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后悔

作者:公社编辑 更新: Aug 17, 2022  

regret

作者:少年D

“对不起……我想我不能接受你的心意。”我端起面前的咖啡杯,呷了一口,咖啡的苦涩使我有些吞吞吐吐,“你瞧,我已经有未婚妻了。事实上,我们马上就会举行婚礼……”我抬起头,注视着对面座位上古怪的女人。
“这表示你拒绝了我,对吗?”古怪的女人高声问道。那尖利的声音使我感觉很不愉快,联想到关于这女人的一些传言,一个丑陋女巫的形象蓦地出现在我脑海。
“对不起……”作为一名绅士,表面工作还是要做好的。事实上,谁会中意这样古怪的女人呢?
“你会后悔的。”突然,女人的目光变得凶狠起来,她的声音由于压低的缘故听起来有些沙哑。午后阳光的阴影下,身着一袭黑衣的女人显得更加诡异。
“抱歉。”我突然感到一阵寒意。
后悔?这女人在说什么鬼话。要是真跟这样的女人在一起,那才会后悔呢。
我起身,结过账后匆匆离开咖啡馆。
直到走出门口重新迎接阳光,我的心才稍微平静了一些。
“呼。”我吹了声口哨。刚才的情景让我犯恶心。

对于伦敦街头的人来说,那女人一直是个神秘的存在。人们只知道她的名字叫卡莉达,街道的东北角,那座低矮破旧的房屋便是她的住处。
有传言称,夜里曾听见房屋里传出骇人的尖叫,屋顶上曾冒出绿色的呛人烟雾。于是,关于她是个女巫的说法,逐渐在人群中流传开来。那些没什么文化的工人们对此深信不疑,我却不以为然——现在的英国哪还会有什么女巫?
这样的女人居然对我表示倾心,真是倒霉透了。这次诡异的邀约,糟糕的印象一直萦绕在心头,直到这天夜晚,达到了极致。
我做了一整夜的噩梦,全是关于那女人的。在梦中,她诡异地笑着,露出一口苍白的牙齿,小声念着对我最恶毒的诅咒。

自那以后,我便常常遭受同样噩梦的折磨。女人口中含糊不清的诅咒,给予我深深的恐惧。
但那时,愚蠢的我还并未将其与巫术联想到一起,只当是那次不愉快的见面引发的一连串厄运。

早上醒来,外面天阴沉沉的。我朝垃圾桶啐一口,又做了噩梦,真晦气。
醒来后不久,家里那个脑袋有些问题的佣人便急急忙忙跑进来,结结巴巴地要对我说些什么。
我睥睨着矮小猥琐的他,对他的厌恶又加深一层。总要找个理由将他解雇掉的。
四下不断有蛙鸣传来。准这家伙偷偷饲养的青蛙蟾蜍又乱跑了,我嫌恶地开口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我的主人!”他用类似驴叫的声音说着,“听说爱丽丝女士她、她、她生病了……”他那扁扁的脑袋摇晃着,双眼浑浊无神,身上的衣服既脏又破。
我吃了一惊,明明昨天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生病了?我连忙追问,但那白痴佣人支支吾吾地再也说不出什么。
……
伦敦街头的雾霭使我咳嗽不止,尘埃在空气中飞舞,打着旋儿钻进鼻孔里。从医院走出来,虚弱的未婚妻爱丽丝的形象还停留在我脑海。病情突发,从昨晚开始一直昏睡,发着高烧。
该死。我在心里暗骂一句,这样婚礼便不得不推迟了。这时,噩梦中那女人阴森的笑容在我心中投下一抹不祥的阴影。
但愚蠢的我,那时仍然没有多想,便投入到工作中去了。
未曾想到,工作也不顺利。不仅划伤了胳膊,还差点失去一根手指。倒霉的事情如同鬼魅一样纠缠着我,我在胸口虔诚地划着十字,但似乎并不起作用。
就这样度过了漫长的半个月,爱丽丝的病情毫无进展,医生诊断不出任何问题。昏睡中的爱丽丝,仿佛也正遭受噩梦的侵扰,紧皱眉头,表情狰狞。

就在我习惯了厄运如影随形的每天时,新的变故使我产生了深深的恐惧。

我开始梦游。
没有梦游过的人永远无法想象,醒来时看见自己身处于陌生的环境,有多么可怕。
上周末,从医院探望爱丽丝回来,疲惫的我便一头栽倒在床上。不出所料,又做了同样的噩梦。只是这次,梦里的那女人对我说着:“过来吧……过来吧……”
当我醒来时,天还没亮,只穿一身睡衣的我站在伦敦的街头,周围不多的行人像看小丑一样看着我。这时,就算愚蠢如我,也嗅到了这一桩桩怪事与那女人之间某种不可告人的联系,但我却毫无办法。
我动过去找卡莉达问个清楚的念头,但心中不知名的恐惧使我无法迈动双腿。那女人的家,不,也许不能称之为家,毋宁说是“洞窟”更为合适,昏暗逼仄,远远走过便能闻到一股恶臭。我实在没有勇气去登门拜访,只好去看了心理医生,可医生给出的建议毫无用处。
渐渐地,我发现了端倪。梦游后醒来的位置,越来越靠近街道的东北角,其代表什么已经不言而喻。
前天,噩梦中的女人向我招手,我的身体不受我控制,一步一步朝着女人走去。巨大的恐惧像遮天的阴影一样遮蔽了我的理智,我的意识拼命反抗,身体却坚定地朝着女人移动。
我闻到了死人的气味,那是一股腐朽的、黏腻的味道。
我大叫一声从梦中醒来,而映入眼帘的,却是比梦中还要残酷的现实——我站在卡莉达的“洞窟”门前,玻璃窗内一片黑暗,在月光的映照下,仿佛有闪烁的眼睛在盯着我看。

爱丽丝最终还是死了。昏睡了二十四天的她,再也没有机会醒来。我心爱的未婚妻,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去了。不,或许其中的缘由,我是知道的。
我像行尸走肉一样回到家里,却在客厅中遇见了要找的人。
卡莉达正坐在座位上,面向门口,直勾勾地看着我。她脸上挂着一抹人的微笑,嘴角咧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身边环绕着几只青蛙和蟾蜍。
“现在,你可以接受我的心意了吗?”在我听来,她的声音好似乌鸦在哀鸣。
我再也忍耐不住,愤怒战胜了恐惧,我冲上前去,从背后勒住她的脖子。
“你……”卡莉达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双手在空中挥舞,抓挠着空气。
“就是你毁了我的一切!”我加重手上的力道。过去的种种怪事,已经让我接近丧失理智。
渐渐地,卡莉达双手摆动的幅度越来越小,最终倏地从空中垂落下去。
我再一次拒绝了她。她死了,脸上还挂着诡异的微笑。
——”我那还没来得及解雇的佣人,在楼梯口目睹了一切,半晌,才发出一声划破黑夜的尖叫。

虽然众人对卡莉达的死都抱持着松了一口气的心态,可法律并不会放过我。
在十五年监禁之后,我重新漫步于伦敦雾霭弥漫的街头。
回家,这是我的第一个念头——我的家在这十五年间仍保持着最低限度的运转。
当我踏入家门的那一刻,听到了熟悉的蛙鸣。那个饲养着青蛙和蟾蜍的,十五年未见的佣人,身着一袭黑衣,正在那里默默地扫地。
不知为何,我有种不祥的预感。直到那佣人回过头来看向我,这预感才变成赤裸裸的现实。
那深入灵魂的诅咒仍然缠绕在我身上。恐惧在一瞬间吞没了我。
那佣人露出诡异的微笑,一排苍白的牙齿在惨淡的日光下闪着光芒。
“你会后悔的。”他压低声音说道,“你会后悔的。”

3.7 3 投票数
文章评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