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公社

RECORD-022

更新: Jul 21, 2022  
RECORD-022

作者:混沌链球菌

你是绝对无法想象我那晚到底经历了什么的,老胡!若不是因为我与你志同道合这么多年,我也不会把你拉到这么个僻静的角落讲些常人听了只会一笑了之的胡言乱语,当然我没有冒犯的意思,毕竟我们这些年接触过的奇奇怪怪的东西也不在少数了。我觉得你至少还能接受我接下来要说的这些,这件事比我们之前经历的不知要诡异上多少倍!


这事儿最开始看起来不过是些平常小事,就在今年暑假,你也知道我家在乡下,我家宅子后面就是一片山丘,一个小山包连着一个小山包,山头上都是老大老大的乔木,还有几片竹林。这两年政策管控得越来越严,进山去的人也就少了许多。你问我怎么知道进山的人少了?我家就正正当当建在进山的唯一一条道旁,那是条碎石子路,谁什么时候从那走我可看得一清二楚,这也是后来我发现怪事的地方。

就暑假的第一天晚上,大概十一点多,我不正跟你连麦搓RPG嘛。隔着耳机我都能听见外头有一辆车经过我家旁边进山的路。你可得明白,那条路除了进山哪儿也去不了,山里头也没有人家,事实上这附近整个就我们一户人儿。我房间的窗台就正对着那条路。我当时就意外的有些好奇就摘下耳机摸黑到窗边朝外面瞅了两眼。什么?你丫还怪我半路掉线害你挂了?!你要是知道后来发生了啥你就绝对不会这样想了!

当时正好有一辆面包车从我窗下开了过去,直奔山脚去。那天晚上天很暗,完全看不到月亮,所以那辆车的车灯显得格外显眼。车在山脚下停了下来,里面冒出几束手电光,晃了两下就望山里头去了。我虽然是有些好奇,但也没太当一回事,但是大概是以为有什么探灵主播半夜跑山里直播去了。所以我就回来跟你继续搓RPG了。

第二天倒也正常,没什么人打那路上过,不过我还是去打听打听了那山里头有什么怪事,寻思着哪天也拉你一起去。结果一问给我整蒙了,我问的每一个人都信誓旦旦地告诉我说这山里头没甚奇怪事,除了几个没名字的老坟包外啥也没有,火葬没推广之前这片儿的人多往那儿埋去,之后搬走的人多了,迁出去的旧坟也就多了,就剩下几个没名字的无人认领。无所谓,这不是重点。第二天晚上,我又钻了个空子熬夜打游戏。这不,那辆车又来了,这下可给我好奇坏了,于是乎我就悄没声翻出家门摸黑钻到那辆车旁边。那车不大,很旧,外面的漆几乎都掉光了,看起来锈迹斑斑的。然后我又绕到车尾借着一点儿月光隐约瞧见后备箱里横七竖八放着几把铲子和几个大油漆桶。

我是纯纯地看蒙了,你知道吗?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那几个人就又从山上下来了,我就只能暂时先钻进路边的树丛里避开那几个人。那一头,山上慢悠悠下来五个人,全都戴着口罩,五个人从后备箱里拎出几把铲子,一句话没说就又进山去了。

我候到他们走远才摸黑赶回家,躺在床上我是怎么都睡不着,只事儿简直不要太奇怪了!一开始我还寻思着这帮人是不是干盗墓的,但是仔细琢磨琢磨这山里也没有之前的墓可盗啊,更何况这些人也没带什么专业工具,反倒拎着几个油漆桶?但是真正让我难以入睡的还不止这点儿,我似乎在那五个人中看到一个熟人——女性、个子高高、中等身材、留着黑长直、齐刘海的发型,长得跟富江似的,你知道我在说谁吧。你不信?我一开始也不信,但是你猜怎么着?我越想越觉得是她。实话告诉你,放假前我就无意中听见她跟他那几个混混追求者说暑假约他们一起去那片山里去玩,那几个男生当然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其他几个人?不是,绝对不是那几个小混混,我能肯定。

又过了几天,那种诡异的感觉差不多消散干净了,我原以为这事儿就这么结束了,那辆车也没有再在路上出现过了,然而直到那天我才意识到这事儿才刚刚开始。

那一天,那个噩梦般的夜晚,我现在想起来都还脊背发凉。怎么说呢……那天的天相非常奇怪,嗯对,天相。那时候刚好是傍晚,因为是夏天,太阳还没完全下山。整个天空并没有很暗淡,看起来反倒是金灿灿的。忽然不着怎的,天上就开始冒黑云,那些黑不溜秋的云自上而下遮住大半个天,稀薄的阳光从云层背后钻出来,把大半片有云的天空染成诡异的暗金色。那天正是他们约定要进山去玩的日子,我也不知道他们这帮人什么时候变得跟我们似得了,大半夜要上山去别人坟头玩笔仙。更加诡异的是那辆面包车!那天它又突然出现了,就比她和那几个混混早上大概一个小时,也进了山。当时忽然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钻进我的心里,我也不知道我是抽了什么疯,竟然就这么翻出家门悄悄跟上她和其他几个人了。

那时候正是大半夜,差不多十二点多,山里头开始起白毛雾,就连头上的月亮都变得朦朦胧胧的了。我心想这帮家伙是真特么会挑时候!之后我就净跟着那几个人在林子里瞎转悠了半天,就连我都知道他们走的根本不是去老坟包的路!结果不知怎的,人跟丢了不说,还尼玛把自己给整迷路了。于是乎我就想打个电话报警求助,结果那个信号格比我口袋还空。当时我那冷汗刷刷地就开始往下流。

我是彻底没办法了,干脆就选了一个方向,闷头就往那走。走着走着我就远远瞧见前头传来一道摇曳的亮光,那时我还以为我得救了呢!结果我猛地想起来这山里没有人家啊!那亮光看起来也不像是手电筒的光,反倒更像是火光。我就下意识想到面包车上的那伙人,所以我放慢脚步躲进一个树丛里往亮光来源那边瞅。那一块是一片竹林前的空地,亮光就来源于空地中央的一个小火堆,火堆周围站着五个裹着厚实黑袍的人,那几个人和火堆的前方靠近竹林的方向有个坑。从坑边上的铲子和油漆桶判断,他们应该就是面包车上的那伙人。黑色的长袍,不是雨衣,有带兜帽。那五个人脸都蒙得死死的,裹着黑袍连性别都看不出来,除了身高不一样外几乎看不出什么区别。是啊我也觉得奇怪这帮人大夏天的还在火堆边上穿长袍?!

那个坑的右边整整齐齐躺着四个人,我定睛一看,那四个就是她的那四个跟班。我也不知道她上哪去了,确实我也觉得很可疑。

之后,之后我就看见四个黑袍人在另外一个的指挥下把那四个混混一人一个拖到坑边,又从口袋里摸出针筒给他们每人来了一针。之后……之后那四个黑袍人,他们……他们用刀把那四个人的喉咙全部割开了。那些血就全部流进坑里,剩下的那个把旁边的油漆桶挪到坑边,把里头装的液体全部倒进坑。我一看,老胡!那全是没凝固的血啊!你能想象吗?隔着将近十米我都能闻见那股血腥味!我感觉好像被人塞进冷库了一样,浑身上下汗毛直竖,但是我已经吓瘫在树丛里了。

我也不知道又过了多久,四个放血的黑袍人把放干净血的尸体整整齐齐的在坑边摆好。但是我甚至觉得我可能是害怕到产生幻觉了,他们杀了四个人啊!恍惚中我感觉他们好像在一起念诵什么东西,我的大脑早已彻底拓机了!我是甚至觉得我能看见远处竹林里有一个模糊晃动的巨大阴影。这天杀的幻觉让我控制不住的浑身发抖。他们杀了四个人!老胡!他们发现我了!他们发现我躲的树丛在摇晃,他们朝我过来了。

好,好,我先缓缓再继续跟你讲。那五个人估计是发现我躲的树丛在晃动,就都握着刀围了过来,但是我已经彻底无法思考了,就只能靠着求生欲顺着不陡的山势一咕噜滚了下去。之后我也不知道是幻觉还是滚下去时发出的声音——我的耳边充斥着诡异的声音……等我恢复知觉之后,我就赶紧摸出手机打了报警电话,终于是打通了,看起来老天还是可怜我。

第二天我才知道警察在那片竹林附近发现了昏迷不醒的她,穿着正常的衣服。他们也发现了我滚下坡的痕迹,但是没有发现那个坑以及火堆的痕迹,也没有发现尸体。只是……等一下,他们发现被奇怪东西压倒的竹子。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那根本不是幻觉!那些黑袍人全在念叨着“咿呀!莎布-尼古拉丝!孕育万千子嗣的森之黑山羊!”那个模糊晃动的黑影也根本不是什么幻觉,是它压倒了那些竹子!那就是一团扭曲蠕动的不明物体!用蛇一样的玩意拨开竹子走出来。那些根本不是幻觉,还有那些声音,那些声音根本就是沉闷的蹄声!为什么丘陵里会有这样的蹄声?!还有……还有石臼研磨的声音!老天我到底经历了什么?!我知道为什么那些混混的尸体全部失踪了,他们死得连骨头渣子都没剩下!没有,警察没有发现蹄印。

现在你明白了吧老胡,这个该死的梦魇我到现在都摆脱不掉!哎,谢谢你的关心,我会好起来的。难以置信就对了,要不是我亲眼所见他M我自己都不……我寄!是她!!



			
4.7 3 投票数
文章评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最新文章