戈相向……智者看见艺人灵巧的双手下不断牵动的丝线和被绑在丝线下可悲的人偶,所谓命运不正是如此吗……
……

一路经历了太多太多,智者终于登上了神山的山顶,他拖着自己疲惫的躯体,一步一步蹒跚的往山顶的神殿里面走。那神殿是多么的宏伟壮观啊!仅仅是其中的一根石柱,上面的浮雕也是穷尽人间所有的匠人都难以雕刻出来的瑰丽,更别提里面那些殿宇行宫了。

智者紧张的走到神殿的大门前,跪俯行礼,他用最谦卑的语气恳求道:“伟大而不可直视的神明啊!您忠实的仆人请求能得到您的仁慈和怜悯,请您斩断束缚在人类头顶丝线,让我和我的族人们得以自由,不必再一次又一次重演历史的荒诞的戏码了!”

“吱呀!”

神殿的大门打开了,但神明并没有同意智者的恳求。再三问询却始终得不到回复后,智者壮着胆子小心翼翼的走进了神明的宫殿。神明的宫殿里有音乐,但智者不敢去听,他怕自己沉浸于其中,会斗胆出声惊扰这美妙的旋律,于是他戳破了自己的耳膜,这样他就不会听到神殿的音乐了;神殿的壁画很美丽,上面记载了人类的文明尚未诞生前,这颗星球古老而原始的秘密,但智者不敢去看,他怕自己被这奇妙的历史所吸引,而冒然触碰了神明的禁忌,于是他戳瞎了自己双眼;神殿的供台上有香味,那是神明的餐桌,圣餐的香气萦绕在智者的鼻舌,让他口齿生津,但他却不敢去尝,他怕自己污浊的手污染了神明的餐品冒犯了神明的尊严,于是他用随手的小刀剜去了自己的鼻……

智者就这样不听、不见、不闻,杜绝所有诱惑,一直坚定不移的往神殿深处走去。但因为他看不见、也听不到、更嗅不出,所以他找不见神明的宝座,只得像无头苍蝇一样在宽阔神殿内四处乱转,却无法匍匐于神明的脚下。智者很难过,他筋疲力尽的跪在地上,用唯一健全的口发出连他自己也听不见的呼声——“全知全能的伟大神明啊!您的仆人已经用行为证明了他的忠诚,为什么即使这样也不能得到哪怕一分一毫你的垂青呢!”

话音刚落,神殿里忽然刮起了一阵猛烈的强风!智者听不见风声,却能感受狂风在拍打他残缺的躯体,他坦然的张开手,准备迎接一切,哪怕是神明的愤怒也在所不惜。但就在智者等死之际,风忽然停下来了,智者感觉自己眼、鼻、耳都痒痒的,一些东西正在往他的伤口里钻。疼痛和瘙痒让他止不住的嚎叫,但他却仍然不肯改变自己的跪姿,只是默默咬紧牙关保护自己的虔诚和卑微的尊严。

瘙痒和剧痛停止了,神殿内很安静,狂风早已止歇,唯余智者的喘息声在殿宇间回荡,只不过这次,他能够听见自己的声音,也能通过神殿光洁的地面上看见自己的倒影,嗅到自己身上的血腥味和一股甜腻的香味。

“神明啊!原谅您卑微的仆人对您仁慈的胆大质疑,但如若你愿拯救我这名渺小的信徒,你为何不愿拯救天底下所有信仰您的普罗大众呢?”

智者的声音没有得到回复,又是一阵风吹来,他整个人被卷起向神殿外、向山下飞去,这股风很温柔,催使着智者坠入梦乡,在半睡半醒间,他恍惚间窥见了神殿中的神明一眼。祂是如此的美丽,哪怕搜罗尽人间所有形容美的词语都无法对祂进行一丝一毫的修饰,那些词语配不上祂,无论怎样添加上去都只会冒犯到这位神明的容颜。祂的身上一丝不挂,模糊了性别的躯干上笼着圣洁的光辉,只是为什么,为什么神明的肢干上也有一根根细细的丝线呢?智者不懂,他抬起头,在无穷无尽、不断变化的星辰间猛然瞥见一双硕大的瞳眸,他惊恐的低下头,又瞥见自己躯体上缠满的细线……

自智者登山的故事已过去许久,凡间的民众没人知道智者在神山上到底经历了什么?那里是万物生灵的禁区,只有伟大如神明般的生命才得以在其上舞蹈、游戏和祭祀。但智者却以一个凡人的身份登上了神山的山顶,想要觐见诸神请求祂们斩断操控凡人的丝线。没人知道知道智者成功了吗?甚至已经很久没人见到过他。

当人们再遇到他时,他已经鬓发斑白、垂垂老矣。他在神山的山脚下盖了间小房子,并且终日流连于梦乡。众人以为他失败了,神山上的神明拒绝了他卑微的请求,不肯放弃人类这件喜爱的玩具。但只有智者一个人知道,神山上哪有什么神明啊!不过是另一个提线木偶,在悲惨怯懦的逃避祂的宿命……

4.9 7 投票数
文章评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