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心灵绽放

更新: Oct 8, 2022  

作者:白蚊子少

心灵绽放

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我以俯视角看着一个人躺在床上休息,而且我坚定地认为那就是我本人。梦中我的意识非常清醒,就像没有在睡觉一样;而早晨醒来时,我感到精神上的极度疲倦,仿佛休息一整夜的只有这具躯体。

我感到精神恍惚,意识与身体的联系变得薄弱,但好在我的本能处理好了所有事情。这是一种奇妙的体验,灵魂出窍般看着一个与我拥有相同肉体的人,这个人做的一切事情都与我一般无二,甚至还会在相同地方犯错。如果有模仿我本人的比赛,那么冠军非此人莫属,而我只能屈居第二。

之后的情况越来越糟糕——应该说越来越深刻。意识更加清醒,身体却越来越遥远;梦境更加光怪陆离,我本人却越来越平静。我的本能很聪明(这种说法着实有点奇怪):我的身体自动完成工作、获得晋升、进行社交,饮用过量酒精还会自己去厕所呕吐;我的同事,朋友甚至父母,所有人都没有发现我的异常。我开始用我仍然保有的清醒意识思考我的个人价值,答案是显而易见的虚无。不过这其实都无所谓,我不会因为答案本身而困惑,也不会因为获得答案而痛苦。我放任身体凭着惯性行动,意识变得清晰与平静。

我的心灵变得……真实。不,也许不一定。我的感知与过去天差地别,很难说哪个是梦境哪个是现实,也许都不是。我看到过去发生的事:无名者悄悄爬入我的身体,从内侧蚕食殆尽,然后化身为我的复制。我的意识逐渐走向虚无与宁静也许正是它的阴谋——啊!我应该在遣词造句上更加注意些,不要用这种带有情绪的词汇。我不希望因为我自己的原因破坏内心的宁静,我认为我相当享受——我不应该继续说下去了。我需要思考,需要更加细致冷静地思考。

……我逐渐从梦境被拖向现实,就像突然被拉入水中溺毙。我的意识一点点被拖入原来容纳它的那个容器,多么恐怖啊,逃离之后又被带入曾经居住的,肮脏不堪的牢房。我大概正在某种电磁发生器前指导其他人工作,我完全有理由推测正是这种装置对我产生了影响。我感到头痛欲裂、几欲倒下,周围的人将我扶至室外。某种被压制的东西重新充盈我的身体,轻轻地将我挤了出去。看看周围那些蠢蛋,还在那里陪笑,不知道自己正处于怎样的境地!刚刚被塞入身体的我也显得非常可笑,这副躯体就是牢笼,我还自以为摆脱了它,步入更高的境界。我突然意识到我今后会经常在此地工作,平静便被惶恐完全取代了。

我绝不愿悲惨地存在下去。其实我也没什么可以损失的,从虚无到虚无根本就是无事发生。我想去找把刀,或者去顶楼——这太可笑了,我在恐惧下提出了愚蠢的方案,明明我完全无法控制这个身体。解决方法其实很简单,我只需要彻底放弃就行。那么,我放弃。

 

4.7 3 投票数
文章评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