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稻草人(上)

Nov 9, 2023  

“呼呼呼~”秋天的风总是不太大的,带着些许的凉意,温柔得像是有人在轻抚你的脸颊,温柔得让原本葱郁的树木也会留下眼泪,温柔得让人在这片夕阳般的田野上感受到一丝丝悲伤的情绪,区别在于,悲伤是留给人的,凉意却是让他们暖呼呼的。

说暖呼呼其实并不准确,对于人们来说,感受到的是一种难以说明的燥热,今年的秋天是有些反常,由于某些不可抗力的原素,在“劳尔斯”这个家庭的男性成员都去附近的阿卡姆市中务工了,只留下了一些女人看守这片田地。

而自然而然的,收割农作物的活计也落到了这些可怜人的头上。就和古代流传至今的神话中,所提及的英雄大多都是赞扬男性的膂力是一样的,这种沉重的负担总是会让一些事情比往常稍微晚一点完成,就像此时,暮日黄昏,亚亚利尔才完成一天的收割。

“妈妈,我们今天就这样回家了吗”小詹姆斯问向自己的母亲。亚亚利尔抬起头,顺便将收割的镰刀放回篮子当中,她抹了抹脑门上渗出的汗水,它们已经将这位可怜妇人的衣襟完全打湿,若隐若现的露出了衣服下那因为过度劳动所微微发红的躯体。“是的,我亲爱的小詹姆斯,别愣着了,动起来,你的外婆还等着我们回去吃晚饭呢”亚亚利亚一边收拾水壶,一遍朝小詹姆斯说道。“可是,还有这么一大片麦子没有收割,晚上那些该死的畜生又得来偷吃了。”不得不说,年轻的小詹姆斯非常的懂事,总是会想着一些关乎生计的事情,这点或许继承了他的死鬼老爹,但是这也是让亚亚利尔颇为欣慰的一点,如果不是为了生计,又有谁会到几十公里外的阿卡姆市拼死累活呢,秋天本来就是收获的季节,但是今年的年势不如往年,多赚一些总会渡过一个温暖的寒冬。

“放心吧,孩子,如果你以后遇见这种情况·······你就立上一个假人在田野里,那些畜生就不再赶来造次了”“就是那个吗?”小詹姆斯指向了远处······那是一个突兀,一个在一片金黄中的突兀,墨色的外表看起来毫无生机,快要被染成黑色的白手套与外衣相交呼应,上面还有一些以前不太注意撒上去的油渍,一根又一根杂乱无章的稻草,从衣服内扭曲的向外蔓延着,破烂的帽子无力的搭在看似好像圆球的脑袋上,灼风吹过,衣角与稻草纠缠着发出了“沙沙沙”的响声,像是在嘲笑着什么的笑声。那是一个稻草人。

小詹姆斯从来都不喜欢这个稻草人,每次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总会缩在自己妈妈的后面,因为最近他总是会做一个奇怪的梦,梦里,大家都在田野上收割墨绿色的麦子,他自己就坐在田野旁边无聊的数着天上的星星,他并不知道为什么大家会在晚上务农,所以只有在原地无聊的看着周围的一切,他看见数不尽的麦子覆盖在大地,一眼望不到边际,就好像一场永远不会停止的奴役,所以他也就只能无聊的数着星星。

“不用害怕,我的小詹姆斯。”亚亚利尔笑着看躲在自己身后的孩子。“它并不存在,它只是用稻草做的,我们做的。”亚亚利尔看着詹姆斯,可是小詹姆斯依旧躲在他的身后紧紧的拉着她的衣角。“如果你实在是害怕的话”亚亚利尔放下了自己的篮子,从里面拿出了一点番茄酱和黄油。“你看,这不就是好多了吗”亚亚利尔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她用番茄酱加上黄油在稻草人的脸上画了一个大大笑脸,原本无脸的稻草人脸上瞬间被画得花里胡哨的,平添一丝难以言喻的滑稽。

小詹姆缩缩脑袋,他显然更害怕了。亚亚利尔无奈的摇了摇头,对于这种事情,牵着自己孩子的手,就往家里走去。

“你知道吗”饭桌上,外祖母严肃的声音传来。“听说我们附近的”斯克特”家被熊袭击了”祖母苍老的手搅动着锅里的土豆泥,对着亚亚利尔说道。“嗯,我听说,但是没有人员伤亡,今年也真是的,都不好过啊。”“是啊,不说咱们田里的东西受到骚扰,连农场家也是,那些牲口找不到吃的就来祸害咱们。”外祖母狠狠的啐了一口。“没有人员伤亡就是好的,只求这些东西给我们一条活路。”亚亚利尔幽幽的说道。“好了,东西也差不多,去叫小詹姆斯吃饭吧。那孩子我看篮子里的剩菜,也是什么东西都没吃,估计饿坏了。”“好的,妈妈”

小詹姆斯坐在田野上,无聊的看着满天的繁星。“一颗,两颗,三颗·····”他又开始无聊的数着星星了。远处的长辈们在不断的收割麦子,镰刀与麦子根茎摩擦间不断的发出了擦擦的声音,硕大的旷野上,不断的传来单调的回响,像是在演奏一曲无聊的交响曲。小詹姆斯数累了,看着远处的父亲眨眼,发呆。突然,小詹姆斯揉了揉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或许就在眨眼的时候,原本忙碌的父亲突然消失不见了。

硕大的麦场上只余留下了祖母,祖父,妈妈,舅舅。父亲原本在最远处,在和稻草人平行的那个地方,为什么会突然不见了呢?小詹姆斯大声的叫着“爸爸”,可是没有人回应,忙碌的人也好像没听到一般,继续收割着墨绿色的麦子。小詹姆斯挠挠脑袋,困惑的眨了眨眼睛。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稻草人的位置也近了一点,小詹姆斯不敢去看他。只能把眼光移到别处。可是,他忽然发现,好像自己的祖父也不见了······小詹姆斯不可置信的看着祖父原本的位置,他猛然回头,看向自己的妈妈。他看见亚亚利尔和自己的舅舅一起收割着一片区域。还好,他们还在。

田野上沙沙的声音减小了很多,因为少了几个人,周围还是一点其他的杂音都没有,不知道是不是风知道了这件事情,唐突的吹了过来。小詹姆斯揉了揉眼睛,他大概是被风沙迷住了。突然,舅舅和母亲也不见了。恐惧,慢慢的爬上了小詹姆斯的心头,他四处转头,猛然间发现,原本在很远的稻草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停在了母亲所在位置的不远处。小詹姆斯挣扎的爬了起来,费力的跑向唯一还在祖母处。这次他说什么也不会让祖母离开视线了,就算麦子麦尘落在了他的眼中,他也没有眨眼。这段距离很漫长,长得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不,长得像是通向了亘古,一个永恒不变的亘古。

小詹姆来到了祖母的身后,祖母还是在收割着麦子,手中的镰刀手起刀落,动作十分麻利,看起来完全不像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祖母?!!”小詹姆斯试探的叫道,轻轻的扯了扯祖母的衣角。祖母明显身形一顿,缓缓的转过头来。那是一张由稻草所组成脸,上面有用黄油和番茄酱所画出来的笑脸,小詹姆斯被了吓了一跳转头想跑,可是··他好像撞到了一个东西。一个眼窝空洞的,黑漆漆的····稻草人!

5 1 投票
文章评分
1 评论
最新
最旧 最多投票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公社编辑
管理员
7 月 前

错字略多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