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阴影

更新: Dec 19, 2022  

1

吴辉30出头,事业小有成就的他终于买下了这间两室一厅。

这间房子对他来说意义非凡,那些半吊子的心理医生们,往往让他们的客户觉得有些作用的,恰恰是一些“俗语”,比如“战胜恐惧最好的方法就是面对恐惧”。

不过吴辉的收获除了“面对恐惧”这件事以外,还有就是帮他走购房流程的房产中介,那是位年轻漂亮的实习生。他们眉来眼去,很快就搞到了一起。虽然女孩的右边脖子上有一大块不怎么雅观的胎记,不过她的综合姿色足以让吴辉心动不已。

话说房子有什么可恐惧的?

其实这间房子原来就是吴辉家的,只是他很早就搬走了。究其原因还是因为房子对岸的湖里死过人,而且也不是别人,是吴辉的表哥。

那年暑假,吴辉的表哥——这位叫袁望的青年,尸体在湖里的一个排水口被找到,当时打捞的人被吓得不轻,说是尸体的内脏像被鱼群掏了一干净,仿佛找到了一件“袁望”样式的外衣——感觉可以直接穿在身上的那种。

2

吴辉站在“新房”12楼的阳台望着对过的大湖发呆,一声“亲爱的”打断了他的思绪,原来是女友喊他吃饭。

“烧的不好请见谅!”女友瞪着大眼睛看了看吴辉说,“还是你的……前妻会烧得更好吧……”

“啧!”吴辉砸了下嘴,“能不能不要提了,搞得我像个什么一样……”

“好吧好吧!”女友见状便立刻转移了话题,“你表哥真可怜。”

此时吴辉有些后悔,他觉得自己和女友之前说得太多了,关于表哥的事儿本因是自己的秘密。

“你表哥生前是什么性格的人?”见吴辉没有搭理自己,女友又追问了起来。

“……不讨人喜欢。”吴辉不屑地说,“你的好奇心有点重啊……”

确实,当年袁望的死,网上的论调不说是“拍手叫好”,也算是“大快人心”了吧。

虽然现在很难找到20年前的论坛留言,但吴辉还是大体上回忆了下:

「死得好,老天爷收人!」

「不讲规矩的人,自然会被规则惩罚……」

「论一个小流氓的自我作死……」

「他家里人肯定要讹公园钱了……」

“总之是一些不太友好的话。”吴辉说。

巧了,某论坛上居然还存留着一些古老的发帖,女友一边拿着手机一边努力地查阅。

“好过分啊!”她开始朗读起了那些论调。

[活该啊,我知道这个叫袁望的,据说学校里总是欺负别人]

[据说,他还叫外面的小流氓打老师呢!]

[据说,他年级轻轻就早恋,还有好几个女朋友呢!]

[这种人死了活该,少一个恶人!]

[为什么这种人不多死几个?]

[未成年染头发的能有几个好人?]

[家教是个大问题!]

……

吴辉皱了皱眉头,对他女友说:“看就看,别读出来,怪烦人的。”

虽然他很不想记起那个夏天,但吴辉还是记得当年,新闻记者追问他表哥落水的来龙去脉的时候,他是这么说的:“我表哥说要抓水里的大鱼,就跳下去了!”

那年吴辉13岁,说话的时候带着些哭腔,怪让人心疼的。

“他好像被水里的东西绊住了,我下水救他,但我游泳不好,差点也淹死了,呜呜呜……”

吴辉的女友听着他一字一句地还原了当年受访的话,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亲爱的,你记性真好,你看我找到的这个帖子,上面的采访原文都有呢~哎呀~和你刚才讲的一字不差哩!”女友笑咪咪地说:“你表哥死的时候,才16岁吧,网上的人真是一点儿也不留情面呢。”

“确实,我舅妈和舅舅也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吴辉说。

“他们现在在?”

此时,吴辉没有接话,他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叹了口气,看向阳台,眺望远方,他想起了那日,表哥兴冲冲地拿着一张光碟到他家来,那时候的电脑还是稀罕物,吴辉他妈奖励吴辉在期末考试的优异表现,勉为其难地买了台联想牌的电脑——还是液晶屏的给他。

不过,电脑可没连上宽带,里面唯一的消遣只是一款叫“红色警戒”的游戏。

袁望说他有一些刺激的东西要和兄弟分享,是一些来自岛国的男欢女爱的好电影!实际上,那天他们确实看了一部挺振奋人心的岛国片——《海贼王》

“妈的。上当了!”袁望嘴里一边骂着卖盗版光碟的小贩,一边和吴辉饶有兴致地看完了动画片的前几集。

当年吴辉品学兼优,他妈管他非常严,对袁望这种小小年纪就把头发染成杀马特的二遛子,吴辉妈非常反感自己的儿子和这位表哥一道玩。

不过这个暑假,第一次看动漫的吴辉,还是前所未有地感受到了热血的气息对他心灵上的冲击。他看了看对过的大湖,湖面上飘了条小船,此时他眼里满是期待。

“老弟,别学习学傻了,今天哥带你去冒险!”袁望看出了吴辉的心思,便拉着他去大湖上玩划船。

“你千万别告诉我妈是我想去,她知道非打死我!”

“哎呀,我晓得了,到时候我就说……是我逼你去的呗!”袁望一边拉着吴辉的手一边赶往湖边的小破码头,“反正我顶多被我老爹打一顿,为兄弟抗事这点痛算个屁!”

不稍半会儿,他们来到了位于湖岸的小码头,管理员是个高龄老伯,正在打瞌睡。

“喂,湖里可能‘女鬼‘哦~”袁望趁机偷偷地拉走一条小船,还不忘吓唬吴辉。

“我才不怕呢!”

“哈哈,这才是爷们嘛!”

说罢,趁管理员不备,两个小伙子上了这条船,像海贼王里的路飞和索隆一样,迈向了大航海时代。

……

3

“你们真调皮!”女友笑道,“那后面,表哥为什么会掉下水呢?是因为船很旧吗?”

吴辉若有所思,有点不想说。

“你好好想想嘛~你答应过我的,说以后有什么事情都不会瞒着我。”女友撒娇地说。

吴辉还是支支吾吾。

“你看,我就知道你们男人,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就不懂得珍惜……哪天,我也就从‘现任’变成了‘前任’了呗……”

“哎呀,这是哪和哪儿啊?”吴辉双手一摊,无奈地说,“我告诉你,但你可别说出去……”

“我只是希望你好好想想!”女友瞪大眼睛看着吴辉。

“因为,表哥可能真遇到……水怪了……不过我不确定,那是不是我的幻觉……”

“啊?哦~我想也是……你表哥一看就是个狠人,不太会像轻易淹死的人,哈哈哈。”女友笑话道。

面对女友的轻佻,吴辉有些不爽,好像她隐隐约约地嘲笑着自己“无能”一样。此时他心里正在盘算,今天晚上必须在另一个战场好好“伺候”下这位新任,让她明白自己作为一个男人的“能耐”。

但是,既然答应了女友不能瞒着她什么秘密,自己还是要遵守彼此之间的承诺。

“这件事……连我前妻都没告诉她。”吴辉扳正着脸说道。

“哦~那我放心了,看起来我确实比你前妻在你心里更重要呢!”女友也开始严肃了起来。

4

袁望和吴辉划着船,一会儿就来到了湖中心,这片湖很大,不知深浅,湖底飘着的绿色水草看上去丝滑而浓密。

“看!鱼!”吴辉指着船边一处兴奋地叫喊,小孩子总是会为了一些自然界的小事而开心不已。

袁望不屑地笑了笑,他盘坐在船头,单手指着天,好像是海盗船的船长,他大声嚷嚷道:“小的们,别被海里的女妖精诱惑了,给我划起来!你们这群只会偷懒的蠢猪!”

“是!船长!”吴辉敬了个礼,开始卖力地摇动船桨。哗啦哗啦,波浪声此起彼伏。

正在他们欢声笑语时,快速行使的船渐渐放缓了速度。

“怎么回事?!”袁望回头骂骂咧咧道。

只见吴辉放下了手上的船桨,呆呆地看着湖面。

“喂!老弟!干嘛呢?”

吴辉的脸慢慢地开始贴近水面,他毫不理会袁望的质疑。

“你找死啊!”袁望看见吴辉的脸朝着水面越贴越近,一个着急,回头便要拽他。

突然,水里有些异动。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船底游弋,袁望的屁股下方感受到了某种东西正剐蹭着小船的底部。

“好漂亮啊……”吴辉呆呆地看着水面说。

“你过来……”话还没说完,“扑腾”一声,只见吴辉整个人一头载进了湖里。

袁望二话不说,大叫一声“兄弟”,立马也跟着跳下了水!他朝着吴辉落水的方向一个潜泳,一把抓住吴辉的手!但此时,袁望也察觉,有一股力量正在和他互相拉扯,像与他比赛拔河,横在中间的吴辉就是那条绳子。

情况紧急!袁望的脑袋飞速思索,他意识到不管是什么东西拉住他兄弟,他都要优先解决这个家伙,不然小老弟很快就要被拖走!

于是,袁望一个转身,反向往下游。

湖水的深度大概3米不到,袁望水性也不错,但就在这时,他意识到自己将要面对一个超出理解范畴的事。

他看见湖底却趴着一个怪东西,如果你说它是人鱼,那只能说这条人鱼过于的丑陋,只能看出是一条长着人脖子的水生动物。

那双凸起的双眸贪婪和暧昧地地盯着手上抓住的少年。

袁望见那水怪抓着吴辉的腿往下拽,并且越来越用力!情急之下,他顾不得多想,一个顺藤摸瓜,他身手矫健、一个转向游到了水怪的身后,双臂组合成十字形,用尽浑身力气勒住了它的脖子。

水怪开始渐渐松手,此刻吴辉有了反应,他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要换气了,便用力一蹬,踹开怪物,本能地向着水面挣扎而去。

与此同时,那水怪似乎并不想就此罢休!见此情景,袁望索性对着水怪的脖子一口咬去!那怪物吃痛,挣扎一番后,整个水底像100度烧开的水,在一阵剧烈翻腾后,袁望和水怪一起消失在了湖水的深处。

5

“看起来,你表哥是为了救你呀!”女友对着吴辉说。

“可能是,也可能不是……”

“不是说你先看到鱼了嘛……”女友有点不服气地说。

“那……谁又能证明、当时表哥……他!他也是和我一样,是被那东西诱惑下了水呢?”

吴辉的语气有些急。

“你看看,你就这臭脾气吧,一说到自己不占理了,就这样对我大吼小叫的……”女友鼓着嘴抱怨着。

“好啦,不要再想了。”

吴辉安慰着有点小情绪的女友,他也意识到自己的坏脾气,有时候确实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自从表哥死后,他的内心总有一些愧疚,虽然他的母亲总是安慰他说:

“你表哥是不听话咎由自取。”

但吴辉还是认为,表哥的死,自己或多或少也有些责任。

这种内心的阴影导致他成为了心理咨询师的常客,因为他总是会为了一点点小误会就和别人发怒。心理医生说了一大堆他听不懂的术语,不过就像文章开头说的那样,要治好他的心病,最好的方法就是面对“恐惧”本身。

“那么……舅妈舅舅他们后来怎么说?”女友又问。

“好了,别说了,他们也可怜,网上的舆论对表哥不利,后来舅舅他们受不了这些流言蜚语,就远走他乡了。”吴辉说,”我和前妻结婚那天,他们也没来……”

“但是,如果你能够说实话,那你舅妈舅舅可能会理解你吧?”

“说实话?”吴辉忽然大吼道:什么意思?你指的是我和记者撒谎了?“

“你再想想嘛……”女友委屈地说。

“为什么?他都死了,我活了,假如!我说的是假如!就算、就算是我记错了好吧,那我为什么要为死人背负这个道德上的担子?”

“可你确实没有说明白呀。”女友委屈地说,两只大眼睛水汪汪的,“至少有些事……”

“我活了下来,我没有义务去证明我表哥是英雄,一点儿意义也没有!”吴辉有些气急败坏,“他是一个二遛子,从小他就一事无成,你看啊!逢年过节,亲戚们表扬的都是我!你看,我活了下来对吧!我现在也很争气,我年级轻轻就可以买房!我对得起所有人对我的期待!“

“但是!但是!但是你要说实话呀!”女友有些急得双脚跳。

“你怎么这么倔?你是有道德洁癖吗?我比他活着更有价值!难道不是吗?”吴辉激动的大喊,“更何况!他救我这件事,也只是,假设!我说了!是假设!”

突然,吴辉感觉和女友的对话出现了一些奇怪的氛围,他意识到自己言语有些激动,稍稍平缓了下语气,又说:

“我亲爱的小可爱,好吧,我假设,就算是我表哥救了我,他是英雄,但他死了,我们为什么不让活着的人过得更好呢?我,一个高材生,年纪轻轻就是一位企业高管,我是对社会有贡献的人,就算我表哥长大了,可能他也会误入歧途……“

“但重点不是在这里啊……”女友慢慢站起了身,像犯错了一样低着头。

“哈哈,不会吧,难道……我总不见得对外面说,水里真有鬼吧……”吴辉大笑道,“我觉得那只是幻觉,医生也这么说,你知道,那只是心理学上的一种解释,一种因极度愧疚或者悲伤产生的自我防御机制,那是……那是……”吴辉的脸说着说着,便逐渐变得僵硬。

“亲爱的,我真的没记错,你表哥救了你,你看这里……”

此时,女友突然开始脱起了衣服,她指着自己脖子上的胎记,说:“你看,还记得这个吗?”

吴辉一下懵了。

“我只是希望你能记起来,我和你之间的缘分,你表哥确实是从我手上把你救走的。”此时,女友双手向后脑勺抓去,皮肤像衣服一样脱了下来,“重点不在于你表哥,我希望你能记住的是我,因为我日思夜想的,一直是你……”

皮肤整个落在了地上,那双凸起的双眼贪婪而暧昧地看着吴辉。

6

【渣男!死了活该!】

【你看,狗男女殉情了吧!】

【世界上又死了一对狗男女,大快人心!】

【渣男渣女遭受天谴……】

……

已经没人关心,吴辉最后是怎么死的,网上只是流传了一段监控录像:一名女子,深夜拿着个拉杆箱,然后投湖自尽。

反正,吴辉婚内出轨的事情被扒了出来。

【我记得我记得!以前这湖里死过一个人,就是这个叫吴辉的渣男的亲戚,据说活着的时候是一个小流氓!】

【原来他们全家都不是什么好种。】

反正大家都是这么说的。相关的新闻最后写道:女子生前和未婚夫发生矛盾,杀了自己的未婚夫,然后殉情。后经过打捞,发现男女尸体都被鱼吃空了,只留下了宛若外衣的皮囊。

 

4.7 7 投票数
文章评分
3 评论
最新
最久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公社编辑
管理员
1 月 前

非常不错

迟到的帽子
成员
1 月 前

不错哦

l444
成员
1 月 前

感觉不错哦~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