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时月 上部:计划

作者:秧歌 Mar 12, 2022  

时月 上部:计划

司机看了一眼身后的乘客,加上他一共二十七个人。

大巴车前进的方向是进取市,后座上的乘客们现在正是一副轻松闲适的样子,两个年轻人正在座位上昏昏欲睡,一位年轻母亲哼唱歌谣轻轻抚摸着孩子的头,一位中年人正在翻弄自己的手机,时不时皱皱眉头,天知道他在干什么……乘客们都在干着各自的事,司机都有点不忍心打破这个和谐了。但是没办法,他慢慢地打开了驾驶座左边的窗户,吹来一阵冷风,冷气使得全部靠窗乘客都关闭了自己旁边的窗户,紧接着司机又解开了自己的安全带。他没有减速,加速前进,冲到了前方的湖中。

司机感觉到了即将冲入湖中时那刹那的腾空飞翔感觉,然后一阵翻动,他也感到入水的震动。在人群的惊叫声中,他快速地从左边窗户跳出去。

突然产生危机时,大部分人其实会突然愣住,以至于错过最佳的自救时间。水此时已经即将没过车窗,最佳的自救时间已经消失,而那个溺水后的黄金五分钟,想必对他们来说也没有什么作用了吧。此刻部分乘客已经开始拍打车窗,想要砸碎玻璃逃出,但他们一定发现根本没有一个安全锤还在车上,已经全部被司机提前收集起来了。最多10分钟,他们死定了。

这就是计划的第二步,今天只有司机一个人能活下来。

“世界被痛苦缠身……”

吾名琉,年二十八岁,居住在小城中,未婚。我在警局是一名法医,每天工作到晚八点归家,我不抽烟,酒仅止于浅尝。夜十一点入睡,每日睡足八个时。睡前,我一定喝一杯热牛奶,然后做20分钟的柔软操,上了床,马上熟睡。一觉到天亮,决不把疲劳和压力留到第二天。我是医生,我说我很正常。

我正在对“疯狗杀人案”的狗进行解剖。这真是一只巨大的狗!我进行得很细致,生怕错过任何一个微小的细节,因为这可能决定本案是否会被侦破。我一边进行工作一边回忆着“疯狗杀人案”。并不算很复杂,但是引起了社会各界的注意,乡下一户人家养了多年的猎狗突然变得暴躁,然后活生生咬死了主人,当时那个场面,血腥无比,听说各种烂肉被撕扯的到处都是。但据周边的村民表示这只大狗对外来人十分凶狠,主人基本上是把狗关在加固的铁笼子里,但是他唯独对主人一家十分地乖巧听话,甚至有时还会做出一些撒娇的动作。还有一些小道消息说,这户人家的主人和邪教有一些联系,不过是不是真的也不得而知了。

很快我已经剖开了肠子和胃,发现其中一些有趣的东西——我在狗的胃壁上刮下了一层厚厚的还未消化干净的毒香兰根。毒香兰根这种植物对人类微毒,对犬科动物剧毒,食用它的犬科动物会很快死掉,但是死前会有一阵狂暴无常状态,看来就是因此那只巨狗会发疯一般的撕咬主人。后来对那户人家家中的搜查中,发现那户主人的箱子内有一大份还未使用完的毒香兰根,主人的妻子看到那一大份毒香兰根后,说在丈夫死和狗发疯之前,她看到丈夫把这种草切段混合进了狗的饭中,他说的这是有助于狗的消化。

破案了,这是一起因为愚昧而导致的悲剧。

“疯狗杀人案”成功结案,我们局子收到了来自多方面的称赞,而我因为发现了狗体内的毒香兰根,成为局内的焦点,常常有人请我吃饭喝酒,虽然不是什么山珍海味玉露琼浆,只要有心意就够啦!

局长却没有因为结案而春风满面,反而越发眉头紧锁,且越来越难见身影,甚至有段时间,他叫副局来替代他的责任。想想,其实局长对我帮助不小,如果不是他,我可能当不上法医,只能带着一身医术,成为一个混吃等死江湖郎中无赖老骗子。虽然我很关心他,但也没有权力询问他,只能希望他早日解决问题。

“疯狗杀人案”结案一个月后的某个晚上,我像往常一样整理了卷宗,然后准备驱车返回,距离警局只有十几分钟的车程,下班沿途什么绝美的风景,但对我来说,没有比这更好的了。十几分钟转瞬即逝,我将车停好,回家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顺便开了两个罐头犒劳自己,边吃边看新闻,享受啊!但如此悠闲时光却被急促敲门声破坏了,我急躁的去开门——焯!居然是局长找到了我,当时局长处于一种敏感的虚弱的状态,身边的一切仿佛都草木皆兵,瘦了好多,只有他那吐字清晰的声音能分明他是个活物。他的身后还紧跟着几位黑衣人,我很悚然,以为是什么黑恶势力,便大叫道:“来骗!来偷袭!欺负我刚入社会小年轻!”局长抬抬手,示意是自己人,随后我把他们带入屋内。局长早已体力不支,我给他喂了片安眠药,最后神经紧张的局长终于睡着了。局长身后的黑衣人们同情地看了一眼局长,然后告诉我他们来自一个令我十分陌生的组织:特管局。

他们告诉我,特管局是一个国际性的特殊组织,在上世纪成立,目前有五十三个国家加入。该组织是完全独立于任何国家的,但派驻人员到任何国家行使任务时,都会归属该国国防部下,穿该国的相关制服,以便执行公办以及同当地相关人员进行合作。

至于局长是如何发现特管局的,黑衣人们告诉我还要从一个月前说起。

大约一个月前,“疯狗杀人案”刚刚结案,局长却在死者家中寻到一份关键材料——几张手稿,且弄清了死者被狗咬死的真相,因其真相太过骇人,牵扯背后势力过于强大,出于对当地组织的不信任,他直接前往国家级反邪教局,反邪教局长直接接待了他,详细了解情况后,反邪教局长震惊无比,安排人先叫局长住下,说过段时间还要请局长帮忙。

几天后,局长被再次叫来反邪教局。这次他来到一个会议室,与反邪教局长和几个陌生人共同商议对策,那几个陌生人,便是特管局人员了。

了解完后,我见一位黑衣人取出一个档案袋,倒出几张有着潦草字迹的手稿,我略微的扫了几眼,只见上面写了什么“超越尘世,获得永生”,“世界被痛苦缠身”之类的像邪教一般的文字。

现在屋内十分安静,让我看看这手稿上到底有什么?让他们如此?我翻开了其中一张手稿,上面写了三段话——

“要件一的结果是世界开始被注视……”

“要件二的结果是世界被痛苦缠身……”

“要件三的结果是世界变得麻木……”

虽然这三句话不怎么恐怖,但我却对其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厌恶,然后我又翻开了另一张手稿,上面只有一句话“超越尘世,获得永生”。

这张也同样让我感到不适,现在来看第三张也是最后一张,上面有一大段话。

“要件一,是‘自愿’,‘犬饲’和‘血祭’。要件二,是‘万中存一’,‘无知’和‘水祭’。要件三,是,‘井中月’,‘浓雾’和‘天祭’。”

“自愿”?“犬饲”?“血祭”?这和“疯狗杀人案”居然如此的像?该不会是他们逗我玩的吧?但看到旁边严肃的他们,我又怀疑真假性了。

黑衣人们又给我塞了一张报纸,是国家官方的报纸,今天早上刚刚印刷的,上面记录了一起今天上午发生的公交车坠入湖中,只有司机一人生还的文章。

等等,只有司机一个人活了下来?这是要件二的“万中存一”?都是淹死的,这是“水祭”?至于“无知”难道是因为乘客不知道自己快要死了?要知道这是今天早上才发生的事!他们给我的手稿居然精准记录了这一切,那三张纸是真的!

人是被狗咬死的,狗是被迫咬死人的,人是自愿被狗咬死的。

要件一和二都完成了,如果要件三也完成了,世界将会变得麻木?会是怎样的麻木?

他们又告诉我,这是一次有计划地献祭,邪教们打算召唤一种我们根本无法对抗的生物,那种生物对我们来说就如同神一般,什么飞机核弹,没用的。

他们休息了一会,在我家吃了一点东西,随后准备离身,他临走时再次告诉我一个消息,邪教很有可能有一个国家的势力,他们怀疑憨国已经被该邪教控制。献祭分三步,前两步已经完成了。要件一时杀了一人,一个月后又完成了要件二。一个人代表一个月,要件二死了二十六个人,所以就是二十六月后,那时,就是决战之日。

他们给我留了一张手稿,上面有几种破坏祭祀的方法,叫我和局长一起学习,说决战之日我俩有大用处,还说可能会死,如果我俩害怕就不用去了。

可恶,世界末日快到了,我还会害怕?去!

我目送他们离开,又看了一眼熟睡的局长,共同等待着两年之后的决战之日。

天际边,一抹红色,是清晨到了,但这天又像晨曦,又像晚霞,所以,这是希望?还是……

我摇摇头,把这个想法努力淡忘掉,给未来留点希望吧!

4.3 3 投票数
文章评分
1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长风hpb
1 月 前

不得了不得了~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