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于是猫开始驯化人类

作者:Sincere. 更新: Sep 6, 2021  

当猫开始驯化人类

我从昏睡中醒来,刺眼的白光使我睁不开眼睛,我想抬起手遮住脸,却感觉不到自己手臂的存在。我想转过头去,脖子在扭动的一瞬间传来碎裂的声响。
紧接着,剧痛传遍全身,叫嚣着直冲头顶。我感觉后脑宛如针扎一样疼,冷汗顷刻间打湿了后背,甚至浸染了床单。生理性的泪水糊住我的眼眶,就像有人在往我眼睛里泼盐水。不受控制打颤的牙齿咬住了舌尖不放,似乎,我把自己的舌头咬了一半下来,鲜血从断面喷涌而出,灌入喉咙使我窒息,我却连移动视线看一眼都做不到。
“嗨,你醒啦。”
我泪眼模糊地望向声音传来的地方。……奇怪,能动了?我忍住脑袋里似乎要碎成几块的疼痛,挣扎着想要坐起来。
“啊,别动别动。”
一只洁白的爪子摁在我的胸口,紧接着,另一只洁白的爪子拉起被我踢乱的被子,盖在我身上。白光渐渐变得不那么刺眼,我费劲地眨着眼睛,把上下粘在一起的睫毛弄开,才勉强看清楚。
那是一只几乎与白光融为一体的白猫,头上还顶着一个金色的感叹号。
“我知道你现在一定有很多问题,我看到你的头上全是问号。嗯……那我该从哪里说起呢?”白猫扑闪着一对翠绿的眸子,短短的猫脸上露出像人一样的微笑,“让我想想,首先,你可以称呼我为——巴尔斯克大公爵,手杖!”
……这是什么跟什么?我看着白猫伸出爪子,扶正了头上的感叹号。猫会说话?那一串我根本记不住的名字是什么?手杖又是啥?我的体力似乎以惊人的速度回复着,但我完全没有意识到,只是陷入了无边的混乱。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堵上那张在我眼前动个不停的三瓣嘴。然而白猫丝毫没有顾及它唯一听众的感受,自顾自地唠叨着,仿佛有一千万年没说过话了似的。
“别这样看着我呀,莫非你什么都不记得了?不会吧不会吧?竟然还有连这么重要的事都会忘记的人存在吗?手电筒!”

它似乎有一说长的句子就忍不住在最后加上一个莫名其妙的词的习惯,在它冗长又破碎的叙述中,我坐起身子,总算明白了自己现在是个什么处境。
“呃……所以,巴斯蒂亚小姐”
“是巴尔斯克大公爵!”
白猫以完全谈不上优雅的态度打断了我的话。
“……所以巴尔斯克大公爵,按你的意思就是,我现在是处在,呃……”
“六十五兆亿又九千七百万六毛一年后,你有在听我说话吗,啊?唐三彩!”
“所以为什么年份会跟毛扯上关系啊……”
说起来,我为什么能活这么久啊?我是跟什么奇怪的东西签订了契约吗?那我又获得了什么啊?
“你能不能不要一直抱有疑问,问号都快堆不下了。”
顺着白猫的话看了看四周,我发现自己的床上堆满了黑色宋体问号,约摸有加粗一号那么大,而且还源源不断地沿着我的头发掉下来更多。
虽然但是,我感觉自己的密集恐惧症快要犯了。更糟糕的是,我的强迫症正在诱骗我伸出手把这群乱七八糟的问号排列整齐。然而白猫又开始滔滔不绝,我只好努力跟上它的节奏,控制着自己不去数它又继续冒出来什么奇怪的名词。
但它接下来说的话让我非常迷惑,每个词我都听得懂,可是为什么连在一起就这么让人难以理解……什么信徒,驯化,仪式,改造,之类的。
……等等!我调动起自己所剩无几的脑细胞拼命回顾着自己贫瘠的知识领域,这,这种莫名其妙的仪式感,这种让人难以理解的爆破型输入,这种无法名状的邪典展开。这*傅里叶变换粗口*不是克苏鲁吗!
“我懂了!你是巴斯特!”
“你不要那么直言不讳地叫我们主神的名字,我会不得不调整你的物理动态参数让你回到等离子体破损配件模式的。扎西德勒!”
“……对不起。”
可是为什么又突然这么赛博朋克啊!扎西德勒又是啥啊!
也许经过了整整五十万日元那么多的时间,我总算勉强接受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是的,我们人类,被猫驯化了。
……仔细想想这样也挺好的不是吗!
“你那是什么满足的表情啊,至少反抗一下啊?”白猫说着从一旁高耸入云的书架中取出一本破破烂烂的笔记,“嗯……嗯,原来是这样。螺旋霉素!”
?哪样啊!

公元114514年,人类由于无法挽回的失误,失去了对“猫”这一物种的主动权与控制权。没有人知道这个失误是什么,只是在那一年,猫不再用它们自创的喵喵声来与人类交流,而开始使用通用语言。
猫表现出了惊人的语言天赋,它们对于人类语系的理解程度远远超过了人类自身,从它们的三瓣嘴里吐出来的语言具有不可抗拒的工整韵律与美感。
匿名参与评选的猫作家所著的文学作品包揽了所有可获得的最高奖项,人类不得不开始向猫学习如何使用人类的语言。当这种不太对劲的学习全面展开之后,猫在人类能触及的一切领域所展现出来的能力,都远远超过了人类。
人类被迫重新思考自己的定位。
人类开始学习猫的意志。
人类因此走上了被猫驯化的,也许再也无法逆转的道路。
这是猫哈噗啦啦呀元年所发生的事。

然后距今又过了不能细数的岁月,猫已经突破一个又一个极限,达到人类已无法理解,亦无法言说的高度。
虽然在人类贫乏的思维中,并不知道猫具体做到了什么,但它们既然在人类熟悉的一切领域都达到顶峰,那么它们一定做到了很多人类连感知都感知不到的事。
人类最大的优点,就是很能适应并融入新的环境。

我毫无疑问是个人类。
眼前自称巴尔斯克大公爵的生物也毫无疑问是只白猫。
但我在公元2020年1月19日,自己的生日那一天,意外感染了某种病毒。那种病毒并不能使我死去,只是让我陷入死一般无梦的沉睡,肉体无法被毁坏,并永远与一间摆放着白色四柱床的卧室在一起。
我似乎还一度成为了SCP基金会的一项研究条目,虽然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被收容的,又被做了什么。
那个基金会也早就不复存在。
没人知道我为什么醒来,就像没人能告诉我为什么巴尔斯克大公爵的头上有感叹号,从我头上落下的问号又是从何而来。
连巴尔斯克大公爵也不清楚,按照它的说法,在历史诞生的之前,这些就存在了。
一人一猫沉默地待在洁白的房间中,我咀嚼着白猫的话语,而一直聒噪的白猫也很贴心地闭上了嘴,等待着我。

“也许你说的是真的。”
大约又过了一万英镑那么久的时间,我低声说道。
巴尔斯克大公爵摆了摆像狐狸一样蓬松的大尾巴,不置可否。
“我知道你说的是真的,不为什么,我就是知道。”
我是人类,我拥有人类所有的一切特征。
我适应,并融入了新的环境。
我没有其他的选择。
当我明白了一些事情之后,我感到有什么事要发生了,我本能地开始懊悔与恐惧,想要阻止它发生。
但齿轮被某种引力吸附,无法挽回地镶嵌在它应去的位置。
“所以猫开始驯化人类。”
“所以猫开始驯化人类。”
这是历史上留存的最后一段对话,然而已经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将它记载下来了。
随着我复述白猫的话,这间白色的卧室开始坍缩崩解。
就像一个果冻中微小的气泡,融解消散,不复存在。

作者头像

5 3 投票数
文章评分
1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長風hpb
1 月 前

哦哟,大失败。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